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道家文化

三十八 北京天津自由行 (六)参观故宫御花园(2) 神秘的钦安殿

文章目录:


A、道教法派:酆岳派的简介故事

↑↑

道教内部宗派众多,多数情况下宗派的划分与所修之法有着紧密的关系,酆岳派就是如此。酆岳派主要奉行酆岳法,是道教众多宗派中相当重要的一支,第43代天师张宇初曾将酆岳与清微、灵宝、神霄合称为“四辅”。

《道法会元》收录的酆岳派典籍有《酆都朗灵关元帅秘法》《酆都车夏二帅秘法》《酆都内台考召秘旨》《酆都考召大法》《北阴酆都太玄制魔黑律收摄邪巫法》《北阴酆都太玄制魔黑律灵书》《泰玄酆都黑律仪格》。酆岳派以酆都神灵为主要事奉对象,其主法神真主要有北极紫微大帝、北阴酆都大帝、东岳大帝、祖师三十代天师虚靖张真君。

宋代所传的酆岳法分为北阴酆都法和东岳地祇法。《北阴酆都太玄制魔黑律灵书》言:“如必大知其言,未察其心,察其心未知行者,不传酆都法也,先将地祇付之。”由此可见,东岳地祇法相当于北阴酆都法的基础。北阴酆都法所请的神将,除了关元帅之外,还有戴远、韩仪、焦仲卿、曾元善等神将。东岳地祇法所请的神将主要为温琼元帅、关羽元帅。

奉行酆岳法的法官职权也非常重,如《北阴酆都太玄制魔黑律灵书》言:“法官行地祇正法者,并有提举城隍之职。如行酆都法者,则督视城隍之任。”与此相对应的是,酆岳法,尤其是北阴酆都法,对法官的要求特别严格。酆都黑律是道教律法中最严厉的一种,对犯错之法官的处罚也非常严厉。

酆岳派,除了以律法森严著称之外,也以其维护道教纯洁性的激进态度而闻名。酆岳派律法对佛教、摩尼教以及其他民间信仰表现出极为强烈的排斥态度,严厉禁止行酆岳法的道士与佛教、摩尼教以及其他民间信仰之间产生关联,与两宋以来,道教与佛教、民间信仰相融合的大趋势不符。这也可能是其声势并不如同时期的其他道教派别的重要原因。

B、三十八 北京天津自由行 (六)参观故宫御花园(2) 神秘的钦安殿

↑↑

神秘的钦安殿中还有好些显为人知的东西。

《钦安殿陈设档》 共21页。每半页8行,每行登录陈设物品一种,包括名称、件数、随饰物件、陈设方位等说明。

下来欣赏一下神秘的钦安殿内景及一些游人较为罕见的珍宝。

乾隆在此题下四字“统握元枢”

后清帝乾隆在此题下四字“统握元枢”,意思是真武大帝也同样决定着大清帝国的生机运转。

钦安殿是皇帝供奉北天玄武大帝的场所

钦安殿内供奉玄天上帝,为道教中的北方之神,道教的真武大帝。真武大帝又称玄天上帝,为道教神仙中赫赫有名的玉京尊神。

民间传说,真武大帝是太上老君第八十二次化身,他投胎在古印度净乐国,成了国王明真大帝和善胜皇后的儿子。

钦安殿内供奉的真武大帝,是明代真武大帝塑像,一组共有五尊,其中主神和从神(由两尊文神、两尊武神)组成,其中四尊从神分别是:文神为请书卷从神和请印从神;武神为请剑鞘从神和请皂旗从神。由此可见,当时明朝宫廷非常重视真武大帝。

