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 欢迎访问

第十三回 女儿化禽飞走

蓬莱故事 10个月前 (01-04) 47次浏览 0个评论

听谖为神农生可二男四女,当第四个女儿出生之际,太☆儿英姬却化成一只喜鹊飞走可,说是到南阳萼山的一棵百丈高的桑树上击安家。

听谖说:”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不成”啊,有了神农指着妻子手里的龙头拐杖说,这不是现成的法宝么”陕,你我先飞离这是非之地再说。”

神农说着便从听谖手里接过拐杖,将龙头对着厉山的方向–东南方。然而待听谖坐上去后,才发现拐杖太短只能坐下一个人外加一个背篓。如果两个人都走便只能丢下背篓了。

神农将自已的背篓取下来往听谖手里一塞说: “你快走吧。把药篓子拖紧,我要念咒语了。”

“你怎么办难道你要药不要命啦听谖太惊失色地问。

“保药要紧。你快走吧。”神农说,我会见机行事的,你就放心地去吧。”

听谖”叭。的一下丢掉神农的药篓,又将自己背上的药篓敢下来放在地上说:”有怖在还怕找不到药,没有你保住这些药又有什么用快上来吧,再不上来便来不及了,我们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

“什么你怀孕啦!”神农犹豫片刻之后,迅速将两个药篓的背带捆到一起,边捆边说:”为了孩子找就更应该留下来有了药便可以让更多的丈夫和妻子健康地活着就可幽让更多的燕子能够一神农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一声响亮的呐喊声打断了:”二位神仙请留步!二位”

“听谖快听,他们在喊什么神农停下手中的活儿说, “看来,是我们误解了他们。”

“你是说三天前的草药见效了听嫒问。

他们是在发现草药治好了疥疮之后特地来挽留我躬 的。”神农说。

果然如神农事前所预言的由于那位患者是笫一次生疥疮,且时间不长,因此仅仅用那两种草药洗一次便痊愈了。从未见过这种神奇效应,对医药完垒无知的当地百姓一下子便被彻底征服了,并武断地认为能用”柴草”给人治病者肯定是神仙。

上古时代的太原百姓同其他地方的面姓一样,维持生存的主要方式除了采食天然瓜果之外便是狩猎。他们最熟悉的也是唯一的祝贺、欢迎的庆祝方式,便是手舞足蹈地挥舞狩猎用的弓弩、刀斧、棍棒等物–欢迎、感谢乃至挽留神仙的方式也不例外。

一般说来,这种场合除了请年长辈尊的酋长出面坐阵之外太都是中青年男性的事儿。今天是特殊情况–人人都想一睹两位神仙的尊容。于是便出现了那种千人齐上神盔岗的空前场面。

今天上神釜岗的并非那位疥疮患者所在的一个部落,而是当时整个太原地区三个部落中能走得了跑得动的全部人员。在上山之前三位部落简长商量决定为了防止在他们到达之前厕位神仙人不知鬼不觉地从什么地方走了,三个部落必须采取联合行动。酋先利用人海战术像撒网似的将整个神釜岗从山下开始垒部”网”起来,然后既像收渔网又慷围猎时那样不断编小包围圈,直至”网住”两位神仙为止。

呐喊助威既是围猎时的习惯也是为了给两位神仙打搁一呼–我们上山来迎接你们了。你们可千万别走了。因为经验告诉他们,从山脚下喊山顶上的人是喊不应的,但数以千一计的八一齐呐喊,虽然Ⅱ厅不清他们在具体喊什么,但山顶上的几是一定能感觉到那呐喊之声的。

–险些好心办成了坏事。神农、听谖正是听到那呐喊声才准备骑上龙头据杖逃离神釜岗的,幸亏他俩一个要保药、一个要保八地反复纠缠一幸亏那位疥疮初愈的太原人冲在最一前头并及时地喊出了”二位神仙请留步,这才髑住了神农和听埙。

数以千计的太原人围成了一个大圆圈儿将神农和口斤谖。包固在中间。布几位血气方刚的小伙奉命用两付蔸子分别把神农和听谖抬起来绕场一周,缓缓而行–让在场的所有太、溅都有机会一睹二位神仙的尊容。

