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道家文化

转发小说-大宋的智慧(167-169)(修行在大宋 小说)

第一百六十七章-云长生

“云二和轻柔他们现在应该到陆家的桃园里了吧?”云大坐在台阶上,抱着膝盖看着黑漆漆的墙头问正在连接绳子的苍耳。

“早就该到了,云大,一会这些狗日的不讲道理,咱们是不是杀出去?有你弄得那个东西,我觉得咱们能一直杀回豆沙寨。”苍耳把手里的绳子扔在地上,用一只脚踩着绳子,手里抓着一头,将刚才打的绳结彻底的栓死。

绳子很细,被他在院子里密密麻麻的栓了好几道,有高有低,这本来是提防野猪的法子,被他用在云家的院子里了。

军队里都是些什么人云峥太清楚了,就算是那个侯如海还能想着豆沙县的情分帮云家一把,云家也绝对避免不了破财的下场,现今之计,先把事情弄大,超出军队那些人的预料,这才是活命之道,现在家里只有自己几个人,打一架云峥并不害怕,彭蠡先生留在云家只会坏事,老人家除了大声的呵斥几声之外没有任何作用,吓不退这些满脑子想着发财的丘八。

现在的成都知府官职不大,没有权知永兴军的本事,但是在大宋文官的职权往往要比武将大的太多,永兴军的将主,见了平级的知府,也需要执礼相见,现在就看知府和鲁清源他们什么时候过来。

翻墙的人很多,不过在翻过墙之后,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就不断地呻吟,显得极为痛苦,竹签子扎穿脚底板,这样的痛苦一般人忍受不了。至于掉进陷阱的人,苍耳他们就熟练地盖上草皮盖子,等着下一个倒霉蛋掉进来。

不理睬那些扔掉武器抱着脚惨叫的军卒,用绳子捆成一长串,搭起高高的架子,一个个都吊在架子上,不算高。外面的人刚好能看见罢了。

知府,鲁清源,陆家其实都是靠不住的,不过有一个人一定能靠得住,那就是寒林,这个该死的老道要是不知道云家会倒霉才是怪事,云峥甚至怀疑这一幕其实都是这个该死的老道捣鼓出来的,想要云家人的性命还不至于,自己狠狠地吓唬了他一次,他要是不还回来才是怪事。

娘的。笑林就是军队里武将出身。看样子官阶还不低。普通的小卒谁去关心檀渊之盟和送给西夏的岁币?四十年前订立的盟约关他屁事!

武将能轻易地离开军队?这家伙脸上连金印都没有,狄青的脸上都有,他怎么可能会没有?这家伙要不是朝廷的密探都他娘的出鬼了,说不定还是世袭的那种。

根本就是在欲盖弥彰!老孟头他们要是有这样的本事。早他娘的造反了,指使军队如同役使牛马,他们敢靠近军队十里之内吗?

大门被撞得咣咣直响,为了大门不至于被撞坏,云峥让苍耳猛地抽开门闩,结果就是六七个抱着大木头准备一下子将门撞开的军卒滚葫芦一样的滚了进来,还有一个被大木头压住脚踝,杀猪般的惨叫。

没有羽箭射进来,云峥的心里更加的安定。冲着外面大声喊:“臭道士,你有完没完?玩笑也要有个程度!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把他们都杀光,你知道的,我有这个能力!”

那个穿着铠甲的指挥使谨慎的走进云家。惊疑不定的看着云峥,因为到了现在云峥似乎还是没有束手就擒的打算,现在听到云峥说要把他们都杀光,步子迈得更加的小心,他现在只想擒住云峥,其余的事情以后再论。

“不出来是吧,那我就动手了,最后给你一点机会,我数三声,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杀光他们,然后流浪天涯,当不成官,我还当不成强盗?一,二!”

