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 欢迎访问

第十二章 学生难先生

蓬莱故事 10个月前 (01-05) 87次浏览 0个评论

弥勒佛来到凡间成了荷花仙子和唐藕郎的儿子,起名长汀子。到了上学的年龄,却不好好读书,父母没办法,只好炒了第一位先生的鱿鱼。第二位先生勉强教了两年后,到了第三年先生却自己要求炒自己的鱿鱼。先生举了这么一个例子:有个叫左华亭的酒铺卖酒兑水,酒味很淡,先生让长汀子将这件事写下来,他却无师自通地填了一首《行香子》:

“浙左华亭,物价谦平,一吊钱买-。打开瓶后,滑辣光清。君叫霎时饮,霎时醉,霎时醒。听得渊明,说与刘伶,这一瓶子约摸三斤。君还不信,把秤来称:有一斤酒,一斤水,一斤瓶。”

弥勒佛说:”还能有哪一句–就是那句’不要光见贼吃肉,不见贼挨打’呀!”

“对,对。是有这么一句话。”如来佛说,”那你的意思是,想选择投胎转世的方式罗?”

弥勒佛说:”不知佛祖想过没有,弟子下凡的用意是帮助老百姓排忧解难。而我作为三世佛之一的弥勒佛在西天的形象一直是:一尊庄严肃穆,眼观鼻,鼻观心的。超脱喜怒哀乐,摒弃七情六欲的,凝神入定,悲天悯人的神情。压根儿就没有半点笑意,也就是在凡间寺庙的大雄宝殿上,站在佛祖你右边的那种形象。”

“那你想以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在凡夫俗子们面前呢?”如来佛问。

弥勒佛说:”我想像中的弥勒佛应该是胖乎乎,黑乎乎,傻乎乎,笑容可掬,笑常开……”

“这可有些为难了。”如来佛说,”要达到你提出的这些要求,必须为你选择什么样的父母,是胖乎乎的,黑乎乎的,还是傻乎乎或笑容可掬,笑常开的呢?”

弥勒佛说:”别的条件都好说,最重要的是胖一点,黑一点,穷一点。”

长腔问道。弥勒佛说:”要解释这件事情,还请佛祖听我讲一个故事……”-故事说:在古印度有一个鸡头城,鸡头城内街巷成行,百姓安居乐、每当需要下雨时,那里的水光龙王便在夜晚行云布雨,白天则风和丽。甚至连城中一个名叫叶华的罗刹鬼,也能于每日天亮前就把香汁洒在地上,使整座城市极为香净。那里的人心平和,不争不斗,互敬互爱,相见欢悦鸡头城里有位大臣叫修梵摩,他颜貌端正,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不白不黑,不老不少。大臣的妻子叫梵摩越玉,非常美丽,漂亮得如同天帝的嫔妃那样,让人一见倾心,她口生异香,身有檀香,没有所谓的妇人八十四态,更没有疾病乱想之念。修梵摩的妻子梵摩越玉生了一个男孩子,名叫弥勒。弥勒长大后就坐鸡头城外那棵高树,周长500余步的大龙华树下修炼,终究成就了无尚正果。一天夜里弥勒出家了。三千大世界为之震动,地神为之奔走相告。弥勒已成佛道的消息传至四天王室、三十三天、焰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直梵天。魔王立即率领欲界无数天人,来到弥勒佛的住所,恭敬礼拜弥勒圣尊。之后,魔王又告诫百姓: “你们尽快出家,因为弥勒已度到彼岸,也将要超度你们到达彼岸。” 闻听魔王的教令,鸡头城里的长者善财就率领84000余人来到弥勒佛的 住所,要求出家修善梵行,以便成就罗汉正果。后来。甚至连国王、大臣、 王妃们也纷纷前来,要作沙门……这一切都是如来佛祖精心安排的。他知道弥勒佛身为金枪太子时,过的是要什么便有什么的生活。释迦牟尼出家成佛之前,曾亲身体验过王子与贫民之间的巨大反差,也明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的道理。而作为已经用变成佛灯的方式修成正果的弥勒佛,那次投胎转世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走个过场,因此把他安排为大臣修梵摩的儿子是最合适的。没想到弥勒佛准备再次投胎转世之前,弥勒佛作为一个故事讲给他听。

这件事如果换了别人也许会暴跳如雷。佛祖如来却像根本与自己无关似的问:”这样的安排有什么不合适么?”

