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 欢迎访问

第十二回 赤水河边做上门女婿

蓬莱故事 10个月前 (01-04) 74次浏览 0个评论

神农藏起了听谖放在门后的龙皮,原来听谖是金角老龙的女儿。老龙唯一的条件是让神农当上门士婿,神农父母却坚决不干。

发现听谖姑娘在暗中偷愉地帮自己做饭,这对于神农来说已经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做饭者是不是昕谖而在于正在做饭的听谖是善良的、神、蛟龙,还是险恶的妖魔鬼怪。

怎么才能识别其本来面目呢神农决定先悄惝地溜进去,将太门反扣起来断掉其退路再说。他小心翼翼地拨开门栓,轻轻地推开太门,叉从门外端了一块丈石头一步一步地挪进去关上太门,再用石头将门顶住。

这一切都徽得不声不响的,一心埋头做饭的听谖竟毫无觉察。

虽然顶死了,但神农仍然不大放心。如果她是妖魔鬼怪的话,绝不是一扇门能挡得住的。她可以施展妖术破门丽出也可以化作一阵清风、一缕青烟从门缝中飘出去。

“啊,有了,中指之血可以破魔法。殿要在其身上洒上一滴中指之血,她便没法再变了。”神农急中生智地想出了一个好主意,连忙放下背篓准备取出骨针刺破中指,以便悄悄地甩凡浦血到听谖身上。

神农在放下背篓耐却意外地发现门背后有一张龙皮。这一发现使神农喜出望外,这足以证明他朝思暮想,深深爱上了的行谖姑娘,既不是人、神,也不是抚魔,丽是天上人间无不为之瞩目的龙女。

神农想把龙皮藏起来,让听谖永远做自己的妻子。可是当他搬开顶门的太石头打开太门,拿上龙皮往外溜时,一!熙手从背后抓住了其盾襟:”标好大的胆子,居然偷到酋长家里来了,还不将龙皮给我放下。

神农回头一望发现是听谖,便十分尴尬地说:听谖是我我是想你你这是干的什么事嘛你”昕谖发现愉龙皮的是神农,便气得哆哆嗦嗦的不知说什么好。一句话还没说完,两行热溷已经夺眶而出。

原来听谖是天太山上赤承河边叠角老龙的女儿。榴叫听祆。她从小聪明伶俐天真活泼,深得金角老龙的疼爱。蛟龙虽有呼风唤雨的本领却也有三病两痛的时候。有一天金角老龙突然心血来潮,掐指一算,发现凡间出了个识药治病的圣人,便让听诋和她哥哥一起变成凡人的模样,到厨山一带来学一点识删草药和医伤治病的技艺。

那日在山上与神农不期而遇并相互产生爱慕之情后她自阻为神农会很快上门求婚的,便把父母和兄弟姐妹们都请到厉山来,在有蛴郝落西边那座大院里住了下来静候佳音。没料到一连等了10来天也不见神农上门,兄弟妞妹们都笑她和观乐自作多情并执意要回天台山。观乐兄妹二人不便强髑太家只好不欢而散,没想到他们刚刚离开不久。便意外地遭到了冰雹袭击。

神农去天太山为那些受伤的蛟龙治病时,她和观乐都在天太山,烈是没公开露面而已。是神农找盘角老龙讨胡须并讲了那个美女投海均故事后,她才知道神农不仅对她是一见钟情,而且至今仍然深深地爱着她,风是因为比别人多长了个尾巴才没有上门求婚的。

当听谖得知神农为了她宁肯少活几年也要削摊尾巴时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正是在神农那种为了爱情而割尾巴的精神感召下,听谩才冒险来为神农做饭的。

听谖认为神歆的愉龙皮之举是对她的不信任,因此报伤心,很生气,并一口气道出了近20天来的曲折经历。

神农激动地将听谖紧紧地抱在怀里,热滠盈眶地说:”听谖,这不能怪我,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太可爱了。你不要以为我偷藏龙皮是在办傻事,其实这同样是你的错。因为爱可以让聪明的男人变傻,变得很傻很傻。爱也可以使男人变聪明,但是这样的男儿在变聪明之前往往很傻。他们是因为傻才变聪明的,我是因为聪咖才变傻的,你说对吗,听谖你说呀,我的好听谖。”

“别说了,什么也不要说也不要问,我想安安静静地躺一会儿。就逍样躺在你怀里永远永远也不分离,好吗。好,我巴不得现在就娶了你,只要你不嫌弃我布个尾巴”

