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训练逻辑?

我们平时所说的逻辑一般是指形式逻辑,他其实是一种“简单”的思维方式,为什么说他简单呢?因为他对事物做了高度抽象,也就是假设暂时不考虑事物在时间轴上的发展而只是分析其在一个时点上的切片,这种抽象是人类思维的一种基本模式在分析问题时总是会被用到,例如经典力学在研究引力的时候把天体抽象成静止的质点,这就是一个形式逻辑对事物进行抽象的例子。

清楚了逻辑的定义之后接下来你要对训练做出一个合理的预期,所谓预期就是你希望投入多少资源从而获得多少收获。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先说坏消息,坏消息就是逻辑并不能告诉你什么是正确的,这个工具的唯一用途是排除那些明显的错误,至于能够排除多少错误就要看你对他的使用能力了,但不论你的逻辑能力多强也始终无法用他排除所有错误,这也是这一工具自身的局限。那么好消息呢?好消息是只要你能够使用逻辑去排除部分错误就已经可以在人群中做到出类拔萃了,因为人类使用这种工具的能力普遍较低,你还是容易在这样的环境中胜出的。为什么如此重要的工具很多人却没有能力使用呢?其原因不仅存在于训练层面,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存在于认知层面,很多人并不知道逻辑的存在,少数人知道他的存在但却被迷信遮蔽了眼睛,认为能够使用逻辑的人必然有天赋,而自己没有这种天赋所以无法掌握他。剩下的只有极少数人,他们既知道逻辑的存在,又认同这种工具的使用是可以通过训练加以掌握的,所以如果你读到这里并认同这个观点,你已经遥遥领先于很多人了。谈到这里,再多谈两个词,一个是”聪明“,一个是“智慧”。人们用到这两个词时总是带着宿命论的味道,似乎觉得聪明和智慧只能够是天生的。而实际上,聪明只是快速运用逻辑的表现,而智慧则是深度运用逻辑的表现。当然,如同下棋一样,虽然也有快棋赛,但是真正被认可的还是正常的比赛,想得深要比想得快更有价值,所以智慧是真材实料,聪明只是金玉其表,这也就是为什么聪明经常会被加一个“小”字叫做“小聪明”。

开始训练逻辑前的最后一个准备是你要做好长期训练的打算,如同训练任何技能一样入门总是最难的,因为大多数技术动作都是你之前所不习惯的,例如羽毛球的高远球、乒乓球的正手攻球、唱歌的发声位置等等。逻辑的训练也是一样,在没有建立这种习惯之前,他一定是与你的固有习惯相冲突的,这种冲突会在习惯养成的过程中给你带来痛苦,这也是为什么我在这里铺垫了这么多的原因,入门无捷径,你只能咬着牙坚持。

好了调整好预期之后我们可以开始训练逻辑了,逻辑入门第一步,学会给自己提问题。“是什么”是最重要的两个问题之一,也就是问题中涉及到概念的清晰定义是什么,这是使用逻辑的第一步,也是不可或缺的一步。那么如何给概念下定义呢?下定义实际上就是给概念分类,分类是逻辑最根本的要素,通常不明确的概念是由于包含的分类过多导致的。例如,你喜欢吃水果吗?回答这个问题的核心在于定义水果这个概念,也就是水果是什么?苹果是水果,猕猴桃也是水果,你喜欢吃苹果但吃猕猴桃会过敏,所以这个问题对于你而言是没有办法回答的,但是通过把水果进一步分类为苹果和猕猴桃之后你就可以回答了,你可以说自己喜欢吃苹果而不喜欢吃猕猴桃。这里要注意一点,在训练逻辑的过程中切记不要参与辩论,即便是正规的辩论比赛,大家辩论的方式通常也只是针对辩题中定义不清晰的部分展开的,如果一个话题中所有的定义都是清晰的,那么他也就无法成为一个辩题了。利用定义不清晰把对方驳倒,这种方式不但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反而会因为概念的模糊化使得问题变得更加复杂,不论是对参与者本人还是对于观众而言都是一种有百害而无一利的活动。再深入一些地讲,辩论的劣根性在于对逻辑的错误使用方式,正如前面谈到的,逻辑的用途是帮助你自己排除错误选项进而做出不存在明显错误的决策,所以即使要辩论,你辩论的对象也只应该是你自己, 你应该做的是运用逻辑努力发现自身的错误,而不是他人的错误,你使用逻辑的最终目的是为你自己决策而不是替别人决策。所以,作为一个逻辑训练者,你应尽量避免那些毫无意义的辩论,就像象棋大师不会去钻研江湖残棋一样,你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毫无意义的辩论上面毫不值得。当你能够针对问题中的概念进行清晰定义时,这一阶段的训练就算及格了。