弥勒佛说:”他的最大坏处便是让我永远失去了与普通百姓亲密接触的机会。”

如来佛说:”既然如此,这次投胎转世,选择什么样的父母就由你自己决定不是更好么?”

“谢佛祖!”弥勒佛领了佛祖的旨意后,便开始为自己寻找投胎转世的地方。弥勒佛的设想是:一是要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以便有个好心情;二是要在海边上,因为在海边长大的孩子往往有大海一样宽广的胸怀。

这两个条件,已经将选择的范围局限到了广东、福建、江浙一带。弥勒佛在那一带先后考察了咸祥、嘉兴、乐清、福安、福清、宁德、陆丰、惠来等地,经反复比较最后选择了浙江鄞县(今浙江奉化)。

鄞县从秦朝时开始建置,名为郧县,五代吴越改置为鄞县,其位置在浙江东部沿海,是个山清水秀的鱼米之乡。先定了出生地后,弥勒佛再次来到鄞县,看能不能为自己找到合适的父母。

弥勒佛刚到鄞县不久,便让当地一个美丽的传说吸引住了:鄞县境内有一个大湖名叫东钱湖,湖里鱼虾成群,水鸟结队,与著名的雪窦山相映成趣。

有一次天庭的百花仙子们到南天门外游玩,突然一阵轻风将眼前的云雾慢慢吹开了,众姐妹们往下一望,发现凡间真美,便忍不住七嘴八舌地赞叹起来。眼尖的荷花仙子,一眼便发现鄞县境内的东钱湖内,鱼虾成群,水鸟结队。美中不足的是,除鱼虾、水鸟外,别无他物。

荷花仙子觉得像东钱湖那么大一片水面,无花无草实在太可惜了。便从众姐妹那里讨来可以在水里种植的花草种子,偷偷来到鄞县境内东钱湖边,在湖内种下了荷花、菱花、芡实、芦苇、蒿笋等花草种子。

春天一到,百花盛开,五颜六色,分外美丽。鱼跃水,鸟戏水,蜻蜓点水,小孩子玩水……好一副天然水乡景色,让荷花仙子留连忘返。一个偶然的机会,荷花仙子认识了一个姓唐名藕郎的小伙子。

藕郎年方二十,在东钱湖内打鱼为生。荷花仙子见小伙子聪明能干,忠厚本分,既勤劳又勇敢。荷花仙子见他身材不算高也不算矮,皮肤黑里透红,五官端正,身体结实,胖胖的……便主动上前与他攀谈。

荷花仙子是名副其实的天仙,其容貌之美也就可想而知了。藕郎见一位天上少有凡问难寻的美貌女子主动与自己攀谈,当然是受宠若惊。就这样,两人一拍即合,很快便高高兴兴地配成了夫妻,在东钱湖边住了下来弥勒佛觉得藕郎和荷花仙子是最理想的父母人选……

一天清早,荷花仙子到湖边去洗衣服,远远地望见一个寸纱不挂的胖娃娃,蹲在湖边她准备洗衣服的石头上玩水。

“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让他一个人跑到这里来玩水呢?”荷花仙子一边喊一边加快脚步朝湖边走去,生怕自己走慢了那个小孩子会掉到水里去。玩水的小孩子听到喊声后,抬起头来一望,便举起两只小手,又蹦又跳地朝荷花仙子奔去。一边跑还一边发出”咯……咯……咯……”的笑声。荷花仙子仔细一看,朝自己跑来的是个赤条条的小男孩,生得又白又胖,浓眉大眼,圆圆的脸蛋,一笑两个酒窝儿,真是要多可爱就有多可爱啊。

