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道家文化

以前的松江人摆地摊,都卖些什么?

松江

老字号

Songjiang

过去的摊头和叫卖声

朱菊芳

以前的松江人摆地摊,都卖些什么?

1993年庙前街上的水产、百货摊位 (唐西林 摄)

旧时的商店大多数是开在街面的,但小贩、摊头只摆在路边或找个行人进出多的街角,摊铺在地上售卖。地摊的位置选对了就基本固定下来,位置不好生意差的随时作调整。地摊、铺摊大小也不等,售卖货物品种多、数量多的摊头就大些,反之就只是一个小摊头。

肩挑手提的多数是穿街走巷的摊贩,近镇农民挑些自己种植的青菜、萝卜、黄瓜、落苏、番茄、芋艿、葱、蒜、韭菜来售卖,也有养些鸡鸭活禽和鸡蛋鸭蛋的运到露天菜场找个空档蹲下来卖、或挑着担子边走边喊叫售卖,卖完了顺带买点油盐酱醋回家。还有近镇农民挑熟食担子出来卖的,如卖梭头糕的、卖糖粥的挑着担子边走边喊,要买的街坊居民把他们叫住,这样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卖完了就回家。

挑馄饨担的江西人卖馄饨不用吆喝,他们以敲竹管为号,敲出“笃笃笃”的响声,告诉顾客卖馄饨的来了,竹梆子筒发出的声音能传出一二十公尺远。儿童、老人很喜欢江西人的馄饨,还很喜欢看着他下馄饨,看他往馄饨碗里放调料、在小大碗里放入虾皮、虾籽、紫菜、味精、香葱……约一二分钟,生馄饨就会煮熟,看他用漏勺捞起盛入碗内,动作干净利索。这馄饨担的式样,现在年轻人恐怕只能在影视剧或博物馆中能见得到了:馄饨担子的材质主要是木材,担子的功能犹如小小的灶头间,有行灶、镬子,有柜橱抽斗,还有隔板放碗、匙。扇形五个小抽斗里,盛放事先裹好的生馄饨和未裹的馄饨皮子,肉馅及调料也都放在搁板上,担子下方空档处还放了一只小水桶,供洗盛过馄饨的碗……

以前的松江人摆地摊,都卖些什么?

昔日馄饨摊(图源网络)

肩挑手拎的小贩叫卖声很有特色,有腔有调地吆喝着,像唱山歌似的,如“橄榄橄榄卖橄榄,刮勒松脆个檀香橄榄”“五香豆,六香烧,砂仁豆蔻加香料,亦香亦甜吃滋味嗜味道”“糖炒热白果,香是香来糯是糯,小姑娘吃仔×××,老太婆吃仔×××”(后两句让人听了发笑,但很庸俗,不便书写了),还有卖花生米、长生果、油汆黄豆的,卖削光嫩地栗(荸荠)的,有提着扁平浅底竹篮子卖栀子花、白兰花的,都用各自的调子叫卖。

在售卖吃的么事之外,穿街走巷的还有补碗搭镬子的、削刀磨剪刀的、修阳伞补套鞋的、修棕棚藤棚的手艺人。另外,还有一些拆字算命先生,也会在大街小巷柱着指路棒或敲着叮叮当当的小铜片走过。松江的算命先生不仅仅是流动的盲人这些,还有亮眼的算命先生,他们在岳庙广场上有固定摊位和招牌告示,一个摊上挂的叫“邓伯苗”,一个摊上挂的叫“一家峰”,还有一个衔牌算命的拆字摊,没有挂出姓名,摊上放着一只鸟笼,笼内关了一只养熟不飞走的鸟,算命先生与鸟喃喃对话:“阿灵看清爽,衔错要吃生活”,反反复复的讲着这两句话。若有人到摊上来拆字算命,他会从笼内放出鸟来,衔出它不停地捣鼓着的其中一只牌来,将牌内画着的图案画面解读给来算命的顾客听,什么什么时候会有祸有福……煞有介事。

以前的松江人摆地摊,都卖些什么?

岳庙的各种摊位(来源《松江档案》2012.4)

松江马路上还有过流动的和相对固定的地摊,包括杂货摊、玩具摊、生活用品摊(鞋、袜、棉纱线、顶针箍)、小人书、连环画等等的摊档。中山西路莫家弄口西壁的水果摊规模曾经不亚于水果店,有好多品种的时鲜水果:三林塘的崩瓜、平湖的老虎黄西瓜、国光苹果、青蕉、红蕉、黄蕉、苹果、柑橘、广橘、黄岩蜜桔、江西贡桔、天津鸭梨……西瓜还切成三角块零零碎碎卖,嘴里还喊出:“甜甜西瓜口强来,三分洋钿卖一块伊来……”招徕顾客驻足吃西瓜。

解放前不久,松江还来了一家卖拉铃糖的人。拉铃糖是用纯白糖熬煮的硬质糖,甜味与糖果店里卖的散装的硬糖无异。摊主操外地口音,在后诸行街谷世道院弄口高泥墩北侧,用石灰粉圈起一个大圆圈,带着妻子和一个十来岁小女儿,三人在圆圈内表演拉扯铃,将铃拉得汪汪响转速飞快,拉铃的技艺犹如杂技团艺人的水平,可以转体拉,忽上忽下地拉,把铃抛得很高,跌下时又能接住,可以将转的铃三人之间抛来抛去地拉,拉了一阵子后开始卖他的拉铃糖,卖了好几年。解放后,在高泥墩被铲除盖了城区清洁管理所的房子后,不知卖拉铃糖的去哪了?

旧时摆摊也是一个谋生的手段,本钿少暂时开不起店的先摆个摊头,靠学了的技艺或行当凭本事寻饭吃。医生也有先摆摊的,松江就有岳庙东面、妙严寺西面撑大阳伞拔牙齿的中医牙科医生杨桂连,后来才入门店,为需要拔牙、补牙、镶牙的患者解除蛀牙之痛,颇受农民患者和城市平民欢迎。

伤科医师丁一平起先也在马路边露天打拳。他怀有武功,刀术、剑术、拳术、散打、徒手夺刀、搏击擒拿都有功底,夫人王妙香女士也有武艺,曾在街摊上表演对打,同时会向围观群众问询谁有腰酸背痛,有过跌打损伤的,可先让他们按摩推拿试之,凡感到有效者再可购买他们调制的伤膏药。人们见到有功底的伤科医生的医术,知道他们不是卖狗皮膏药的自吹自擂者。不久丁一平自设了伤科门诊所,后并入了阔街联合诊所,以后又任了阔街医院的院长……

松江还有一位伤科医生陈云麟,不知是否摆过地摊,解放后曾在松江光启操场第一届工人运动会上表演过飞钢叉的武术。陈云麟作为中医伤科医生曾在城北卫生院服务过,其长辈陈玉麟更是有名的伤科医生,服务于上海市区。

以上所述的都是老话旧事,随着社会的发展,摊档因为落后和卫生面貌的缺陷而逐渐消失,现在松江改造旧街坊,整治脏乱差,倡导垃圾分类,不准摆地摊、不准乱设摊,已很少有穿街走巷、肩挑手拎的小贩了,副食品、果蔬摊档早已集中在室内菜场或超市内,市容面貌已大为改观。

编辑:沈莉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