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道德经》第七十五章

75《道德经》第七十五章

【原文】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治。民之轻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轻死。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

【译文】人民这所以饥饿,是因为统治者收取挥霍的税负太多,所以人民饥饿。人民之所以难以治理,是因为统治者总是胡为、妄为,所以人民难以治理。人民之所以不怕死,是因为统治者所求奉养过多,所以人民不怕死。不把自己生命看得绝对重要的,不搜刮剥夺人民以奉养自己生命的,才是胜过了贵养厚养自己生命的人。

【经解】

        第七十五章概括来说,第一个是解释百姓为什么饥寒交迫,第二个是说这百姓为什么难以治理,第三个就是百姓为什么不怕死。把这个三个内容给大家解释了,然后对领导者、统治者提出要求。逐句解释一下,“民之饥”,百姓为什么饥寒交迫,原因是什么呢?“以其上食税之多”,“上”就是上面,指领导者、统治者,是因为统治者收取挥霍的税负太多,“是以饥”,所以人民饥饿。“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百姓为什么难以治理呢?是因为统治者妄为、瞎折腾,把民心搞乱了,“是以难治”,所以才难以治理。“民之轻死,以其求生之厚”,“其”是指谁?是领导者、统治者。百姓为什么轻死、不怕死,是因为统治者“求生之厚”,把自己生命看得那么重要,不惜用剥夺的方式积累财富。很少的人占有了绝大部分的财富,百姓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所以觉得死也无所谓,“是以轻死”。所以应该怎么做呢,“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不要把自己的生命看作是绝对重要的,不搜刮剥夺人民以奉养自己生命的,也就是不要求生之厚,才是胜过了贵养厚养自己生命的人,才是真正有智慧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