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命在我不在天,还丹成金亿万年。雷法是道门对天的抗争!

雷法以元气为本,阴阳为用。在以元气为天地万物本源的理念之上,认为人身为一小天地,而与宇宙大天地同一本体,同一运转规律,同一生成程序,从而将雷法的理论基础建立在模拟宇宙论的人体生命哲学之上。这种独具特色的生命哲学,可用道经中常用的“人身小天地”一词加以概括。

《黄帝阴符经》说:“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在天人一体学说的基础上,人和天地的相互感应则是自然而然的结果。对此王文卿指出,人为天地万物之灵,一身内外与宇宙造化相通。


我命在我不在天,还丹成金亿万年。雷法是道门对天的抗争!

他说:“人禀天地之炁以生,天地正直无私,人返能夺天地造化。盖天地人三才之炁贯通,屏息万缘,则与天地相为表里,风雨雷电又何难之有。盖天有日月星,光明可普照天下。人有眼耳鼻,可闻可见识天地间之万物也。地有三江五湖,四海五岳,四渎四肢为万物。此身便是大地山河,无所不备矣。吾果能息缘调气,以身中克应,合天地之秘密,仍以我之真意,注想于所行之事,则天地真炁随吾意行,定见执应,此万无一失之事。”

雷法内炼功夫的核心,就是要在凝神入静的状态中,去真切深刻地感受天对人身体内部的影响。人与天、地并为三才,同为元气所生,阴阳所化,故内外相应,天人相副。

《内指通玄秘诀》云:日月常行黄赤道,众真学此作还丹。其法即与天地无异。”这样一来,极大地高扬了人在天地造化中的主观能动性,因为在人的身上已经满载着天地的灵能。人通过后天的努力与潜心的内炼,完全可以役使雷霆,掌握自己的命运。

御风说:“雷电风雨雹,皆在吾身中两肾中,出合乎天地之炁,以天地正直无私,人返能夺天地造化,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王文卿亦指出:“以道为体,以法为用,内而修之,斩灭尸gui,勘合玄机,攒簇五行,合和四象,水火既济,金木交并,日炼月烹,胎脱神化,为高上之仙。外而用之,则斩除妖孽,勘合雷霆,呼吸五炁之精,混合五雷之将,所谓中理五炁,混合百神,以我元命之神,召彼虚无之神,以我本身之炁,合彼虚无之炁,加之步罡诀目,秘咒灵福,斡动化机,若合符契,运雷霆于掌中,包天地于身中,阳而阳曰雨而雨,故感应速如影响。”

这种役使雷霆、把握造化的思想,充分显示了道门积极有为的奋斗精神。在这里,传统哲学中的天人关系具体表现在人与雷霆的关系。

在这一关系中,人首先体验到了超越人自身的力量以及恐惧的不可避免性,同时又体验到雷电对人类生存造成的善与恶、生与杀的双重性质。从最初的天人关系中人处于绝对劣势的心态,到发明了各种法述之后人在和神的沟通中对天人和谐的追求,再到把握造化、运用雷霆的胜天理想,我们看到的是在由天和人组成的天平上。“天”的一端逐步降低,“人”的一端逐步升高的历史图景。《西升经》卷五曰:“我命在我,不属天地。我不视不听不知,神不出身,与道同久。吾与天地分一气而治,自守根本也。”

《抱朴子内篇·黄白》说:“《龟甲文》曰:我命在我不在天,还丹成金亿万年。”这些振聋发聩、自主命运的口号,反复地出现在各种道书中,鲜明地反映了雷法与丹功的一个特征:即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以主动进取的精神与永不满足的求知欲,去探索天地万物及宇宙的奥秘,寻找人类社会健康发展的规律,取得把握自己命运自由的途径,从而达到天人和谐、万物共荣的理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