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道家文化

古琴曲《普庵咒》(古琴曲普庵咒的来历)

《普庵咒》是由许多单音参差组合,构成一个自然的旋律,犹如天地人相互交融,令人自然进入清净空 的境界,并能与普庵禅师有求必应的菩萨精神感应道交,念诵起来非常灵验。 此咒可普安十方、驱除虫蚁、蚊蚋不生、消灾解厄、镇煞安胎、驱邪除秽、逢凶化吉。常予持诵可令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六畜繁殖、万事如意。

古琴曲《普庵咒》

《普庵咒》不仅是著名的佛教咒语同时也是中国古琴著名曲目,在《神奇秘谱》中是不同于《释谈章》的独立曲目,近代著名古琴演奏家溥雪斋是演奏《普庵咒》的代表人物。

普庵禅师是南宋江西袁州宜春慈化人,徽宗政和五年(公元1115)出生。普庵祖师俗姓余,字印肃。二十岁礼寿隆贤和尚出家。二十八岁受甘露大戒于袁州开元寺。九年后入湘,访沩山牧庵忠禅师而开悟,绍承禅宗临济之法绪。孝宗乾道五年(公元 1169)跏趺而逝,时年五十五岁。著有《普庵印肃禅师语录》三卷。

本咒出自《禅门日诵》,为必读咒语之一。经云:八地菩萨以上乃可自说咒语(参《楞严经·卷六》《大正藏》第十九册页129下)。本咒乃南宋临济宗僧普庵大师(1115~1169)所说。师二十七岁落发,禅定之余,阅读《华严经》论,一日大悟,亲契华严境界。尔后慕名而求访者甚众,师随宜说法,或“书偈”,或“折草治病”,或“伐怪木”、“祈雨”、“毁淫祠”、“袪灾除病”之灵验甚多。提倡读诵《楞严咒》,做为《禅门日诵》必读咒语之一。示寂后,元成宗皇帝重谥“大德慧庆”,明成祖皇帝更加谥“普庵至善弘仁圆通智慧寂感妙应慈济真觉昭贶慧庆护国宣教大德菩萨”。日本临济宗在佛殿后常安奉普庵之牌位。

普庵祖师菩萨大愿,凡有安神、请佛、安宅、外出……等等冲煞禁忌之日,诵此咒一或三遍,即可“百无禁忌”。家中蟑螂、白议、蚊虫、老鼠……等诸虫恼人,诵此咒可避之。

古琴曲《普庵咒》

普庵曲

又名《释谈章》。它的乐谱最早见于明末的《三教同声琴谱》(1592)。清代大套琵琶曲和佛教丝竹曲中也有《普庵咒》这个曲名。根据琴谱旁梵文字母的汉字译音看来,像是帮助学习梵文发音的曲调。古代曾有普安禅师,也可能是本曲的作者。乐曲使用了较多的撮音,帮助音乐造成了古刹闻禅,庄严肃穆的气氛。曲式上不同于一般琴曲,有些类似丝竹曲中曲牌连结的形式。

《普庵咒》的结构严谨,易于记诵。流畅的音声,规整的节奏,不但人声诵唱动听,也使它较易于纳入曲艺器乐之中。在佛事仪轨中被诸管弦当不在话下;甚至被福建南音吸收而成为‘指套’;琴人亦将之谱于丝桐成为琴曲。继而弦索、琵琶、丝竹、鼓吹;即使是清朝宫廷音乐也将之容纳。或衍为大曲,或为曲牌;形成了有如‘八板’音乐一样的一曲多式,遍布于大江南北多类乐种中。

古琴曲《普庵咒》

古琴曲

《普庵咒》不仅是著名的佛教咒语同时也是中国古琴著名曲目,在《神奇秘谱》中是不同于《释谈章》的独立曲目,近代著名古琴演奏家溥雪斋是演奏《普庵咒》的代表人物。

普庵咒《抄本琴谱》溥雪斋

又名《释谈章》。它的乐谱最早见于明末的《三教同声琴谱》(1592)。清代大套琵琶曲和佛教丝竹曲中也有《普庵咒》这个曲名。根据琴谱旁的梵文字母的汉字译音来看,可能是帮助学习梵文发音的曲调。古代曾有普庵禅师,可能是本曲的作者。一说此曲为杭州隐士李永南作。全曲共十二段,段尾都接以共同的曲调,听来回还反复,连绵不绝,在琴曲中颇有特点。《天闻阁琴谱》评:“音韵畅达,节奏自然,令人身心俱静,可谓平调中第一操也。”乐曲使用了较多的撮音,帮助音乐造成了古刹闻禅,庄严肃穆的气氛。曲式上有一些类似丝竹曲中曲牌联结的形式。其音韵畅达,节奏自然,清夜弹之,似闻暮鼓晨钟,贝经梵语;如游丛林,如宿禅院,令人身心俱静。