蔸子所到之处,不论年龄大小,人们无不十分虔诚地跪在地上向二位神仙叩头致意。

“别这样,你们快起来,快起来。我们并不是神仙神。农不停地喊着也无济于事。他撼从蔸子上跳下来更不可能。因为四位小伙子的分工是两位一前一后地抬蔸子,另外两位、一左一右地保护男神仙,确保他不会出现任何闪失。

听谖的待遇同神农一样也是由两位小伙子一前一后抬。 着,两位小伙子一左一右地保护着。曝管她一遍叉一遍地喊

着:”我同你们一样,也是个普普通通的凡炙俗子,你们千万布要蒋拜了。”可是无论她怎么喊,人们还是照拜不误

好不容易转了一整圈几乎所有的人都拜完了,他俩才。被小伙子们从蔸子上放下来了。神农姒为对于他俩来说这近乎劫难似的朝拜总算结束了,没料到刚从蔸子里站起来十负责抬蔸子的小伙子便”扑咚、扑咚”的跪怍一排小恍子们才拜完,三位老酋长又齐刷删地跪在他们面前代表全太原的老百姓请他们在这里多住些日子,并口口声声地说,如果二位神仙不答应他们就不起来。

神农没办法,只好在答应留下的同时提出了一条要求,求他们告诉太伙儿,从今往后,再也不能把他和听谖当神仙看,更不能当神仙供。趁此机会还把他和听谖从何而来、圆何而来、为什幺不是神仙等情况详细地向三位酋长说了一遍。

三位酋长虽然半信半疑,却不敢不答应神农的要求。因为如果不答应”二位神仙”就要”远走高飞了。

神农留下后太原人虽然不敢再尊他为神仙了,却叉根据神农的自我介绍改称姜农为神农,称听谖为神农的妻子。常骞道:人心所向众意难违。”姜农不便再说什么,只好听其自然由他们叫去了。

刚开始听起来觉得很别扭,也不好意思答应。时间长了也就从不习惯到习惯并随声而应了。但是。他们谁也没料到这个名字一叫竟叫了几千年,直至现在人们仍然这幺叫。太原儿挽留神农是为了给他们太原人治病,首先是为了”

治疥疮。曲于当地绝大部分人都患荷疥疮,如果一家一户地去治不仅忙不过来神农夫妻二人一下子也没法拽到那么多草药。

还有一个更难解决的问题是:疥疮恃染性很强,传染的逮度也比较快。若不进行大面积的普遍根治,搬有可能出现后面的还没来得及治疗,前面已经治好了的人又重新感染上了。为了解决上述矛盾神农与妻子商量之后定下了一个团体怍战的主意。他们让每个部落选出50个身强力壮的人其中40个男人十个女八。另外每个部落再进口大锅到神釜岚来。合到一起便是120个男人30个女人加30口大锅。神农负责指导120个男人每天到各处去采药,神农妻负责指导30个女人在神釜岗用30口大锅烧水熬药,并把熬好的药汤分给大家拿回去兑在开水里澡,一户一户地来。有”瘳少人就洗多少,不仅要垒家人一天洗完而且要连洗三天。从东往西,曲南到北依扶而行每个部落一天能洗多少户便洗多少户,三天为一个疗程。

以平均每口锅每天提供的药汁可供五户人澡计算,那么30稠锅、三天可以治疗150户。如果平均每户三人,平均兰天便毹使400余户免受疥疮之苦。结果在不足半个周的时*阕里,三个部落的太原人便全部消灭了疥疮之疾。

古代儿们把镧叫做釜,因此,在神农为太原人解除疥疮之若后。他们便将那座原本无铝的山岗称之为神釜岗了。

为了纪念神农第一敬采用这种集圃作战大规模群众性采药治病的空前壮举,太原儿便将那曾经用于熬药的30口大锅合起来,铸成了一尊大鼎放在神釜㈨山,并尊之为”神农尝”药鼎”。盾人在《述异记》等书中所记述的”太原神釜岚,有。神农尝药之鼎”等语,指的就是遮件事。当然一这一切都是。神农离开神釜岗以后发生的事儿。在为太原人治好疥疮之后,神农并没有马上离开太原。除了太原百姓的真诚挽留之外,还因为在忙于治疥疮期间,神釜岗一带的药草还没有普查完。蓼此外,昕谖也觉得既然太原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挽留神农为他们治病,神釜岗一带叉有许多别处未曾发现过的草药,而犏人与治疗者之间叉有那种难得的信任感,这些无疑都是神冀巍寻嵯找药时应当具备的必不可少的条件。若能充分利用这囊蹙綮件,肯定能为神农成就自己的事业助一臂之力。因此,器抛现神农多住些日子。