荷花仙子与藕郎成婚已经一年多了,膝下尚无一男半女。因此,特别喜欢孩子,当小男孩奔来时她连忙丢掉竹篮,双手将他抱起来,搂茬怀里准备亲他个够。

没想到刚抱到手里,那孩子像捉迷藏似的往她怀里一碰,便不见了。与此同时荷花仙子觉得有一种孩子已经钻入自己体内的感觉。从那以后,荷花仙子便怀孕了。

九个月后也就是唐朝唐宣宗大中元年(公元847年),正月初一她生下了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荷花仙子认真地审视了一番之后发现,自己的儿子除了皮肤没有在东钱湖边戏水的那个小男孩白之外,其他地方几乎与那个孩子一模一样,真是高兴得不得了。

当荷花仙子问丈夫为儿子起个什么名字好时,唐藕郎说:”就叫唐长汀吧?”没等妻子追问,藕郎便解释说:”我看这孩子矮胖矮胖的,名字当中有个长字是希望我们的儿子能够长一点,汀的意思是水边的平地,我们是在一块长满水草的那片绿汀上认识的,也算是个念性吧。”

“叫什么名字都不要紧,长汀子就长汀子吧。”荷花仙子知道自己离开天庭时没有得到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的批准,一旦被发现就必须返回天庭,便说,”要紧的是你我分手时,孩子必须由我抚养。不知藕郎意下如何?”藕郎并不知道妻子是荷花仙子,更不知道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或迟或早都是要让她返回天庭,便回答说: “别开玩笑了,你我爱都爱不过来呢,怎么会分开呢?”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呵。”荷花仙子说,”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订个口头契约:你我在一起时孩子是我们共同的孩子。你我一旦分手,孩子便由我来抚养好吗?”

藕郎连想都没想就笑逐颜开地说:”孩子是你生的,你怎么说就怎么好。”说完便忙着给妻子煮鱼汤发奶去了,根本没有往心里去。

“才过三月三,又是九月九。”一年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荷花仙子和藕郎发现有了孩子后的子,同没生孩子之前大不一样。从时间上说,加一个小孩子比增加两个大人的事还多。

从经济上说,没生孩子之前是两个人找钱两个人花,生了孩子之后,一下子变成了一个人找钱三个人花,而且一个孩子的花销比一个大人的开销更大。因此,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好在他们母子两个各有特色。母亲是再苦再累也顶得住,吃得再差其奶水也能让孩子吃饱。儿子是有奶时便吃奶,没奶时便吃糊糊,甚至吃饭。让荷花仙子和藕郎高兴的是,长汀子哪怕是整天喝白开水也能像吃奶、吃饭一样长膘。

“一岁两岁娘怀抱,三岁四岁离娘身,五岁六岁方知事,七岁八岁读书文。”让荷花仙子和藕郎不太放心的是,他们的儿子从小到大都显得与别人家的孩子不一样,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显得比别人的孩子笨,比别人的孩子憨,比别人的孩子傻。

一岁之前,别人的孩子爱哭爱闹,长汀子一天到晚只有两件事:吃了睡。睡了吃。有时荷花仙子忙别的事情去了,一上午没给他喂奶,他照样能安安静静地睡在那里不哭不闹。”乖”得让做母亲的觉得有点可怕,以至于隔三问五去看一看是不是还活着。

除了吃和睡之外,便是屙屎尿尿。长汀子的拉屎尿尿也与别的孩子不一样,别人的孩子往往是大人抱他起来让他们尿他们反倒不尿,放回被窝里参不一会儿就尿了。长汀子是,大人不抱他既不屙屎也不尿尿,大人一抱他一准屙,一定尿。如果不是少不知事,仅凭这一点表现,还真以为他是个小大人呢。

别人家的孩子,二岁以后便知道耍娇了,长汀子则除了笑之外,几乎没有别的情感表达方式。他饱了笑,饿了也笑;受称赞时笑,挨骂时也笑;吃肉时笑,吃粥时也笑;喝水时笑,喝酒时更是哈哈大笑。有一天藕郎大惑不解地问妻子:”我们的长汀子,是不是有点傻呀,怎么一天到晚就知道傻笑呢。”

荷花仙子说:”你才傻呢。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连笑比哭好的道理都不懂呢?”