普庵禅师咒语在长期的诵念中,因为它那流畅的音声与规整的节奏,是很动听的,很可能形成旋律。然而,从一部咒语的诵唱,转化为一个固定的音乐,尤其是器乐,则是很困难的。据胡耀著《佛教与音乐艺术》(天津人民出版社):“《普庵咒》的诵唱音调在不同寺院是不相同的。大致可分为南北二流:北派以山西五台山作代表;南派以江苏常州天宁寺为代表。二者的音调节奏等大相悬殊。”这就是很好的说明。

普庵禅师咒语从南宋开始,流传了将近四百年,到明朝嘉靖年间才有普庵咒音乐的出现。最初出现的,是福建南音《普庵咒》。这是有心人因它的规整结构而选取,配以南音‘寡北’滚门音乐而成。其动机是为了配合寺院佛诞的福建南音演奏活动,以增添一首有佛教内容的新曲目。后来,此曲风行于当时,并形成指套。

福建南音是一个典雅古朴的乐种,它的《普庵咒》更令人有庄严肃穆的感受,从而影响到琴人纷纷仿效,按弹于丝桐,谱于琴上。于是就产生了张德新和李水南两人的创作。动机还是宗教性的:张德新是为了谱‘三教同声’而选取它入琴;李水南则是受好佛道的吕选君所托,才谱之于琴的。后来,因为当时的地理环境的阻隔,从而形成了《三教同声》、《阳春堂琴谱》、《松弦馆琴谱》的传习系统;以及《太音希声》、《伯牙心法》、《理性元雅》另一个系统的传习。这种情况从万历一直延续至明末,两个系统才开始融汇起来。而到清初,统一的普庵咒琴曲才出现。

古琴曲《普庵咒》

《普庵咒》题解

《伯牙心法》:按斯曲即普庵禅师之咒语,后人以律调拟之也。盖缘梵有二合、三合、四合之音,亦有其字。华书惟琴谱有之。故七音韵鉴,出自西域,应琴七弦,斯之所由出也。昔作僧梵于给园,今付徽音于百衲;瞿云氏所误用调狂象、制毒龙者,兹可以舞鹤而驯雉矣。虽儒释固自异源,而音韵微有真契,聊寄一时之笑傲云耳。知音者其辩之。

《理性元雅》:与前谱略同。

《乐仙琴谱》:按斯曲,乃普庵师咒语,其音商,次於宫,於五行为金,而位乎西,盖梵有二合、三合、四合之韵,其声肃而清,昔作僧梵于给园,取其昭格神人,荡涤邪秽,俾识之为同调者,云云。

《蕉庵琴谱》:与《杨抡伯牙心法》略同。

《天闻阁琴谱》:(作普安咒)此操亦方外高人所作。他谱无传,系钱塘曹稚云先生手授。其音韵畅达,节奏自然。清夜弹之,逼真暮鼓晨钟,贝经梵语;如游业林,如宿禅院。令人身心俱静,可谓平调中第一操也。

《枯木禅琴谱》:即释谈章也。后人为分为二曲,本梵呗之歌,谱入琴操。其音节溜亮有驯狂象、制毒龙之意。

《醒心琴谱》:南宋普庵禅师所作。佛教咒语也,有荡涤邪秽,安心怀护之妙。原曲为梵呗之歌,后谱入琴曲。其音节清静平和,自然安稳,为静虑涤心之妙曲。

《琴心直指》:与《醒心琴谱》同。

古琴曲《普庵咒》

《普庵咒》后记

《松风阁琴谱》:石耕夫子释谈真谱,余昔曾辩之矣。庚申客邗江时,鼓此曲,一见之江安候,与竹隐在远二僧;再见之於中州尹芝仙,通州徐周城丈,吴门夏于涧,张鹤民,此数人者,皆昔日曾闻夫子之释谈者也。故能辩其真伪,今而后庶几知有石耕夫子乎。

《琴瑟谱》:(作仙曲)是曲二十一段,石翁于西山,三载叶音方成,一弦至七弦一徽至外徽,兼之分数音,若连衣不断,非庄蝶庵所窃可比哉。秀水朱锡题。

《治心斋琴学练要》:无触之风,却是何声,莫当普庵咒妙音。见本来旧谱,殊觉重沓,一经蝶庵改较,庶可献释迦如来也。

《琴学初津》:是曲传自祝君听桐,音节简静,和平,用位有条,旧谱颇多繁复,所以制曲,甚有颉颃,同是谱者,顺逆繁简,相去几希,斯谱可称尽善。听桐,余师也,吴门人,有孝行,操缦有年,深得琴中三味,故其择谱之精,有非凡流所能及者。守一子跋。

《雅斋琴谱业集》:普庵祖师,南宋乾道间袁州宜春系人,俗性余,名印肃,生平伐怪,毁淫祠,灵异多端,寿八十三岁。

是谱指法圆净,节奏淡雅,读之如闻鱼山梵呗,俗虑顿消也。

庚午秋日醉竹主人评。(均转录青箱斋琴谱)

《诗梦斋琴谱》:此曲与各谱音节不同,乃晋斋原本也。乙巳初夏,雨后新晴,临窗按谱鼓之,节奏纯正,深可实也。诗梦居士记于六琴斋南窗。

《普庵咒》小标题

《雅斋琴谱业集》:“佛头”:诸佛忻临;“尾佛”:群魔潜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