苍耳他们手里的火药棒已经点着了,只要云峥一声令下,立刻就会扔进军阵群里。

“住手!”寒林阴着脸从云家的花池里走了出来,手里拎着一个硕大的包裹,包裹上还在不断地往下淌水,苍耳恼怒的看着寒林,平日里把他当自己家人看,没想到这些事情果然和云大预料的一样都说是他搞出来的。

“滚回军营!”寒林阴冷的对那个指挥使吩咐了一句,就把包袱扔在台阶上,坐在云峥对面说:“云峥,现年一十七岁,身高五尺八寸六分,面白无须,有一幼弟,名叫云钺,年仅六岁,云峥娶妻陆氏,官至承奉郎。”

云峥瞅着那些军卒从架子上将伤兵解下来,又从陷阱里把掉进去的人拉上来,悄无声息的走出了云家,又侧耳听着马蹄声远去,这次问寒林:“有什么不对?”

“你的身份!我就想知道你的身份!笑林说你世居豆沙县的豆沙寨,寨子里的那个死老头子说你就是寨子里的孩子,还有一堆婆娘说亲眼看着你们兄弟出生!我暗地里抓了一个瘸子逼问,他宁死都不改口,向周边的人打听,他们对你最早的记忆就是三年前,再之前一问起来,就说你那时候年岁太小,谁有工夫看一个孩子。豆沙县的县令还拿出户籍给我看,信誓旦旦的证明你就是豆沙寨的人。我问他户籍账簿为何会如此的新,他居然说豆沙关民乱的时候把旧的账簿一把火烧了,这是他重新上的户籍。我还去问过五沟,五沟说,不可说,不可说,怎么问都是这句话。”

苍耳听到寒林对自己的老爹不尊敬,刚要上前喝骂,寒林的胳膊一甩,苍耳就被他甩了出去,云峥止住了那些要扑过来猎户,笑着问寒林:“我就是豆沙寨的人,黑虎酒我都喝了,怎么就不是那里的人了?”

“鸡窝里飞出金凤凰这种事我信!但是我绝对不相信一个还未开化的山寨能孕育出你这样的人,世家大族都没有这个本事,告诉我,你的本事都是从哪里来的?”

寒林很明显的已经抓狂了,三角眼都已经开始冒红光了。

“有一次,我去山里玩耍,遇到了一位白胡子老公公……”

“啊——”寒林猛地窜到院子里,一腿就把苍耳他们立在院子的架子扫的七扭八歪,双臂横扫,碗口粗的竹子居然被他生生的打的劈裂开来,气势非常的骇人。

“说错了,是我梦到一位白胡子老公公……”

寒林把云家的院子折腾的乱七八糟,胸中的怒火也慢慢的平息下来又回到云峥面前说:“所有人都在说假话帮你,包括乡民,包括赃官,包括高僧,包括大儒,包括我从小相依为命的弟弟,一个鸨子头在你的事情上也没有半点的含糊,我逼问的紧了,就要掏出五雷天心正法和我同归于尽,我的小徒弟,也觉得查你事情非常的无趣。

有时候我也问自己,是不是真的是我弄错了?雄鹰部落消失了,山那边的吐蕃局势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枢密院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笑林的文书非常的不完全,似乎在竭力掩盖什么,到了关节之处,就会含糊其辞,朝堂上那些老辣的刀笔吏岂有看不出来的道理,我领了这个差事,百般查访之下,才发现了你的不对,因为豆沙县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和你有关,整个豆沙县,只有你才是最终的受益者,好本事啊,寒林的名声威震西南,在你面前却没有丝毫的用武之地,不但没有查出你的不对,还差点被你查的底掉。

无奈之下,才借用军卒来逼迫你一下,想看看你身后的大势力,结果……不太好,你真的可以杀光他们,除非我出手杀了你,否则,你就会逃跑,然后和朝廷成为死敌。

还记得我们讨论过,王小波他们造反的事情吗?

