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道家文化

武帝第四十七章 青云峰

玉虚真人可是青云宗举足轻重的大人物,虽然欧冶子平日里跟玉虚真人并无多少交集,但是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有些震惊,疑惑的问道:“陈煜入学已经一年有余,宗门为何直到今日才来调查此事?”

“师父的本命玉珏在两年之前就已经黯淡,不过当时掌教真人以为是除魔联盟为了隐藏行踪,刻意将本命玉珏封印起来,直到师父的青云令在青云学院出现,掌教真人才引起了重视,亲自出山调查事情的原委,最终只知道师父和慧静师姐被魔族的两大魔头纠缠,不知所踪,这才让我等下山。”沈沐心里虽然有些不忿,但是面对欧冶子的询问,他还是只得据实相告,在没有突破灵仙境之前,他还不敢招惹这个老头子,更何况现在玉虚子陨落,自己失去了最强大的靠山,行事必须要谨慎。

青云学院入学招生之时,陈煜手持青云令出现在学院,实力却并无任何特异之处,这引起了司马恭茹的怀疑,所以在入学比武结束之后,他就让苏元甲上山,把陈煜的情况告知青云宗掌教青玄真人,这才引起了青玄真人的重视,亲自深入北冥魔域。

“原来如此。”欧冶子微微点头,转身对陈煜问道:“你的青云令可是玉虚真人亲手交付于你?”

“不错,是玉虚真人亲手交给弟子,让弟子来青云学院修习武道。”陈煜回答的非常肯定,这件事情因为欧冶子从来没有问起,他就没有提起。

此刻青云宗找上门来,他正要将那天发生的事情详述一遍,欧冶子却挥手说道:“既是如此,那你断然不会是魔族奸细,你且跟他们上山一趟,将事情原委说个清楚明白。”

这份信任让陈煜觉得无比珍贵,他双膝跪地,保证道:“弟子绝不会与魔族有半点瓜葛,这青云令也绝不是以卑劣手段得来,请师父放心。”

“嗯,你的品性为师心里自有计较,不过你记住,你是我欧冶子的亲传弟子,无论何事,只要有理,师父自会替你做主。”欧冶子微微点头,将陈煜拉起来,目光扫过众人,破有深意的说道。

陈煜在演武场当众击杀沈明杰,而这沈沐与沈明杰乃是一母同胞,他肯定会借这个机会来报私仇,此刻承认陈煜亲传弟子的身份,就是在警告沈沐行事不可越轨,否则他绝不会善罢甘休。

“这小子手持玉虚真人的青云令,现如今又获得欧冶子大师的承认,可真是不同寻常。”苏元甲在心里感叹道,不知有多少世家弟子想要拜入欧冶子门下,都被他断然拒绝,可眼下一个很可能与魔族有染的乡野小子,居然得到了亲传弟子的身份,这个倔老头子,永远都不按常理出牌。

“呜呜……呜呜呜……”小炎见陈煜准备下山,立刻窜了出来,要跟他一起走。

“你就乖乖呆在山上陪着师父,我天黑之前,肯定能回来了。”陈煜拍了拍它厚实的胸膛,安慰道。

可向来乖巧的小炎这次却变得有些暴躁,始终不肯离开,欧冶子见状,开口道:“无妨,修士带灵宠也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你就带着它上山,去见见世面也好。”

武道修士只有达到后天灵修,才能调用天地本源之力,御风飞行,陈煜和小炎都不会,只得由沈沐和另一名同行的降魔堂弟子带着,御风飞向青云峰。

这还是陈煜第一次御风飞行,崇山峻岭全都在脚下,耳边尽是呼啸的风声,感觉格外的新奇,不过带着他飞行的可是沈沐,根本无暇欣赏四周的美景,时刻保持着警惕。

“沈明杰究竟哪里得罪了你,竟然让你对他下了杀手?”沈沐在飞行到一半之时,突然开口问道。

“他要取我性命,为了自保,只能出手了。”陈煜很坦然的回答道。

沈沐眼中的杀机一闪而逝,威胁道:“沈家绝不会就此罢休,别以为你有了靠山,就高枕无忧,这笔账迟早要找你清算。”

