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道家文化

民国故事1则:采参诡事(民国故事全文免费阅读)

文/璃龙学长

民国故事1则:采参诡事

01

民国一年(1913年),一个寻常夏天。

街面犄角旮旯上净是些腌臜东西,在热浪滚滚里,臭气熏天。

一些猫猫狗狗张着嘴吐着又腥又臭的舌头,红眼珠子睁得老大,有气无力望着远近来倒垃圾的瘦骨嶙峋的百姓。

无论是街上走着的路人还是闲在家的,都觉得这天儿太热。

虽是天气难耐,但小商小贩还得为了一家老小的生记忙活,刷锅烧饭的,卖小吃的,卖布料的、要饭的,钉鞋的…

时不时还有一队大头兵从兵营出来,沓沓沓,不知去向何方?平头百姓没那闲工夫管你干啥去。

有些古稀老人蹲在城根下晒着太阳、唠着闲嗑、下下着棋,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才略显闲适。

已经二十五岁的王麻子,在一家医馆勤勤恳恳学习医术,不久便成了坐堂郎中,人气很旺,很多人来找他看病。

日子就这样慢慢悠悠的过着。

02

突然有那么一天。

打远处来了一个瘦瘦矮矮的老头儿,穿坎肩短衫裤,白袜缎鞋,急忙慌地来了。

掌柜的瞧后,立马把这位老爷子让过来,跟他寒暄起来。

王麻子一边配药,一边偷摸侧耳听着。

原来这位老者是城中一位商贩,陈爷,温厚纯良,心善如佛,与老婆两人卖一些小吃食儿以补贴家用。

虽是没有几个钱但也不至于饿死。

陈爷家里的独苗——陈正,年方二十,天资聪颖,老两口省吃俭用供他读书,也是陈方争气,考了一所大学。

也是老天无眼,陈正不知染了何病,竟然一病不起,卧床数日不见好转。

王麻子听到这,想起了这个叫陈正的年轻人,自己曾给他把过脉,脉象不稳,时起时浮。

这时,陈爷突然“呼嗵”跪倒在地,求掌柜的卖给他一点人参须子,他买不起人参。救他儿子。

这一跪,一帮人全都围拢过来。

掌柜的也是心软之人,连忙将他扶起,连说:“陈爷,您先坐。”

小学徒将众人支开…

掌柜直接说明,小医馆没有人参,这东西太过珍贵,除非去东北去采。

听到这儿,王麻子也是血气方刚之人,虽平日里举止轻浮满嘴混话,但心善。他生父生母皆是病亡,若是有人能救治他们,或许不会死。

王麻子和掌柜的说,自己只身一人前往东北要去采参!!!

“麻子,关东之地匪类众多,你要是出了啥事,我如何与你兄长交代??”

王麻子正色言语道:“若是我三哥知道这事,定会出手帮助这苦命的老人家。掌柜的,莫要劝我了,我王麻子铁了心的要去闯一番!”

掌柜的见劝不过他,也只能嘱咐他几句话,赠给了些许路费,并给他一封书信,说是可以找他一个故友,孙把头。

陈爷感恩戴德。

王麻子又开了几服药,说能让这陈正稳上一段时间。

至于王麻子如何去的东北咱们暂且不提。

民国故事1则:采参诡事

03

只说王麻子到了吉林省抚松县后,已是阴历八月份,此时正值秋天参籽成熟,鲜红光洁,形似鸡腰,冠诸团生细杆之上,很像榔头,故民间亦称“红榔头市”,为采参黄金季节。

王麻子靠着多方打听,终于打听到哪个地方有人参,那便是此地的长白山!