“那你说这孩子为什么有事没事就知道笑呢?”

“那是他对你这个爸,我这个妈,对于他自己能托生到咱们这个家都非常满意。”

“那你说说他为什么不像别的孩子那样,哭着闹着要吃的要喝的呢?”藕郎说,”好吃好喝好玩是孩子的天性啊。”

荷花仙子笑眯眯地说:”那是因为我们的孩子吃饱了,也喝好了。”

藕郎有点不太相信地反驳了一句:”我们吃的是淡饭,咽的是粗菜,喝的是粗茶……”

荷花仙子理直气壮地反问道:”那是因为我们的孩子觉得’淡饭粗茶分外香’你懂不懂?”

“还有一条最让人想不通的就是,对于孩子们来说,咱们家称得上好吃的东西可以说是太少太少。”藕郎说,”偶尔有一点好东西,长汀子就一定要给他认识的孩子们每人送一点。让他送他就笑,不让他送他就闷闷不乐地坐在那里,不吃也不笑。”

荷花仙子说:”这有什么想不通的?咱们不是经常教育孩子要先人后己,舍己为人么?”

“话是这么说,但说与做毕竟不一样呵。我的意思是,就算是’舍己为人’长汀子也做得与那些聪明孩子不一样。”藕郎半信半疑地说, “不怕你说得天花乱坠,到了上学读书的时候,便真相大白了。”

其实,荷花仙子嘴上显得对自己的儿子很自信,骨子里还是有一点担心。

由于千百年来的育子经验告诉人们,十个”乖孩子”九个笨,十个调皮捣蛋的孩子九个聪明,因此,荷花仙子是抱着一种试试看的态度送儿子上学读书的。

三个月之前,荷花仙子和藕郎居然没有勇气去问教书先生,他们的儿子学习成绩如何。三个月后,他们见先生没有到家里来告状,便壮着胆子去问了一回,得到的回答是:”不错,你们的孩子真乖!”

他们不知道,这样的评语是批评还是赞扬,便抽空到学校去偷偷地观察。藕郎第一次去偷看时,发现儿子伏在桌子上睡觉,回来后便教训他说:”父母花钱送你读书不容易,你可不能伏在桌子上睡觉知道吗?”

长汀子嘿嘿一笑道:”知道了。以后孩儿一定坐得笔直笔直地睁着眼睛睡觉。”

藕郎问:”你能不能不睡呢?”

长汀子说:”只要先生一写字孩儿就不睡了。””难道先生写字比授课更有趣?”藕郎问。

“先生授课时老讲旧话、废话,写字时却经常写让人没见过的新鲜字。”长汀子说,”一个学生姓陈,应该是’B’在左’东’在右,他却反过来写成东字,一个学生姓郑,本来是’关’在左,’口’在右,先生却写成t巧关,字,让孩儿长了不少见识。更有趣的是,有一次,先生的酒喝完了,就问谁愿意去为他打酒,孩儿说’我上课爱打磕睡让我去吧’。先生有点不放心的问:你去,你去了能说得清楚么?’孩儿将手一伸说: 请先生写几个字不就清楚了么?”

“先生写了没有呢?”藕郎问。

长汀子说:”写倒是写了,但孩儿看不懂是什么意思。””看不懂你不知道问先生呐?”藕郎说。

长汀子说:”先生写的是’酒一平’三个字。孩儿问这一平是什么意思呀?先生二话没说,提起笔来改成了’酒一乎’孩儿还是看不懂。”

藕郎说:”看不懂不会再问么?”