钦安殿殿内正中有正龛一座,龛挂绣金龙帐慢,内供真武大帝铜像一尊,身罩青云缎八团龙袍,腰系白玉带。

供真武大帝铜像一尊,身罩青云缎八团龙袍,腰系白玉带。

除去龙袍的真武大帝披发跣足,踏龟蛇,披玄氅,手执断魔雄剑,身着青云缎八团龙袍,端坐于王座之上。

仔细端详,钦安殿中的真武大帝竟与紫禁城的缔造者明永乐皇帝有几分神似。

撤去龙袍的真武大帝通身鎏金铜像,呈休息坐姿,左脚踏在云朵上。神像高约两米,比例匀称,面相端正,宽额阔面,是典型的汉人面相。

据说这个神像的外貌是永乐皇帝朱棣要求工匠依照自己的面貌打造的。

真武大帝脚下的神龟与钮蛇

陈设于钦安殿明间前部东侧的铜执旗侍从神像

钦安殿西梢间所陈设冬令牌神龛、关圣帝神龛、秋令牌神龛(从左至右)


清 铜丝罩五龙捧圣海灯

陈设于钦安殿明间大门内朱漆描金龙木供案前。灯座铜质,底为方形,四角立有四座小山,中间耸立的是须弥山,山体为柱,上为圆形以承铜灯罩。有四条龙立于四角上,每条龙皆一爪按住山顶,一爪支撑于地,一爪上举以承铜丝罩,一爪下扶,弯颈抬头;另有一条游龙,一爪上举托住须弥山。五条龙俱为泥金质地。铜丝罩内为铜条龙骨,外罩铜丝编成的罩子,上下有口可开启,灯盘悬于上口。铜丝罩一侧开有一门,以便添油和点灯之用。

此灯安置于一红漆描金香几上,几面方形,束腰,腰上的角柱与间柱共计九个,柱间开光雕刻椀花结带纹。鼓腿足外撇,上雕二龙戏珠描金纹,下承以方形托泥。

清宫内务府《活计档》记载:(乾隆三十二年八月二十七日)其现供铜丝圆罩海灯一件,料珠幡二首,显远镜(轩辕镜)、盘香、灯等五件亦交造办处见新办理。


清「蓝田瑞玉海晏河清鼎」式提炉

陈设于钦安殿铜丝罩五龙捧圣海灯一侧。玉质,圆口素颈,口沿饰回字纹,筒形腹,上雕三道竖棱线,并刻寿字。三道竖棱线把腹部分割成三部分,每一部分内雕刻一种图案,其一为「海屋添筹(寿)」。双蟠螭形耳,耳中穿环环相套的玉链,玉链的挂钩为铜质,上饰玛瑙珠。珐琅盖,饰狮纽。圈足,上饰莲瓣纹。鼎式炉口沿外刻「蓝田瑞玉海晏河清鼎」。「海晏河清」,出自五代欧阳熙《龙寿院光化大师碑铭》:「旋闻海晏河清,远播民舒物泰。」意指沧海波平、黄河水清,形容国内安定,天下太平。

蓝田瑞玉海晏河清鼎 式提炉

蓝田瑞玉海晏河清鼎 式提炉 局部

鼎式炉附描金漆木架,木架也立于红漆描金香几上,底盘雕刻海水江崖纹,从海中涌出须弥山以承托海晏河清鼎式炉,木架的三根支柱雕刻成从海水中涌出的三条升龙,十分巧妙地构成了用于悬挂海晏河清鼎式炉的支架。所在红漆描金香几面方形,形制与前例相若。

蓝田瑞玉海晏河清鼎 式提炉 局部

《清宫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记载:(乾隆二十年二月二十八日)员外郎白世秀来说,太监胡世杰传旨:钦安殿现安玉提炉香几糙,着照中间安海灯香几样式一样成做香几一对。钦此。于本年四月十三日催总六达子将做得香几一对持进安讫。

嵌玉宫词灯(一对)

这一组挂饰(宫灯,香盘各一对及轩辕镜一件)悬挂于钦安殿明间大门内屋梁上。

嵌玉宫词灯木框描金,嵌料石,垂璎珞。灯罩为方形,四面膨出,上下敞口,口沿形如毗卢帽,饰卷莲纹。灯罩框架饰蟠螭纹,四面嵌玉,中间所嵌玉板上刻龙纹。灯罩下垂璎珞绦结。灯罩内置挂灯。

铜盘香(一对)