“不!”听谖着火似的从神农的怀里挣脱出来,嗔怪道,”不害羞,谁说要嫁给你啦有尾巴不嫁给你搜尾巴也不嫁给你–“

听谖故意拖着长腔,特神农说了一句”我岂不白割了一回尾巴时她才把最后一甸话抛出来:”除非亲自带上八个小伙子牵上九匹高头太马。到天太山上赤水河边去把我按来:

“去天太山还要带上,人九马那来来回回的只怕得花半年时间吧””嫌路远了””哪黼呢,能娶上你这样的荧八儿为妻,就是十万八千里也绝不会嫌远。只是时间长了点儿。”

“怎么等不急了早这么急,半个月前为什么不上门求亲。”

“你这不是冤枉好儿吗,我刚才”

好了,好了。看在你忍痛割尾巴的份上给你来个拆中方案–先由你骑上毛驴到天太山找我的父母当面求婚,然后到有蜥部落的莽家大皖迎娶新人,谈可姒吧。”

“多谢娘子。”

“也不害羞。听谖用中指点了一下神农的脑门子说, “咱们快吃饭吧,吃完了我还要回天太山呢。”

小俩口在石桌石凳上摆开了饭局。俩人都吃得很香,席间除了楣互礼让之外,还隔三间五地开几句玩笑。神农说:”还没成家小日子就过上了–真美。听谖说:”看把你美的,别高娥得晚上睡不着觉,反倒责怪删人不诚来帮你做饭。

遭顿饭一直吃到日落西山才尽兴而散。眼看月上梢头了俩人才依依不舍地分手。神农帮忙把龙皮往她身上一披听谩立即变成一条小叠龙腾空而起。飞到半空中还转过身来向神农点了点头。

次日清晨,当神农再次拉紧龙须时,那尾巴就像马尾穿甄腐似的被割断了,不痛不痒也没有疤痕。神农像珍藏定情之物一样将自己的尾巴放在枕头下面。

当一切收揣停当,准备自己动手做早餐时,父母回来了。少熊和女登很感飙趣地听完神农与听谖的传奇经历和关于迎娶新儿的巧妙安排倚二话没说便着手张罗儿子的婚事。

“如果天太山那边没有异议的话。婚期便定在七月初菱”少热说。”我这就去为魁儿准备礼物,你吃完早饭就可以上路了。”女登一迎做饭一边说。神农当天下午便返回了厉山。当父母询问上天太山求亲的结果靖神农周开暇笑地说:”事情的发展比预想的还要顺利。叠角老龙仅仅提出了一个要求,让磷儿我嫁过去懒上门女婿。”

“我的老天爷呀,这样也叫顺利这一个要求比十个要求、百个要求还难办啊。”女登大惊失色地说。

女登话音刚落步典也接着说: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如果金角老龙要你愀上门女婿也叫顺删的话,恐怕凡间便再也没有不顺利的事儿了。”

“为什么神农不解地问。

少热说:你走了这少典部落交给何人,谁来引领他共闯日后的难关。”

没等神农答话,女登叉接着说:”还有外褴母那边构有蜥部搭也指塑你助他们一臂之力呢。”

步典说:”在你表兄成亲的喜宴上,有挢部落的酋长几次提出要同我们少典部落合并呢。”

神农说:”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哇,你们说的这些与我有什么相干孩儿除了识得几种草药,治得几种普普通通的常见病之外,还有什么本领怎幺标们叉是少典部落交给谁,又是与有蛴部落合并,难道这一切都指望我不成”

傻孩子,如果不是冲着你,有擗部落怎么会提与少典

部落合并呢女登说。

神农正准备说什么,却被父亲的一个手势给阻止住了。少典从身后的祖先神位上搬下一册竹简,”哗啦”一声戚一字形铺开后,一边将恤册上的刻图、符号指点给神农看,一边说:”一个人有没有才能并不在于他自己已经做成了多少事,

丽在于他能不能做成一两件前无古人的事。

“你来看,这一段记的是天皇、地皇、人皇等三皇的历史功缋。到目前为止,天、地、八三皇是凡人埽崇敬的三位祖先神。你知道他们真正值得称道的功绩是什么。”神农说:”这上面不是记得很清楚的么,天皇定千支日日子,地皇分日月星辰,人皇分山川九区。