接下来你要问的问题是“为什么”,也就是弄清楚自己思考问题的目的是什么。很多问题之所以难以回答其主要原因只有两种,一种是之前谈到的“是什么”的问题,也就是其中涉及到的概念缺少明确定义,以至于让人无法准确的理解问题本身;另一种就是没有明确的目的,例如,有人问“要不要跳槽”,对于这样一个功利问题,你不妨就直接进行功利性分析,跳槽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多赚钱,那么难点在哪里呢?就在于短期赚钱之后是否还能够长期赚钱。你不妨计算一下,跳槽一年内可以多赚多少钱,5年后可以多赚多少钱,当然周期越长涉及到的假设条件就越多,你可以自己在纸上或者用excel表格把各种假设条件都列清楚,看看在最好的情况下和最坏的情况下跳与不跳赚钱的差异是多少,如此这个问题就变成了简单的比大小,问题于是简化了。可一旦涉及到一些例如“幸福感”之类不可量化目的时问题可就复杂了,那么就需要你使用一些技巧把这些定性目的转化为量化目的加以比较了。当前的中国处于比较充分的市场机制下,市场机制的最大优势就是通过货币对商品价值进行量化从而极大的降低交易成本,既然有了这种现成的量化方式,你不妨就利用起来,把所有功利问题的目的都用钱量化出来,例如你认为用多少钱购买商品和服务能够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幸福感,这样取舍之后问题应该又变回了比较大小。当然,这中量化之后进行比较的方法只能用来处理功利问题或者一个问题中的功利部分,至于非功利的部分,就只能留给价值判断去处理了。如果对于任何问题,你都能够找到其中的功利部分,并能将其进行量化处理并得出结论时,这一阶段的训练就及格了。

当你持续问自己“是什么”和“为什么”一段时间之后,会发现这种方式逐渐成为了自己的习惯,习惯成自然之后也就没有那么痛苦了。就好像玩魔方,起初看起来千头万绪无处着手,当你掌握方法并且成功还原几遍之后这种迷茫就消失了,因为未知的范围缩小了,剩下的只是关于几个公式的问题,大不了把公式死记硬背下来就好了。当然,在对一件复杂事物进行深入分析的过程中你总会遇到一些特殊情况,毕竟为了顺利的切入问题你用逻辑对问题进行了高度的抽象以至于忽略了其中很多细节,现在你需要把被忽略掉的细节逐渐补充回来。如同魔方还原会遇到不常见的形状一样,你也会遇到一些非常规的问题,这些问题需要一些特殊处理之后才能转化为常规问题,这其中最常见的一种非常规问题就是带有隐含假设的问题。例如,老妈和老婆同时掉进水里你先救哪个?这类问题令人难以回答的原因就在于其隐含假设本身并不成立,例如上面这个问题的隐含假设是老妈和老婆只能救一个,进一步的隐含假设是老妈和老婆必然有一个比另一个更重要。那么类比一下,这个问题就类似于问吃饭和睡觉哪个重要?这个问题恐怕所有人都能够回答,当然是都重要,缺一不可嘛。老妈和老婆的问题也是同理,在回答之前你需要把隐含假设找到并将其修改为正确假设,例如老妈和老婆未必只能二选一,于是你就容易得出答案,老妈和老婆同等重要,落水了两个都要救。你在逻辑训练进阶的过程中要学会找到隐含假设,并且对隐含假设进行分析,如果能够找到所有问题当中的隐含假设,这一阶段的训练就及格了。