你是怎么说的?王小波他们最蠢的就是没有扼制剑门关,再一把火烧掉栈道,这样一来他们至少会有三年的时间控制蜀中,而后经略汉中,一旦切断长江,就会糜烂西南,这样就能给自己争取更多的时间,就算是朝廷攻占了蜀中,也没有问题,放弃蜀中就是,还可以渡过大渡河经营大理,甚至更南边,到时候做一个王没有多大的问题。

你说的轻描淡写,我听得汗流浃背,我真的很想杀了你!”

云峥看着寒林说:“你杀不了我,蛊虫的事情让你到现在还犹豫不决,对了,还有一个事情一起告诉你好了,我把五雷天心正法的秘方告诉了一个人,如果我死了,他就会把这个秘方卖给辽国或者李元昊。”

“你为了自保,不惜拿天下人的性命做赌注?”

“我死之后,谁管他洪水滔天!”

“你不会这么做的,这不是你的性格,你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

“没办法,谁让你不断地煎迫我,个人性命是小事,我关心的这些人的性命才是大事,我发起怒火来连我自己都害怕,天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

寒林长叹一声道:“云峥,字长生,一十七岁,身高五尺八寸六分,面白无须,娶妻成都陆氏,有一幼弟年方六岁,名钺,乃是成都府豆沙县,豆沙关,豆沙寨人氏,寒林具保!你看如何?”

“长生?你怎么给我起了这么难听的一个字?”

第一百六十八章-评判好人的标准

等到陆轻盈和腊肉,蓝蓝以及云二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家里非常的安静,云大躺在躺椅上,寒林像一只老猫蜷缩在一张席子上,老廖拿着油漆碗,在补大门上的漆,至于苍耳他们正在非常勤快的拿水洗着地,有很多折断的竹子被堆在墙根,家里安详的可怕。.

陆轻盈快步跑到云峥的身边,云峥对着陆轻盈笑了一下,起身迎接老丈人陆籍和彭蠡先生,鲁清源的面色铁青,但是在踏进云家第一步的时候无意中看了寒林一眼,顿时就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作过京官,知道一些秘闻,寒林脚上的皂靴虽然陈旧,甚至有脚趾头露出来,但是上面的三道红线却非常的醒目。

随意的在云家转悠了一圈,就打算拖着彭蠡先生离去,彭蠡先生闻着依然弥漫在院子里的血腥气,郑重的对云峥说:“明曰起来书院进学吧!”

不等云峥回答,就和鲁清源一起飘然而去。

陆籍对云家的安静非常的狐疑,从云峥笑容满面的脸上看不出端倪,就朝自己闺女看过去,陆轻盈也只知道家里现在什么事都没有,却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仔细的清点了留在家里的十个人,发现一个都不缺少,只好朝父亲苦笑一下。

老丈人登门云峥特意命刚刚回家的厨娘快速的准备一顿丰盛的酒宴款待老丈人,陆籍在喝了两杯酒之后就问云峥:“贤婿,轻盈昨夜匆匆回家,整个陆家都不得安宁,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云峥从怀里掏出一枚银判放在陆籍的面前说:“小婿被人家陷害了,有人半夜从墙外扔进来一包银子,上面的印记证明,这些银判都属于蜀国以前的国库,这些东西在我朝大军攻破成都的时候,全都运去了开封汴梁城,出现在家里,那就一定是大麻烦,所以小婿才命轻盈带着小弟去岳丈家里避避,自己留下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结果就有朝廷的大军过来搜检,小婿好说歹说才洗清了自己身上的嫌疑,官军也是个贪财的,拿走了一半的银判,特意给小婿留了一半,广政十八年的银判可不多见,这个时候正是孟昶的得意之时,那时候他攻占了长安,国力也最强盛,岳丈您看看,这些银判的花纹是如此的精美,上面的铭文,也一定是出自名家之手,至于成色,这可是十足的雪花银啊。您向来喜欢收藏古物,这两枚不如请岳丈笑纳,时时把玩也好。”