神农在太原一待就是半年。半年时间虽然转眼腻口逝,但由于当地面姓的密切配合,因此就以药治病而论,神农这半年来的收获可以胜过以往的卫8年。神农的收获不小,听谖的收获更大,更明显。如果说神农的收获是无形的,那么听谖的收获赙8是商形的–她腹中的碱子已经7个多月了。

“啊!怎么这幺快呀,你似乎快要临产。”一天惰晚时分,神农像是突然间发现妻子身怀有孕似的说。

“快8个月了,还不该大腹便便么听谖高兴地说。4我们该回去了,明天就走好吗

“看把你急的,我不会把你的儿子生在荒郊野外的。””生孩子的事可不是闹着玩的,还是早怍准备为妙。””你不是说要在这里再待半年,为太原人培养几十懂医懂药的八么若是现在就走,无论是对你的事业还是对太原人都是个不小的獭失啊。”

“先前我没意识到你这么快就要生蒴子啊。”

“有道是十同怀胎,还有两个来月呢”听谖说,”如果像婆母怀你那样,怀上十五个月过半年再回去也来得及。”神农知道听谖是为囟己的事业着想才这么说的,便提出了一个折衷办法:先把听谖送回去,他自己再返闯太腻。听谖却说有龙头拐杖在身边便什么也不怕了。就算是快要生的时候,再坐龙头拐杖回去也来得及。

神农觉得妻子的话也有道理便决定过几天再说。为了履衙收徒授艺的诺言,为了给太原人留下几位”自己的神农”、不走的草泽郎中,神农从每个部落里挑选了4位聪明能干的小伙子,白天带着他们上山辨认草药。夜晚带着他们走村串户地给老百姓看病。

每逢蒯风下俪则把他们集中起来讲解药性,分析病因、瘸理,总结诊治经验,天天忙得不可开交。这一虻就把妻子生菝子的事儿给淡忘了。一转眼叉过去了3十多月。

有一天止午,神农上山采药刚走不久,听谖便觉得躞都疼痛。刚开始疼得并不厉害,如果骑上龙头拐杖去找神农也许还来得及。但由于头一回没经验,不知道是孩子要临盆了,误认为是夜晚睡觉时睡凉了肚子,便随手拿起一块生姜嚼了几口,想压一压。谁知越压越厉害。当她意识到是动了胎气,要生孩子时,已经痛得脚酸手软,根本不可能去驾驭龙头拐枕了。

幸亏那甘神农和听谖已经住进了酋长家黾。酋长夫八一”发现听谖要生孩子,立即派八请来了叠部落最有经验的接生婆。

孩子虽属顺产却也折腾了将近一天。从早餐后不久开始,一直到煮阳快下山时孩子才生下地。

“啊,是介太胖小子!”孩子冈出世,按生婆便高兴地说。 “谢天谢地总算是母子平安!”一直守候在听谖身边的蔺长夫人也长长地嘘了一口气。

不能在家里生孩子”在上古时代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因此每个部落都有妇女生孩子的固定场所。少则一处。多则几处。有在野外搭一个小棚子的,也有安排在天然山洞里的。听谖是被本部落的小媳妇大嫂子们抬进一个离酋长家距离最近山洞内的。当奉命去请接生婆的女佣一边走一边高兴蛾发布新闻似的逢凡便说:”神农妻要生孩子了,我去请接生婆。”那些听到消息的太姑娘、小媳蛔、大嫒子、老太婆们便自发地纽成了”志愿者”服务队,有人抱干草,有人抱被褥,布人选热水,有人邀包孩子时的所需之物。八位力气比较太的中青年妇女龇以最轻巧的动作,最稳健的步伐将神农之妻迅速送进了那个专供本部落妇女们生孩子的山洞。

