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道家文化

小说:混混被鬼上身,逼我收下买命钱,我情急之下吐出舌尖血(大唐混混 小说)

小说:混混被鬼上身,逼我收下买命钱,我情急之下吐出舌尖血

我惊愕不已,陈二狗明明被我甩远了,怎么突然一下就追到我面前?

而且是一点声音都没有,毫无征兆的出现!

“拿钱!”陈二狗直勾勾的看着我,缓缓的伸出手,把一叠钞票递给我,动作有些僵硬。

我擦!

铺子里那一地的钱光是捡起来都要花点时间吧,他怎么可能捡了钱还能这么快的追上我?

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我的心头,我突然发现陈二狗的眼睛有点不对劲,他的眼睛里似乎没有瞳孔,只有一个黑漆漆的眼洞。

有鬼!

我心中大骇,拔腿就跑。

跑了一阵子,感觉身后一点声响都没有,壮着胆子停下来,回头一看,妈呀!

陈二狗就在我身后!

我慌忙朝前狂奔,但陈二狗就像跗骨之蛆一样如影随形,最后我被逼到了一个死胡同。

跑无可跑了,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警惕的盯着陈二狗。

“拿钱!”陈二狗再次把钱递到我的面前。

到了这个时候,我更加不可能再要这个钱了,这时我才注意到,陈二狗的脚跟是踮起来的,脑子里浮现出手抄本里的内容。

鬼上身!

陈二狗被鬼上身了,怪不得跑的这么快!

此时我跑是没有用的,跑的再快,也会被他追上,但我的手里没有可防身的东西,红绳网虽然穿在身上,但那只对鬼魂有效,对鬼上身的人体无效。

这可怎么办?

总不能就这样站着等死,跟他硬拼了!

我咬着牙,奋力一脚踢过去,却像踢到了一块钢板,陈二狗孱弱的身体纹丝不动,而我的脚却一阵阵发麻。

“拿钱!”陈二狗仍然维持原来的动作,冷冷的对我说。

“拿尼玛的钱!”我骂了一句,双手在墙壁上摸索,竟然摸到一块松动的砖块,赶忙拔了出来,朝着陈二狗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嘭的一声!

砖块碎成了两半,一股暗红色的血液从陈二狗的头上流下,他却像不知道痛一样,伸出手猛的抓住我的手腕。

他的手就像冬天里的铁板,寒冷刺骨,而且力大无比,就像钳子一样死死的钳着我,我再怎么使劲挣扎都甩不掉,紧接着他的另一只手拿着钱朝我手里塞去。

眼看着那一叠红色的钞票就要塞进我的手里,旁边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喊声。

“凡哥!”

是王小发的声音!

我喜出望外,手上也多了一分力气,用另一只手挡着陈二狗拿钱的手,大喊:“小发,快来帮我把他弄开!”

王小发打着电筒跑过来,看见满头是血的陈二狗顿时吓了一大跳:“怎,怎么回事?”

“别问了,先帮我把他弄开!”我咬着牙喊道。

陈二狗力大无比,我坚持不了多久。

王小发这才帮我抓着陈二狗的手,当他的手一挨到陈二狗身体的时候,喊了声:“哇靠,怎么这么冷!”

我们两一起用力,终于把陈二狗的手弄开了些。

陈二狗面无表情的脸终于有了一些变化,脑袋突然僵硬的转向王小发,面孔在瞬间变换成一个陌生男人的狰狞的脸,大吼一声:“别多事!”

“妈呀!”王小发哪里见过这种诡异场面,顿时就被吓魂飞天外,手一松,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这一松手,我的压力就又增大了,陈二狗再次把钱朝我手里塞去。

我心急如焚,突然间想起了手抄本上提过一点。

人的舌尖血是人体纯阳的精华,对邪祟都有克制作用,就是不知道对鬼上身有没有用。

不管了,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先试了再说!

我猛的咬破舌尖,一阵剧痛之后,一股腥甜的液体充斥在我的口中。

“噗!”我将舌尖血混合着口水猛的一口喷了出去。

呲呲呲!

舌尖血落在陈二狗身上,竟然冒起了阵阵青烟,同时我手腕上的力量也跟着松了。

“啊!”

陈二狗凄厉的惨叫着,脸上有两张不同的面孔在不停的变换着。

有用!

我心中一喜,赶忙拉着吓傻了的王小发往一边发足狂奔。

“凡哥,刚才二狗哥是怎么回事?”王小发跑的踉踉跄跄,显然还没有从惊吓中恢复过来。

“他被鬼上身了!”

“啊?”王小发双腿一软,我赶忙扶住他:“别停啊,当心被他追上了!”

舌尖血的作用不知道能维持多久,我必须赶在这之前找到破解鬼上身的办法。

如果是有法力的人,可以画点符纸贴在身上,然后做法把鬼从人体内驱除出去,可我踏马的没有法力啊,更不会画符,只能从别的方面想办法。

对了,手抄本上说过,用红筷子夹被鬼上身的人的中指,就可以把鬼赶出人体外。

“红筷子,红筷子,哪里有红筷子啊?”

我脑子飞速运转起来,忽然想到了王老头,这手抄本是他留下来的,说明他知道这个办法,说不定家里就有红筷子。

“走,我们回铺子去!”

我对着王小发喊着,加快速度朝铺子的方向跑去。

“凡哥,二狗哥好像来了!”

就在我们即将到达铺子的时候,王小发回头看了一眼,陈二狗正飞速的朝我们追来,顿时就慌了,哭丧着脸对我说。

“别慌,我有办法!”

我们咬着牙,一口气跑进铺子,却发现铺子里还站着几个人,都穿的跟非主流一样,手里还提着棍子,一看就不是善茬。

糟了!忘了陈二狗喊帮手这事了!

我心中叫苦,还以为这些混混会直接冲过来把我打一顿,但他们并没有,反而很奇怪的看着我和王小发。

“发子,二狗哥把我们叫过来到底什么事?”其中一个带耳钉的黄毛对我们嚷道。

原来王小发还没告诉他们陈二狗叫他们过来的原因,我不由得对他多了一些感激。

“他,他,他……\”王小发因为过度的害怕,双腿一软坐在地上,惊恐的睁着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也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感觉这辈子都没跑这么快过,肺里面火辣辣的。

“怎么就你跟着陆一凡回来了,二狗哥呢?”黄毛用钢管指着王小发问道。

看着这些混混手里的钢管,我灵机一动,往铺子外一指:“他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