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西南故事《渔场闹鬼》

梁山东北的大安山,南边是湖,北边也是湖,中间是运河,是个捕鱼捞虾的好地方。

常言说得好,山有山道,河有河道,水里物人人捞。可在安山偏偏就出了那么一家既不讲河道,也不讲山道的霸道人家。安山北湖里渔场多,哪个渔场好,他家都要抢占。谁要是到那里下网,他一是骂,二是打。附近的穷苦渔民敢怒不敢言,憋着一肚子气。这个小恶霸家的主人姓赵名高,外人送号鱼鹰。他有五子、六婿,横行霸道不是靠有权有势,就凭仗着人多。

这年冬天,北风呼呼地刮着,很冷。 娄金狗在大堤上转悠,正好碰到了渔民王五,腰里扎着根草绳,竹篮子里提着两条小鲫鱼片子卖。娄金狗惊奇地问他:你咋只逮这两条小鱼? 王五伤心地说:大鱼让 ‘鱼鹰’吃啦,没法子啊!娄金狗没听明白,追问着: 咋回事?别难过,给我细说说。两人正说着,见一个黑大汉子挑着一担鱼, 走上大堤来。 娄金狗到跟前一 看,吃惊地喊:赵大,你在哪逮的两筐大鲇鱼?送哪去?赵大往南一指说:北湖里逮的呗, 送给厘金局去!停也没停地就走了过去。王五望着赵高的大儿子赵大对娄金狗说:前 天我到北湖里逮鱼,他不让我捞,我们吵了一架,他仗人多就动起手来,这不,我的眼窝还青着呢!渔场都让他们占了,咱还能多逮鱼?娄金狗一跺脚,我要看着他赵家有几个头。说后他就回到了关帝庙。

当天晚上,娄金狗悄悄地在赵大家门口附近等着,要看看他赵家咋法上渔场逮鱼。等到半夜,就听赵大家的大门响啦。赵大开开门,挑着挑子,搭上网往东走。他在前边走,娄金狗在后边跟。走了半里地,往北一拐到了湖边上。赵大把网放在船上,绾绾腿上船下水啦。娄金狗也悄悄下了水,紧紧跟着赵大。走不多远有一片草,草里堵着一俱死尸,只见赵大围上网,用篱一捣,水哗啦一流,网里就逮了足有两筐鱼。他把鱼往舱里一倒,撑着船靠了岸。到岸上他把鱼担子一拾掇,等第二天挑出去卖。娄金狗在后边悄悄跟着,边走边自言自语,噢,密秘都在这里!回关帝庙的路上,他想着对付赵大的办法。

第二天,赵大半夜里又去逮鱼,这回他用篙推那死尸,篙咋也拔不动啦,吓得赵大嗷的一声 仰到了水里。刚想往船 上爬,又被一只手抓住了脚脖子,噗通一声又仰到水里,被拽了多远。赵大喝了几口水,拼命往上爬,也不顾他的鱼啦,稀哩哗啦趟水往家跑。

赵大病倒了,嘴里不停地叫喊:有水鬼,有水鬼!这一下可忙坏了赵高,他问明了原因,急急往关帝庙来。正巧迎头

碰上了娄金狗。娄金狗问:老赵头,来关帝庙有何贵干啊?赵高喘着粗气说:你大侄咋 夜里捕鱼给吓病啦,我想来给关二爷许许愿,让你大侄快好啊!娄金狗装着吃惊地说:哎呀,说来也真巧,昨夜里我做了个怪梦,梦见关二爷,气冲冲地骂周仓。赵高忍不住问:骂周仓做啥?娄金狗神神乎乎地说:周仓说他在北湖里遇见一个霸鱼场的恶棍。拽了他一次篙,拉了一下他的腿,治了一下那个恶棍。没等周仓说完,关二爷就生气了,骂周仓不会干事,叫他今夜里再去,再遇上那恶棍,就把他拉到湖里淹死,不准再放跑他!赵高一听,吓慌了,对娄金狗说:哎呀, 老张弟,你在关二爷庙里伺候关二爷,你给 说说,从今以后,我们再不霸渔场啦,让关二爷高抬贵手,饶了你大侄吧!娄金狗不吱声,赵高 慌忙跪下了。娄金狗这才说:起来吧!乡里乡亲的,这事算交给我啦,我多向关二爷磕个头,让他老开恩就是了。赵高谢了又谢,见娄金狗不活落了才回家。

那个拉赵大下水的不是啥周仓,也不是水鬼,就是娄金狗。你赵大再用死尸吓唬人,霸渔场,娄金狗就用神灵吓唬你,还是把渔场夺回来啦。

鲁西南故事《渔场闹鬼》插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