“我陈煜敢作敢当,沈家要找我麻烦,随时奉陪。”陈煜并未将他的威胁放在心上,反正在没上山之前,这家伙绝不敢对他下手。

“你……够嚣张!”沈沐很想现在就把这小子从万里高空扔下去,可现在掌教真人还在等着他回去复命,即便有天大的火气,也只能压下来了。

御风飞行,速度极快,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一处巍峨高耸的大山脚下,在青云宗,除了灵仙境以上的修士,其余弟子在宗门之内不得随意御风飞行,沈沐带着他们降落在山门之前,立即有守门弟子上前来盘问,验证过令牌之后,才让他们上山。

青云峰,云霄界九座仙山之一,是青云宗的起源之地,传承万年,历史久远,不仅是凡俗之人心中的神山,更是武道修士心中的圣地。

平整光滑的石阶蜿蜒而上,历经无数代青云弟子的踩踏,早已是平滑如境,不染纤尘,石阶两旁,林木葱郁,都是寻常极难见到的品类,四季常青,各具特色。

这石阶直通山顶,走了大约一个时辰,浓郁的灵气缭绕不绝,渐渐形成乳白色的浓雾,林间不时有瑞兽行走,头顶时而有仙鹤环绕,遇人不惊,安宁祥和,行走其间,恍若仙境,与世隔绝。

异峰突起,桀然天半,怪石嶙峋,楼宇层叠,可谓一步一景,别有洞天,那些隐藏在山林之中的亭台楼阁,无不显露着道家天人合一的自然境界,丝毫不觉得突兀,匠心独具,浑然天成。

陈煜和小炎初登青云峰,觉得分外新奇,只可惜沈沐急于带着陈煜去复命,步伐极快,不肯有片刻的延误,只能是匆匆一瞥,直到即将登顶之时,眼前豁然开朗,一座气势恢宏的道观矗立于山顶之上,檐高九重,仙气缭绕,门厅之上有一块匾额,上面写着大大的‘青云’二字。

第四十八章 搜魂术

沈沐走到大殿门口,恭恭敬敬的跪了下来,朗声道:“青云宗降魔堂首座弟子沈沐奉命将陈煜带回,特来向真人复命。”

这一次他的态度可是恭敬异常,没有了在青云学院的那种倨傲神情,玉虚真人陨落以后,他最大的靠山就是大殿之内的青玄真人,自然不敢有半分懈怠。

“你且回去,让陈煜进来吧!”大殿深处传来了一个悠扬的声音,中正平和,气息悠长,每一个字听在耳中都觉得犹如仙音,能听的真切,却无法判断声音的来源,就好像这声音真的是从天上传来的一样。

“弟子遵命。”沈沐再次行礼,然后站起来对身后的陈煜说道:“掌教真人在等你,快进去,妖兽不能踏足青云圣地,就在这里等着吧!”

“呜……”小炎被沈沐挑衅的态度所激,发出低沉的呜咽,嘴唇微启,露出两排锋利的牙齿。

“好了,你乖乖在这里等我,不得四处乱跑,这里不是在青云学院,千万不能惹事。”陈煜赶紧把小炎拉到身后,这个沈沐跟沈明杰一样,是心胸狭窄之辈,而且修为高深,要是惹恼了他,肯定会下黑手,所以赶着说道。

沈沐自持身份,狠狠的瞪了小炎一眼,转身走下了山峰,离开之时,眉毛微蹙,眼中的杀机一闪而逝,对于这个敢当众袭杀沈家嫡系子弟的家伙,绝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否则沈家在天墉城的威名将受到极大的影响。

陈煜看不到沈沐的表情,他此刻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大殿之内,调整了一下呼吸,大步走入,鼻息只间,檀香寥寥,清雅怡人,有平心凝神的奇效,大殿极为开阔,正中供奉着三尊高大的雕塑,那是道家的三位天尊,玉清圣境无上开化首登盘古元始天尊、上清真境太卫玉晨道君灵宝天尊、太清境三教宗师混元皇帝太上老君道德天尊。

