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道家文化

小说:我和兄弟上后山,听他说话声音突然变了,知道他被怪物上身

小说:我和兄弟上后山,听他说话声音突然变了,知道他被怪物上身

我赶忙对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她眼神微微变,正要犹豫说不说的时候,我对着那个肥胖的身躯,狠狠地抽了下去。

“跟小爷玩这套?滚出去!”

胖子被抽的哎呦哎呦的叫唤起来,骂到:“你疯了?韩一鼎,打我干嘛?你鬼上身了你?”

我不为所动,毅然决然的再次抽打胖子,没有丝毫犹豫。

“我上没上不知道,但你被鬼上身了,我再说最后一次!滚出去!”

胖子继续说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哎呦,你轻点。”

魏小雪惊讶的说道:“是你,那个新生,你干嘛打他啊,喂!”

我根本没有理会魏小雪的问题。

“既然你执迷不悟,休怪我无情,天地玄宗,万气之根,四灵天灯,六甲六丁,助我灭魂,急急如律令!”我语气凌厉,还有点师傅的影子的。

我左手一翻拿出我昨夜唯一成功的符隶驱鬼符。

一般到了这一步,我师傅可以用指火点燃,那样又省事又方便,重要战斗时的每一秒都相当珍贵。

而我…

“那个…你等一下啊,我找下打火机!”我有些尴尬的说道。

我现在脸有些发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哈哈哈哈,一个连门都没入的小毛孩子,也敢管老子的事?”一个猥琐的声音从胖子口中说出来。

魏小雪一脸吃惊的看着胖子,他们是同学,自然知道这不是胖子的声音,也终于知道为什么我要打胖子。

于是魏小雪喊道:“什么鬼啊,怎么他的声音…那个新生,我们快跑。”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显然被吓到了。

而我没有理会她,一脸开心的说道:“害,放内裤的夹层内兜里了,我说怎么找不到。”

“啊~你个臭流氓,你手在裤子里摸什么呢?”魏小雪捂着眼睛说道。

我拿出打火机,点燃驱鬼符,再次重整心态说道:“急急如律令!”

胖子的笑声也戛然而止,空气也变得很安静,而我手中的驱鬼符,没有任何动静。

我呆在原地:“不可能啊,这个明明是成功的啊?”

再次尴尬,安静的能听到个自的呼吸声,胖子率先笑出来:“啊哈哈哈,我不行了,我快被你这个小子逗死了。”

“我的妈呀,怎么有这么蠢的小道士,啊哈哈哈~念咒语啊,蠢货。哎呦,我不行了。肚子疼。”

我手中的驱鬼符马上就要烧完了,我当即喊到:“天地玄宗,万气之根,四灵天灯,六甲六丁,助我灭魂,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手中的符隶也刚好燃尽了,随即一道金光射出,直击胖子印堂。

胖子还在笑,意识到危险的时候吃惊的看着我,来不及反应,突然一声凄惨的叫声,胖子本体踉跄倒地。

一个淡淡的影子被弹了出来,不过也只有我能看到。

这个影子就是之前一直缠着魏小雪的那个色鬼。

我看到符隶起效了,心中的成就感也是油然而生,笑的比刚刚他嘲笑我时更夸张。

“哈哈哈哈,我是蠢,但我没蠢到提醒敌人吧,还是要谢谢你!”

嘴上这样说这, 心里想到:还是自己学艺不精,毕竟是第一次单独行动。

师傅说过,施法时必须一气呵成,少一个步骤都不会奏效。

“你怎么识破我的?阴阳眼?”色鬼问道。

我摇头说道:“哪那么多阴阳眼,我确实能看到,你之前在车上挂在魏小雪脖子上我就看到了。”

“至于怎么识破的,缠着魏小雪的你,突然看不到了,你猜去哪了?肯定是附身了呗,另外你附身胖子拿柳树枝的时候用衣服隔开柳枝也让我更加确定你上了胖子的身。”

柳树属阴,柳树枝打鬼很有效,而且绘制过符隶的干柳树叶可以短时间让普通人开启临时阴眼,可见鬼怪。

我好奇的问道:“你演技其实还是不错的,我一开始真没发觉,担心魏小雪的样子装的挺像,你难道和我一个专业?表演系的?”

色鬼冷哼一声:“哼!你演技也不错,车上我还以为你真的没看见我,给个痛快,死在一个没入门的小道士身上还真憋气。”

魏小雪现在也平静了不少,她现在知道我是个会道术的人,心里安稳了不少,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刚刚被我蠢笑了…放松了不少。

魏小雪说道:“学弟,你在跟鬼说话吗?原来我脖子疼就是因为有鬼啊,打死他!”

我当然也想啊,但…

我有些懵的说道:“我不会了啊?怎么杀鬼我还没学到哪里呢!”

魏小雪本就被引魂后身体虚弱,被我一句话雷的差点当场躺下。

我对色鬼说道:“你走吧,我杀不了你,但你想干点什么也不可能,自保还是可以的。”

色鬼没想到是这么个结局,转身向山下往走,突然停下来说道:“小子,我劝你别管那个女孩她们宿舍的事,就你这两下子,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说完就消失了。

确定他确实走远了,我长出一口气,一下坐在地上,暗自庆幸,如果是个心性凶残的恶鬼,我怕是要交代在这了。

刚刚说能自保是在吹牛,就师傅交我那两下子,除非是寿终正寝刚去世的鬼。

胖子醒了,迷迷糊糊的说道:“我不是去找柳树枝了吗?”

我没有理会胖子,因为眼前的事很严重,刚刚那个色鬼说魏小雪宿舍的事?也就是说魏小雪半夜来到这里并不是他所为?

也对,他只是要吸魏小雨的精气,没必要半夜让她来这种鬼地方啊。

而且看他最后的语气,背后的这个完全不是我这种菜鸟管的了的。

魏小雪说道:“我好累,沈胖子,你把我送回宿舍吧!对了,要谢谢你啊小学弟,改天请你吃饭。”

胖子过去扶着魏小雪对我说道:“那个…不是兄弟不仗义,她虚弱成这样,我先送她回去,我们晚点宿舍见!”

说完也不管我什么表情就扶着魏小雪走了。

我暗自苦笑,这自古胖子都重色呀。

只剩下我自己了,我转头看了一眼刚刚魏小雪跪拜的墓碑。

墓碑周围的阴气很重,我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查看墓碑,上边写着:学子张婷婷之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