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 欢迎访问

标签:论语

《论语》尧曰篇3

孔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 我们之前讲过“命”,所谓命指得是混沌系统涌现出的规律,客观世界的规律叫“天命”,精神世界的规律叫“使命”,对外不了解客观规律,对内没有坚定使命,那么就不足以为君子。 不了解礼就不会为人处事,所谓礼指得是人与人相处的行为规范,例如什么时候该谦让,如何谦让,什么时候该感谢,如何感谢,又如……

《论语》尧曰篇2

子张问于孔子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子张曰:“何谓五美?”子曰:“君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子张曰:“何谓惠而不费?”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择可劳而劳之,又谁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贪?君子无众寡,无小大,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

《论语》尧曰篇1

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舜亦以命禹。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简在帝心。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周有大赉,善人是富。“虽有周亲,不如仁人。百姓有过,在予一人。”谨权量,审法度,修废官,四方之政行焉。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所重:民、食、丧、祭……

《论语》子张篇22、23、24、25

卫公孙朝问于子贡曰:“仲尼焉学?”子贡曰:“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 卫国大夫公孙朝问子贡说,孔子的学问是在哪里学的?子贡说文王、武王之道从来都没有失传,而是在人间广为流传。贤能的人领悟其中重要的东西,不贤能的人领悟其中不那么重要的东西,但是人们做学问总是离不开文王武王之道,夫子……

《论语》子张篇20、21

子贡曰:“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 子贡说纣王虽然有问题,但是却并不如人们传闻的那么不堪,纣王名声那么坏属于“破窗效应”,俗话叫“墙倒众人推”。 所以作为君主是绝不能让自己身上出现道德污点的,一旦名声坏了那么所有的坏事就都会归在你名下了。 不但子贡认为纣王被过度贬低了,现代学者有很多也持有这一观点,他未必有多么穷凶极恶,……

《论语》子张篇16、17、18、19

曾子曰:“堂堂乎张也,难与并为仁矣。” 继子游之后曾子也给了子张类似的评价,他说子张为人堂堂正正,但是你却很难与他共同追求仁。 意思还是说子张对人过于严苛,人至察则无徒。 曾子曰:“吾闻诸夫子,人未有自致者也,必也亲丧乎!” 曾子说我曾听老师说,人不会轻易表露内心,如果有那一定是在父母的丧礼上。 父母从我们出生就一直陪伴着我们,知道他们离开为止是与我们相处……

《论语》子张篇14、15

子游曰:“丧致乎哀而止。” 子游说举行丧礼能够让人充分的表达哀思就可以了。 子游是反对过度丧葬的,这与墨家提出来的节葬倒是殊途同归,对于丧礼来说重要的不是形式,而是表达哀思的实质。 子游曰:“吾友张也为难能也,然而未仁。” 子游评价子张说他的品质是难能可贵的,但是还没有达到仁的标准。 子张的特点是对自己严苛对他人也严苛,所以他自己可以达到很高的修为程度,但……

【道医养生】生姜、柑橘、银耳和枸杞,都是中医养生的最爱!

生姜:男子不可百日无姜 在中国,人们食用姜已有3000年的历史。据《论语》记载,儒家圣人孔子活了73岁高龄,养生方法之一就是“不撤姜食”,他的终年饮食都有姜。 中医爱姜的理由:姜是中国百姓烹调离不开的作料,还能防病治病,民间养生有“早上三片姜,赛过喝参汤”、“家备小姜,小病不慌”、“冬吃萝卜夏吃姜,不劳医生开药方”等多种说法。按中医理论,姜是……

为何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

​经常会听到有人说自己运气非常差,也有人说自己的命不好,也有人说自己天天行善却没有什么改变。下面小编就福报和命YUN打一个浅显易懂的比方,你就明白原因了。 为什么恶人无报应,善人没好命? 人的福报好比一个盛水、但是又有漏洞的杯子。 杯子的大小便是我们命YUN的顺逆,而所有从杯子里渐渐漏出去的水,就是被我们自己每天所消耗掉的福报。注意,福报是永远在消耗……

《论语》子张篇8、9、10、11

子夏曰:“小人之过也必文。” 子夏说小人有了过错一定会找借口。 我们日常是不是见到很多这样的人?出了问题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解决问题,而是第一时间撇清干系,怨天怨地怨他人,总之所有人都是错的,只有他自己没问题。 为什么小人一定会找借口呢? 因为他们没有价值观所以无法做出价值判断,他们根本想不清楚自己的目的是什么,遇到问题第一个念头就是甩锅,这背后的情绪是恐惧……

《论语》子张篇4、5、6、7

下面这四句是子夏谈学习。 子夏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也。” 子夏说虽然那些日常琐碎工作中也有很多技巧,但如果想要走得远恐怕会受到拘泥,所以君子不会去钻研他们,这是对孔子那句“君子不器”的扩展。 好比做保洁,做得好与不好也会有天壤之别,这里面一定是有很多技巧在的,但是如果一个人每天做八小时保洁,学到的保洁技巧再多对做人又能有什么帮助……

《论语》子张篇2、3

子张曰:“执德不弘,信道不笃,焉能为有?焉能为亡?” 子张说坚持价值观却不同通过实践加以弘扬,以道为使命却不坚定,这样的人有他没他有什么不一样呢? 价值观和使命这东西要么有,要么没有,今天有明天没有那便是没有,坚持了十年一朝改变了那便还是没有,只有终其一生矢志不移地坚持到盖棺定论才能称之为有。 子夏之门人问交于子张,子张曰:“子夏云何?”对曰:“子夏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