人参,受天地之精华而养,阴阳二气汇集长白山等高山之所,便有野山参,但非寻常人不能采。

东北自民国建立以来,也是动荡不安。

先前清国国力繁盛之时,吉林将军派一些老放山人挖参,每年上贡珍品必有野山参。

俄日也对关东地区虎视眈眈,不断渗透势力,先前清政府不咋管事。洋鬼子也是知道人参的功效,想法设法派人去采参。

弄得山参更是稀有非常。

一颗野山参价格高的直让人伸舌头。一株大棒槌卖掉,能换一车银子银元的不在少数。

平头老百姓根本买不起,只有那些怕死的达官贵人们才能享用。

因此高额的钱财引诱着无数采参客冒险想采得稀世人参,大富大贵。

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知已有多少采参客死于山间野地之间,无人收尸,被野兽啃食成白骨,不知这山涧有多少无名白骨堆在那里。

04

接着说王麻子。

正巧肚子咕噜噜一阵叫唤,看见路边有卖吃食儿的,刚要掏出几个子,才发现路费不知被哪个贼人给顺走了。

气的他直接当街大骂。

也是白费力气。

突然想到了个赚钱的主意,便是装成游方郎中,不要诊金,给点吃的就行。

可行医得有行头,王麻子这时连个虎撑都没有。衣服还破烂不堪,跟乞丐一般。

虎撑乃是药王爷孙思邈所创之物。有大有小,小可绕指,大可拿捏。

通体铸有八卦图饰,寓意去凶辟邪,趋利向善。

铃的外侧留有半指的开逢,中间有两颗铁弹丸。

使用时将食指和中指插入响铃的中间,借助拇指之力,手掌快速晃动,手臂配合上下浮动,使中间的弹丸来回撞击,以此发出清脆震耳的响声,随走随摇,就跟咱们现在的广告一样宣传作用,让人知道你来了。

摇虎撑也有一番讲究,你要是医术一般的游医,只可将虎撑放在胸前摇动;若是医术较高且稍有名气的游医则可将虎撑与肩齐平摇动,至于医术高明、医德高尚的游医则可将虎撑高高举过头顶摇动,以象征其身份。

只能找了俩铁片,叮叮当当,沿街碰运气。

偶然间,瞅见一个老太太正愁眉苦脸的,定是遇到难事了。

果不其然,老太太说:“孩子,我家老头子的脚前些日子伤了,本想过一段时候就好了,可谁知,那伤口已经发黑了,不见得好了。我们老两口也没钱去看病,只能干忍着。”

说完掏出手巾不停地不停地抹泪。

王麻子心想正是时候,便跟老太太去来了她家里。

来到老人家里一看,也是破破败败的,床上躺着一人,满面虬髯,面色蜡黄,骨瘦如柴,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的脚,伤口又深又大,有些发黑,还传来阵阵恶臭味。

王麻子不敢耽误,立马给老头儿把脉:“老太太,别担心,大爷的伤没事的,交给我就行。”

王麻子又吩咐道:“您把豆腐渣炒热,炒好了敷在大伤口上,用布包好,每日换一次,慢慢就愈合了。”

豆腐渣竟有如此功效?老太太心想,这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吧!

王麻子见老太太杵着不动,急忙道:“大娘,您就信我吧,俺这是从古书里看到的,准成,要是老爷子出点啥事,您拿我到官府不就中了?”

有王麻子这席话,老太太心里的一块石头也算着了地,连忙去准备东西。

看王麻子没吃饭,先给王麻子做了点苞米面烀饼子。

王麻子连吃了好几块,要不是喝点水,准能噎死。

不到半个月,老头子的脚慢慢长合生新皮,老太太见状欣喜万分。

“这方子可真神…”

见王麻子无地可去,便留他住下来。

老头儿的脸色也好看了不少。

在养伤的这段时间里,王麻子与孙把头无话不聊。

王麻子跟他聊了起来,就聊老头儿的伤口是怎么来的?

老头儿说,上山采参不小心被东西划的。

王麻子一听“采参”心中一动,就慢慢套话,这一聊让王麻子大吃一惊,原来这老头就是掌柜的故友——孙把头。

这就叫缘分到了!王麻子心说道。

这些天,王麻子也没闲着,治好了很多乡亲,给他送了不少吃食。

他还每日挑水,做饭,勤快得很。

孙把头十分喜欢这个年轻人。

孙把头听完王麻子去采参的缘由,也是佩服万分。

他便仔仔细细跟王麻子唠了唠采参这一行当。

进山挖参得备好各种家伙事;

第一件事永远不能忘,就是要拜山神爷老把头;

这东西生久了有了灵气,怎样不让它跑掉…

千万不能伤了根须筋脉,否则人参成色受损,卖不出好价钱…

民国故事1则:采参诡事

05

不知不觉到了阴历九月份,孙把头伤好如初。

老太太见状高兴的合不拢嘴,给爷俩炒了俩菜。

酒酣耳热之际,王麻子借着酒劲,想请孙把头一起上山采参,老头也是借此机会好好报答王麻子,当即答应下来。

但孙把头给王麻子定了规矩,王麻子必须听他的话:

“跟紧我们…找不到路,迟早困死在山里,被老虎啃的啥都不剩。”

“等挖到人参后,不可有私心。否则天地共戮!”