长汀子解释道:”孩儿又说,请问先生这’一乎’是什么意思?先生便很不高兴地说:”长汀子呀长汀子,你的见识太少了,既不知道一瓶(平)酒是多少,也不知道一壶(乎)酒是多少,将来怎么过日子呢?”

“养不教,父之过。这都怪我这个做父亲的平常没教给你,什么是一瓶,什么是一壶呵。”大字不识的唐藕郎根本没听明白,也无法听明白是儿子错了还是先生错了。他自以为先生是不会错的,便把儿子”犯错误”的责任全揽到了自己身上。

“父亲别误会。这不是孩儿的错,更不是父亲你的错。”长汀子发现父亲误解了自己的意思后,便开门见山地说,”孩儿的意思是,这个教书先生才疏学浅。”

藕郎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劝告儿子道:”孩子,你可不能在背后挤兑先生呵。”

长汀子说:”父亲有所不知,你们为我请的确实是个别字先生啊。”长汀子说,”先生平常很喜欢作赋,却又不得要领。一天,他趁学生们读书、习字的时间,给朋友写了一封信。孩儿发现其中的正文是这样写的: 弟近来日夜作贼,不得其法,想吾兄乃作贼老手,当必有以教吾也。”

长汀子说完后,呆呆地望着父亲。无法判断谁是谁非的藕郎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

一直作为旁观者静静地站在一边,观察事态发展的荷花仙子,心中暗喜:”我们的长汀子真不愧为仙子的儿子,读了不到一年书,便比先生认识的字还多。将来一定前途无量!”

荷花仙子没有把这种心情流露出来。只是在暗地里为儿子物色水平更高明的教书先生。一年后,荷花仙子找到了一个更合适的教书先生。换了先生后的长汀子,认认真真地学习了两年。到了第三年先生找到长汀子的父母说:”你们的孩子我教不了啦!请你们另请高明吧。”

荷花仙子问:”前两年不是好好的么,怎么又不听先生的话了?”

先生说:”不是你们的孩子不听先生的话,而是先生听不懂长汀子的话。”

荷花仙子一愣,忙问:”先生的意思是,我儿有意诘难先生?”

“老朽不是这个意思……。”先生被逼得没法子,只好直话直说道,”长汀子是个聪明的孩子,前两年跟老朽读书时也很用功,从今年开始上课期间有些心不在焉……”

“多(平)酒是多少,也不知道一壶(乎)酒是多少,将来怎么过日子呢?”

“让他续诗,而且是续前人的狂诗?”荷花仙子问,”但不知是首什么诗?”

先生说:”从前有一个狂秀才,斗胆写二句狂诗在自己家里的墙壁上。第一句是:黄狗随风飞上天,第二句是:’白狗一去三千年’。近百年过去,多少文人骚客见到这两句诗后莫不骇然。老朽让长汀子续出后两句来。”荷花仙子和藕郎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说:”长汀子才十岁啊,怎么可能续得出这样的狂诗来呢?”

先生说:”老朽何尝不是这么认为,哪料到,他不仅斗胆续笔,而且续得妙不可言。原诗是:’黄狗随风飞上天,白狗一去三千年’,长汀子的续句是:想君吟咏挥毫日,四顾无人胆似天。”

“不仅妙不可言,而且恰到好处。”荷花仙子说。

“还有更绝的呢。”先生说,”有个叫左华亭的酒铺卖酒兑水,酒味很淡,老朽让他试填一首《香子》的词。尽管他从来没学过填词的技巧,却无师自通地填词如下:

浙左华亭,物价谦平,一吊钱买个三升。

打开瓶后,滑辣光清。

君叫霎时饮,霎时醉,霎时醒。听得渊明,说与刘伶,

这一瓶子约摸三斤。君还不信,把秤来称:

荷花仙子说:”会不会又是对课本上的东西不感兴趣了?三年前就是因为……”

没等荷花仙子把话说完先生便接过她的话头说:”老朽不但想过,而且试过……”

“结果还是不行么?”藕郎忍不住插问道。

先生说:”老朽为了让他明白学无止境的道理,便故意问他一些从没学过的问题。不料他不仅应答自如,而且往往问一答三。老朽为了打击一下他的狂傲之气,便将传说中的半首狂诗说来让他续句。”

“让他续诗,而且是续前人的狂诗?”荷花仙子问,”但不知是首什么诗?”