三尊之下,还有密密麻麻的排位,那是青云宗的历代先祖,任何一位都是武道修真界的泰斗,曾名震天下,历代先祖共同开创了青云宗今日繁盛局面,门下弟子数万,信徒亿万,位列云霄界九大仙门之首,武道修真界当之无愧的第一大门派。

陈煜虽还不是青云宗弟子,但现在已经在青云学院修习武道,面对道家三尊及青云宗列为先祖,也是心生敬畏,恭敬的行了跪拜之礼,这才绕过神像,继续往里面走,穿过大殿,后面是一座庭院,花香鸟语,亭台楼榭,跟世俗布局并无太大的差距,并不像陈煜想象的那样,瑰丽如天堂,反而处处透露出宁静、自然的气息。

在蜿蜒的石桥尽头,有一座三角凉亭,凉亭之中有一名老者,长长的白发随意披散在肩头,青衣道袍,脚踩草履,正在悠闲的品茶。

陈煜虽从未见过青云宗掌教,但是这里并无他人,当即穿过石桥,来到凉亭之下,俯身拜道:“青云学院学员陈煜见过真人。”

“嗯,上来吧!”青玄真人徐徐转过身来,面容清癯,眼神凌厉,带着一股久居上位者特有的威严,仿佛世间之事,一眼就能看穿,语气虽然平和,却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魔力。

陈煜走上凉亭,跟青玄真人只有不足两米的距离,那种无形的威压越来越强盛,但他并未表露分毫,身形挺直如标枪。

“你上山之前,想必已经知道所为何事,把你如何获得青云令之事原原本本的说出来,不得有半点隐瞒,更不得有半句虚言。”青玄真人呷了一口清茶,缓缓说道。

这件事陈煜并无理亏心虚之处,从自己在魔猿洞见到天生异象,再到他发现四人同坐于大坑之中,再到玉虚真人借助他之力来打破僵局,将两大魔头除掉,同时自己也力竭而死之事原原本本的叙述了一遍,当然也包括他使用‘力’字发诀,导致玉虚子和另一名白衣女子油尽灯枯而亡,这已经是既成事实,在青玄真人这种近乎仙人面前,他不敢有半分隐瞒。

青玄真人一直没有打断,而是凝神细听,直到他说完之后,才微微颔首,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突然双目之中有两道灿若实质的光芒投射而出,直接没入陈煜的神识之海,脑海之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两年之前在北冥密林之中发生的一切,甚至连许多他都忽视的细节都一一显露,根本不受他自己意念的控制。

这搜魂法是以意念之力强行侵入,获取想要的信息,只有灵仙境以上的修士才有如此强大的意念之力,而且通常都是用在低阶修士身上,以免发生神识错乱,这本是从魔族传来了秘法,向来被正道修士所忌讳,是拿不上台面的手段,只有在审查魔族奸细之时才会动用,此刻却用在了陈煜身上,思维被强行入侵,只感觉头疼欲裂,生不如死。

陈煜经历过烈火磨皮,精火淬骨,意志力无比坚韧,这搜魂术虽然霸道,却还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身体不停的颤抖,却硬是连哼都不哼一声,撑到了青玄真人意念撤出之时,心里暗暗后怕,要是刚才自己有任何的隐瞒,都会有性命之忧。

“欧冶子看上的弟子,果然还是有几分硬气。”青玄真人验证了陈煜所说属实之后,眼中闪过一丝赞许之色,以陈煜的年纪和修为,能够承受搜魂冲击,的确非常罕见,寻常修士,只怕此刻早就已经神魂消散,变成痴傻废人了。

“吁……”陈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刚刚那一幕让他终身难忘,自己如同被摊开的白纸一般,任人窥探,就连思维都无法隐藏,这种感觉让他更加渴望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不再像蝼蚁一般,存亡只在别人的一念之间。

