• 欢迎访问
  • 欢迎访问

第十七回 试种成功水稻

蓬莱故事 10个月前 (01-04) 61次浏览 0个评论

小麦、粟米竞帝试种成功了水稻、小麦、粟米等谷枷,派凡到各地击推广种植技术,炎帝的三女儿到东瀛去找仙药,演义了”精卫填海”的故事。

神农在神釜岗将麦种一收起来慑往回赶,进门之后听到的笫一旬话便是:”你怎么才回呀,瑶姬死了快半个月啦!”神农闻听此言如雷灌耳,他放下背篓,连水也没喝一口。便跑到巫山南侧女儿的坟墓上去大哭了一场。一边黑一边向女儿诉说没有撕期赶旧来的原因,请求女儿原谅;一边哭一边向女儿检讨,说囱己不是个称职的父亲,说如果他能如期赶回女儿便决不会命丧黄泉。

当天夜里,神农儆了一个梦在梦中瑶姬告诉神农,说她不再怨恨父亲。她说她知道父亲喜欢草木,因此,她死后在俗称”姑瑶山”的巫山上变戚了一棵瑶草。那瑶草的叶子并对丽生,长得根茂盛,开黄花,结出的果子像菟丝的果实。女孩子吃了那果实就一定能惹人喜爱,一定能找到如意郎君。神农次日清晨来到山上一看,果如梦中断言。《山海经》上的”姑瑶之山,帝女死焉,化为瑶草,其叶胥成,萁华黄,其实如菟丘,碾之媚于人说的就是这件事。

后来天帝恃其早逝,便封她为巫山云雨之神。她早晨化作一朵美丽的彩云游荡于山岭峡谷之间,黄昏化作一阵潇潇暮裙滋润山间的五谷百草–至死也没忘记为父王的事业尽一份微薄之力。

巫山在厉山之西与神农架相邻。战国来年楚怀王游云梦时,住在一座名叫高唐的台馆里。已被封为女神的瑶姬,竟在太白天跑到高唐击向正在午睡的楚怀王倾诉她的爱慕之情。她说楚怀王便是她生前偷偷爱上的邢位小帆子投的胎转的世。可惜,他们上辈子因为一死一活不能配夫妻,这辈子叉困一个是神一个是人也不能配夫妻。

楚怀王醒后回想起梦中的情景,不由得既奇怪又惆帐。为了感激巫山神女的一片真情,楚怀王便在台馆附近为她建了一座庙,并根据巫山神女朝为彩云暮为雨的特点,起名为朝云麻一避也暗喻着他同神女之间的爱情是上一辈子乃至前几辈子的事儿。

后来楚怀王的儿子楚襄王和他的御前诗人宋玉到这里来游玩。朱玉听襄王说起他父亲与神女的那段恋情,似信非信。奇怪的是宋玉当晚也做了一个梦,梦中情景几乎是楚怀王白日梦见巫山神女之情景的再现。

宋玉醒来之后,不仅不再怀疑了,而且遵楚襄王之命。必那两个奇怪的梦为索树分别傲了两篇赋,第一篇题为《高唐赋》,第二篇题为《神女赋》。后世诸文中引为典故的”襄玉梦”其实是。宋玉梦”。而楚襄王与巫山神女原本一点关系也没有至于后世为什么将”宋玉梦”误传为”襄王梦”的详细原由,北宋学者沈括在其著作《朴笔谈》中作过详细的辨误性记述。有趣的是,宋代礼部郎中吴简言对此大不以为然。他认为宋玉的那两篇赋纯粹是闲得无聊瞎嚼舌头,对巫山神女的圣洁之名有着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损害并留下了一首《题巫山神女庙》以示后儿惆帐巫娥事不平,当时一梦是空成。只闽宋玉闱唇吻,流尽长江冼不清。”

后来的古籍中有关巫山神女的记述虽然租多,但除了《襄阳耆旧恃》上的”赤帝女日瑶姬,未行而卒,葬于巫山之辩,故日巫山之女。楚怀王游于高唐,昼梦,梦见与神遇。喜称是巫山之女,玉因幸之,遂为置观于巫山之南,号朝云。霜至裹王时,复游高唐。等记述勉强算得上详尽之外。宋朝蔼溅太的《吴船录》、陆游的《蜀记》等记述都甚为简短。神农当然不知道女儿后来的所怍所为,鼎是觉得自己为了寻医找药,为了选择五各杂粮的种子,先未尽到做丈夫的义务。后来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心里非常内疚。

