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尧曰篇1

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舜亦以命禹。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简在帝心。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周有大赉,善人是富。“虽有周亲,不如仁人。百姓有过,在予一人。”谨权量,审法度,修废官,四方之政行焉。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所重:民、食、丧、祭。宽则得众,信则民任焉,敏则有功,公则说。

要禅让给舜的时候对他说,舜你听好,上天选择了你,你要永远保持那个“中”,如果四海的人民穷困潦倒,那么你的权力就终结了。

舜禅让给禹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

商汤在即位时说,我是名叫“履”的“小子”,谨以黑色公牛作为祭品,昭告于伟大的天帝,有罪的人我不敢赦免,作为您的臣仆我自己有罪更不敢隐瞒,这些您是清楚的。我本人如果有罪,请不要牵连万方百姓;万方百姓如果有罪,那么罪责就在我一个人。

周朝建国后论功行赏,善于做人的人于是富有起来。周武王说,虽然我周朝有王室宗亲却不如那些仁人。如果百姓有过错,那么过错都在我一人。

谨慎校准度量衡,修订法律,修正吏治,使天下得到治理。复兴灭亡的国家,延续已断绝的宗族,提拔隐逸的贤人,天下百姓便会真心拥护你。

所重视的无非就是人民,粮食,丧礼和祭祀。

待人宽厚便会受到拥护,言而有信民众才会把权力交给你,能够敏锐的发现问题才能取得功绩,秉公执法民众才会心悦诚服。

这一段是儒家对君主权力的“正名”。

在儒家的定义中权力与责任是矛盾的对立统一,君主在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同时也承担了天下四方的责任,如果没有承担如此重担的准备是不可能成为一名合格君主的,所谓“受国之垢,是谓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

做君主可不是什么美差,每一天都要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任何一个错误轻则身败名裂,重则遗臭万年,所以君主的权力又有什么指得留恋的呢?尧舜禹禅让也并非什么不可理解的事情吧?

君主为人民带来福祉,人民才把权力赋予君主,权力来自于人民,也必然要服务于人民,这就是孔子所说的“大道之行,天下为公”,几千年来中国人的政治理想始终不曾改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