盘香又称环香,由香条弯成螺旋盘绕的环状,悬垂如塔,用于供神祭祀时点燃。钦安殿所供盘香却为铜质,是非实用的供器。此对铜盘香及香帽、托盘不是连铸的整体,而是靠挂绳连在一起:盘香悬挂于中间;毗卢帽状冠叶饰卷莲纹,嵌料石,垂璎珞;圆形托盘用以承香灰,下亦垂璎珞绦结。

银质轩辕镜

轩辕镜于乾隆九年二月十二日从延春阁请来。轩辕镜银质,素面,上系挂绳,绳中套一画珐琅葫芦,上饰团寿纹和蝙蝠纹。穹隆形帽顶,上刻龙纹,四周伸出龙头,嘴含璎珞绦结。

瓷胎珐琅锦上添花大缸

大缸陈设于钦安殿东梢间。缸体呈钵形,圆口,上鼓腹,平底。腹部纹饰华丽繁缛,分三部分:上部绘如意线型连续分隔的卷莲纹;中部满地装饰,绘各色花朵,其间还穿插绘有如意云纹和“吉庆(磬)有余(鱼)”纹;下部绘规整的莲瓣纹。大缸配木架,中安转轴,可支开、合闭,架腿雕饰蟠螭纹。

此缸在高功做法事时用以取水。

刻花活环铜瓶

瓶陈设于钦安殿西大龛前东侧。铜质,盘口平沿,束颈微溜肩,圆腹下垂,深圈足,颈侧对称饰如意云头式双耳,耳内各套坠一活环。口沿上下边缘以两周弦纹做成开光,开光内均匀分布双回纹。口沿下微敛,饰以变形云纹。颈部由两圈弦纹分割,弦纹之间均匀排列六颗凸起的圆形波浪纹旋突,颈下正中方框内刻“大明弘治年造”六字横行楷书款。腹部对称分布各种浅浮雕变形云纹、异形回纹、海水江崖纹,正中为变形兽面纹。圈足宽度同口沿一致,边缘亦饰以两周弦纹。

此瓶纹饰繁复,均以弦纹随形开光,浅浮雕处全部鎏金,显得庄重华美。瓶中插有一束硕大的金漆木多头灵芝,瓶口与灵芝以一个大金元宝连接,所插灵芝花以表仙瑞。

此瓶配朱漆圆几,束腰,三弯腿,带托泥,束腰上镂雕卷草纹,通体饰描金龙纹和祥云纹。

彩绘云龙纹大鼓

彩绘云龙纹大鼓; 大鼓陈设于钦安殿内东南角(即东梢间南窗内),与西南角的铜钟配合使用。

鼓木质,圆桶形,描漆彩绘,双面蒙皮。鼓面彩绘二龙戏珠图案,中绘火焰宝珠,左右各绘一升一降二龙,龙身细长,火焰缠身,其间点缀小如意云朵纹。

鼓身两侧饰两排圆钉以固定鼓面,同时也起装饰作用。圆钉外侧彩绘椀花结带纹,圆钉内彩绘云龙纹。鼓身左右、上部均装有用以固定于鼓架的铜环,铜环挂在鼓架上泥金仙鹤的铜喙上。大鼓配木质朱漆五彩鼓架,通体施地仗彩绘,饰五色云纹,框架的左右和上部饰三只泥金仙鹤,展翅、张嘴衔环,仿佛从祥云中翩翩起舞衔鼓而出。架帽饰如意云纹,架座饰抱鼓石花牙。

五彩祥云的大铜钟

大鼓南侧,是明朝弘治二年(一四八九年)铸造的大铜钟,悬挂于满饰五彩祥云的钟架之上。大钟自上而下铸有正楷书写的《元始天尊说北方真武妙经》、《太上泰清天童护命妙经》及《太上金光护身咒》,经文最上方第一字「元」开始向西旋转释读,至下方最后一字「玄」结束,暗合「玄元」之意。最下方钟裙处铸有《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以下称《度人经》)之《元始灵书中篇》符文。根据图形考据,它与《正统道藏》中《上清灵宝大法》、《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符图》所收录的两个版本基本一致。

