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道家文化

剖宫产手术实录(剖宫产手术视频教程)

剖宫产手术实录

……接上一篇《剖宫产术前准备》……

这个手术室不大,我躺在床上差不多都可以看到屋子的四个角。主刀医生坐在门口的桌边,大概是在看病历或者写记录什么的。有两个护士在忙忙碌碌的准备器具。麻醉医生穿着紫色的工作服,特别显眼。

我的正上方是一盏巨大的无影灯,像太阳一样照着我硕大的肚皮。右手边是一个支架,挂了好几个瓶子,有我不知道的药水,还有为我准备的血浆。支架旁边是一个监护仪,歪过头我可以看见我的心率、血压之类的数据。从仪器上接下来很多线和管子,有的贴在我的胸口,有的扎进我的血管,还有一个夹在我的大拇指上。仪器在我头边上嘀嘀,嘀嘀,有规律的响着,让人莫名的有一点紧张。

麻醉医生开始给我打麻药了。首先是在手上注射一支小量的麻醉剂。麻醉医生拿了一个针筒,摘掉了针头,直接接在我手背上的软管接口,然后手动推动注射器。我觉得手臂和血管有点胀胀的痛,但不是很厉害。接着,要在腰椎上打麻药了,这个就有点让人害怕。我生大宝的时候已经做过一次这种麻醉,当时的疼痛现在还记得。

这个麻药是用注射器直接打在腰椎上的。首先,两个护士帮我把身体侧向左边,双手尽量抱膝。但是,因为肚子太大,这个动作很困难。所以,一位护士帮我压着腿,另一位护士帮我压着肩。虽然知道护士是为了怕我挣扎,影响后面打麻药的医生,但是,这种被人控制的感觉还是很可怕。医生在我的背后,一边轻声安慰我说,“有一点点痛,忍一忍很快就过去了。”一边用手按我的脊椎,找两个脊椎骨中间的缝隙。同时,指挥护士说,“再按一下,再弯一点。”我的背感觉已经弯成一个大虾,因为空间被挤压,小家伙在肚子里也使劲的抗议。在我觉得自己都快要折断了的时候,一阵尖锐的疼痛直刺进我腰椎。然后是一阵胀胀的钝痛。药水大概很多,我咬着牙尽量调整呼吸,可是痛感绵绵不绝,好像药水一直都打不完似的。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我被护士翻平过来。也许是因为疼痛,也许是因为紧张,我感觉自己没有力气活动,只能任由护士把我放平在手术台上。从后腰开始有一种有点热热的麻麻的感觉向全身蔓延。一开始,我的脚趾尖开始有点麻麻的,像坐马桶坐久了一样,接着,我就觉得我的脚趾完全动不了了。医生拿了一根针轻轻的在我身上不同的位置测试,看看麻药是否产生效果。嗯,说白了就是拿着针不停的扎,然后问痛不痛。很奇怪,我能明显感觉到有针扎在皮肤上,但是,完全不觉得疼痛。就像碰到我的是医生的手指,而不是尖锐的针一样。到了胸部的时候,我才感觉到刺痛。又过了一会,医生反复试验了两三次吧,扎在胸口的针还是挺疼的,我有点担心,怕麻醉不成功,那到时候手术过程中岂不是要痛死?但医生说,放心,没有问题。(手术完回病房以后,老公说我胸口有几个红红的针眼,后来一碰都还挺疼,估计就是这时候扎的,应该扎得挺深的。)