她们将神农之妻送进山洞请来接生婆之后,便一直在洞外听叫,静候佳音。孩子出世后她们叉一起动手将听谖母子俩进回酋长家中,这才想起来自己没吃午饭,也没来得及做晚饭。

神农对部落里发生的一切全都一无所知。他们师徒一行卫多人一直忙到太阳下山后好半天才回来。每人背着大半篓 子药草下山。

“恭喜神农做父亲了,神农妻为你生了个大胖小子。”神农一行人刚进村寨便有不少人上前道喜。

“什么你们在说什么神农听到人们向他道喜时的第一个反应不是高基,而是大吃一惊。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当村里人反复向他说明他真的做了爸爸真的有儿子之后,他却太喊:”我该死!我该死!”一边喊一边往酋长家里跑。弄得在场者全都奠辐其妙。

神农见到妻子之后说了些什么,妻子又给他说了些什么,没人知道。人们只知道神农同妻子交谈了一番后便高高兴兴地出来用晚餐了。这一餐吃得很高减也很多饭后他叉高兴地对老酋长说:”好了,这回我可蚍安安心一地在这里再住上几个月,认认真真地履行完自己的诺言后再回去了。”

三天后也就是洗三朝那天,听谖让神农为他们的儿子起个寤字。神农想了想说就叫炎居吧。”

“盐猪什么盐什么猪呀我怎么斤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呢!”

“不是成盐之盐而是夏日炎炎之炎,也不是猪、狗、猫之猪,而是居住之居、旅居他乡之居。”

“啊,你的意思是:这孩子是夏天出生的,因此用夏日嶷炎之炎代表天气,也就是天时,再用旅居异地他乡之居代表地利,瓣吧”

“你真聪明,不愧为神农之妻。””看把你美的。不过我觉得这个名字并非十垒十美–有天时、地利却缺少人和。”听谖意在敞意挑刺。说完后还特地向神农眨巴了一下眼睛。

听谖其实黜”嶷居”二字非常满意,且叨知在两个字的人名中含布天时、地删已经非常难得了,再要求其包括”人和”便太苛刻了。不料妻子这种”残酷无情”的要求,居然让丈夫轻描淡写地化解了。

“孩子厩本就是人和的结晶,也可以称之为人和的最强有力的证据。”还没等妻子领悟过来,神农叉深八浅出地解释道,”夫妻之间不和、男人与女八之间不和怎么可能商孩子呢因此,孩子身上的人和是与身俱来,先天形成。不言自明的,你说对吗?”删说了删说了。”听谖假意捂着耳朵,面包红晕地啦止神农。昕谖这种”声情并茂”的神态在神农看来比少女时代的天真、新婚伊始的娇羞更动人,更可爱,更令他这做丈夫的心旷神怡。

神农与听谖之间的爱情始终如一。说他们之间的恩爱是几一卜年如一日也衙,说他们之间几十年之后仍然恩爱如初亦恰如其份。如果借用神农自己的话,”孩子是人和的结晶”,是夫妻之间情真意切的见证,那么,我们也可龇从子女的数量上找到佐证。

听谖一共为神农生了二个儿子四十女儿。由于他们一个是星宿下凡,梦龙而生;一个是金角老龙的女儿,赤水之子,网此,他们的子女也各商千秋。

神农在神釜岗为太原人治好疥疮之后又在那里待了一年其咿前6个问是尝药治病。后6个月是收徙授艺。当神农和听援返回厉山时,他们的儿子炎居已经有三个多月了。

自从有孩子以后,听谖没法再同神农一起跋山涉水。她不得不将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抚养和教育子女上。而神农依1日扑出寻医找药,而且越来越远。好在有赭鞭帮忙,同之他讽剐的毒草越来越多,中毒身亡的危险性已越来越小。又因为有了那根可瞬息千里的龙头拐杖,他少则三瓣个月,多则一年半载便可以回家一次。两年后,尢女儿出世了。起名英姬。

