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道家文化

灵异事件:关中怪谈之悟佛(黄河灵异事件之怪鱼)

灵异事件:关中怪谈之悟佛

在少华山森林公园游览了一圈,觉得还是景山寺对我的印象最深。这大概也是痴迷于玄学的缘故吧。我们到了景山寺的时候,正是午后,山上非常安静,偶尔山风吹动落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简直是神仙一般的感受。

我和五叔正坐在禅院的庭院里和老主持宁一法师坐着闲聊,这时候他的一个徒弟,大概有五十岁的样子上来香茗一品,见他倒茶水的时候,右手的食指只剩下指根,感到好奇。然而当面不好打问,等着徒弟走后,这才问起宁一法师,这徒弟的指头是怎么回事。法师笑笑说:“这指头断掉还颇有些来历呢。”说完,开始讲起了这个小和尚的故事:

小和尚俗家姓武,祖籍河南。因灾与父母走散,来到陕西。衣食无着的时候,我收留了他。刚开始在寺院里挑水砍柴,做一些杂活。我并没有让他遁入空门,总觉得这是人家自己的事情,不一定佛救了他,他就跟我一样成为佛门弟子。小和尚来的时候只有五六岁,在寺里呆了几年,也多少懂了一些佛法,加上天资聪明,一些晦涩难懂的佛经,一点就通,甚至比我还要有见底。于是在他十六岁的时候,我充分征求了他的意见,成为一名佛门弟子,接受剃度,赐法号“坤元”。

这坤元从小长在寺里,对佛的领悟要比我们这些半路出家的人强很多,寺里曾经有一次佛法辩论大赛,坤元夺得头筹,便有些沾沾自喜。然而这样骄傲下去,可是要犯戒的。为了让他认识到佛法无边,我尝试了很多办法,都不能奏效,无奈之下,我只好用一种叫做移魂香的干草,偷偷放在他的茶杯里,将他迷倒,送入了另一个世界,当然,我能够知道他在这个世界的一切。

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具体的年代已经不可考了。总之,当时佛家相当兴盛,坤元仍然叫做坤元,他所在的一个小寺庙,虽然只有坤元和师傅两个人,但是寺庙香火旺盛,每天前来参禅的人络绎不绝。有一次,一个远道而来的香客问坤元的师傅:“师傅,能否告诉我什么是佛。”师傅伸出右手的食指,告诉他这就是答案。这香客见状,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恍然大悟,拜谢之后,离去了。坤元这时候正在旁边观看的清清楚楚:师傅伸了一个手指头,这就是佛了。第二次,又有人问师傅什么是佛,师傅同样伸出一个手指头,那人见状,拜谢之后就离开了。等到了第三次,师傅云游去了,坤元一个人在寺庙里招呼远近的香客,这时候,一个香客问坤元:“小师父,什么是佛?”坤元学着师傅的样子,伸出右手的食指,满脸的得意。那香客看着这个指头,思考了一会儿,突然恍然大悟,拜谢坤元之后,兴冲冲地离开了。如此几次,大家都知道这个寺庙的小和尚也是一个了不起的高僧,能够参透佛法,很有见地。

这话渐渐地传到师傅耳朵里了,有一天,坤元正在砍柴,师傅把坤元叫住道:“徒儿,师傅问你,什么是佛?”坤元习惯性地洋洋得意地伸出右手手指,道:“这就是佛!”师傅拿起砍柴的斧头对着坤元伸出的手指头就直接砍了下去。坤元痛得满院跑,这时候师傅仍然问他:“现在说什么是佛?”坤元仍然习惯性地伸出右手食指,可是看到空空如也的这根指头,惊呆了。师傅告诉他说:“这才是佛!”坤元恍然大悟。

等到坤元醒来的时候,他摸摸自己的手指,发现手指还在,想了想那个奇怪的梦,自己走到厨房,要砍掉了这根手指。我及时制止,然后对他说:“坤元,你天资聪颖,难道不明白那个道理吗?梦中的师傅是要告诉你,佛即是空!可是现实中,你把一切当成空的就行了,干嘛还非要砍掉自己的手指呢?如果你现在还要用去掉此根的方法来悟佛的话,你就白在这里呆这么多日子了。”坤元想了想,放下了刀。

可是我发现,坤元的刀虽然没有最终砍下去,但是仍然划破了一些皮肉,我给他包扎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重要问题,他的血液里面,有一些水银一样的东西。

