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 欢迎访问

玄女的起源、职能及演变

蓬莱故事 9个月前 (01-07) 102次浏览 0个评论

玄女亦称九天玄女,民间往往尊之为玄女娘娘或九天玄女娘娘等。对于这一中国古代神话、道教以及民间传说与祭祀中的著名女神,学术界曾有过一些研究,为了弄清其面目,笔者不揣简陋,在前人成果的基础上,就其起源、职能及发展脉络等再提出一些看法,以求教于方家。

一、玄女的起源

从有关典籍的记载来看,玄女并非汉代才突然出现,她当源自先秦甚至上古的某种崇拜。对于玄女的起源,目前大致有三种说法:

玄女的起源、职能及演变 1.玄鸟说

大约成书于六朝时期的《黄帝问玄女兵法》载:

黄帝与蚩尤九战九不胜。黄帝归于太山。三日三夜,天雾冥。有一妇人,人首鸟形,黄帝稽首再拜,伏不敢起。妇人曰:“吾玄女也,子欲何问?”黄帝曰:“小子欲万战万胜,万隐万匿,首当从何起?”遂得战法焉。

当代神话学家袁珂据此推断:“这个‘人首鸟形’的玄女,当即《诗·玄鸟》‘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玄鸟’的化身。玄鸟神话羼入了黄帝战蚩尤神话,就成了玄女来帮助黄帝制伏蚩尤的神话了。”

这个变化是如何完成的,袁珂先生并未说明。大概玄鸟与玄女都有“玄”,玄鸟之“鸟”与玄女之“人首鸟形”有相似之处,由此得出以上结论。

郭沫若在解释玄鸟之“玄”字时强调“是神玄之意”。古籍中以“玄”表示神玄者甚多,如《老子》中的“玄之又玄”、“玄览”、“玄牝”等。玄女之“玄”亦为此义,但这并不能证明其与玄鸟之“玄”有什么必然联系。至于“人首鸟形”,古文献中时有记载,如《山海经·西山经》所载的“有鸟焉,其状如雄鸡而人面”;“有鸟焉,其状如枭,人面而一足”等。但玄鸟在古文献中被释为燕子或凤凰,又为殷商之祖,却未见有“人首鸟形”之描述。玄鸟没有玄女所具备的“人首”这一极为重要形体特征,不能将二者等同看待。更为重要的是,目前所知最早述及玄女的文献汉代纬书《龙鱼河图》载:

黄帝摄政时,有蚩尤兄弟八十一人,并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砂石子,造立兵仗刀戟大弩,威振天下,诛杀无道,不仁慈。万民欲令黄帝行天子事,黄帝仁义,不能禁止蚩尤,遂不敌。黄帝仰天而叹。天遣玄女下授黄帝兵信神符,制伏蚩尤。

此处玄女乃上天之神,虽未具体说明是否人形,但从整段文字看,若非人形,当有特别说明,如对蚩尤兄弟之“兽身人语”,便专门予以描述。由此可知,玄女应为“人首人形”之神,与玄鸟之“鸟形”无任何关系。

玄女“人首鸟形”之形象出现在较晚的六朝时期,是道教兴起之后产生的新形象。从《论衡·无形》“图仙人之形,体生毛,臂变为翼,行于云”、《汉书·郊祀志》“五利将军亦衣羽衣”,以及汉魏时期流行的“羽人”、“羽士”、“羽客”和“羽化”等说法来看,人着羽衣当为早期道教中神仙的重要特征之一。这很可能是玄女“人首鸟形”形象产生的历史背景。据此,我们可以做如下推测,玄女既是从天而降的天神,自然需要有能够飞翔的羽衣。于是,人们(或许道士)遂给原本“人首人形”的玄女穿上羽衣,使之成为“人首鸟形”的怪异之神。

