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道家文化

华山自古以“奇秀险”而闻名遐迩,可这篇华山游记,不仅仅写景。(仆游华山)

华山一日

作者:杨林

华山自古以“奇秀险”而闻名遐迩,可这篇华山游记,不仅仅写景。

西岳华山,以奇、险、峻、秀著称于世。作为陕西人,不登临“五峰”,不免有些遗憾。十余年前,“五一”前夕,与朋友相约,凌晨两点出发,黎明时到达玉泉院。拾级而上,但见悬崖之上,不知名的奇花竞相怒放。空气湿漉漉的,抓上一把,仿佛能握出水来。过了苍龙岭,不争气的右膝,剧痛钻心,难以前行,只好坐山观景。远望东峰,林木葱茏,奇石林立,秀气充盈,环境清幽。对于华山,历朝历代,文人墨客,多有诗文赞美。我的笔笨,无法描述。但对华山松、挑山工、失学童的印象,仍记忆犹新。如同定格在脑海里。十多年了,一直挥之不去。

华 山 松

苍龙岭上下,也是险道,如履薄刃,绝壑千尺。但悬崖畔却长着几棵桶粗的苍松,且树干笔直,身高数丈,山风吹来,树干不摇不摆,枝叶却发出“丝丝丝”的声响。这些松树,放眼看去,都长在光溜溜的岩石之上,没有一星半点黄土。走近一看,才发现树根深深地扎进一条条数寸宽的石缝里,紧紧地咬定悬崖,一刻也不放松。

在险峻之余,松树为华山平添了许多灵秀。《西山经》云:“华山之首,曰钱来之山,其上多松”。华山松自古有名,且无石不松,无松不奇。据说在中峰玉女祠南,有一龟石,其顶无土无水,然独生一松,树干扭曲多姿,游人觅其周遭,却不见根生何处,故称“无根树”。唐顾况诗云:“遥知玉女窗前树,不是仙人不得攀”。可惜,此树在“文革”时死掉了。今仍存枯树,其态犹可一赏。华山之木,自古禁伐。至今仍存参天古木五十余棵。“五峰”之上,奇石林立,古松苍翠,郁郁葱葱。多处峰顶,林木葱茏,参天敝日。山滋养着树,树肥沃着山;山树相依,树在山的怀抱里风姿绰约;山在树的陪伴下伟岸坚韧。

华山松,以它那岿然屹立的姿态,傲霜斗雪的品格,挺拔伟岸的英姿,奋发向上的精神,被千古传颂。正如陶渊明诗云:“严霜珍异类,卓然见高枝”。自从盘古开天地,国人就对松树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怀。诗仙李白曾留有“愿君学长松,慎勿作桃李”的名句。古往今来,面对列强的频频入侵,中华民族一如既往,像松树一样坚贞不屈,百折不挠,巍然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我爱你,华山松!

挑 山 工

华山自古以“奇秀险”而闻名遐迩,可这篇华山游记,不仅仅写景。

华山险峻,风景秀丽。在摩肩接踵的游客中,时不时可见一名挑山工,气喘吁吁,大汗淋漓,负重攀登。我在苍龙岭上边的凉亭旁,见到一名四十左右的挑山工,步履蹒跚地的走了上来,“腾”的一声,将装着蜂窝煤的背笼,重重地放在台阶上。我问他的年纪,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再过五年,世上没我!”

华山上所需的米、面、油、蔬菜、水果、矿泉水、蜂窝煤、钢材、水泥等物资,全靠挑山工们用一根扁担,两根绳。一个背笼,像勤劳的蚂蚁,一点一点转上山去。他们的年龄大多在四十到七十左右。日复一日,每日一趟,只能赚到微薄的六十到八十元。华山的千尺幢、百尺峡、鹞子翻身等处,坡度都在70到90度。游客轻装上山,攀登时都胆战心惊,大口喘气。而挑山工们,或挑担、或肩扛、或揹着背笼,负重百余斤,每上一个台阶,都要付出吃奶的力气。他们个个汗流浃背,喘着粗气。遇到游客上下,总是侧着身子,让出有限的空间。长年累月地辛苦劳作,使他们脊椎变形,双肩不平,落下病根。一看到挑山工,敬佩怜悯之情油然而生。我曾为他们赋诗一首:“华山挑山工,负重攀险峰。为了得温饱,汗水写人生”。 有时我想,那些开着豪车,住着别墅,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官二代” 和“富二代” 们,是永远体会不到挑山工的酸辛的。我相信,凡到过华山的人,触动心灵的,除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外,剩下的就是挑山工的纯朴、善良、乐观、勤劳和伟大了。

应该对挑山工说一声:“谢谢你们!”

失 学 童

因腿疼爬不上去,只好坐在东峰下的凉亭,等候朋友们下山。我的旁边还坐着一对六十开外的夫妇。这时上来一个男孩,将捡到的矿泉水瓶子,装进提着的编织袋里。他,长着一双炯炯有神地大眼睛,黑黑的眸子,透着聪明和睿智。衣着整洁,膝盖处有一个四方四正,针脚细密的补丁,特别显眼。改革开放之后,城乡居民穿补丁衣服的已经见不到了。我一边凝神深思,一边听那对夫妇和男孩的对话。问:“你是哪里人?”“湖北的。就住在山下,都两年了”。“你多大了?”“我11岁,弟弟9岁,每天上山捡矿泉水瓶子”。“一天捡的能卖多少钱?”“十块左右”。“你为啥没上学?”“爸爸说等攒够钱,就让我和弟弟上学”。这时,那位老年妇女,从双肩包里取出一瓶尚未开封的矿泉水,递给那个男孩,男孩不要,索性往后退着,她硬塞到男孩的手里说:“拿着!”声音有些重。男孩才不好意思地接了过去。

我当过教师,知道我国小学学龄儿童静入学率,在当时已接近100%。但是,还有极个别的儿童,就像这个男孩,还因各种原因,进不了校门。如今想来,那个捡矿泉水瓶子的男孩,还有他九岁的弟弟,早该考上大学了。我期盼着,就像希冀我的孙子考上大学一样。

一天时间,华山“五峰”,我只爬上北峰。一位下山的老太太兴奋地告诉我,五个峰,她都跑遍了。对此,我并不遗憾。因为我见到了华山松,见识了挑山工,还有那渴望入学的失学童。往事并不如烟,十几年了,这些陈年旧事,还铭记着,总是挥之不去。

作者简介:杨林,昭陵镇牧鹿村人,退休干部,自幼酷爱文学。曾在省市报刊发表文学和新闻作品一百余篇,有数篇获奖。

华山自古以“奇秀险”而闻名遐迩,可这篇华山游记,不仅仅写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