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道家文化

圣贤也疯狂——后羿·嫦娥篇

后羿射日,是一桩悬案。

后羿正名

子路曰:“卫君待子为政,子将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论语》)

圣贤也疯狂——后羿·嫦娥篇

名不正则言不顺。在这里,我们先要将传说“后羿射日”中的羿和夏朝时东夷族有穷氏的首领羿分清楚。

上古时代的后羿,曾“助尧射九日”。帝尧时期,传说十日齐出, 祸害苍生;天帝就派擅长射箭的羿下凡解除灾祸。羿射九日,只留一日,给大地带来复苏的生机,人们尊称为“大羿”。这种记载,和上古时期多火山、地震、洪水的地质背景非常相像;这一点,在中西方神话传说中有相同的体现。

圣贤也疯狂——后羿·嫦娥篇

夏朝时的后羿,又称“夷羿”,相传是夏王朝东夷族有穷氏的首领。有穷氏是一个擅长射术的部落,后羿也是一个射术高超的英雄。他是夏王朝第六任帝,在位八年,他和杀他的寒浞是历史上少见的几位改姓未改朝代的篡权者(寒浞为夏朝第七任帝,在位六十年)。

不管是哪一种说法,后羿似乎都具有一定的传奇色彩。对此,鲁迅先生的《故事新编·奔月》篇中,进行了一定的整合和改编。然而,事实上夏朝的后羿和嫦娥没有一点关系。民间之所以会有误传,大约与两个后羿所扮演的都是“英雄”的角色,也都有传奇的经历有关。

圣贤也疯狂——后羿·嫦娥篇

相同的是,这两位后羿的结局都非常悲壮。射日的后羿,因丰功伟绩,却受到了其他天神的妒忌,他们到天帝那里去进谗言,使天帝终于疏远了后羿,最后把他永远贬斥到人间。夏朝后羿之死,儒家的代表人物孟子和西汉初年刘安的《淮南子》都说他是被恩将仇报的徒弟逢蒙暗害的。暗害的手段记载各不一样,有的说是用桃木大棒打死的,有的说是用暗箭射死的。总之这位盖世的英雄死在阴谋家的手里。有的传说里还说,后羿死后阴魂不散,变成了打鬼的钟馗神。这种说法,实际上反映了我国古代人民对这位不幸死去的英雄的无限怀念。而有的传说中是说后羿死于桃棒,所以后世驱鬼均用桃木长枝,称法尺。

圣贤也疯狂——后羿·嫦娥篇

英雄末路,免不了让人有些许的感慨和感伤。可自古英雄配美人,却不光是文学作品里的佳话。

“射日”和“奔月”,英雄与美人的相怜,现实与浪漫的叠加。

从这时开始,诸神的角色更像普普通通的人,从神坛到人间,英雄的色彩并没有因此黯淡;而人间的红尘往事,却更让人英雄、仙子在神坛里渐行渐远,在人间闪耀着光辉……

嫦娥奔月,也是一桩悬案。

嫦娥为何奔月?关于嫦娥的民间传说,为何褒贬皆有,毁誉参半?从某种意义上说,也许对嫦娥的评说更接近于常人;甚至,关于嫦娥的故事,除了飞升月宫之外,她的经历,大约最接近凡人的世界。

圣贤也疯狂——后羿·嫦娥篇

现在民间流产甚广的一个版本,大约取材于《淮南子·外八篇》:

昔者,羿狩猎山中,遇姮娥于月桂树下。遂以月桂为证,成天作之合。

逮至尧之时,十日并出。焦禾稼,杀草木,而民无所食。猰貐、凿齿、九婴、大风、封豖希、修蛇皆为民害。尧乃使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邱之泽,上射十日而下杀猰貐,断修蛇于洞庭,擒封豖希于桑林。万民皆喜,置尧以为天子。

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托与姮娥。逢蒙往而窃之,窃之不成,欲加害姮娥。娥无以为计,吞不死药以升天。然不忍离羿而去,滞留月宫。广寒寂寥,怅然有丧,无以继之,遂催吴刚伐桂,玉兔捣药,欲配飞升之药,重回人间焉。

圣贤也疯狂——后羿·嫦娥篇

羿闻娥奔月而去,痛不欲生。月母感念其诚,允娥于月圆之日与羿会于月桂之下。民间有闻其窃窃私语者众焉。故宋人有云:“一轮千古广寒深,折尽桂花应白发。”

“月桂为证,天作之合”,似乎开启了自由自主真挚果敢的爱情的先河。后来的文学作品里也大多会出现“天地为媒,日月为证”等等这样类似的爱情宣言。

传说中后羿和嫦娥的这种遇见、遇合、坦荡、真挚,似乎都是凡人对唯美的爱情的一种诉求,浪漫的气息扑面而来。而“月圆之日会于月桂之下”和七夕节时“牛郎织女”鹊桥相会,有异曲同工之妙。

然而,除了这个版本的传说之外,另外一些历史文献资料,似乎并没有赋予“奔月”以浪漫的气息,甚至在“奔月”的叙述中,把人性中丑恶的一面,过分放大了。

圣贤也疯狂——后羿·嫦娥篇

其中,汉代嫦娥奔月故事的结局十分怪异,大都说嫦娥后来变成了蟾蜍,也就是癞蛤蟆,汉代人相信月亮中有玉兔和蟾蜍,玉兔不知道有何来历,那蟾蜍肯定就是嫦娥的变体吧。也许是因为美人变成癞蛤蟆的结局太悖逆常理,也太不合乎人情,于是这个嫦娥奔月的故事流传到后来,就丢掉了那个丑陋的让人起癞疙瘩的尾巴,变成了一个纯粹的悲欢离合的哀艳故事了。

而其他的历史文献资料甚至爆出了更为惊人的“猛料”,使“奔月”几乎成为充满娱乐意味“爱情乱象”了。比如根据现存有些历史文献的记载,嫦娥在嫁作后羿妇之前,曾有过一次婚姻经历,还有过一次艳遇;嫦娥的前夫是赫赫有名的舜,艳遇的则是一位翩跹白衣少年。比如在《山海经》中就有这样的记载。

圣贤也疯狂——后羿·嫦娥篇

东晋时期的小说集《拾遗记》中的记载更加令人匪夷所思,东晋人写下了嫦娥和太白金星之间一段秘而不宣的韵事。嫦娥的秘史绝非到此为止,嫦娥历史中还有风情旖旎的一页,足以和中国历史上任何浪漫故事媲美,只可惜历代文人大都有眼无珠,把这一页轻轻地疏忽过去了。这是一段人神相恋的艳情故事,大意是说,皇娥晚上在璇宫织布,独居无聊,就丢下手头的女红,独自一人乘着木筏游玩,随风漂泊,漂到在烟波苍茫的穷桑之浦,与水际一位英俊的男子邂逅相遇,这位帅哥儿乃是太白之精化身下凡。两个人一见倾心,于是同舟出游。太白抚琴,皇娥唱歌,两情盈盈,乐不思归。皇娥与太白一夜风流,回来后不久,就生了少昊。

圣贤也疯狂——后羿·嫦娥篇

其实,我们回过头去看这些传说,抛开传说中那些“爆料”的“风流韵事”之外,为什么在民间传说里,更多的留下的是一份真挚、哀艳、浪漫、坦荡?我想,之所以我们愿意接受诸神在神坛的光辉形象,是因为善良的人们,对于历史,总是倾向于只记忆那些美好的故事;若真的走下神坛,大家都是漫漫红尘中的凡夫俗子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