接下来要训练的是排除伪问题。训练开始前还是要建立一个认知,那就是并不是所有使用疑问形式的句子都是问题,很多疑问句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的问题,我们称之为“伪问题”,这类问题无法回答的原因正是因为他们本质上并不是问题,而是伪装成问题的病句。为什么会产生伪问题?原因仍然出在假设上,即假设是错误的。比较容易分辨的一种是明目张胆给出错误假设的伪问题,最常见的就是“假如当初”类的“后悔药”问题,例如假如当初自己好好学习,现在会不会过得更好?这就是一个典型伪问题,无法回答也不需要回答。还有一种不大容易分辨的是隐含错误假设的伪问题,最常见的就是二元论问题,例如,有人问“某某是不是好人”,这里面的隐含假设是他要么是好人要么是坏人,没有第三个答案,这也是最常见的一种把复杂问题过度简单化而形成的伪问题,答案当然是这个人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不可一概而论。最难分辨的是在隐含错误假设的基础上又引入了其他复杂问题的伪问题,例如,有人问“上帝是不是万能的”,这个问题不但隐含了“上帝存在”这个假设,同时又引入了复杂的宗教情感问题,所以无论如何回答都会引起争吵并导致最终不欢而散。另外政客们通常利用大众不够理性容易产生恐慌的弱点制造这类话题,例如,“如果中国所有人都过上美国人的生活,那美国人怎么办”,当政客们提出这些问题时他所希望引导的方向不是去解决问题,而是把人们引入恐慌情绪,恐慌这是人类的最致命的一个缺陷,也是最常被无耻政客们利用的缺陷。对于伪问题,正确的应对就是“不回答”,你可以指出这是个伪问题无法回答,或者干脆对提问者敬而远之,很多时候沉默也是一种回答。当你能够发现所有伪问题并且能够合理应对时,就可以成功进阶下一阶段了。

当你把以上环节熟练掌握以后,对于逻辑这个工具而言可以说已经掌握了所有的技术动作,接下来你会进入更多的细节中去,技术动作需要反复打磨,各种常见的套路要逐步熟悉起来,这个过程正如我们训练运动技能一样,过了快速的基础技术获得期,接下来就是对技术反复打磨的漫长平台期。第一个需要打磨的还是“是什么”的问题,也就是分类问题。对于一个概念,可以有成千上万种分类方式,这些方式无关对错只是维度不同而已。但是一个好的分类却是有标准的,什么标准呢?那就是要满足三个要求,一是分类没有遗漏,二是分类间没有重叠,三是分类彼此均衡。例如,给颜色分类,你可以分为灰度色和彩色,这样涵盖了所有颜色,两种分类间也没有重叠,两种类别的体量相当达到了均衡。但是如果你把颜色分成红色系与非红色系两类那就不大好了,因为显然非红色系的体量要更大,这样分类显然就不均衡了。当我们对任何一个问题都能够做出符合这三个标准的优质分类时,关于“是什么” 这个问题的训练就毕业了。

你还需要了解的是,对于逻辑的使用存在很多较为常见的谬误,这些谬误就好像陷阱,他们具有很强的迷惑性,一不小心你就会掉进去。对于这些陷阱你虽然不可能全部了解,但是了解的越多,你的逻辑能力也就越高。例如“稻草人谬误”,也就是俗称自己树靶子自己打。例如有人说猫可爱,于是就有人说你只爱猫不爱人就是没有人性,看到了吗?人家并没有说不爱人,是这位给人家强行立了一个罪名,为什么他要给你立这个罪名呢?因为“爱猫”和“不爱人”这两个结论在逻辑上不冲突,可逻辑上不冲突就可以这样无中生有吗?显然不可以,只不过这种方式具有一定的迷惑性,所以我们称之为谬误。又例如“滑坡谬误”,俗称脑补。例如有人说猫可爱,于是就有人说你觉得猫可爱就会爱护猫,然后就会让更多的人爱护猫,当所有人都爱护猫的时候,猫就成了世界的主人,人就成了猫的奴隶。问题在哪里呢?问题就是除了你爱猫之外的所有内容都是他自己脑补出来的,没有证据支持。这类的逻辑谬误还有很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所以在使用逻辑的过程中你需要对各种谬误格外留神,时刻提醒自己,在对问题做出决策前审视推导过程是否存在谬误并及时发现及时纠正。

当你经历了以上一系列逻辑训练之后,最后还是要回到 “为什么”这个问题,他是你需要面对的终极问题。这个问题的难度在于,当你如前所述分离出功利目的之后,剩下非功利目的的权重往往会远大于功利目的。例如,要不要结婚这个问题,在一切功利目的之上永远高悬着“爱情”这个非功利目的,任何功利目的与爱情相比恐怕都不足挂齿,所以这个问题就来到了价值层面,什么是价值?就是无关乎对错而只关乎好恶,例如美与丑、好与坏、应该于不应该……当然,即便对于价值判断而言,逻辑仍然是我们用来在形成价值判断过程中所依赖的主要工具,其发挥作用的方式是去排出显而易见的错误,进而筛选出不那么错误的选项,如此反复筛选,直到你自己再也无力筛选为止。那些逻辑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称之为价值问题,解决价值问题需要的不是逻辑而是价值观,关于如何构建价值观我们会在后面继续讲到,这里就先略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