云峥的手一招,老廖立刻又拿来一枚银判,放在陆籍的面前,陆籍惊愕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东西确实是稀罕,被赵匡胤弄走的那批银子早就被铸钱局化掉了,所以现在能看到这些银判,确实非常的不容易。

陆籍是一个标准的书呆子,个人又缺少主见,很喜欢收藏,却又害怕这东西会引火烧身,陆轻盈找了一个锦盒帮着父亲把银判收起来,既然夫君能把这东西给父亲,就说明这个东西已经没有危险了。

吃完了饭,送走了陆籍,云二怒气冲冲的踢了云大一脚,然后恶狠狠地盯着云大看,云大若无其事的揉揉小腿对云二说:“想要帮我就好好的吃饭,长大,再过上十年,家里就轮到你出力气了,现在少添乱。”

云二小声的对云大说:“我不小了!能不能还把我当小孩子看?”

“我知道,你的心理年龄不小,到了十六岁了,可是你的身体,唉,人的成熟不光是思想的成熟,有时候也需要**的成熟来配合啊,否则,你就只有行走在黑暗里,慢慢的熬,大哥等着你展翅高飞的那一刻,到时候,我会为你振臂高呼的!”

云二无奈的点点头,走了出去,很是沮丧。

昨夜没有睡好,云峥在吃过饭之后就去睡觉了,寒林依然卧在房檐下鼾声震天,这是一次真正的交锋,云峥的执拗,让寒林束手无策。

云峥说的蛊虫是一个笑话,云峥说的后手在寒林看来也非常的不可靠,但是只要后者有一丝丝的可能,寒林就只能任由云峥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忠诚有时候会成为一个人做事的负担,寒林就是如此,云峥的执拗和自己的祖先的坚持没有多大的区别,只不过一个为了忠诚,一个为了自己的尊严。

从没有见过一个少年人如此的在乎自己的尊严,哪怕为此弄得头破血流也不肯放弃最后的坚持,云峥不可能是豆沙寨培养出来的人啊,这没有任何的可能!寒林在睡梦中长长的叹息一声,觉得身上发冷,不由自主的把身子往太阳地里挪了一下。

陆轻盈坐在床前看着熟睡的云峥暗自发愁,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啊,家里总是不得安宁,怎么过曰子。一次又一次的事情,根本就不让这个家安宁下来,难道说自己真的是个不吉利的人?心里想着,嘴里就不由自主的念叨出来。

感到手上一热,原来是自己的手被丈夫握住了,云峥小声的说:“不是你的缘故,是我的缘故,有人对我的来历非常的感兴趣,所以才会制造出事端来,不过从今后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现在,他们的调查终于有了一个结论,以后我会非常小心的。”

陆轻盈想要问丈夫真正的来历,想起云峥说过不想欺骗自己,就只好住嘴。彭蠡先生命令云峥明曰必须去书院上课,所以一个月只能回家三天,需要准备很多东西,陆轻盈松开云峥的手,开始准备明曰去书院上学的东西。

安静的过了一个下午,云峥起床之后,看到依然在睡觉的寒林,想了想还是问道:“孟家的人哪里去了?”

寒林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冷冷的说:“去了该去的地方,不用你**心,你还真的以为自己是神仙,能够救赎人世间的所有苦难?”

云峥摇摇头道:“就当我没说,我以后一定会夹紧尾巴做人还不成吗?”

“努力的在东华门唱名吧,只有获得天子的首肯,你才会真正的平安无事,也只有士大夫这个庞大的群体才能护住你不受别人的调查,三木之下,无所遁形,笑林不许我使用这些手段,所以我才会陷入目前的困境!好自为之吧!”

寒林说完话,就站了起来,抖抖身上的袍子,推开云家的大门准备走出去,就在跨出大门的时候回头又对云峥说:“快点东华门唱名,越快越好!”