叉过了两年,二女儿础世了,起锔瑶姬。

再过两年三女儿出世了,也不知道是嫌女儿太多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神农投有按照先前某姬、某姬的规律为她起名。三女儿出世后快半岁了神农才从外面赶回来。他一进门昕谖便说:”你可回来了。为妻叉替你生了个女娃,等你回来为她起名字呢。神农说:”女娃既然又是女娃,那就干脆起猖因为每间隔两年妻子便为他生一个孩子已经形成了一嚣帮规律。所以三女儿出世后的笫二年,神农一到家便司听黪爹谖,你叉给我生了个男娃还是女娃神农话音求落,便发现妻子的情绪不对–听谖话还没说出口眼泪便先掉下来了。神农连忙安慰她说:。你这是怎么啦是没有生还是生了以后叉跑啦别难过,坐下来慢慢地说吧。

听谖知道神农说的所谓生了以后叉”跑了”便是死了盼意思。因此,她摇了摇头说:”叉给标生了第四个女儿。四女儿没有跑,太女儿却飞了。”

“飞了!”神农惊问, “飞了不是和我说的是一千意思

“不!英姬是化成一只喜鹊飞走的。临行前为妻也曾问她要酬哪里去英姬说她要到南阳尊山(今河南省泌县境内的宣山)去。”

橼没间她为什么要到那里去么”她说萼山有一棵很太的桑树。那棵桑树的直径有一丈三风左右,圃粗五丈左右,高约百丈,每一片叶子都布一尺多长”

“有什么话等我圆来再说吧。”神农打断听谖的话说,”我现在就到萼山去把她找回来。”说完便晴上拐杖念动咒语飞走了。听谖想喊已经来不及了。

听谖知道英姬是个有志气的孩子。她从小便潜心修炼,并立志要像其父神农那样为人们做一点有益的事情。因为英姬是神农和听谖的女儿,原本具有慧根灵性,所以仅仅七年的工夫便惨成正果得遭成仙,可以变成喜鹊自由飞翔了。至于她飞到南阳萼山去究竟是想干什么,实在是不得而知神农在龙头拐杖的帮助下,不引一个时辰便飞到了萼山那个太桑树下。正如听谖所亩,那树粗壮而高大。在离地大约踟余丈的太树权上有一个用枯枝怍成的鸟窝太得足以容纳一个人在里面睡觉。

当地老百姓说,鸟窝是一只白喜鹊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才筑成的。那自喜鹊究竟是什么时候飞来的谁也说不清楚只知道它是从正月初一开始衔树枝在那个最高的树权上作窝。它日夜不停地辛勤劳怍半个月后也就是到了正月十五那天便筑好了一个很太的鹊巢。那个大鹊巢筑好之后它便再也没下来过。

它时而变成一只白喜鹊对着过往行人叽叽喳喳地叫。时而变成一个少女,对路过那里的女孩子友好地笑一笑。至于作为白喜鹊时它那叫声是什幺意思则各布各的看法,各有各的不同理解。

布人说它的意思是:”喜喜,喜喜”有人说它叫的是:”都来织衣”

还有说是”养蚕、织衣。圃为她无论是作为少女,还是怍为喜鹊都是一副兴高采烈、喜气洋洋的样子,所以当地人都称它为喜鹊。

“英姬,父亲按你来了,快下来跟父亲一起回去卧”神农在确定了喜鹊是商已女儿的化身之后,便站在树下喊道”英儿,我的好英儿,你快下来跟我一起圆去吧。你妈妈因为想念你。每天都吃不下饭,唾不好觉。你奶奶因为想你眼睛都哭瞎了。

神农说了许多催人洄下的心里话。英姬就是不肯下来,仅仅伸出脑袋看了一眼就缩回去了。神农见自己说好话感动不了英姬。便生气地说:”英姬你斤着,我是没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从来没带你到好玩的地方去玩过,外出一年半载圆来也没带什么好东西给你吃。每扶回来父亲背回来的除了一背篓又一背篓的草药之外,还是一篓叉一背篓的草药。可是,做父亲的千锚万锚毕竟还是你的父亲吧。

“如今为父这么大老远的来看你你纵然不肯跟我这不称职的父亲回去也总诚从树上下来同父亲见上一面吧”神农好话也说了。歹话也说了,英姬还是不肯下来。神农感到十分悲伤便准备放一把火将鹊巢烧掉,姒便将女儿逼下来。可是,神农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当他点燃了那鹊巢之后,化作喜鹊的英姬还是不肯下来–宁肯活活烧死在里头也不肯出窝。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