“难道是金溜虫?”五叔吃惊地问。法师道:“正是金溜虫!这金溜虫寄生于血中,慢慢聚集,会随着意志力的转移而在全身活动,并且碰见金属就会绕开。所以要做手术的话,只能用竹刀,当时医疗并不发达,根本不可能将其尽数取出,所以我很后悔制止他砍掉手指。”五叔道:“其实当时坤元要是很快将指头砍掉应该是能够将金溜虫全部祛除的?对吗?”五叔问。这和尚道:“施主所说极是!当时他的意志力都集中在这根指头上,只要下刀快,将这根聚集了所有金溜虫的指头砍掉,完全可以成功的,可是我并不知道他已经患了此症,所以相当后悔。但是我仍然要想办法,让他把注意力集中在这根指头上,然后快刀斩断手指,才能万无一失。”

看来我只好想别的办法了。这坤元有一样毛病,就是好赌。但是因为没有钱的缘故,从来不顺赌(就是拿钱赌),而是横赌,横赌是一种非常残忍的赌法,下注的人可以赌钱,也可以赌手,赌脚,甚至赌命。这坤元经常去横赌,但是因为聪明,总是赢多输少,倒也没有损失什么。这一天,我知道他技痒难耐,就破天荒地准了他的半天假,让他下山玩一玩。坤元得知后,立即下山去了,我知道,他一定要去横赌的。

在山下集镇,有一些小的赌档,就是给这些横赌的人准备的,坤元是这里的常客,自然大家都熟悉他的路数。这些赌场可不管有集会没有,生意异常火爆。整天就能听见里面推牌九的声音:“青龙四两,黄豹一对,小和尚的钱拿来!”坤元总是先把钱输光,然后押上自己的一只手,最后甚至要押上自己的一条命才能挽回输掉的东西。但是每次押命的时候,他总是能够获胜,屡试不爽。

但是这一次,坤元的运气并没有那么好了。他连玩七天,早就输光了钱,又想多玩一会儿,于是押上了那根原本该砍掉的指头。这时候,所有的人都盯着那扣下的牌九。一声开字唱出:“青龙一对!天地通吃。张三的钱拿来,小和尚的指头拿来!”因为要散场子了,没人继续赌了,所以开始收账,小和尚盯着自己的那根指头,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只听一声大喊,坤元的指头与手掌就分离了。

等着坤元回到寺庙,我才告诉他这一切。他很聪明,知道这一切都是我安排好的,原本赌场是不会轻易收摊打烊的。为什么要提前结账,就是为了让他那根指头被砍掉。知道了真相之后,坤元很惭愧,发誓再也不赌钱了。可是,心瘾难戒,他偶尔仍然要出去押注,这一点让我很头疼,因为贪欲是一切罪恶的源泉,这小和尚整天沉溺于这些东西,迟早是要出事的。

话说这小和尚虽然经常外出豪赌,却也没有落下经课,每日的讲习倒也认真完成,到了晚上晚课之后,这才悄悄离开寺庙,到赌场豪赌。有一日,我问他:“坤元,你已经悟到了佛法的精益,为什么还要赌呢?”坤元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唯独这赌瘾难戒。好像冥冥之中有人在控制着我。当我念佛经的时候,我心如止水,可是一旦闲暇,却怎么也不能控制了。只好去赌。师傅,既然佛即是空,那么人更是空,世间万物无不是空,我输掉全身所有的物件,甚至包括身上的部件,这也不是从有到无,从实到空吗?”我竟然被说得哑口无言。这小和尚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于是我请求佛祖给予帮助,如何教导这个不懂事的小和尚。八月十五做法事,我暗地里下了楔子,之后打开一看,楔子中有两个字“济癫”。我顿时明白了,从此不再管他,放任自流。

有一日,坤元做完晚课,准备出庙门,我在打坐,装作看不见,没想到坤元出门前跪在我的前面,连磕三个响头,这才离去。等第二天回到寺庙的时候,虽然还是那个坤元,但是说话、办事完全不同,简直是另外一个人,而且他对佛法的解读完全离谱,根本就是不懂佛法的人,我觉得蹊跷,追问这坤元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坤元才吞吞吐吐地告诉我:“今天早上鸡叫之前,坤元师傅已经圆寂了!”我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昨天晚上走的时候还好好的,他还给我磕头了,怎么今天说死就死了呢?我抓着这个长着坤元长相的人追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坤元吓得面无血色,断断续续将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前几天,坤元在去赌场的路上遇到了一群衣衫褴褛的夜游魂,这些夜游魂个个身体强健,却满身是水。坤元知道,这些人怕是落水丧命的可怜人,一定是有求于我,要不然不会这么跟着我。于是坤元放慢脚步,等着这群游魂追上来。游魂围着坤元,道:“先生救命!我等乃是黄河的河工,原本在河岸上修筑堤坝,却不想被桃花洪水卷了身子。如今堤坝没有完工,加上明年汛期也就快到了,如果不立即还阳修复,将来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坤元道:“别人就不能修吗?”那领头的道:“图纸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其他人修筑,肯定不坚固,将来少不了留下后患。”坤元问:“那你们找我想干什么?”答:“我等知道师傅乃是真神,希望您能发发慈悲,让我们还阳半年,我们修好河堤立即送命。绝不食言!”