云峥瞅着远去的寒林一言不发,但是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这件事还是没有完,寒林也只能拖延几年而已,向来懒散的大宋官员,怎么可能会对自己如此的感兴趣?何故?

寒林走了,花娘的马车却停在云家门口,马车的帘子被掀开了,露出花娘那张苍白的俏脸,赶车的是大熊,他的一只胳膊缠着麻布吊在脖子下面,瞅着云峥笑的很灿烂,只是缺少了两颗牙齿,显得非常的滑稽。没有看见浩哥,云铮的心里一紧。

花娘做了一个我没事的动作,冲着云峥笑了一下,非常的灿烂,又伸出两个指头晃晃,表示浩二也没事,做完了这些事,就放下马车的帘子,没有进云家,拍拍车厢,大熊就赶着马车,沿着道路,向成都府奔去。

云峥抬头看看天,天上晴朗如洗,风中有荷花的清香,这个时候的浣花溪一定开满了荷花,再有两个月,木芙蓉也该开花了,到时候,锦官城一定会非常的美丽,整个锦官城就会变成花的海洋,成都城就像是神仙地,只是啊,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季节里,云峥的心却只能感到忧伤,事情一环扣着一环,**一曰不上交缴,云家就一曰不能得到安宁。

自古以来,象因齿亡,豹因皮死,火药配方就是云峥的牙齿,云峥的外皮,不知道寒林能够帮自己保守多久的秘密,他到底是赵家最忠实的爪牙,不可能把火药这样的一个大杀器隐瞒不报的,有的时候云峥觉得,杀掉寒林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而寒林却已经走了……

这个念头刚升起来,面前就出现了陆轻盈那双眼睛,自己答应过她的不杀好人,寒林实在是算不上一个恶人,他们暗中守卫这个国家,不知道付出了多少辛劳,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剑下从无屈死的冤魂,他说没有,那就一定没有,这家伙虽然诡计多端,却不是一个说谎话的人。

做好人就必须自己受委屈,不如做恶人来的爽利,寒林在自己受委屈,笑林在自己受委屈,五沟同样在受委屈,如果把这个范围扩大一下,就会发现,从古至今,凡是能够抑制**,委屈自己的人,基本上都是好人。

这一个发现让云峥感到伤心,虽然找到了一个判断好坏人的标准,但是曰子过的像黄连一样,无论如何也不是云峥想要的生活,来到大宋,我就是为了享受幸福人生的,不打算为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未完待续。)

第一百六十九章-锦江书院

“时常省问父母;朔望恭谒圣贤;气习名矫偏处;举止整齐严肃;服食宜从俭素;外事毫不可干;行坐必依齿序;痛戒讦短毁长;损友必须拒绝;不可闲谈废时;日讲经书三起;日看《纲目》数页;通晓时务物理;参读古文诗赋; 读书必须过笔;会课按时蚤完;夜读仍戒晏起;疑误定要力争。”

云峥站在锦江书院的训诫碑之下,双手抱在胸前,恭敬的听着张士先生一字一句的讲述学规,神情严肃,态度恭敬,不这样做不成,一位和自己同时进入书院的胖子,已经被狠狠地抽了三戒尺,伸出去的左手几乎以肉眼看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要一个胖子彻底的站直根本就是不讲理,硕大的肚皮已经挡住了视线,看不见脚跟,那么大的肚子你非要他收腹挺胸和云峥站成一排,天下间有几个能做到?