阴历九月初九,正是黄道吉日。

孙把头带上王麻子和一众放山人,带上一干家伙事儿,就进山了。

只见山岭绵延,林海苍茫,苍松偃柏,遮天蔽日。

寻至一开阔地,孙把头将三块石头搭成老爷府(山神把头庙),插上几炷香,领着众人虔诚地拜了又拜:

“山神爷爷保佑咱们顺顺利利下山,拿到大棒槌。”

言罢,就将一些水果吃食儿给摆上。

可令孙把头吃惊的是,香燃了一半就灭了。

按往常来说,这是凶兆,不能放山采参。

可兄弟们家里都没吃食儿,就靠采参换碗饭吃,在众人央求下,孙把头只能同意。

众人搭出一个搭地戗子(窝棚)。搭,防雨的树皮,里面铺上草和狍子皮,又在窝棚前燃起一堆篝火。火堆能够驱蚊虫,防野兽,暖身,去潮气。

又熬了点小米粥,这东西耐潮容易熟,所以大部分放山人都喜欢带。

孙把头点起旱烟,吐着烟圈,抬头看远处几片乌云压境,说了句:“变天了,快点进窝棚里吧。”招呼众人进去。

见众人闲来无事,孙把头便给众人讲起了一个故事:

此事发生在清末年间光绪年间,说,刘二狗,世代在长白山上打猎,只猎杀成年之兽,绝不杀母兽幼崽。

一天,他正在山上打猎,无意间发现一只飞鹰正抓着一条小蛇,刘二眼疾手快,搭弓射箭,稍微偏向,擦伤鹰的翅膀,老鹰吃了痛,松开爪子,那条小蛇便得救了。

临走之际,刘二狗对那条蛇说:“还不快快逃命去吧”

当天晚上刘二做了一个梦,梦着一青衣女子,自称是柳妹儿,说自己是被刘二救下的那条蛇。今日特来报恩。她告诉刘二,明天夜里去哪个村,哪个地上,能挖出一只金碗…

刘二狗从梦中惊醒,才知是梦。

次日刘二狗照做,真就挖到了一只金碗。拿着这只金碗做起了买卖,钱生钱容易,开当铺、开饭馆…

几年下来,刘二狗住进了北京城,成了赫赫有名的大财主。

可钱财迷人眼,刘二狗失了本性,勾结官府,鱼肉百姓,百姓无不骂他…

到了庚子国变那会儿,刘二狗一家老小全都被洋鬼子杀了,那惨状让人胆战心寒。后来有人看到,从他家里爬出了一条小青蛇…

众人听得心有余悸。

孙把头将烟灭掉,说道:“老话说,万物皆有灵…”

又对王麻子说道:“外乡人一定要知道,我们东北这里的一些兽类邪性的狠呐,小心被那些东西给迷了。”

王麻子点了点头,喝了几口小米汤。

06

第二天雨过天晴,众人早早动了身。

孙把头用刀子在树上刻上记号,以防迷路。

起初山中起了一阵雾气,朦朦胧胧。还能看见人影模糊。

不久大雾涌来,连自己的脚都看不清了。

深一脚浅一脚,王麻子一个不留神,脚下一空,咕隆隆,不知滚向哪里。

也是山神爷保佑,没摔死。

等他醒来后,发现自己身处一个乌漆嘛黑的洞里,用鼻子一闻,净是些潮气以及草腥味,而后掏出火石点着用松油浸过火把,极其耐燃。

王麻子小心翼翼地走着,突然一株人参出现在王麻子眼前。

此参,芦长而密,皮黄而紧,纹多而深,体态玲珑。籽红叶绿,个头肥大。

王麻子差点喊出来:“好大的人参呐!”

