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 欢迎访问

有角的女人

国外小故事 2个月前 (10-02) 28次浏览 0个评论

一天晚上,一位富婆熬夜梳理羊毛,而全家人和仆人都睡着了。 突然敲门声响起,一个声音喊道:“开门! 打开!”

“谁在那儿?” 屋里的女人说。

“我是一角女巫,”有人回答。

女主人以为她的一个邻居打来电话并需要帮助,就打开门,进来一个女人,手里拿着一双羊毛针,额头上有一个角,好像长在那里一样。 她沉默地在火边坐下,开始猛烈地梳理羊毛。 突然,她顿了顿,出声说道:“女人呢? 他们拖得太久了。”

然后第二次敲门声响起,一个声音像以前一样叫着,
“打开! 打开!”
女主人觉得自己不得不站起来迎接呼唤,随即第二个女巫走了进来,她的额头上长着两只角,手里拿着一个纺羊毛轮。

“给我位置,”她说; “我是两个角的女巫,”她开始像闪电一样快速旋转。

敲门声响起,呼唤声响起,女巫们进来了,直到最后十二个女人围坐在火边——第一个有一只角,最后一个有十二个角。

他们梳理线,转动纺车,缠绕和编织,一起唱着一首古老的韵律,但他们没有对房子的女主人说过一句话。 这十二个女人,带着角和轮子,听着很奇怪,看着也很害怕。 女主人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她想站起来呼救,但她不能动弹,一句话也不能喊叫,因为女巫的咒语在她身上。

然后他们中的一个用爱尔兰语给她打电话,说:“起来,女人,给我们做个蛋糕。”

然后女主人找了一个容器从井里打水,她可以拌饭做蛋糕,但她没有找到。

他们对她说:“拿个筛子,把水倒进去。”

她拿着筛子走到井边; 但是水倒了出来,她拿不出蛋糕来,她坐在井边哭了起来。

这时一个声音从她身边传来,她说:“取黄土和苔藓,将它们捆绑在一起,然后在筛子上抹上灰泥,这样它就可以盛住了。”

她这样做了,筛子盛了蛋糕的水; 那个声音又说:

“回去,到了屋北角,喊三声说:‘焚年女山,上空都着火了。’”

而她也这样做了。

里面的女巫听到这叫声,嘴里发出一声巨大而可怕的叫声,她们带着狂野的哀嚎和尖叫声冲了出去,逃到了斯利弗纳蒙,那里是她们的主要住所。 但是井之灵命令这所房子的女主人进入并准备她的家,以防女巫再次回来。

首先,为了打破他们的魔咒,她把她给孩子洗过脚的水洒在门外的门槛上; 其次,她拿起女巫们在她不在的时候用熟睡的家人的血混合而成的蛋糕,将蛋糕掰成小块,放在每个睡着的人的嘴里,然后又恢复原状。 她拿起他们织的布,用挂锁把它半进半出胸口。 最后,她用一根巨大的横梁固定在门框上,使女巫无法进入,做完这些事情后,她等待着。

女巫们没多久就回来了,她们怒吼着要报仇雪恨。

“打开! 打开!” 他们尖叫; “开,足水!”

“我不能,”水足说; “我散落在地上,我的路是到湖边的。”

“开,开,木,树,梁!” 他们哭到门口。

“我不能,”门说,“因为横梁固定在门框上,我没有力气移动。”

“打开,打开,我们制作的和血液混合的蛋糕!” 他们又哭了。

“我不能,”蛋糕说,“因为我已经破碎和瘀伤,我的血流在熟睡的孩子们的嘴唇上。”

然后女巫们大声呼喊着冲过空中,逃回了斯利弗纳蒙,对希望他们毁灭的井之灵发出奇怪的诅咒; 但是那个女人和房子都安然无恙,一个女巫在她逃跑时掉下的披风被女主人挂起来,以纪念那天晚上。 而这件地幔在五百年后由同一个家族代代相传。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