“这就黜了。”步典说,”天皇之所以被先民们拥戴为天皇。不就是圆为他用碉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等十个符号组成约十天千”,与号称。十二地支”的。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戍亥等十二个符号相互搭配,造出了一个以甲予”、乙丑、”丙寅、”丁卯等等为序的六十花甲子么”

“不对吧”神农说,”天皇统治人类先祖长达一万八千

年之久,难道仅仅为先厩们做了这么一点点事么”

“不这话应当倒过来说–不是天皇仅仅为先民们办了这么一点点事儿而是先民翩从这一点点事情上发现了天皇是个能率领他们往前奔的贤人、圣人,并拥戴他当了天皇。至于他当上了天皇之后究竟为先民办了多步好事都可以忽略。不计,熙要计上他统治先民的年限就够了。”

少典说。一万千年脯,我们的祖先们叉发现他们当中有一个更能干的贤者,可以”分日月星辰。是他总结出了日月星辰的方位和活动规律,并利用这些规律造福于儿类。于是先民们叉拥戴他为首领,这便是继天皇之后拘地皇。

叉过了一万千年才出了个”分山川九区”的人皇。人皇统治的时间最长,有四万一千六百余年,这便是《天地八三皇历瞅)中所唱的”扑史先从盘古氏,更有三皇天地人。天皇一万八千岁,地皇一万千春。唯有人皇别长久四万一千六百辰。总算三皇历年数,万一千六百巡”。

少典见神农对这些似乎没多大兴趣,便举了两个实侧说::”你再看存巢氏和燧人氏是怎么当上人间君主的:上古之世,少而禽兽众,先民不胜禽兽虫蛇之害。商圣人构木为巢,以避群害民悦之拥其为玉而治天下,号称日有巢氏。”

少典说,如果拿筑巢而居与寻药治病榈比。谁轻谁重不盲而喻。但是因为当时的”构木而巢是有巢氏的首创,所以先民便拥其为王。而燧人氏的主要功绩同样只有一件–钻燧取火。晴天用金燧取火于日阴雨天甩木燧钻而取火。因为有了嫩,先民便可以改生食为熟食,既去掉了食物腥臭之味,又便于晒胃吸收。于是先民们叉拥其为玉。所谓。食生食腥臊恶臭丽伤腹胃民多疾病;有圣人作钻燧取火,以化腥臊,而民脱使王天下,号之日燧人氏。”说的就是这件事。神农本来想说:”斤父亲这话的意思,好像孩儿已经具备了充当人间君主的才智但话到嘴边却又成了:”父亲是不是以为孩儿做了金角老龙的上门女婿之后,就不能继续寻医找药为百姓治病了”

“至少也是不能为少典、有蛳部落的百姓采药治病了。”少典说。”据为父的理解成了龙之家族的一员后,要么上天溅云布襦,要么下海住在水晶宫内至少也要到天太山去住在赤水河边。难道金角老龙还能让你继续住在少典部落不成

“怪不得标与阿妈一听说要我做上门女婿,就好像孩儿从此后要远走高飞似的。”神农说,金角老龙所说的上门女婿并不是少典、女登所理解的那样。金角老龙提出这种条件,主要是不想让女儿出门。因为在此之前,龙女下嫁凡夫俗子尚无先侧。而听谖又是金角老龙的掌上嘲珠老龙既担心女儿过不惯凡间那没油没盐的清淡生活,叉担心女儿一旦走出家门之后想见一敬面很难。因为老龙正式起驾少不了要兴师动窳若不兴师动众便有失身份,而一旦兴师动众便难免狂风犬作,太雨倾盆。就算是怍为亲家公亲家母的少典、女登不舟意,金霸老龙也会因狂风暴雨给凡间带来灾难或损失而过意不去。

因此,叠角老龙决定把坐落在有蛴部落西侧的莽家大院送给爱女听谖,并亲自到莽家太院来操办神农与听谖的婚事–神农根本不必离开厉山。

步冉和女登尽管对于金角老龙那种”男嫁女家”的要求仍然根不情愿,但因儿子愿意,他们又找不出什么有说眼力的理曲来说服儿子或亲家,也就只好勉强同意了。

不料到了神农”出嫁”之日许多闻讯赶来的少熟、有虫辆个部落的老百姓将步典简长的家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个水泄不通,既不让女方的迎亲者避门,也不让男方的遘亲者出门,连新郎官骑的马也被人给藏起来了。