得亏反应过来:“好大的棒槌啊!”

(传闻,人参年头久了,就有些成精了,心眼子贼多。有些上了一定年头的会变成扎着小辫身穿红肚兜的小娃娃,在夜里玩耍。若人参知道自己被发现了,定会逃了,你要是找也找不到了。所以得说是棒槌。)

招呼众人来。

王麻子立马从口袋里掏出红绳,红绳拴着铜钱,钱币属金,金克土。能把人参牢牢拴住。

王麻子不敢大意,仔仔细细给人参的来了个五花大绑,又人参四周钉上钱币。

这法子是孙把头教的,专门用来治大棒槌。

众人从上面放下一条绳子,就下来了。

一见这人参,众人也是欣喜万分:

“真是山神爷保佑啊!!!哈哈哈哈”

立即摆开家伙事儿,准备大干一番。

突然,只听得“呲呲”声,远远瞅见两盏红灯笼正慢慢逼近,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子腥臭之风。

孙把头见多识广,暗叫不好,大喊道:“快跑!!!!”

只见那“红灯笼”猛的从暗处冲出来。

一帮人定睛一看,哪儿他娘是灯笼,分明是一条似蛇非蛇、似蟒非蟒的怪物!

头如十石之斗、身长十余丈、遍体墨色麟甲森然、脑袋长着一只硬东西,张着血盆大口,朝人群袭来。

“姥姥啊!!!”

众人只恨爹娘没给自己多生几条腿,连滚带爬朝绳子跑去。

一人被什么东西给绊了,磕倒在地。那人抬眼一瞧,竟是一个骷髅头,再看周围,是各种人畜的白乎乎长了绿毛的骨头,堆成了小山。那人也是倒霉,被那蛇一口吞了。

剩下的众人眼睁睁看着这一幕,胆子小的尿了裤子。

王麻子见状只觉一股寒气直悠悠上了天灵盖,正在发愣,被孙把头拉着就逃。

终于看到绳子了。一个一个死死抓住绳子往上爬,生怕落下自己。

孙把头殿后,王麻子他前面。

那巨蛇也是不甘心到手的猎物就这样丢了。 抬身一个前冲,张开大口,要一口将孙把头吞了。

王麻子也是急中生智,将背篼中的斧子使出吃奶的劲儿扔向了那巨蛇。

“去你奶奶个腿儿的,吃我一斧子吧!”

斧子晃晃悠悠飞向了巨蛇脑袋,巨蛇躲了一下。

民国故事1则:采参诡事

孙把头趁机玩命地爬,才被众人七手八脚的给拉了上去。

那巨蛇见众人逃离了地坑,恼怒万分,阴狠狠地盯着众人。

着实瘆得慌!

王麻子跟孙把头说:“如今少了一个人,这株人参不要也罢。咱们去别处寻寻便是。”

孙把头叹了口气坐在一个树桩上:“唉,不知需多少年份,这蛇才能长得如此巨大,你为救我,伤了它,咱爷儿几个又被它看了全貌,怕是…”

王麻子此时很后悔来了这个鬼地方,但如今后悔没用,还不如想个法子。

回到了窝棚,随便吃了点东西,众人便想着如何斗这个畜生。

07

就在这时,远处草丛里窸窸窣窣又是无数细碎声响,众人以为是那条蛇,连忙抓起家伙事,王麻子拿了根木棍子。

出乎意料的是,来的是一个人。

那人长得瘦小枯干、衣衫褴褛,但能看出穿的是道服,满面灰尘,皱纹满面。几缕长须飘然于胸前。

他看到王麻子等人的架势,吓了一哆嗦,蹦的老高!连忙喊道:“勿打,勿打阿!”

可王麻子已收不住手,“咣当”打在了那人后脑勺。

“哎呦!!!哪个王八蛋下手这么重呐!!!