钦安殿铜钟钟裙所刻《元始灵书中篇》与《正统道藏》内容比较

《元始灵书中篇》代表的是「化生天地的大道之气」,其所包含的「隐韵内名」亦是「天地之正音」,如能依法按照正音唪诵《元始灵书中篇》,则可「道备克得、升入金门」。若依法抄写此玉字或安镇或佩戴,则可以「万灾不干,神灵拥护」。钦安殿大钟仿效永乐大钟的形式,将《元始灵书中篇》的云篆铸于钟上,以此保佑皇室、安镇国祚。

钦安殿的道场在早晚开静、止静(作息)时以大钟钟声为号,大鼓与大钟、板等配合使用。坛场时也要击鼓,法官执令运念招天将时,道众擂鼓,法官唱和曰:“吾今领天将,发天兵,扬天鼓,振天声,飞金铃,驾火轮,知生死,运璇玑,三五吏兵,与吾同行,急急如律令。”

钦安殿的金钟玉磬; 主香案供有紫檀木架悬挂的陶瓷质地金声、玉振一对,也就是金钟、玉磬。

清乾隆 仿古铜彩八卦纹瓷“金钟” 陈设于钦安殿

这口大铜磬现仍位于钦安殿东侧经桌原位,旁边有木盘,收置鼓槌、钟棰、磬棰等物。此外,盘中还有木质手炉三柄,也是道场中的重要之法器,其作用有二:一为斋主(钦安殿内举办的道场均为皇室祈福、拔亡,但由于皇帝不能经常亲临故往往指派王、贝勒或内务府大臣等代为拈香)跪拜瞻礼时,手中持香所用;二为法官在“三朝仪”中举行“烧香”这一仪法节次中所用,其时道众手持旌、节、幡、幢缓缓绕坛旋绕,法官持手炉尾随,一同唱诵仙乐,烧香供养诸天上圣。

道教斋法继承了古礼祭祀的规制,在「金箓大斋」中亦有金、玉之用。在「建坛科仪」中,法官念白:「伏以阴阳合序,资金石以通神明;幽显殊途,立辨号而昭诚信……」此时,「知磬法师」鸣金钟二十五响,高功法官叩左齿二十五通,集身中阳气与金钟相合,以此导和天地间之阳气。

清乾隆 仿玛瑙纹鎏金边瓷“玉磬” 陈设于钦安殿

「表白法师」再振玉磬三十响,高功法师叩右齿三十通,集身中阴气与玉磬相合,以此导和天地间之阴气。最后「知磬法师」与「表白法师」「金玉交振」各三十六次,共成七十二响,法师亦叩左右齿,以此交合体内阴阳二气与身外先天阴阳之气相和,祛除坛场陈晦之气,招集群真降临。

命魔幡与狮子节; 

辟邪狮子节 命魔幡 陈设于钦安殿 ,为香胎武士手中所持

钦安殿神龛后夹道内存有「辟邪狮子节」二副,其形制与周思德《大成金书》所载者完全一致。狮子节最早见于南宋天心派路时中编纂的科仪汇编《无上玄元三天玉堂大法》, 在该书中「辟邪狮子节」与「天真命魔幢」作为重要的法器分列于「天宝台」(即供奉有三清神位之神台)的两侧。

辟邪狮子之节”及“内坛命魔宝幢”

命魔幡规制最早见于南宋《上清灵宝大法》:「以红素夹造,长七尺许,中书命魔符,凡散花、命魔,令一人前持引导旋绕。」清代娄近垣在「斗坛陈设图」中将「命魔幡」拆分为「命幡」、「魔幡」两面。

香胎武士像 擎举命魔幡 陈设于钦安殿

根据《钦安殿陈设档》「命魔幡二首」以及宣统二年《钦安殿佛像供器档》的「纵神二尊,香胎,请命魔幡二首」等记录,命魔幡与狮子节已经合二为一,其原来陈设的位置位于香案两侧,由殿内现存的两位蓝色护法力士像擎举。