“现在好了,”神农对妻子说,”五谷试种成功,也可以慰女儿的阙最于九泉了。如果能把我盯栽种五谷的经验推广开去,瑶姬也许会含笑于九泉呢。

听谖苦笑一声之后说=”若果真如此当然不错,不过据我估计,事情并不一定像你想象的那么顺利。神农听出妻子的话中有谲,弘卅有音,立即遭问原因何在。听谖却答非所问地说:”八备有心各有志,志不同则道不合。志不同道台者拳《断是非对错的标准怎么会一样呢

神农乍一听觉得遗道理讲得很明白,仔细一想又觉得其实什么也没说明白。直至三年后,神农父子三人在推广粮食耕种过程中遇到重重阻力搞得焦头烂额时,才深有悴会地说了一句:”这真是旁观者清,幽局者迷刚原来,在神农开始向世人推广粮食耕作技艺时,人们大多都是第一次从神农父子口口听到有关食物危机之说。除了没周团的病人之外,谁也没体会到饿肚子是什么滋味。困此,人们虽然对种粮食作物有些筹趣,却很少甚至完垒没有什么强烈的欲望,更谈不上什么紧迫感、使命感了。

人们有辨趣主要是基于两种原因:其一是圆为闸得无聊,想找一件新奇的事情千千,以便消磨时间,其二是圆为眼馋、璃馋这与众不同的”良食”,想换换口味尝尝鲱。逍两种原因或称之为丽种恩想基础。导致了人们对种植五谷的各种不同态度。

有人愿种,但不想劳神费力地进衙大面积的耕种。殿是在自家的房前屋后,小打小闹地开垦一块面积不大的土地每样都想种一点。

商八愿意种却不想给自己带来太多的麻烦。圆此,他们在试种之前首先要问清楚哪样谷物种起来鼹方便,最省事,最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然后从中”择优录取”一样或两样。

有八最感兴趣的是味道如何。他扪首先想知道的是哪种粮食戢好吃,哪种粮食可以吃出几种什么花样来。只要味道好再难种的他们也愿意种;如果味道不好,艰容易种的他们也不想种。

尽管没有任何凡怀疑其中有诈,却也没有几位能理解神农父子那种忧国忧民的麈苦用心。神农在推广过程中的最大苦衷便是翱音难觅。知音难求–你这里津津乐道他那里麻术不仁。实在是方话不入圆耳,铁鸡蛋难进油盐。

矢志不移的神农当然不会因为碰到困难遇到阻力而打退堂鼓。可是,当他们吃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将他们的科技成果”推广开去之后,仅仅三年功夫神农便发现,人们在应用这些科技成果”时普遍打了折扣:”偷工减料”。

神农发现的第一个问题是:无论南方人还是北方人,大都只种一种谷物–粟。

粟因最早发现于我国西部地区所以有”面米”为”粟”之说,不过粟的中辨之地却在今河南省新郑县一带。关于这一点,我们不倪可以从原始社会栽培粟的分布情况找到有关依据,而且可以从秃族的来历、秃字的来历必及秃族的所在蟪等有关情况找到依据。

粟是禾本科,狗尾草属也就是由狗尾草培育而成的。先民们把经过神农父子工改良品种并继续用人工栽培的狗尾草嗍做粟,把野生的狗尾草叫做莠。关于这一点《释罄》中有个十分明确的记述:”莠即今狗尾草形正与禾相似也。”那么”禾”又是什么呢《殷墟辞研究》上说:”禾乃是我国先民由野生之莠即狗尾草培育而成狗尾草生命力极强。因其锄掉叉生所以天津人给它起了个十分形象的俗名删”搬不侧。