后来几经周折总算顺顺当当地”嫁”过去了,怛这一节外生枝的搪曲反僻让金角老龙对女婿更加看重了。

神农与听谖本来就爱得很深出现了这一系列节外生枝的趣闻轶事之后,反而使他们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爱情了。”蛰农有件事儿我一直没对你说,虽然事情不大却也不能老瞒着你。”蜜月还没度完,听谖便郑重其实地告诉神农,她的名字原本叫作听溉。因为诋与妖读音相同,含义也基本相同,她觉得这锅字不好听便把它改了,就是第一次见到神农那会儿简时改的。

她说尽管金罱老龙给她起迭名字时取的是诋字的别一种含义一一巧言貌。但由于诋字除此之外还荷狡猾狼狈的人、灾祸等含义因此,她还是自作主张地把它改了。改是改了,但是曲予听饫这个锅字网了来年,往后少不了还会荷人叫她先前的名字,因此她觉得还是同丈夫说清楚了好。

龙女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后来不仅她的象人及其附近的人仍然称其为听诋,就连《山海经》中亦有”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饫”的记载。不过民间还布《开辟演义》等古籍,一直称其为听谖。

神农说”其实你的这些话说与不说都无所谓,倒是我有丽件事却非说不可。

“你的事不说我也知道听谖说,不就是做了我们莽家的女婿仍然要为少典部落和有蜥部落的人办事么让你去如不就行了吗。”还有一件比这更重要的事儿,我那寻医拙药的事儿还没有做完只怕一度完蜜月我就要出远门了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听谖一听这话感到非常意外。其实听谖并不反对丈夫继续寻医找药甚至可幽说她之所姒爱上神农主要是因为他的寻医拽药。只是没料到要出远门,更没想到他一度完蜜月就要走。

“我跟你一起去好吗”听谖说。

神农说:”我何尝不想同你在一起,但有道是在家千!好,出外时时难。我这擞要去的地方都是些人烟稀少、凶禽猛兽出没的荒山野岭,岂能让你跟我一起去冒险吃苦”

“常言道,儿好承也甜。能和标在一起,再苦也不蔷,再累也不累,纵有千难万险我心里也觉得踏实。”听谖搂着神农的脖子说。

样农实在不忍心让爱妻同囟己一起去冒险吃苦,便找了卟储口说:”就算你什么也不怕,可是我已经答应收观乐为徒。两男一女在野外风餐露宿也不方便啊。”

“哥哥那里有我呢。”昕援撒娇地说,这一回你就先带卡女徒弟,让观乐下次再随我们一块儿去不行吗”

神农见听谖去意已定,不便推脱也不忍心再推脱便说:”只要父母舍得让你走,只要观乐不再纠缠,我何乐而不为呢”

听谖是如何说服其父金角老龙和其兄观乐的神农不得而知,蜜月刚度完金舟老龙便把他们小俩口叫到一起,首先对神农说:”听谖就交给你了,若有半点阀失老父唯标是问。”待神农点头应允后,金角老龙叉对听谖说:”夫唱蛔随天经地义。姜农的饮食起居你要垒力操办,临行时带上龙头拐杖和姜农的尾巴”

“要尾巴干什么听谖知道父亲让她带龙头拐杖有两种用意,茼先是逄年过节时可以夫妻双双把家还其次是爬山涉水时可以助她一臂之力,但不知带上那从神农身上割下来的尾巴有何用。金角老龙没有正面回答女儿的提问,而是反问神农是不是记得当年土德星君说过的话。神农回答说。”土德星的意思是如果能让那尾巴派上用场便能为小婿的成功助一臂之力。父亲你前不久还说过,那尾巴是上天赐给孩儿的一根品尝酉草的鞭子。”

正如金翩老龙和土德星君所亩,用那条尾巴作成的赭色鞭子鞭打百草时,果然怍用非凡。原来习;赭鞭能识别百草的药性,经过鞭打后的草木,凡是药性平淡的便没有任何变化,凡是药性温热的便有红色的液汁流出,凡是药性凉寒的便会流出黄色草汁,凡是有毒的草木,萁浆汁一经流出便立即变成黑色。

神农了解它们平毒寒温的药性后,便可有的放矢地对症下药。黜虚寒之疾则锄补,对温热之病则寒泄。后人在《搜神记)中所记载的”神农以赭鞭鞭面草,尽知其平毒寒温之性”便是圆此而发。