「命魔」,是「三朝仪」中的节次之一:高功与都讲两法官分立于坛场东西两侧,高功法官手持「命魔幡」,以内秘取「日月之光」及身中「九色之气」照耀洞房(即脑中),再以太上符命将「五方魔王」慑服。

香胎武士正面像

魔王被慑服之后,诸天欢悦,法官率道众吟诵《步虚词》,持旌、节、幡、幢于坛内旋绕。钦安殿内命魔幡的发现,填补了近世以来命魔幡缺乏实物实证的空白。

上新了故宫的镜头

上新了故宫汾镜头

钦安殿中的令牌;“令牌”,是与帝钟(法器,又名三清铃、法铃)、铜镜、七星剑等齐名,用于召神役将的道教法宝。

令牌

令牌,也叫“五雷号令”或“天皇号令”,是法官用于召将和遣将的法器。“召将”即召请天将,雷法(道教呼风唤雨、降妖伏魔的法术)理论认为法师手持令牌,在空中书符同时击打令牌侧面可以召来天将,并使其现身,故称“令牌一下见真形”。“遣将”,亦作“发遣”,即在雷部天将到坛后,法师通过宣读“意文”传达本次法事的目的,例如祈雨、开晴、驱治等,再使用令牌朝天将发出具体指令,施展种种威灵。

在故宫的中轴线正北,供奉玄天上帝的钦安殿中,收藏了二十五件令牌和一件净尺,其中有数面更是当世难得一见的珍品。

目前,钦安殿内带有明显清微法风格的令牌共计有九方,可透过符文确认一枚为“清微令”,其制见《道法会元》有详细记载。

一枚为“天一令”,其制与《清微元降大法》及《清微神烈大法》中所载“天一令符”相符,《清微神烈大法》还提及该符具有“保蚕解酒”的作用。

此种令牌坊间极为少见,可见钦安殿保存之实物意义极大。

钦安殿内令牌的来历颇难考究,据乾隆二十一年《钦安殿陈设档》记载,殿内有“红朱油案一张”,上面安放了“玉令十三面,玉尺一件,木令十三面”。木令牌入殿时间为康熙六十一年(一七二二年),黄纸签上书曰:“六十一年正月十七日,养心殿赵常、王道化、木僧来交,同总管窦通礼、王进忠同看木令牌十四面,内有糟烂、拔缝、破处、不全,本殿首领王国用同赵进朝、郭仪、刘福兴接收。”

其余令牌大部分可在清微道法集合中找到符文相仿之符,但难考其流源。

钦安殿中的令牌

钦安殿中的令牌

钦安殿中的令牌


真武感应灵签(签筒)

签筒陈设于钦安殿抱厦内。签为竹质,上髹朱漆,为条圭形,上圆下方,签头部涂金,签上文字为阴刻填金。每一签上刻有「真武灵签第几签」及签名,下注明「上大吉」或「大吉」、「上吉」、「吉」、「中上」、「中平」、「中」、「中下」、「下」、「下下」十个等级的定性兆象,共计四十九签,「上大吉」签一个,「大吉」签七个、「上吉」签三个、「吉」签六个、「中上」签一个、「中平」签一个、「中」签四个、「中下」签四个、「下」签八个、「下下」签七个。

真武感应灵签(签筒)

签筒为木质,髹朱漆,筒身上饰圆箍条线,涂金。筒身与下附须弥圆座之间饰一圈莲瓣纹,座的上、下枭饰仰覆莲瓣,束腰饰马蹄柱,开光内饰卷草纹,圭脚饰云纹。须弥座下承带托泥四足圆座,四足为如意头造型。签筒配黄绫罩。

钦安殿东西次间与东西梢间北壁的十二雷将神像画。

画纸质,彩绘沥粉涂金,其特点是四周涂绿色边作为画框,画框部分粘贴于墙上,画心部分不粘贴,酷似画在墙上的壁画。十二雷将神像画以明间的五龙捧圣画(即真武神像画)为中心依次配置于两侧。


