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西南故事《娄金狗剃头》

娄金狗和剃头铺的万师傅很要好,只要遇到一块,非喝两盅不行。这个万家理发店,在安山一 带有点小名气。 娄金狗要树头,就非到这里不行。赶巧来剃头的人多了, 就得剃得快,拉长趟嘶啦几下就完。这时候,娄金狗就会高兴地说:万大哥这几刀就值两吊钱,比喝两盅还舒坦哩!要是剃头的人少了,他两个就拉着剃着,剃着拉着, 剃一响也行。到这时, 娄金狗又会说:我这狗头叫万大哥给一修,就变成龙头了。今天没事,咱兄弟俩得喝几盅。

这回,万师傅正给娄金狗剃头,刚刚剃了一半,从东平来了个当官的,骑着高头大马,还跟着一个护兵。来到万家剃头铺门口,那当官的翻身下马,护兵把马拴到树上,进了剃头铺。他二话没说,一把把娄金狗拉起来,说:去,去,去! 我先理了你再剃:照理说,你官大也得让人家剃完啊!可那年月不行,当官的说-不二,谁敢顶他们啊!娄金狗给撵出剃头铺,擦了擦剃了半拉的头,看一眼万师傅,点了点头笑嘻嘻地走了。万师傅憋了一肚子气,又不敢使出来,还得给这个当官的剃头。

娄金狗离开了剃头铺,越想越气,越气越想不出好主意。他在街上走着,谁看了他剃的那半拉头谁笑。走到街对过的天地泉酒店门口,掌柜的王金印看了笑着问:金狗老弟,这是剃的啥稀罕头啊?娄金狗苦笑着说:这不,头没剃完就得来你这借钱。没钱,这半拉就不给剃了。王金印也逗笑地说:别人借钱不中,老弟你借钱还能不行,多少吧?娄金狗这么一打哈哈,办法也来了,他把两个手指头向上一伸,王金印问:两吊?不对!二十吊?娄金狗这才点了点头。王金印把二十吊钱推到娄金狗面前,金狗点了点头,拿起就往万家剃头铺走去。万师傅抬头见娄金狗提着二十吊钱,才想问,娄金狗先开了腔:老师傅, 我先给你剃半个头的钱。本想再多给几个,等到给我剃完那一半再说吧。说完撂下二十吊铜钱扭头走了。从前剃头不讲价,给多少收多少,看各人的身份来。给少了,人家骂剃了个贱头。

这个当官的一看,傻眼了。人家剃半个头还拿二十吊钱,我又撵人家走,自己先剃,该怎么拿法?他剃完头,只得从腰里摸出来两块现大洋交给了万师傅,懊丧地骑着马走了。

鲁西南故事《娄金狗剃头》插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