坤元道:“可是我怎么做呢?”河工说:“在赌场里,那些人整天不务正业,赌钱赌命,这不是白白浪费生命吗?你今晚一定要去赌场的话,希望带着我们,能把他们的命赢上一些,续在我们身上。我们修完河堤,立刻就走。”坤元想想也有道理,道:“那今晚你们帮我赢他们,赢了他们,你们就能在阳间完成你们的使命了!”众人应诺,于是一个和尚带着十几个游魂进了赌场,一场大战即将展开!

原本以为有了游魂们的帮助,这场赌局一点悬念都不会有。然而,事实上正因为有了众多游魂们的帮助,这件事情才出现了一些波折,因为不止一个游魂在卖命地帮着坤元赢,所以最终导致这赌局根本没法开。因为大家并不能同心协力。所以几场下来,坤元还是输了。但是这时候,众游魂已经坐不住了。他们出门商量对策,而只剩下一个半大小子站在坤元旁边指点他。这样一来,坤元才渐渐反败为胜,最终这些职业赌徒的钱全部被赢到了坤元的口袋。正当这些赌徒们准备押手押脚的时候,坤元制止了他们:“只要你们在这张契约上签字,我不会为难你们,你们的手脚对我来说没什么用。”众人一看都是寿命一年,奇怪之余,纷纷哈哈大笑:“和尚,你这不是逗我们开心呢?你怎么知道我能活多久?”坤元笑笑:“我虽然不知道,但是自然有人知道。废话少说,到底签还是不签?”这伙人见和尚并没有开玩笑,却也有些犯怵: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原本简单的契约,现在反而不敢签了。双方僵持了一段时间,眼见得鸡叫了,这事情怕是弄不成了,一个小后生大骂一声道:“反正老子整天也是混日子,多活一年少活一年有个球的区别,老子签了!和尚,我先跟你赌!”众人见这后生签了,仔细一想,这后生说得也对,纷纷签了契约,将这契约扔在了赌注的位置。

正式的赌博开始了,很简单的一个过程,这和尚给那些治水的人总共赢得了十八年的寿命,分配到每个人将近两年!这伙人在输掉赌局之后,也没有什么一场的反应,只是鸡叫之后,这些人突然纷纷倒地毙命!坤元一下子呆在了原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正迷惑间,赌场里平时打扫卫生的那个老者出现了:“小和尚,回去吧!唉,毁了十几条人命啊!”坤元拉住那老者道:“老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者告诉他:“你仔细看看那契约!”小和尚连忙打开那个契约,这契约已经被鬼魂拿走精华,纸上的字随着天气逐渐变亮而变得模糊,但是仍然能看清“一年”已经改为“一季”!

“这下坏了!一季六十年!这可怎么办?”坤元懵了。眼见的刚才还跟自己赌钱的这些人的身影渐渐离开躯体,坤元挡也挡不住!老者劝他道:“和尚,你没办法阻止的。那伙阴魂是一个阴阳人养的,他专门利用赌徒的心理,或者给予银钱,或者施以小恩小惠,或者利用同情心,无所不用其极地欺骗赌徒,偷取寿命,然后将一季用障眼法改成一年,等到赌局开始之后,立即更改,这时候根本没有人去看这个契约,一直到赌完为止!在这里赌钱的人隔三十年就要换一拨,这也怪不得你,时间该到了,天意呀!也许赌徒就不应该长寿……”老头儿一边说话一边往里间去了,这话像是给坤元说得,又好像是给自己说得。