钦安殿北壁神像画现貌

这十二位天将在各自原属道派中,各有其主法之神,如神霄法派以天皇大帝(勾陈上宫天皇大帝)为主法神,酆岳法派以紫微大帝为主法神,而以真武大帝统摄雷部诸将的构架应是在诸多雷法派别互相交涉、融合的时期由崇奉真武大帝为祖师的武当清微派在宋、元之际完成的。明人余象斗的《北游记》更将此进一步进行戏剧化增演,成为「真武收三十六位诸神」中的一部分。

钦安殿的这一组神像画,在排列顺序上,先东后西,依次向外分别为:邓、辛、苟、殷、张、陶六位天君,马、赵、王、毕、温、岳六位天君。其中王、殷、苟、毕四位天君被安插在神霄四将与酆都四将之间,较为罕见。

较为理想的排列顺序可能是:邓、辛、张、陶、王、殷、苟、毕、马、赵、温、岳。

钦安殿东次间北壁神像画

钦安殿东次间北壁神像画详解

邓天君,东次间由西向东首位,名燮,字伯温,为神霄雷霆三帅(邓、辛、张)之首。


苟天君,东次间由西向东第二位,名留吉,号曰「阳雷神君」


张天君,东次间由西向东第三位,名珏,字元伯,为神霄雷霆三帅之三


君临坛助道,又称张使者。西次间北壁神像画

西次间北壁神像画详解

辛天君,西次间由东向西首位,名汉臣,为神霄雷霆三帅之二


殷天君,西次间由东向西第二位,名郊,为地司法派之主将,道经中称之为「天心地司起煞猛吏太岁殷元帅

陶天君,西次间由东向西第三位,又称「雷霆天医五雷陶天君」


东梢间北壁神像画


马天君,东梢间由西向东首位,名胜,字德先,道经中称「正一魁神灵官马元帅」



王天君,东梢间由西向东第二位,名善,道经中称为「霆都天豁落三五火车纠罚灵官铁面雷公王元帅」


温天君,东梢间由西向东第三位,名琼,字子玉,道经中称「东岳地祇翊灵昭武使正佑侯温元帅」


西梢间北壁神像画


赵天君,西梢间由东向西第一位,名朗,字公明,道经中称其为「正一龙虎玄坛金轮如意执法赵元帅」


毕天君,西梢间由东向西第二位,名宗远,号曰「阴雷神君」,与「阳雷神君」苟留吉同为清微派雷法主将

据《三教源流搜神大全》记载:雷藏地中,寄胎于田间千年石乳,诞生成人。长大后自名田毕,曾助女娲氏补天,又助黄帝战蚩尤。后隐于华胥,改名田华。汉末妖魔纵横,奸邪百出,玉帝封以雷门毕元帅之职,敕掌十二雷霆,辅佐玄天上帝诛瘟役鬼,上管天地水旱,下纠群魅出没,中击不仁不义等辈。

岳天君,西梢间由东向西第三位,名飞,号曰「神霄荡虏鄂王岳元帅」

岳天君,西梢间由东向西第三位,名飞,号曰「神霄荡虏鄂王岳元帅」

丹凤眼,美髯须,头戴幞头冠,身着铠甲,外罩红短绣衫,右手持长枪,左手捋须。岳天君即武穆王岳飞,他曾率领宋军抗击金兵,后被奸相秦桧陷害,但他「精忠报国」的精神受到世人赞颂,被祀为神,称为岳元帅,成为雷部天将之一。

钦安殿东梢间北壁神像画现貌

道教雷法中之十二雷将,即十二名从神,或又称十二天将。由于雷法中天将的序列经历了多个法派共同增益的集结过程,并非一时、一派所形成,故所谓十二天将的序列并非固定,但神霄法派的「邓、辛、张、陶」四天君,酆岳法派的「马、赵、温、岳」四天君,清微法派的「苟、毕」二天君,地司法派的「殷天君」、西河法派的「王天君」是出现率最高的,这在钦安殿的神像画中也得到了印证。

钦安殿西梢间北壁神像画上所绘黑虎

大体上了解了一些神秘的钦安殿中的一些珍宝,下来走进御花园其他各个景点。

说明;部分资讯 图片来自网络,真诚感谢原创图片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