“弟子一定谨遵院规,事实请益,时时奋进,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张士先生讲完了院规,云峥立刻就非常懂事的做出了保证 ,至于迟钝的胖子又挨了三戒尺……

“长得痴肥就是过错,君子好勤,从明日起,每日从锦江挑水满缸是为功课。”胖子挨了揍,还要挑水,云峥偷眼看了看书院竹楼前放的两只荷花缸就为胖子感到悲哀,因为云峥觉得自己跳进大缸里洗澡没有半点问题。

天知道张士先生为什么要收五条子腊肉,不过看到张士先生拿鼻子闻着云家送来的腊肉露出满意的神色,云峥也非常的骄傲,云家人的手艺不是普通人家能赶得上的,腊肉丫头最喜欢吃的东西就是腊肉,如今云家已经算得上大户人家,她看到房梁上吊的腊肉还是会不由自主的流口水。

所谓同窗,就是俩人共用一个窗子,诗里面描写的非常优美,但是云峥很不喜欢。一张不大的通铺胖子一个人就占了一大半,留给云峥的就只有窄窄的一条,这还是胖子同学感到非常地不好意思特意给同窗留出来的位置。

“想要单间?勤学期间不得有单人居住,同窗间必须相互砥砺才能有所进益,刚刚学过的学规难道你转眼间就已经忘掉了不成?服食宜从俭素,当然包括住处,明日起随崔达一起挑水十日,以为惩戒,再有问题,惩罚加倍!”

云峥碰了一鼻子的灰。这个该死的书院严格的有些过份。多问了一句话。就立刻受到惩罚,从山底下的锦江挑一趟水上来,最少需要一柱香的时间,想把哪口大缸装满。如果没有半天的时间根本就就是休想,自己是来上学的,不是来当苦力的。

这就要发作,却看见彭蠡先生背着手从书院里走了出来,抬头看到墙上的惩戒牌子,点点头对张元说:“我就是担心你对他们过于松懈,这才过,既然当日就有了惩戒这很好,云峥的性子过于疏狂。磨练一下方能成为温润如玉的君子。”

这还求什么情啊,老头子根本就没打算让自己的日子好过。挑水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在豆沙寨早就锻炼出一副好身板,挑点水不算什么事。倒是那个胖子却趴在床上嘤嘤的哭泣起来,也是,这家伙能把自己平安的送到锦江书院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给你五百文钱,帮我把水缸挑满!”等到先生们说笑着走了,崔达立刻就一骨碌爬起来,岔开肥硕的手掌向云峥开了一个价钱。

云峥上下打量一下自己的衣着,然后奇怪的问崔达:“你看我全身上下的装束,像是一个缺少五百文的人么?书院的规矩制定了就是让人来执行的,你要是花钱让别人帮你,相信我兄弟,你接受的惩罚一定比现在更重。别想了,我之所以会和你一起挑水,也是受了你的牵连,明天起早跳水吧,没听见先生说缺一堂课,惩戒就会更重?”

崔达一屁股将竹床做的咯吱咯吱的惨叫不已,哭丧着脸说:“云兄,您说怎么办啊,小弟从小娇生惯养的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苦,明天挑水回来还不得活活累死?”

云峥笑着说:“锦江书院意培养蜀中人才为己任,说白了就是要把更多的蜀中学子送去当官,你我越过开蒙,现在正是在明理的阶段,所以,书院不会和我们讲道理的,做官其实还有仪容这一关需要过,如果你的身子过于痴肥,必然会在选官这一个关口上栽跟头,还是先减肥吧。”

俩个愁容满面的人从宿舍里出来,开始熟悉自己将要求学三年的地方,锦江书院并不大,比不上岳麓书院,石鼓书院,嵩山书院那样宏大,更没有白鹿洞书院那样的严整。

江岸建有石坊,名为“黉门”。采用南方将军门式结构,建于十二级台阶之上,五间硬山,出三山屏墙,前立方形柱一对,白墙青瓦,置琉璃沟头滴水及空花屋脊,枋梁绘游龙戏太极,间杂卷草云纹,整体风格威仪大方。

这个门楣就是陆家捐赠的,进了大门还有二门,二门中平,只有矮墙环绕,透过门洞,就能看到学堂,今日的学堂显得异常的清幽,没有丝毫的嘈杂,云峥回头看看背后繁华的成都城,立刻就明白书院的学生都到哪里去了,今日恰好是七夕,不只有多少寂寞的女子需要一位文质彬彬的情人的陪伴,见不到人丝毫不奇怪。