正式手术的时候有两个医生,两、三个护士吧,因为躺着,所以我看不见,只能听见她们的声音。主刀医生先是在我的腹部来回按压、触摸,感觉宝宝的位置,然后,潇洒利落的拿手术刀划开了我的肚皮。我能明显感觉到血液顺着腹部侧面一直流到腰上,流到背后,很快在后背汇聚成湿湿黏黏的一片。很神奇,我对医生的触摸、撕扯等接触和动作都感受的特别清楚,就是不觉得疼。这时候也不觉得怕了,只觉得医生在拉扯我的肚皮,并且一边拉一边在用力的向下压。也许是把伤口压下一点方便宝宝的头露出来吧,医生挺用力的,我都有点被压得喘不上气了。我感觉第一次手术的时候,医生好像没有特别用力这样拉扯,时间也更短。可能与不同的医生不同的手法有关吧。时间不长,感觉医生用力一拽,把宝宝整个从肚子里拿了出来。肚子里一下子空了。不知道是羊水还是血液或其他,只觉得大量的液体从腹腔涌出来,哗啦啦一下,从腰侧流了出来。一种空虚无力感涌来,我有点想昏过去。

麻醉医生一直守在我的床头,她一边认真关注仪器,一边密切观察我的状态,然后,说话分散我的注意力。问我喜欢儿子还是闺女呀。这时,护士已经第一时间把宝宝拿到我的面前。对,感觉就是拿着的。呵呵。这个软软的红红的小东西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漂亮。大宝出生的时候特别白净,那时医生抱过来给我脸上蹭了一下就抱走了,我都没来得及看清楚。而老公、爸妈一再的说大宝出生如何漂亮干净,一点都不像月宝宝云云,让我一直认为新生宝宝都应该是白嫩白嫩的。可是,糖宝被拿过来的时候,我看得可清楚了。护士一手托着她的小肩膀和头,一手提溜着她的两条腿,就举到了我面前。糖宝的身体有点呈灰红色。大概是皮肤还红着,又覆盖了一层有点青白色的胎脂。我很担心,宝宝怎么这个颜色啊,是不是不健康啊?然后,小家伙就开始嘹亮的哭泣起来了。医生和护士都说,咦,这个宝宝哭得声音真大!听到她中气十足的哭声,我才放心。护士把宝宝的脸亲昵的在我脸上蹭了一下,说,恭喜你得了个小公主,2680克。感受到宝宝滑滑腻腻微凉的小脸,我就顾不上昏过去了,一直扭着脖子,视线只牵在宝宝身上了。

婴儿擦洗台在我的左后方,我仰着一点脖子就可以看到护士在给宝宝擦洗。没有用水,就用手术室准备好的布巾,给宝宝熟练的擦干净。然后穿上了我给宝宝准备的纸尿裤和小衣服,包上襁褓,就抱出去了。

很开心,早就想要一个小棉袄了,这下可如愿了。那个肉肉软软的小脸,虽然还没有特别看清,已经暖的让人心都要化了。相信糖宝爸爸和糖宝哥哥也会很高兴。接下来,我就可以安心的等着医生给我清理、缝合伤口了。

缝合的时间比我想象的要长得多,主要由主刀医生的助手完成。我听见医生一直和助理医生在说话,一边说一边在刺拉拉给我缝伤口,感觉像是在真人教学啊!苍天啊,我不介意你教学生,可是,在我身上做实验我还是有点担心的。医生一边给助理介绍说要缝七层,一边做示范。后来大概是让助理医生直接上手了,只是自己站在旁边指导。我心里打着小鼓,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这个新手医生出什么状况,虽然这时候,其实我想动也完全动不了。突然,医生说,你怎么这么缝?你老师是这么教你的吗?吓得我的小心脏咯噔一下。接着,感觉是主刀医生自己又示范了一次,就完全丢给助手了。因为我听见主刀医生走开的声音。我只好在心里默默的为自己祈祷,安慰自己说,助手虽然不熟练但是应该会很认真吧。

又过了好久好久,手术终于顺利的结束了。出手术室的时候,迎接我的是老公温暖的笑脸,他轻轻的摸着我的头发,说,老婆辛苦了,宝宝已经在病房等着我们了。


剖宫产术前准备——手术室原来是这样的

剖宫产入院要办什么手续?要带什么东西?要做什么准备?全流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