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诗经·秦风·渭阳》

134《诗经·秦风·渭阳》

【原文】

我送舅氏,曰至渭阳。

何以赠之?路车乘黄。

我送舅氏,悠悠我思。

何以赠之?琼瑰玉佩。

【概览】

1、古有康公渭阳东送舅重耳(后晋文公)归国,唐有渭水南岸王维西送友人戌边大漠。皆知绸缪郑重,其事、其实、其情,意真情挚。

2、路车乘黄,如此贵重,不仅甥舅深情厚谊,更是秦晋两国交好的体现。二章从礼物转到亲情,从惜别之情转到念母之思。

3、悠悠我思,康公念母秦姬也。她生前一直希望弟弟重耳能尽快回晋国,所以琼瑰玉佩不仅是赞美舅父的人品,也有愿他不忘秦国之意。

4、此诗篇幅简短,意思却无一遗漏。两章结构相同,用韵有别,感情由激昂到郁郁,变换巧妙,情绪转移却颇自然,不愧是后世送别诗之祖。

【注释】

1、曰:发语词。

2、阳:水之北曰阳。3、路车:朱熹《诗集传》:“路车,诸侯之车也。”4、琼瑰:玉一类美石

【译文】

我送舅舅归国去,

转眼来到渭之阳。

有何礼物赠与他?

一辆大车四马黄。

我送舅舅归国去,

思绪悠悠想娘亲。

用何礼物赠与他?

宝石玉佩表我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