由予狗尾草是粟的腻生祖本,叉因生命力极强而有十”搬不倒”的”美誉”,所以栽培起来:其它粮食作物易成活好管理,比其他粮食怍物更有丰收的把握等特点,也就不难想见了。

曲于上古初民中种粟者居多丽粟的别猖叉叫禾,粟的原生祖本又叫莠,因此,在汉宇,是与粮食作物或其他农怍物商燕的宇,大都与禾、莠有关。

“秋”字从禾从火,是因为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上古先甓在收割粟时往往先采摘其穗,然后用火将其杆烧掉作为肥料。”秋”宇是个会意字–意思是说胼调袱,便是将去穗之”禾”用”火”烧掉的季节。

“禾”之所以可以代表已经采摘去穗之粟又因为秀是指。怀孕之穗”的意思。

“罄之始生日苗,吐华(花)日秀。”这是古代学者朱熹为妣语》中”茼而不秀者有矣夫秀而不实者有矣夫”这句话所加的注释。这里的”秀”不是指开花,而是指秀穗。除了古人将开花称之为”吐华”而”吐华”之后孕穗过程称”日秀”之外,”秀”宇结构的本身也说踟它是”孕穗”的意思。

“秀,宇从禾从乃。 “乃”便是大肚子的人也就是 “孕”字的上半截。”孕是个上下结构的会意宇,上半截是个太灶子女儿的象形,下面是个孩子的”子”–怀了孩子而太着肚子的女人为”孕。

“秀”下之”乃”是”孕宇的省笔,也就是说身怀有孕的禾苗为”。秀”。有孕就是有人的意思,圆此

。秀”叉写作。燹,从”禾”从”。去掉所怀之儿或”乃”便只剩下光秃秃的禾”了–以”火”烧。乖”是”秋”天的事儿。

作为粮食作物的粟来源于莠(卿狗尾草)是毫无异议的。怍为文字的。莠”。又是来源于表示怀孕或怀人之粟的”秀”字同样是毫无异议的。因为自从粟被培育成俗称”家禾”、”家菌”的粟之后,再拿它的原生祖本莠与之相比,莠也就理所当然地被称之为”野草”、”恶草”了。《孟子万章》中的”恶莠恐其乱苗”。《濉南予·说山训)中的”农夫不察苗莠而并耘之”等语,都是此意。

遣字之字神仓颁之所以在表示怀孕之粟的”秀”字之上加一个表示野草、恶草的草头,造出一个表示狗尾草的”莠”字米。是因为上古初民种粟者居多,而粟叉来源于莠莠部野生之粟–被视为野草恶草的粟粪先祖之故。

“秀”字在古代之所以从禾从人写作”秃”,是因为幕粒去壳之后每粒粟当申都有一颗小米仁,而在有音无宇的上古时代,”人”与”仁”是很难区分的。在早期的汉字中”。人与”仁”也是相互通用的。刘宝楠先生在《释备》中说:”凡果实中有人,(本草》本皆作八,嗍刻改作仁殊谬。涞稃内有人是日秀。《玉篇》、《集韵》、《类编》皆有荧字,锚米也。丽邻切本秀字也。隶书、秀从乃,而秃删读矣。”一饲”而秃别读矣”又引出了另一个与”秀”与。禾与”莠”有关的字–“秃”。

“秀”宇原本从禾从人,自从”隶书,秀从乃”之后,”从禾从人的”贡”字便别读”为秃了。秃下之几”在甲骨文金文中都写作”人”,楷化之后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荧宇”别读”为秃并不是毫无依据的乱读。《说文解字》对秃字的释义是:

“无发、从人上象禾粟之形,取其声。”徽据这个释义我们叉可以从禾粟的原生祖本–狗尾草上找到秃宇的本义从”无发上找到其为什么”从人”的佐证。但是,秃字一旦单立成字以后便不能没有其自身的独立含义了。因此《说文通训;定声》为秃字的来囱及其含义找到了如下依据:此字当从秀,而断其下,指事禾割穗,则秃也。转注为无发。今苏(指苏州)俗,老而秃顶日秀顶,主物老而椎钝皆日秀,故铣刀生衣亦曰锈。秀秃相近也。””禾割穗则秃也”是因为古人在收割成熟的禾粟时。恨割去或摘去其顶穗,剩下的禾杆则仍立于地上,遭就是秃顶之秃的曲来。然后将那些秃顶之禾纵火烧成灰烬,既可免去制禾之劳,叉可以其灰烬为肥,可算是一举两得这种纵火烧禾之举又是”秋”字的生活依据–何其妙哉!