欧冶子能够震慑沈沐,却无法左右青玄真人,即便因为施展搜魂术让陈煜变成一个傻子,他也并不在意。

第四十九章 伏击

这就是实力上的差距,青玄真人身为云霄界第一大宗门的掌教,修为早已突破灵仙境,踏足真仙境,是云霄界屈指可数的真仙,陈煜这么一个先天灵修在他眼里,真的如同地上的一只蚂蚁,只是因为他被欧冶子收入门下,才多看了一眼而已。

然而这一次接触,对陈煜心性的影响却是无比深远,井底之蛙总以为天空不过井口那么大,只有真正见识过天空有多么辽阔,才能知道自己以前的见识有多么可笑,云霄界先天修士多如牛毛,可他们之中的大多数,终身都不可能见到真仙境的大修士,能够踏足后天灵修境,就已经满足。

但陈煜此刻,却无比渴望能够成为一名真正的强者,掌控自己的命运,纵横于天地之间,不再任人摆布,不再被漠视,只有绝对的实力,才能拥有尊严。

青玄真人放下茶杯,挥手道:“北域发生之事,与你并无多大干系,能够获得青云令,也是你的机缘到了,安心修行,争取早日突破,成为青云宗弟子,除魔卫道,庇护苍生,以求道果,下山去吧!”

玉虚真人和那名白衣女子虽然是因为陈煜施展‘力’字发诀,气海之中残余的灵力被强行吸纳,最终力竭而死,但是在那之前,他们均已遭受重创,几近油尽灯枯,而且当时发生之事并不是陈煜能够决定,能够与魔族两大魔头同归于尽,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以青玄真人的见识,不会再跟陈煜计较什么,功过不究,顺其自然。

“谨遵真人教诲。”陈煜再次行礼,然后恭恭敬敬的退出了大殿,直到再次呼吸到山顶清新的空气,他才觉得压力顿消,神清气爽。

小炎经过这两年的修炼,心性沉稳了许多,而且它也知道,这里不是可以胡来的地方,乖乖的在广场边缘的石阶上等候,见到陈煜出来,立刻迎了过去,挥舞着两只雄壮的胳膊,很好奇陈煜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不过这些细微的感觉,无法跟它说得清楚,陈煜只是表示自己已经没事了,然后拉着它往山下走去,这次没有沈沐在一旁看守,倒是清闲许多,可以欣赏到青云峰的美景。

“咦,这条路是通向什么地方,看起来景色真是不错。”陈煜和小炎从石阶旁的一条小路往前走了几步,只见道路两旁遍植花木,五颜六色的花朵争奇斗艳,繁花似锦,花木之外是青葱的竹林,迎风摇曳,多姿多彩。

大概往前走了两百多米,突然被一道无形的光幕阻挡,再也难以前进一步,这还是小炎第一次见识到禁制法阵,颇觉好奇,忍不住挥出一拳,那无形的光幕瞬间光芒暴涨,形成一个巨大的防御光罩,将整座竹峰笼罩其中,华光流转,光彩夺目。

“何人放肆,竟然擅闯小竹峰?”很快有一道身影浮现在半空之中,白衣飘舞,清丽绝俗,正是小竹峰首座弟子陆天琪,她因为天资超凡,已经被慧云真人收为亲传弟子,平日里就居住在小竹峰,并未跟其他学员一样留在青云学院。

小炎动作太快,陈煜肯本来不及阻止,不过当他看清来人之时,稍稍松了口气,抱拳说道:“我不上青云峰,不知有禁止法阵存在,无意冒犯,还望恕罪。”

“是你,陈煜。” 陆天琪认出陈煜之后,缓缓降落到地面之上,那光彩夺目的防御光幕也逐渐消散,一切恢复如常。

“没错,我是陈煜,一晃两年不见了,你的修为又有精进,真是可喜可贺!”陈煜笑道,从她可以御风飞行来看,修为已经突破到了后天灵修第三重,这突破的速度实在是太惊人了。

陆天琪微微一笑,露出两排雪白整齐的贝齿,犹如春水乍暖,云开雪霁,非常的惊艳,那天在演武场之上,陈煜暴起反击,袭杀沈明杰,可是给她留下了深刻影响,所以刚一见面,就认出了陈煜,不过她心性平淡,并未多言语,只是淡然说道:“多谢,你的修为也有提升,突破后天境指日可待。”