王麻子随后赔了不是,又请那人进窝棚里歇息,接着将洞里的事一一告知。

攀谈半晌,方知来人是个道士,道号:飞云。师从中南山某位道长,后游历四方至此处。行至山下,只见山头妖气腾腾,令他大吃一惊。

又说他师父曾曾起了一卦,说,此处有条快化蛟的蛇,不知修炼了几百年了,得了些灵智。平日躲入地洞,靠着洞中那株人参引诱无数放山人,然后将其吃掉。晚上则是出洞,吞吐月华修炼。

若是诛妖便是功德一件,

飞云道长继续言语道:

世间飞禽走兽、鱼鼋龟蛇、苍松古柏、孤魂野鬼。此辈采天地之灵气,汲日月之精华,外修人形,内炼金丹,只盼有朝一日能够得成正果。俗话说“人分三六九等,木分花梨紫檀”。

此辈也是如此,有的是一心向道,修炼的同时也愿意帮助世人;有的则不然,得了些个风云气候,便兴妖作怪、肆意妄为,闹得越来越厉害,惹得天帝震怒,命雷部正神下界伏妖。

不知为哈这恶蛟没被上天诛杀?

孙把头久经风霜,知不少事由。

有句话说得好,包子在馅,不在褶上,看看这老道士有何神通吧!

飞云道长掐指一算,将浮尘一摆:“无量天尊,这次贫道定能降住这个孽畜!!”

接着吩咐众人,你们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有话则短,无话则长。

孙把头带着一行人下山购置飞云道长所要的东西,王麻子负责买了几大包雄黄。

飞云拿出一捆黄纸,一只毛笔,蘸着朱砂,画下一道符,摆上香坛,又命众人拿木桩围成一圈,将符贴在上面。

依飞云道长说法,只要待在圈里,那畜生奈何不了他们。

待飞云祭出天雷咒,便劈了这畜生!

众人连连称善,只有王麻子看起来脸色不好,心事重重。

08

几人在窝棚里蜷成一团。

金乌已坠,开始下雨了,夜雨凄迷中,外头黑黝黝山峦耸立。

一阵朔风呼啸,飞沙走石,天际中层层黑雾压得很低,空旷寂然令人胆颤。

从黑雾中慢慢浮现出一条体型巨大的怪物,也不用猜了,就是那蛇。

见此,只有孙把头、王麻子还,飞云能稳住心神,其余几个都开始跪下磕头祷告:“玉皇大帝如来佛祖,王母娘娘,快来救救我们吧…”

飞云道长临危不惧,手捻长须,一手持木剑,嚷道:

“呔!你这妖孽,在此不好好修炼,反而图害生灵,道爷我这次就是要替天行道,除了你这孽畜!看招!!”

说罢,木剑插黄符,嘴中念念有词,摇头晃脑,脚踏罡布,不一会自燃起来,举过头顶。

“恭请雷部正神下凡诛妖!!”

话喊得倒是贼霸气威武,可过了半晌,啥动静也没有。

只是黑风刮的更猛烈了。

巨蛇见状更是暴怒,直扑众人。

飞云也是慌得一比,摇了摇伏魔铃,挥了挥天蓬尺,见不好使,直接扔掉,一遛烟进了护身圈。

情急之下,飞云想到先前一人教他的障目咒,可借人身伪化成龙。

虽然只维持一炷香的时间,但起码能将巨蛇唬住。

只是必须是属龙的,否则受此术者定会减寿五载。

巨蛇“砰砰”的撞击木桩。

飞云问道:“谁是属龙的,快出来。”

无巧不巧的,只有王麻子属龙。

他让王麻子把身子涂满雄黄。

然后抓起一张纸,手指咬出血,在上面画来画去。

手持咒文符纸,在坛前,口中念念有词道:

“神在天者腾云驾雾,在地者走马龙车,焚香者速降临,化煞弟子为你来开光。点你左眼看天机,点你右眼识地理,点你左耳能听千人语,点你右耳能听万人言,点你双手档灾厄,点你双脚怯 灾星,五脏六俯点齐全,灵气一注显神通,无论佩身与摆放,化解灾厄速奉行,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紧接着,飞云又燃起一道符纸,念了一通咒语,王麻子耳朵边嗡嗡的,只听得后面两句“今身化成金鳞物,降妖伏怪显神通,急急如律令!变。”

手指一指,王麻子顿时周身黑烟滚滚,只感身子轻飘飘地。

众人仰头望去,只见一条黑龙腾空而起,瞪目张牙,龙须时起时伏,“嗷”的一声直冲巨蛇。

巨蛇见一条龙朝他而来,气势减了几分。

一蛇一龙缠斗起来,针尖对麦芒。

转眼,黑龙慢慢处于下风,孙把头见状,大喊道:“快去帮忙!!!”