当然,”说文解字”并非小说家的任务。濯街先生的庭苦:用心无非是想说明在神农之世,那些尚未直接感受到饥饿之威阱的八们,对于神农父子花了许多心血去用心推广的”科研成果”,太都采取一种消极应忖的态度–专挑最容易种植的粟禾来种。

姐果说其他部落除了粟之外,还步量地种植一些别的各种,那么在河南新郑一带的秃族部落便是除了粟之步,其他谷物一概不种。因此,我豹说粟的种子最初来自西北甘青高原盾振兴于河南新郑一带的中部平原,再分布于神州大地。老百姓对待五谷的态度让神农感慨良多。他想应该说”、国删民为本,”民以食为天”是任何时候也不会变的。人世间什么问题最大吃饭的问题最大,男女婚配繁衍生息的问题次之寻医找药激死扶伤的问题叉次之。

为什么当我把摆在第三位的寻医找药问题作为自己毕生的事业来追求时,竟如此受人欢迎本来没有打算收徒授艺,却有许多人主动拜我为师,甚至对我敬若神灵。先是推举为酋颁,后是拥戴为帝君–极尽拥戴之能事。

可是当我从一位普普通通的老百性,跃而成为帝君静把摆在笫一位的头等大事同样怍为毕生的事业来追求时却出现了另一番景象呢应当说我姜农的地位提高了,操办的事情更重要了,老百姓的反应应当比先前更积极、更强烈才是正理,为什么事实上老百姓的反应却非常消极,十分冷淡,很有些敷衍塞责的昧道呢

前者是一个人默不怍声地埋头苦干,从未声张,波有向任俩人说什么寻医找药的重要性;后者几乎是垒家出动垒部落动手且走一处说一处种植五谷的重要性煅差没有摇旗呐喊。老百姓对待这两糌事情的态度却恰好与我姜农的态度成反比,这是为什么老面姓这是怎幺啦

“解铃还须系铃人。说不定当初想给你出难题,却反而帮了倒忙的人能帮你解开这个扣儿。”听谖说。”你是说让我去找哥哥有年”

你不闹去、他也会自己找上门来的。”

“果然不出听谖之所料。当天下午神农的哥哥有年便找上门来。神农当时正盘腿坐在堂前的芦席上,见商年进来立即引身向上,瞻在席子上拍了拍对面的席子问:哥哥想必是来为愚弟分忧解难的有年在神农对面盘腿坐下之后说:”不!我是来找你要人的。”

“要人”神农一愣,立即镇定自若地说,”如果我没猜

错的话你想必是要把炎屠带列陕西姜艰一带去”

“你。”有年心里非常纳闷,他不知道神农是如何猜到他此衙的国的。囟从10年前主动要求到姜水一带去当草泽邮中受阻至今,他一直对弟弟怀着几分轻蔑,几分成见几赫仇概:他一直觉得神农在医药上的成功,是瞎猫碰到死老鼠,凭的是慕种运气。

当神农在推广五谷耕种上受阻之后。刚开始有年很有些聿灾乐祸。三天前当他偶尔同妻子用幸灾乐祸的口气谈及此事时,妻子却不以为然地说,如果你早几十年茇现了五谷也许我们就不必受远道迁徙之苦了。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对呀,当年不就是圆为姜水一带的天然食物不够吃,我们才不得不举族迁徙的么那里干旱步雨土地贫脊,天生的草木之实呀山一带少多了。

啊!对了,如果把种植五谷的技艺带到陕西老家去肯定会太受欢迎。有年因此突发奇想他决定带着五各种子回陕西击。且坚信凭借自己当年在那里的影响,一定会一呼百应一定能开创一番事业,一定能找圊昔日的辉煌。

可惜近几年他一直在钻研医药知识并没把播种五谷的事儿放在心上,于是他想到了大侄子”小神农”炎居出其意料的是。他这里刚开了个头,神农便未先知地猜透了他的心思。有年结结巴巴地反问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神农本想回答说自己能掐会算,叉觉得太生分了,便情真意切地说:”谁叫你我是亲兄弟呢。兄弟之间情同手足兄弟之间心灵相通啊。

