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道家文化

毛子馨:来年等花开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成都附属中学八年级三班 毛子馨

等风起,等花开,等我们再次相遇。——题记

回忆长河,一叶孤舟。无法诉说时间到底是漫长还是短暂,往昔之事眨眼间便掠过。又是一年春,槐花未开。

春节,正是热闹之时,可我偏不喜这份热闹,独自一人在灯火通明的街上走着。已立春,可温度依旧低,四川盆地,今年也未下雪。湿漉漉的街道映着两旁路灯上挂着的红灯笼,人们都在温暖乡里沉沦,冷清的我反而显得格格不入。可我心里总觉得有些许缺憾,或许是等的那人未来。

漫步着,一抬头,才发觉已走到那棵槐树前。他如从前般魁梧、粗壮,花还未开,叶亦未长,枝干空落落的,或许是风的缘故,他低了头看着我,我也仰头望着他,隐约间,真正的那个他回来了。我将手揣进衣兜,竟然摸出一张相纸,相纸上,四爷爷环着我的肩与我一同站在这棵槐树前,笑容灿烂,心底温暖。刹时,路灯不太亮了,我的眼前模糊,我举着快要氧化的相纸在冷月下拼凑出光点,那个他仿佛回来了。

风起,吹来往年四五月的槐花香。我与他不算太熟,但他每年花开时都予我一槐花环,槐花清甜而活泼,他说我这个丫头戴上可好看,乖乖巧巧的,和槐花一样甜。他牵着我在槐花旁滑旱冰,那时我还不太熟练,经常摔跤,一个六七十岁的小老头也不会因此不耐烦,反而牵着我的小手,练习了一次又一次。我摔倒了,在原地不动,他就蹲下来看着我,知道我是在逗他,被他这么一盯,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小演员也就露了破绽,就着坐在地上大笑起来,他也毫无架子,跟着我一起大笑。等着我嬉笑完后,他伸出他宽大、布满茧子的手,对我宠溺地笑着,扶着我站起来,练习了一次又一次。

后来,傍晚了,槐花依旧香。我说想要树上的花来看看,花环上的都蔫了,他就借来长杆,背着背篓打槐花。脱离了枝干的槐花就着这风翩翩起舞,这时,他又会喊:“丫头,快继续滑,你可不比这花蝴蝶差。”他叫我滑旱冰呢,于是我又磕磕绊绊地开始“起舞”,四爷爷丝毫不嫌我笨拙,反而就着我的孩子劲夸我美,我笑他也笑,就如这相纸上一样开朗,一样灿烂。

恍惚间,我回过神来。他走的那年,我独自一人对着槐花,心里暗自较着劲:今年我咋没有花环了,四爷爷是不是把我给忘了,他真是个大坏蛋,把我都忘了……

那年槐树仿佛也舍不得,白花花的一片一直往地上洒,五月的风,滤过枝头,就像是深冬的大雪,缠着风,舍不得,放不开。

月光柔和了起来,槐树拥抱着我,我攥紧了相纸,仿佛抱紧了他。您答应我可好,无论时光如何流逝,您都一直在我身边,予我花环,陪我等花开。您答应我可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