“那我就借你吉言了,打扰了你的清修,抱歉抱歉,我们告辞了。”陈煜再次抱拳致歉,这个女子天资超凡,却能保持一颗平静淡然之心,很是难得,令他钦佩。

“这青云峰上的每一座山峰都设有禁止法阵,你不是青云宗弟子,切不可乱闯,要是遇见其他人,可就不会这么轻易让你离开了。”陆雪琪念在跟他同为青云学院学员的情分上,提醒道。

“多谢提醒,我们这就下山。”陈煜点头应道,拉着小炎径直往山下走去,这两年的时间,他修炼勤奋,但是像秦火、陆天琪这样的天才也没有片刻的松懈,想要缩小跟他们的差距,那就得更加努力才行,他觉得时间紧迫,准备即刻返回孤峰,潜心修炼。

上山之时,有沈沐他们带着御风飞行,速度极快,可下山就没这份待遇了,走出那座巍峨高耸的山门,简单辨别了一下方位,就继续往青云学院的方向走去,以他跟小炎的速度,恐怕要天黑之时,才能到达学院了。

青云峰绵延万里,崇山峻岭无数,离开青云宗的主峰,周围依旧是绵延无尽的山峰,古木参天,遮天蔽日,好在青云宗创立近万年,这崇山峻岭之间也被前往朝拜之人踩出了一条羊肠小道,陈煜正在林间小道疾行,突然本能的感觉到了威胁,浑身汗毛直立,根本来不及细想,侧身避让,只听见一声巨响,身前的那株千年古树被无形力量击出一个大洞,上面还布满了细碎的冰棱,看起来无比的诡异。

“沈家之人居然会在这里伏击,真是太卑鄙了。”陈煜在心里暗道,同时灵力运转,纵身一跃,跳上身旁的树木,将身形影藏在枝叶之中,凝神细看,很快就发现一个黑色身影,正在飞速靠近。

第五十章 异能觉醒

这股冰寒灵力他非常熟悉,跟沈明杰曾经发动的攻击非常相似,而且在这崇山峻岭之中,能够准确找到自己的行踪,除了跟他有仇的沈家,再找不出别人了,肯定是沈沐有意将自己的行踪透露出去,沈家安排了高手在这里等候,实施暗杀。

虽然欧冶子曾经出言警告过沈沐,但是他们在暗中下手,欧冶子没有确实的证据,也没办法把这笔账算到沈家头上,这个办法虽然不那么光彩,却非常有效。

“我擦,居然是后天灵修,太看得起我陈煜了吧!”陈煜在大树之上,看到那黑衣人居然是御空飞行而来,不由得提高了警惕,以他目前的实力对抗后天灵修,基本是毫无生存的希望,要不是他曾屡次经历生死存亡的关头,有一种类似野兽般对威胁本能的警觉,刚刚已经被干掉了。

黑衣人早已确定了陈煜的方位,来势极快,很快就到了大树之下,哑声道:“嘿嘿……小子,你躲在树上能有何用,乖乖下来受死吧!”

“沈家好歹也算是天墉城的大家族,居然会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来对付一个小小的先天灵修,传出去也不怕世人笑话吗?”陈煜从树上跳下来,跟黑衣人保持十米左右的距离,小心试探道。

“手段只分有效,或者无效,根本没有高贵、卑劣之分,你小子如今可是欧冶子的亲传弟子,要是当众取你性命,拂了欧冶子的面子,他必定不会善罢甘休,岂不是让沈家多了一个对头?暗中除掉你,世人自然知道是沈家所为,牺牲一点点名声,让彼此都有个台阶下,欧冶子虽然是个倔脾气,却也知道这个道理,不会为了一个弟子,跟沈家死磕,这样一来,岂不是皆大欢喜?” 黑衣人眼里,陈煜已经是个死人,所以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

陈煜立即祭出护臂,灵力运转,气海之中的五道精火缭绕于双拳,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面对后天灵修,他没有任何的保留,‘速’字发诀运转,身形犹如离弦之箭,直奔黑衣人而去,同时‘力’字发诀运转,瞬间爆发出三倍以上的攻击力,拳影漫漫,气势如虹。