坤元明白了,这伙游魂根本不是什么水坝修筑工人,而是那个阴阳先生养的鬼!这些赌徒的生命通过自己的手送给了那个阴阳先生!他很后悔,可是一切都晚了!如何补救?他没有主意,看着地上躺着的一具具鲜活的尸体,坤元悔不欲生!猛然间他想到了那个老者,他既然知道这件事情的缘由,自然知道破解的办法!他走进老者刚才进入的那个内室,奇怪的是,这内室里面根本没有人!只有一个牌位,上面写这一个陌生的人的名字:云长生。坤元觉得奇怪,但是他想到了,刚才他看到的那个老人也许根本不是人,只是这间屋子的一个魂灵而已。

他的猜测没错,这老者正是一个魂灵。坤元跪在这老者面前,祈祷:“老先生,我皈依我佛久矣!佛曰:戒杀!戒贪!我今已破了多戒,实则万劫不复!望怜弟子,救我于水火!如果能救得这些人性命,我愿将我的阳寿,换取他们平安!”祈祷完,那老者果然出现,手中拿着一张契约:“小和尚,见你可怜,就跟你通融一下,你且签了这协议,我与那阴阳先生倒有几年交情,去求助于他,也许卖你个人情,如果不能,这契约还你,你自受佛祖责罪,也是业果!”那和尚咬破手指,画了押,猛然觉得上当了,正要撕掉契约,却见那老者手下更快,将那契约抢了过来,吞入口中:“小和尚,你很幸运,有三季寿命!可惜的是,你虽然悟道,但终究太过执着,终于便宜了我了!我又能在世间逍遥了!”这时,那些游魂重新出现,并且站于老者两侧,和尚道:“我明白了!我说我咬破手指你竟然不怕,可见你不是什么魂灵,而是一个人!只有人不怕见血!你就是那个养鬼的阴阳生吧?”“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一切都晚了!你的一百八十年寿命归我了!你这种长寿奇人,三百年才出一个,我怎么能不抓住机会呢?你虽然没有什么打得缺点,但是好赌是你胎里就带来的。这就是你最大的弱点!”阴阳生大笑,“记住,在地狱里好好修行!不要再赌了。虽然断指悟道,终于被我取了先手!不白活一百多年!”说完,刚才赌命的那帮小子,一个个又站起来,重新收拾了一下赌场,开始迎接新的赌客。一切都是圈套,那些赌客们根本就是阴阳生的棋子,一切都是提前准备好的,就等着和尚往里面钻了!

小和尚阳寿将尽,隐约间梦中的师傅问他:“什么是佛?”他环顾自身,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看不见,这才笑道:“空就是佛!”师傅道:“心中有佛处处佛!”坤元和尚听完,闭上眼睛,满脸是满足的笑容……

坤元圆寂之后,尸体被阴阳生扔在后山的一个山洞里,然而这个山洞却封闭着一个夭折的孩子的魂灵,这孩子因为尸体已经无法寻找,所以魂灵在这山洞中不停地徘徊。正好这时候,坤元的尸体送到了,这孩子一看这尸体还是温的,就立即附了体!坤元平生念佛吃斋,心中没有太多杂念,因此也能和这小孩的灵魂相符,不很排斥。这小孩子就是现在的坤元。

五叔笑道:“原来是这样?那个阴阳生现在怎么样了?还活着吗?”住持笑道:“他也后悔了!原本他害坤元的时候已经活了三百多岁了,现在将四百岁,他每天都来找我,愿意以生命布施佛祖,但求一死,可是他怎么也死不了!”“死不了岂不是更好?”我插嘴说,住持道:“非也!你如果在路上旅行,最终的目的也就是最强烈的愿望是什么?”“到达目的地呀!”我说。

和尚道:“这就对了。人的生老病死,转世投胎都是有定数的,若总也不死,就是没有目的地的旅行,刚开始会觉得风景很新鲜很好看,时间长了,就该考虑终点也就是死的问题了,可是阴阳生却没有死的问题可以考虑,因为不断骗寿,他总也不死,考虑死亡对他来说实在是很遥远的事情,可是人就是人,如果每天为了骗寿而活着,还要活几百上千年,岂不是很无聊,很寂寞。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没有同一辈的朋友,所有的人都是晚辈,这样一来他还有交往吗?一个没有交往,没有死亡这样的尽头可以祈盼,岂不是很悲哀吗?虽然他一直活下去的欲望非常强烈,但是越往后越觉得不对,别人都有终点,他却一个人在走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他不想到达目的地吗?当然想!可见没有目的地的旅行是非常悲哀的。阴阳生现在正在盼望着终点的到来,尽管他已经很长时间不再骗寿,但是还有几十年的生命等着他继续往下走,对他来说,终点已经不太遥远了!”我和五叔点点头,明白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