尽管赭能分出草药的有毒与否,但是鞭子毕竟是鞭子它熙能将那些古有致命毒素的草木分辨出来。对”是药三分毒”的其他可以八药的草木中所含之毒还得由神农亲口品尝。医此古籍中既商”神农尝面草之滋味日遇七十毒”的记载,又有”神农尝百草之滋味,日遇十毒之说。从”日遇七十毒”减少到”日遇十毒,赭鞭在神农的成功之路上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神农和听谖一直往厉山西北(今山西省)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寻找厉山一带没有的药草。当他们来到一座名成阳的高山时,发现那里布许多新奇的草木,便在成阳山上住了下来,宜至将那里的各种草木垒鞭打并品尝一遍之后才离开。后来当姜农被封为”神农之后,人们为了纪念他尝面草的功绩,便把成阳山政名为神农原、药草山了,并在山中立了一块”神农鞭草处的石碑。

神农不仅在成阳山找到了址多种先前没见过的药草,还发现了一条经验–好药草大都生长在大山密林当口。于是,他和听谖便专门往布山的地方走。

有一天上午,他们来到了太原神釜岗,还没来得及开始鞭草尝药,便被当地老面姓将他们团圃围住了。刚开始老面姓仅仅是出于好奇才阐住他们的–圆为当地百姓把他们篓内的各种各样的药草误讥为是柴草。

太原人一见他们的装束打扮就知道不是本地人再见他们每人背着太半蒌柴草,男的手拿一根”打草惊蛇”的鞭子,女的既年轻叉漂亮手里却拿着一根只有老太婆才用的龙头拐杖,觉得十分布趣,便好奇地问他们挖这种商根荷叶的新鲜柴草干什么,柴草到处都有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地到太原来挖。

当神农向他婀解释说,他们挖附不是柴草,而是治病用的药物时第一次Ⅱ斤到此类新鲜名称的太原人居然连什么是药什么是病,都搞不清楚。

昕谖见神农费了许多舌,仍然收效不大,便从背篓里找了两种治疥疮的草药,对一位因生有疥疮而站在一边抓痒的几说:”你浑身发痒就是病,这两种草就是治你这种病的药。你把这两种草拿回去烧一钢水洗个澡,洗完之盾身上便不会再痒痒了。你这种名日疥疮拘病就算治好了。”

疥疮患者半信半疑地拿着草药对他说:”我回去按照你扪说绚办法试试看,如果好了万事皆休,若是没有好则对不起,我将发动垒部落的人来把你这两个骗子赶走。”

对,试试看治不好便是骗子!其他人也都随声附和地一起返回自己的部落试验去了。

“真有意思。”听谖待太原人走后对丈夫说,”这些人真有意思我们什么也没找他们要,不知这骗子二字从何说趟。”

神农想了想说:”你闯祸了。疥疮是一种惜染性很强的疾病,各地百姓大都深受其害,在这根本不知药为何物、病为何物的部落里,疥疮对他们的伤害之深就更是可想而知了。”

这与行骗布什么羡系呢!厅谖闸神农说”受害愈深对疥疮的痛恨之情愈烈。如果疥疮是人。他们恨不得用手掐死它,如果疥疮是牛羊他们恨不能一圆吞了它听谩打断神农的说话:”啊,我嘲白了,悔的意思是说,多少年来他们脊定想了许多办法去消除疥疮之疾,却没见到。任何成般。因此,他们根本不相信两种柴草可以治好它。”

神农点了点头说:”更重要的是,但愿槲才拿药的那性是位新患者。如果是个老患者,洗一擞是根难治愈的。

“万一不行就让他们赶走不就得啦,难道他们还敢打我们不成”听谖若无其事地说。

“那倒不一定,”神农说,”野蛮来源于无知,无知的人往拄好走极端–治好了他们也许会将我们视若神灵,没治好你我也许要死于他们的乱棍之下也未可知。”

“管他昵就这样听天由命好了。”

神农和听谖有点心神不定地等天。第三天上午他俩正在鞭草尝药时,突然听到一阵”啊啊嘲”的呐喊声此起彼伏,他们警惕地举国四顾。不由得惊幽一身挎汗。

近千猖太原儿手里举着刀、斧、棍棒在一片呐喊助威声中从四面,方向神釜岗主峰冲来。其声势之浩大其人数之众多,其情绪之激昂投有一样不是他俩见所未见,闻所来闻的。

“快跑!”听谖说。

“往哪跑神农说”他们已经将这座山岗围了个水泄”不通。我没长翅膀你叉没带龙皮来。”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