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道家文化

记者实探丨郑州曾经的教培聚集地几乎成空城

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 李志远 杜世民 文图

楼体的学科类辅导广告牌全部换成公益广告、曾经排着长队的大厅冷冷清清,曾经的教培机构聚集地、位于郑州市中原区的光合大厦,学科类培训机构几乎全部黯然退场,灰暗的楼道里半天也没有一个人影。

2月21日是郑州市校外培训机构有序恢复线下培训的第一天,下午5点以后,背着书包的学生陆续走进路边的培训机构,亮起灯光的培训机构三三两两,再也不见往常的人声鼎沸,

经过疫情和“双减”政策两大外部环境变化带来的冲击之后,培训机构还好么?实行政府指导价之后的学科类培训机构活得好么?

来跟着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的脚步,一起去现场看看吧。

探访:测温、消毒、戴口罩,活着的机构更小心了

2月21日下午五点半,背着书包的孩子们陆陆续续走进位于管城回族区航海路上一家名为起点线培训学校的机构,测温、消毒、戴好口罩,30人的小教室很快坐满。

“家长不能进入教学区,让孩子自己进去。”工作人员正在忙着向家长解释。

在现场,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注意到,学生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带着口罩,保持一米间距,经测温、消毒后进入校区。

该机构工作人员介绍,为了保证学生的安全,减少人员聚集,他们安排专人在一楼引导家长将孩子送入电梯后有序离开。

记者实探丨郑州曾经的教培聚集地几乎成空城

“主要是担心家长聚集。”机构工作人员介绍,除了这一举措,在上下学时间上,他们还坚持错峰错时。

记者实探丨郑州曾经的教培聚集地几乎成空城

在教学区,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看到,机构将当天前来上课的学生分成了八个班级,每个班级,不多于30人。

“每一步都按照政策要求达到验收标准,教育局通知我们复课以后才通知家长。”在管城回族区另一培训机构荣林教育的主管王琴涛向记者介绍道。

记者实探丨郑州曾经的教培聚集地几乎成空城

王琴涛表示,学校设置明显的一米线标识,不间断地提醒学生保持间距,有序入校,同时严格执行学生错峰错时入校,安排专人负责测温消杀工作。

这些都是通过教育部门审核、年检、重新登记办理手续的学科类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也就是俗称的白名单培训机构。

报班还是不报,学生和家长谁说了算?

报还是不报学科类辅导班,估计是家长和学生最难达成一致意见的事情了。

一名背着书包匆匆走进电梯的小男孩告诉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在妈妈的坚持下,他来听听课看看。

“第一次上课,我连啥样都不知道,先报了三节课试一试,如果我感兴趣就上,不感兴趣就不上。”他潇洒的表示。

而另一个小女孩一边走,一边和妈妈商量,能不能上完这个学期的课就不再续费了,却受到妈妈无情的拒绝,“你要是每一课都能考到95分以上,谁乐意给你花钱报班啊!”

不过自律的孩子还是有的。

郑州市管城回族区外国语牧歌小学五年级八班学生徐家雯表示,她非常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没有复课之前,我是非常焦虑的,担心成绩会跟不上,知道机构复课的消息后,我就让妈妈带我来了。”徐家雯说,来到机构之后,她的焦虑缓解了很多。

另一学生也表示,得知机构复课的消息后,他非常开心,“终于可以见到老师了。”原来,这一学生在年前缴费之后便遇上了疫情,所报的课程由线下转为了线上,从未与老师见过面。

从六年级上学期就已在荣林教育报数学课的学生小李说:“线下更专注,校外培训机构对我的学习有了一定的补充,老师也能监督我们学习。”

培训机构负责人:不干这一行,又能干啥呢

经过疫情和“双减”政策这两大外部环境变化带来的冲击,在白名单里的培训机构,又有怎样的心态变化?

“双减前后班级人数有一些变化,有家长放弃了,但也有家长一直关注着孩子的学习。”王琴涛说,市场的需求,让他们选择坚持了下来。

在王琴涛看来,双减以后,大量的不合法、不正规的机构被关停,但很多家长对孩子的教育关注度还是比较高、对教育要求也比较高,这就需要正规的校外培训机构在教研上下足功夫。

“疫情期间,虽然没有上课,但是老师们一直在进行线上的教研活动。”

王琴涛说,为了应对挑战,减少开支,他们已将一楼的门店转租,仅保留了登记口和通道。

谈及坚持做学科类培训的缘由,有着多年教培经历的显现英语创始人程灿心中感慨万分,从2013年进入教培行业以来,她早已把自己当做了一名“教师”。

“我必须要把来到显现英语的这些孩子们送走。”程灿表示,因为信任,家长选择了显现英语,而她不能辜负家长沉甸甸的信任。

所以,即便经历了疫情和双减,程灿还是认为自己有责任和义务坚持做学科类培训。

“肯定有压力啊,原来十几家的机构现在变成了两家,学生的费用也打入了监管账户,要维持机构正常运转,要发工资,所以日子过得比之前有些难。”程灿说道。

声音:“非学科类真不挣钱,能开着的也不挣钱。”

2月21日晚8点,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来到了位于郑州市中原区伊河路裕华光和大厦2层b03号的中原区品优文化艺术培训学校,经过复课准备及自查情况递交以后,该培训学校由属地检查部门现场验收以后允许复课。

得知能复课,该校区负责人万女士非常激动。

记者实探丨郑州曾经的教培聚集地几乎成空城

“终于能上课了,太不容易了!”

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中原区品优文化艺术培训学校的前身为东方作文,学校由原来的学科类培训机构转为非学科类,所教的内容有了一些变化。

万女士介绍,之前的学科类培训是语文基础知识的讲解,现在教授写作技巧。

“转成非学科以后,现在没有新生来源,都是之前的老生转化,目前还没有收学生费用。”万老师说。

学科类转为非学科类,效益怎样?

郑州一培训机构业内人士透露,非学科类真不挣钱,能开着的也不挣钱,他以自己的培训机构为例,开课以后学生还是还去年的,今年就没有招上来学生。

他说,之前学科类培训市场巨大,家长被裹挟着报名消费,双减以后,很多大型机构撤出,市面上学科类培训机构看起来少了,但一些学科类培训机构转入地下,家长的教育投入并没有完全空出来。

“很多机构撤了以后并没有把费用完全退给家长,家长的精力很多放在了维权退费上,家长和机构之间的信任度大幅降低,即使转成非学科,家长有了畏惧心理暂时也不愿意缴费报名,市场坏了,干啥都不容易。”他表示。

他希望教育部门继续加大对教培市场的监管,减少灰色地带,让遵守规则的活下来,真正改变家长的教育消费习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