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西南故事《娄金狗借东风》

民国那阵子,大安山有个人物,姓张名标,外号娄金狗,梁山没有不知道的。

我这就讲讲他借东风的故事。

安山镇有七十二号门面,一十八家粮行,成天价人来人往。每到装卸货,喊喊叫叫,更是热闹非凡。

有一年冬至前一天,大北风呼呼刮个不停,八只大货船困到了安山码头上。安山镇这一.段运河和东平湖相通,拉纤也不能拉,要想顶着风朝北走,那真比登天还难啊!你说船上的人那个着急啊就甭提啦!要是冰封了河,非在这驻一冬天不行, 您想想能不急吗!

船老板再急也无用啊,就到安山镇的茶馆里喝茶,消磨时光。喝着茶,望着桅杆上的鳌还是一 个劲地往南哗哗地飘,心里别提多烦。茶老板说:船家别发愁,只要一 倒东南风,船就可以开啦。一响东南风船就能入黄河,一入黄河内,往济南府仆么风都不怕了。

船老板说:冬天的 东南风可怪稀罕!

茶老板说:我给您找一位能人观观天象吧。船老;板。一听,一下子从坐位上站起来,说:只要他能说准三、两天倒东南风,我们拿钱请他!这里正说着,一 阵梆子腔甩过来:

老张生长在水乡,

关帝庙里把身藏;青帮红帮运河过,

穷家兄弟情义长。

为人不做亏心事,

半夜敲门心不慌;

有钱就把酒来喝,

谁有难处咱相帮。

这人身材不高,五十岁上下,八字黑胡,穿着不新不旧的黑裤袄,一根麻绳头子系在腰里。茶老板指着这人说:说曹操,曹操就来啦!这人走到茶馆门前,茶老板大声喊他:张标大哥,里边喝茶!娄金狗笑了笑:我张标是也,外人送号娄金狗。他进来望一望茶客,点点头,转向茶老板问:有上等的好茶吗?茶老板说:有, 有!上等的龙井、毛尖…..船老板和船客们也齐声让他:请! 张先生请!

我可不是先生,混穷,管点闲事,有钱花点、喝点,常言。说得好:↑ ‘有钱不花,掉了白搭’。我娄金狗身上的钱不能过夜。各位,钱又不会生小的,有它 在腰里过夜我就睡不着。茶客们一听他说话这样开朗,就知道他是个爽快人。

茶馆老板等他坐下,笑着说:张大哥, 先喝茶。你好帮人,又住在关帝庙里,敬敬关二爷,让他老倒倒东南风,使困在这里的大船能早天拔锚入黄河,到济南。 张大哥,供养供养关二爷,让我们拿多少钱都行!

好,这个容易,到明儿就让它刮一天东南风!娄金狗喝口茶,随口说了一句。茶馆老板笑了笑,故意说: 要不刮东南风呢?娄金狗一呆脸说:不刮我就请大家喝茶、 吃点心!要真能刮东南风,我让每只船拿五块现大洋!那只领头船上的老板说。茶老板一听心里想:咱不过开开心,娄金狗啊,谁叫你老兄说的这样死?没办法,只好也说:好! 张大哥,明天刮不刮东南风,可要看你的啦! 刮了,船上拿四十块大洋:不刮你可要请这些人啦!

那还含糊,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你说巧不巧,到了第二天午时:先是北风一停,接着东南风真地刮起来啦。那几个船老板喜得就甭提啦,一挂接一挂 地放鞭炮,整个安山镇真同过年一个样。常言说:船头哗哗,日行百八!八只大船上的船老板守信用,把四十块现大洋放在了茶馆里,让转交给娄金狗,就拔了锚,拉起篷跑水走了。

娄金狗听见鞭响,看见鳖 往西北飘,就高高兴兴地向茶馆走来,边走边大声喊:我说呢, 整天伺候关二爷,这个脸他老人家能不赏吗?伙计,打酒办菜,今天得喝个醉!;茶馆老板也笑着问他:张大哥, 你咋着给关二爷烧的香,咋这么灵哎?娄金狗这才笑哈哈地说:我啊, 一没给关二爷烧香,二也没摆供,我是向诸葛孔明借的东风啊!茶馆老板摇摇头,又问他:诸葛亮死了一千多年啦,你咋向他借法?娄金狗手一拍说:老弟哎,你没听人家给咱拉《三国》!诸葛亮借东风,不是在冬至那天借的吗?老辈里就有个说法,冬至这天好刮东南风,不信明年你再瞧瞧!茶老板这才明白了。

鲁西南故事《娄金狗借东风》插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