其中文庙是书院中等级最高的建筑物,歇山重檐、翼角高翅,回廊环绕,但与一般文庙大成殿有所不同,而是青瓦粉墙,使这座恢弘、庄严的殿堂,又显出几分清幽和肃穆,与四周坡屋面、硬山造带有民间风格的建筑和谐、协调。

文庙里自然少不了孔夫子的存在,所谓天不生圣人,万古如长夜,如今这位夫子笑容可掬的立于大殿之上,似乎对云峥和崔达的到来非常的欣喜。

夫子是有教无类的,不管面对的是贩夫走卒还是汪洋大盗,都是这副面容,也不知道能感化多少人幡然悔悟,反正云峥的心里只有对古人雕塑技艺的赞叹。

锦江书院其实并不大,那些有钱人最喜欢给书院建造门楣,牌坊,塑像,但是对于那些最重要的学舍和教室似乎并没有兴趣,云峥探头瞅了一眼教室里的木地板,上面的漆都已经学生的屁股生生的磨掉了,看样子坐不住的人不光只有云峥一个人。

总共五进的院子不大工夫就看遍了,只是藏书楼被看得很严格,只有当云峥和崔达将自己的腰牌递上去之后,一个阴森森的老头子才会放他们进去。

见识过后世庞大的图书馆之后,实在是对面前这座小小的楼阁提不起兴趣,里面的书也不多,当然这是云峥的看法,崔达张大的嘴巴说明,面前的这些书籍让他非常的震撼。

看到彭蠡先生坐在一间房子里看书,这个时候去打扰山长是不合适的,云峥带着崔达出了书院回到竹林边上的宿舍,开始考虑今晚的睡觉问题。

幸好云峥早就有准备,上辈子上学的时候六个人挤一间屋子,所以经验非常的丰富,一条宽大的吊床被云峥挂了起来,崔达见到这张床,非常的羡慕。

“这东西不是你能睡的,会把绳子崩断,所以你以后也不要上去,整个竹床都归你,我打算在中间扯一条帘子……。”

崔达一副被人遗弃的怨妇模样坐在竹床上,很想和云峥再说几句话,但是发现云峥已经跳上了吊床闭着眼睡觉,只好低下头开始整理自己的包袱。

偷眼看一下云峥,故意先把自己带来的食盒打开,一股甜香顿时就弥漫了整间屋子,这家伙从食盒里拿出来的就是一座食物堆积成的山,这是大宋最著名的插食,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就是用银丝扎出造型,然后把各种各样的美食挂上去,形成一座层次分明的假山。云峥翻身而起,毫不客气的从假山上,摘下来两块桂花糕塞到嘴里,大宋做的这东西味道极美,他从来都没有吃够过。

“这是俺娘的手艺,不是吹啊,俺家的插食在成都府都是有名的,逢年过节,俺娘都会做插食,尤其是过年的时候,俺家的插食足足有一人多高,你不知道炙炊饼和不炙炊饼高高的挂在上面,浇上蜂蜜,俺从来就没有吃够过,

佛爷过节的时候,俺家也会做插食,不过上面挂的东西就不是炊饼了,而是各种添了颜色的粉糕,你尝尝这块罗汉糕,里面加了猪油……”

这就是一个自来熟的,崔达家里就是开粮店的,他家本来就是成都府的大户,据说水碾河边上的土地全是他家的,崔达一见面就向云峥把自己的底细说了一个底掉。

云峥笑着听崔达说话,这个胖子虽然痴肥一些,却是一个不错的人,身在巨富之家,却没有沾染上纨绔之气,说到学问的时候,也能对答如流,这就是下了苦功的。

云峥看着外面逐渐回来的学生,叹了口气说:“崔兄,相信我,你很快就会瘦下来,明日书院的大门关上之后,你就会开始变瘦,一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