孙把头听了王麻子先前告诉他的话,让众人一起将掺了雄黄的酒扔进蛇嘴里,让他喝的饱饱的。

那巨蛇吞下几坛雄黄酒,已然浑身难受无比,元气大伤。

有心要离开,可已是力不从心,但仍吐着信子“嘶嘶”作响,众人纷纷退回护身圈里。

飞云此时对巨蛇大喊道:“你这畜生还不走,非得斗个你死我活?你快快离去,能保你一命,如若不然,定要受天雷击身。”

那蛇听后,大吼起来,地颤土震,似有万兽其鸣,雷霆万均。

眼瞅着护身圈已是快被冲碎,千钧一发之际。

咔嚓嚓!咔嚓嚓!

九霄云中突然雷电大作,雷火滚滚,金光霹雳轰然而下,大地颤了几颤。

“咣!”

一道巨雷击中巨蛇。

“咣咣!”

又是几道霹雳交相纵横。

那蛇被击得浑身冒烟,颤巍巍得抖了抖身子,趴在地上不动了。

此时,众人隐隐约约看见黑云中显现一人,身长一丈,赤发兰身,手足皆为凤爪,其貌凤觜形翼,手持金槌凿各一付之。朝地面望了一眼,便随云而去,不见踪影。

飞云道长见状,大喜过望但又故作镇定,道:“也是好言难劝该死的鬼。刚才雷部众神去蟠桃会吃蟠桃去了,现在已是回来了…” 。

一放山人问飞云道士,方才黑云上的那个鸟嘴人是谁?

飞云立马变了脸色,连忙骂道:“不要命了啊?敢这样说话。”

方才云中之神正是那歘火律令邓元帅——邓伯温。

民国故事1则:采参诡事

《道法会元》卷五六曰:“雷部有飚火大神,姓邓,名伯温。昔从黄帝战败蚩尤,封河南将军。大神见黄帝登天,遂弃位入武当山,修行百载,能随气升降。又见世人不行忠孝,杀害侵以以强凌弱,国王辅弼,不能制御。遂日夜发大愿,欲为神雷,代天诛伐此恶逆。念念不绝,怒气冲天,忽一日变凤觜银牙,朱发兰身,左手持雷钻,右手执雷槌,身长百丈,两腋生翅,展开则数百里皆暗,两目放火光二道,照耀百里,手足皆龙爪,飞游太虚,吞啖精怪,斩伐妖龙。蒙上帝封为律令大神,隶属神雷。”

其曾发大愿灭天下不忠不孝之人,及断鬼魔侵害人物,一勿为祸妖邪,救生度死。故一切邪魔最为畏惧此神。

这时候,王麻子也是变回了人样,浑身瘫软无力,却心中暗骂:真是个脸皮厚的跟鞋底似的牛鼻子老道,明明就是瞎猫碰死耗子,硬是装大半蒜!!

飞云蹑手蹑脚,前去探探情况,见那巨蛇已无声息,便说道:

“真是活该,方才已是劝它了,可它不听。这孽畜受不过天雷,已是寂灭了。若是修行的差不多,便已经可以护佑一方水土,享受香火了,等时机一到,就可以升天。唉。”

09

几人再次下洞将那株人参挖了出来,孙把头揭一大块新鲜的苔藓铺好,放上一些土,把棒槌裏住,外面包上桦树皮,用树皮当绳捆好。

一众人才回窝棚准备歇息。

孙把头让王麻子保管这株棒槌,王麻子揣着,根本睡不着,怕别人惦记…

好不容易熬到金乌初升,跟着孙把头等人一起下了山。

下山之时,飞云道长对王麻子言语道:“阁下与我有缘,助我降妖,贫道来给你算上一卦。”

言罢,掐指,过了响响,飞云抚须言:

“一十八载喜相逢,东日倭岛下辽东。九州火光不休,不知是吉还是凶?还望阁下好自为之,要想活命,就离关外之地远点便好,天机不可泄露,贫道只能说这些了。”

王麻子听后一时有点懵,倭岛?日本?

莫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