2.女魃说

《山海经·大荒北经》中有女魃助黄帝战胜蚩尤事: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蓄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胡万川先生将玄女和女魃联系起来:九天玄女是由黄帝蚩尤之战神话中“天女魃”所衍变出来的女神,原来大概是属于旱魃之神,可是后来一变就变成了人首鸟形的玄女。其实这是一种误解。由于女魃被称为“天女”,与玄女同为女神,女魃所衣青衣之“青”(黑色)又与玄女之“玄”(黑而有赤色)相似;以及更为重要的是:女魃与玄女都被认为是帮助黄帝战胜蚩尤的女神,于是很容易产生玄女即女魃所衍变的联想。但如将文中之“女魃”与前引文献中之玄女相比较,便可看出两者差异甚大:第一,女魃是遵从黄帝之命来对付蚩尤的大风雨的,玄女则是上天派遣或主动降临来为正在一筹莫展的黄帝出谋划策的。第二,女魃是“黄帝乃下”,须听从黄帝的指挥,[11]而玄女的地位远远高于黄帝,以至于黄帝对其“稽首再拜,伏不敢起”。第三,女魃受黄帝之命直接参战,以旱止雨,玄女则向黄帝传授兵法神符。二者地位如此悬殊,很难把它们强拉在一起。此外,女魃为“所居不雨”的旱灾之神,[12]也与作为天神(玄女的职能详见后)的玄女无涉。故女魃说难以成立。

3.天神说

孙绍先先生认为:玄女乃中国上古天神,起源于古人对天的崇拜。“玄”本义为天色,《易·坤卦》有“天玄而地黄”之语,《康熙字典》解“玄”为天色;《说文》释“玄”为“幽远”,当是“玄”字的第一引申义。故“玄女”即是“天女神”之意。天神为女性,显然与上古对女性的生殖崇拜有关,女天神为人崇敬的主要原因也必与其非凡的生育创造能力有关。[13]

笔者以为,天神说有其合理之处,[14]但未能完全涵盖玄女神的属性。从现存的早期有关文献来看,玄女当来源于上古女性生殖崇拜,而不仅仅是与之有关。我们注意到,在目前所见到的最早的有关玄女的汉代文献中,除了指导帮助黄帝战胜蚩尤之外,玄女还是一位很有影响的传授房中术的女神。(详见本文第二部分)房中术文献中的“玄牝",“玄门”等术语皆与玄女有密切关系。玄牝、玄门,语出《老子》第六章:“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葛洪《抱扑子内篇》称:“玄者,自然之始祖,而万殊之大宗也。”(《畅玄》)有学者指出:《老子》论“道”,重点是天地万物的生化。为了说明这个“道”,其以一个至大无外、其深无底的生殖器即“玄牝”为喻,说一切“实有”都是从这个“虚空”产生。如果说,“玄牝”等语汇在《老子》中是一种比喻,那么在有关房中术文献中则为实指:容成公者,自称黄帝师,见于周穆王。能善补导之事,取精于玄牝。其要谷神不死、守生养气者也,发白而黑,齿落更生……玄牝之门,庶几可求。(《列仙传》卷上《容成公》)

在1973年出土的马王堆汉墓房中术书《合阴阳》中有:“入玄门,御交筋,上欱精神,乃能久视而与天地牟存。交筋者,玄门中交脉也”等句。此外,《洞玄子》中的“玄圃”、《素女妙论》中的“玄珠”等,亦皆为同类语汇。不少学者认为,玄牝、玄门、玄圃和玄珠都是女性生殖器的代称。

由此,我们似可以认为,玄女的“玄”与房中术语汇“玄牝”等的“玄”当为同一含义,皆深远神玄之义,而牝又为女性所特有,与玄女之“女”暗合。所以,玄女很可能来自“玄牝”之类远古的女性生殖崇拜。有学者指出,隐名为“玄素”“容成”等的房中术是由殷周巫史之学演化而来,最早可追溯至先民的生殖神崇拜。也有学者认为,讲房中术的玄女也许就是中国上古时代的女法师(巫)。上引孙绍先文则从天神说角度即肯定了这一点。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