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 欢迎访问

《道德经》帛书版第二十八章:为什么要“知其白,守其黑”?

道家文化 2个月前 (10-05) 29次浏览 0个评论

帛书版: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恒德不离。恒德不离,复归于婴儿。知其荣,守其辱,为天下谷。为天下谷,恒德乃足。恒德乃足,复归于朴①。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为天下式,恒德不忒。恒德不忒,复归于无极。朴散则为器,圣人用则为官长。夫大制无割。

传世版: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为天下式,常德不忒,复归于无极。知其荣,守其辱,为天下谷。为天下谷,常德乃足,复归于朴。朴散则为器,圣人用之则为官长。故大制不割。

版本差异:

① 复归于朴:从“知其荣”到“复归于朴”,传世版更改了这段话的位置,把它调到了“朴散则为器”之前,估计是为了以“朴”作为前后语义承接。可这样擅自变动原文是很不妥当的,如《道德经》第五十四章,讲“修之身,其德乃真”,“修之家,其德有余”,“修之乡,其德乃长”,“修之邦,其德乃丰”,“修之天下,其德乃博”,也是在描述“德”之貌,然而每一句都呈递进关系,又怎么知道在本章不是如此呢!整本《道德经》并不只是这一个地方有擅自调换语序的情况,可见后人为追求所谓对仗、承接、工整等表面精致竟不惜篡改经典,可谓病态。


https://pic3.zhimg.com/v2-1bc0cf9b452e6fae3ae5e3ca89467abe_r.jpg” data-actualsrc=”https://pic3.zhimg.com/v2-1bc0cf9b452e6fae3ae5e3ca89467abe_b.jpg” />

直译:

深知雄强,而安守雌弱,成为天下溪流的归处。成为天下溪流的归处,恒德就不会失去。恒德不会失去,就能复归于婴儿的纯真柔和之境。深知荣华,而安守浊辱,成为畜养天下万物的空谷。成为畜养天下万物的空谷,恒德也就得以充足。恒德得以充足,就能复归于真朴的混然如一之境。深知清白,而安守暗昧,成为天下清明的范式。成为天下清明的范式,恒德也就不会差失。恒德不会差失,就能复归于无极的深远无限之境。真朴破散则成为器,圣人用朴就能成为众器之官长。所以真正完备的制度,是不会对万物进行分割裁裂的。

解读: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深知雄强,而安守雌弱。因为雄强具备以下几个特征:1、刚强;2、躁动;3、处上。而如《道德经》所言:1、柔弱胜刚强;2、静为躁君;3、高,下之相盈也。柔弱、安静、处下,恰好是雌的特性,因此《道德经》第六十一章说:“牝恒以静胜牡,为其静也,故宜为下”。为静为下为柔,即为守雌。守住了雌弱,也就是制住了雄强,而能使雄强为我所用,如天下溪流交归于我,即“为天下溪”。

“为天下溪,恒德不离。”我若为天下溪,就不能失去柔弱、安静、处下之德性,此德常备于我,即“恒德不离”。“恒德不离,复归于婴儿。”常持此德,则可复归于婴儿的纯真柔和状态。

关于婴儿的状态,《道德经》中多个章节都有描述,如第十章:“抟气致柔,能婴儿乎?”主讲婴儿之柔弱;第二十章:“我独泊焉未兆,若婴儿之未咳”,主讲婴儿之静独;第五十五章:“骨弱筋柔而握固…终日号而不嚘,和之至也”,主讲婴儿之和。婴儿终日号,可谓强;然而不嚘,是谓强而不伤。正如激流勇下,入溪则并流无碍,是谓和,正合婴儿之境。


https://pic2.zhimg.com/v2-5cf2b8e4fddd07f716d92f19afd84035_r.jpg” data-actualsrc=”https://pic2.zhimg.com/v2-5cf2b8e4fddd07f716d92f19afd84035_b.jpg” />

“知其荣,守其辱,为天下谷。”深知荣华,而安守浊辱。因为浮华出于质朴,而显荣出于素朴。我们知道,奢华的器物都是由素材加工而来,尊贵的地位都是以低下为基础,所以我不追荣华,而是安守朴素;不求贵高,而是处下处后,这样就成为畜养天下万物的空谷。

“为天下谷,恒德乃足。”成为畜养天下万物的空谷,也就具备了“道生之而德畜之”的德。“恒德乃足,复归于朴。”这样的德性充足,最终就能复归于真朴。因为万物都来源于朴,服从于朴,故“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

“知其白,守其黑,为天下式。”深知清白,而安守暗昧。因为清扬出于浊重,而明白出于昏默。我安以重之,则天下清扬生机萌发;我设不言之教,则天下俱得明白;我为其政闷闷,则天下之民惇惇;我受邦之垢、受邦之不祥,则天下百姓俱得吉祥;我渊兮、湛兮莫知其极,则可以有国。所以我守暗昧,就能成为天下清明之范式。

“为天下式,恒德不忒。恒德不忒,复归于无极。”成为天下清明之范式,也就具备了天下之正德,德既为正,也就不会有所差失。正德不有所差失,就能复归于无穷无极之境。《道德经》形容为“玄德”,玄即为深远之意,“玄德深矣,远矣”,而至于无极。


https://pic1.zhimg.com/v2-f51189df17ff3bb2374990c82a7383bc_r.jpg” data-actualsrc=”https://www.penglaipavilion.com/wp-content/uploads/2021/10/v2-f51189df17ff3bb2374990c82a7383bc_b.jpg” />

所以为什么要知雄守雌,知荣守辱,知白守黑?老子在第五十二章作了说明:“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殆。”知子而守母,这就是根本原因。雄之母为雌,荣之母为辱,白之母为黑,正如器之母为朴,故朴能制器,守朴则为众器之官长。

“朴散则为器,圣人用则为官长。”我们对素材进行加工,以制成器具,器成则朴散。所以任何器具,都是来源于朴素,朴素破散之后成为器,圣人用朴则为器之官长。因为朴为众器之母,故器服从于朴,“朴唯小,而天下弗敢臣”。

“夫大制无割”,“制”是“裁、切割”的意思,引申为“法令、制度”。“大制”,就像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一样,指的是完备的、高明的制度。真正完备的制度,是不会对万物进行分割裁裂的,也即为混然之“朴”:“镇之以无名之朴”;为“一”:“圣人执一,以为天下牧”;故“恒知稽式,此谓玄德”。

 

道家大师兄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