神农见自己说话时。有年一直用邢种似信非信的鼹神看着囟己,便更进一步解释说推广种植挫艺的失败,使他不褥不认真反省自己。他想得根远也很多,想到最后得出两条结论:其一是试种五谷的举动绝对正确,其二是推广应用操之过急。

神农说失败的原因也许很多,但晟本质的原因只有一条,那便是不懂得群窳心理–老百姓最棚信自己的眼睛,最不愿听信别人的嘴巴和自己的耳朵。

于是你就想到了我”不!我是想到了昔日牧民心凰中的英雄,想到了你在姜水乃至甘青高原一带游牧部落的影响。

咱哥俩今天算是瞌睡遇到了枕头–不谋而台了。有说。

“谣虽是遮么说,但事情戚与不成还垒仰仗哥哥你了。”神农说着便把大儿子党居喊来,托付给有年道, “居儿交给你,一切听凭你这位大伯调遣了。”

“不!应当说是我寻猎物他射箭,在哪里围猎,找哪些八来帮忙围猎听大怕我的;是张弓搭箭还是布纲撒网是猎

取飞鸡走兔还是捕捉马鹿黄羊。还得听贤侄的。”有年说完,叉用目光征询侄儿的意见。

炎居说:”太伯年长辈尊一我一切听你老人家的。”

“那好,我就再向你爹讨个官儿撇做。”有年说,”有道。是锅不正则盲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这差事虽然是我自己揽来的,却也不能没个辐份吧。

“名份我早已想好了。”神农说,遮培育五谷的事儿是我们神农氏族开创的,你们的官职就叫司农如何炎居觉得”司农”这个官名的确不错,既好叫叉好记,读起来上口,想起来有趣–不仅能让人想起父亲这位大神农而且也能很自然地联想起他和弟弟炎柱遮两位。小神农鼍。

炎居心里美滋滋、甜丝丝的,突然觉得似乎应该说点什么。有趣的是炎屠刚把词儿想妥贴还没来得及开口,他大偏有年=已经抢先说出了他想说的意思。

“司农就司农,听起来还蛮响亮的。”有年说”不过,既然司农就得以会司农的为主了。还是你给排个大小主次吧,

炎屠以为太伯这么一说,他这位。会司农的”街定能名列前茅。没料到神农却胸有成竹地说:从大至小,细的末了。你是太司农,炎居为二司农,将来炎柱若有可能外出司农,就委任他为小司农好了。”

“这”有年相炎居异口同声地”这”了一声,却谁也没继续说下去。因为这时神农的三女儿女娃闯了进来,并告诉神农门外有人求见。

“哪里来的”神农问。

“听说是太原神釜岗寐的。””还不快请他们进来。”

有年见此情景便知趣地说:”如果没有别的事儿我和炎居准备三天后上路了。”

有年、炎居刚走,神釜岗的两位客人已报门而八:师父久违了。”

你们远道而来,必有要事吧”神农问不是碰到什么疑难杂症。”神农话到口边蠲半句因为他觉得既然囟己的两个徒弟远道丽来无非是为两件事:要幺是圆病问药,请求指点;要么是试种五谷的事情有了可喜的进展。神农很希塑是后者而不是前者。

没料到两位徒弟却说他们是苯间药的,但并非圆病问药,而是因药问药。因为他涧虽然从神农那里学到了不少药物知识但仍然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疾病无药可医。最近他们昕到一位游方术土说。有座名叫瀛州的仙岛上有10种包治百病的药。那种形体不同、猖称各异的还魂草,又铝”不死之药”,不仅能包治百痫,就连人死后煎汤服下也能苏醒过来。其中布一种名目呻”震檀的还魂草最为奇特,摘下一片叶子来放在日光下,居然可以见到一百个影子。那便是我门凡人。

听说过没见过的一叶百影的”影术。

两个徒弟叉说他们听说从东莱乘船下海,大约0天左右便可到达瀛州。他俩本当自太原直奔东莱,乘风破浪赴仙岛寻不死之药,又担心自己道行太浅取不回真经,万一挖回一棵分文不值的无溜草来,岂不柱此一遭如是千里迢迢专程来向师父禀报。

神农说:”我也听说东海有苴种还魂草,不过参 “孩儿愿为父王代劳神农回头一塑,说这话的竟是三女儿女娃,不曲得大吃。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