他在这一刻爆发的力量,已经接近先天灵修第九重,尤其是那五道精火,看似虚淡,威力却十分强悍,空气都被引燃,化为两条咆哮飞舞的火龙,呼啸而去。

“米粒之属,岂能与日月争辉?”黑衣人冷声喝道,同时双掌合十,身前浮现出一道湛蓝色的寒冰盾牌,狂风呼啸,寒意彻骨,空气之中的温度急剧下降,那附近的林木之上,立刻凝聚出厚厚的白霜。

那两条火龙堪堪飞到黑衣人的头顶,竟然被冰寒之力强行禁锢,再也无法前进分毫,而陈煜身处其中,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快凝固了,灵力运转受阻,进退两难。

蓝色盾牌旋转着飞出,撞击在火龙之上,陈煜喷出一口精血,不由自主的倒飞而出,接连撞断六颗巨树,在勉强停了下来,浑身鲜血淋漓,冰寒之力侵入血脉,根本无法形成防御,要不是他的身体堪比灵器,只怕早已被撞的四分五裂了。

先天灵修与后天灵修的区别,犹如天堑鸿沟,无法跨越。

同样是冰寒之力,沈明杰所能调用的灵力跟这个黑衣人比起来,有着天壤之别,陈煜本以为自己全力一击,足以跟黑衣人打个平手,可没想到精火攻击对他毫无用处,一击击溃。

烈火灵力本是冰寒灵力的克星,可是陈煜现在的修为只能淬炼出五道淡金色的精火,跟秦火催发的灿若实质的精火有着本质的区别,难以克制黑衣人的冰寒灵力。

“咳咳……咳咳……”

陈煜接连喷出几口鲜血,挣扎着从碎裂的枝丫中站起来,身体摇晃,还未站稳,那蓝色盾牌再次袭来,重重撞击在陈煜的胸口,肋骨瞬间断裂,身体也再次冲天飞起,如同断线风筝一般,跌落在地上,血肉模糊。

“你小子的生命力还真是顽强,不过骨头再硬,也会被打碎,有些人是你永远不能招惹的存在,下辈子要是投胎做人,一定要识时务。”黑衣人身形一闪,脚踩在陈煜的胸口之上,灵力汇聚,形成一把锋利的冰刃。

“呜嗷……”

黑衣人的冰刃正要落下之时,半空中突然冲下一个巨大的红色身影,暴怒的小炎从天而降,拳劲鼓舞,竟然将那冰刃荡开,救了陈煜一命。

“畜生,找死!”黑衣人勃然大怒,蓝色盾牌猛地挥出,装在小炎的胸口,将它震飞,以陈煜如此强悍的身体都无法承受盾牌一击,更何况是小炎,直接飞出百米开外,不见踪影。

“小炎!”陈煜目眦欲裂,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那只脚踩在他的胸口,根本动弹不得,他本以为小炎已经躲在远处,可没想到它会这么义无反顾的冲出来救他,面对如此恐怖的对手,冲上来也只是做炮灰而已,以小炎的灵性,本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即便它选择逃走,陈煜也不会怪它,趋利避害是妖兽的本能,可是灵智尚未开化的小炎居然战胜了本能恐惧,这份情谊,让陈煜无比感动。

“你这灵宠倒是有几分灵气,不过跟你一样不识时务,老夫送你们一起上路,到了阴曹地府,再续前缘吧!”黑衣人正要再次动手,突然感应到了一股极为强烈的灵力波动,脸色大变,猛然转身,看着小炎飞出去的方向,露出了惊恐之色。

“咚……咚……咚……”

沉闷的击打声从远处传来,原本以为已经死了的小炎竟然再次站了起来,而且身形暴涨五倍,有将近十米来高,怒目圆睁,肌肉虬结,正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胸膛,浩荡灵力喷薄而出,这灵力波动远远超过了小炎本身应有的灵力波动,好像是身体之中潜藏的力量复苏了一般,气势正在急剧攀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