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尧曰篇2

子张问于孔子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子张曰:“何谓五美?”子曰:“君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子张曰:“何谓惠而不费?”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择可劳而劳之,又谁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贪?君子无众寡,无小大,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子张曰:“何谓四恶?”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犹之与人也,出纳之吝谓之有司。”

子张问孔子,做到什么程度才能从政呢?

孔子说,尊崇五种美德,摒弃四种恶行,然后便可以从政了。

子张问,是哪五种美德?

孔子说,君子惠及百姓去不劳民伤财,使民众努力劳作却无怨言,满足欲望适可而止不贪婪,为人泰然自若而不骄傲,有威严却不凶猛。

子张问,如何才惠及百姓去不劳民伤财?

孔子说,因势利导地让百姓获得自己认为的利益不就不会劳民伤财了吗?让百姓为了他们愿意的事情劳作谁又会有怨言呢?追求仁而得仁,哪里还会贪婪呢?无论对方势力大小,名声如何,君子都不敢轻慢,这不就是泰然自若而不骄傲吗?君子衣冠端正,目光坚定,庄严而有威仪,让人远远看到便有了敬畏之心,这不就是有威严而不凶猛吗?

子张问,是哪四种恶行?

孔子说,不进行教化便直接诛杀叫做残虐,不实现做好周密计划却要求别人做出成绩叫作暴躁,不实现约定完成时间却急着要叫作贼,许诺给人的好处到了兑现的时候却很小气叫作“有司”,也就是小家子气。

君子的“五美”可以说是对老子“无为而无不为”的延申,如何让老百姓愿意服从你的领导?去领导他们获得利益就好了。如何不贪婪,把你的欲望变成追求仁,想怎么贪婪就怎么贪婪。怎么泰然自若却不骄傲?对所有人一视同仁就好了。怎么才能有威严?自己心中有敬表现出来的自然就是威严。

至于“四种”恶行直到今天管理者们仍然不断地在做,有多少公司平时不进行业务培训,等员工工作出现问题就开除了事?有多少领导不做详细的项目规划却要求员工自己摸索出成绩?有多少领导做不好时间管理到了截止日期就催着员工要东西?有多少老板承诺的升职加薪最后不能兑现?

为什么《论语》是经典,就是因为人家两千多年前说的话放到今天仍然让人醍醐灌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