先生说:”从前有一个狂秀才,斗胆写二句狂诗在自己家里的墙壁上。第一句是:’黄狗随风飞上天,’第二句是:’白狗一去三千年’。近百年过去,多少文人骚客见到这两句诗后莫不骇然。老朽让长汀子续出后两句来。”荷花仙子和藕郎不约而同地摇了摇头说:”长汀子才十岁啊,怎么可能续得出这样的狂诗来呢?”

先生说:”老朽何尝不是这么认为,哪料到,他不仅斗胆续笔,而且续得妙不可言。原诗是:’黄狗随风飞上天,白狗一去三千年’,长汀子的续句是:想君吟咏挥毫日,四顾无人胆似天。”

“不仅妙不可言,而且恰到好处。”荷花仙子说。

“还有更绝的呢。”先生说,”有个叫左华亭的酒铺卖酒兑水,酒味很淡,老朽让他试填一首《香子》的词。尽管他从来没学过填词的技巧,却无师自通地填词如下:

浙左华亭,物价谦平,一吊钱买个三升。

打开瓶后,滑辣光清。

君叫霎时饮,霎时醉,霎时醒。听得渊明,说与刘伶,

这一瓶子约摸三斤。君还不信,把秤来称:有一斤酒,一斤水,一斤瓶。”

“这不是在讽刺人家卖酒的么?”荷花仙子说,”这孩子真是越来越贫嘴了。”

“讽刺卖酒的算什么,他连老朽也敢连刺带讽呢。”先生说,”不知是因为老朽曾经让他填过《行香子》的词,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去年老朽家里的一只老母鸡丢了。长汀子听说后,竟私自以老朽的口吻填椭庭芳》一首:平生淡泊,鸡儿不见,童子休焦。

家家都有闲锅灶,任意烹泡。煮鸡的贴他三枚火烧。

穿炒的助他一把胡椒。倒省了我开东道。

免终朝报晓,直睡到早日头高。

依了长汀子的意思,老朽还得谢谢那位偷鸡贼呢。不过话说回来,也难得他有这分坦然面对,处事不惊的好心境。”

“先生千万别这么说。”藕郎连忙替儿子赔礼道歉,”他那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你们千万不要责怪长汀子。老朽今天来,一是想告诉你们,长汀子是个很有才华的孩子,将来必有大出息,若继续留在老朽门下,定然会误了他的前程。”先生说,”二是告诉你们,长汀子既是个安分守己的孩子,也是个与众不同的孩子。前不久,老朽出了个命题作文,题目是《知味下车》,别的孩子都做酒的文章,只有他写了一首《臭豆腐》……”

先生说着便将一纸素笺递给了长汀子的父亲藕郎。藕郎一转手便递给了自己的妻子。

荷花仙子展开一看,上面写的是一首诗:”明言臭豆腐,名实正相当。

自古不钓誉,于今无伪装。

扑鼻生奇臭,入口发异香。素醇饶回味,黑臭蕴芬芳。

珍馐富人趣,野味穷者光。既能饫饕餮,更可佐酒浆。餐馔若有你,宴饮亦无双。

省钱得实惠,赏心乐未央。”

“谢谢先生!谢谢先生!”荷花仙子读着儿子写的俱豆腐》不由得感慨万千,他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位先生是位了不起的好先生,而自己的儿子长汀子更是一位了不起的好学生。只要为儿子再找一位更高明的先生,读上三年五载,长汀子便一定能皇榜提名、光宗耀祖。

送走先生后,荷花仙子把自己的想法对丈夫一说。藕郎一听便觉得妻子的想法与自己的不谋而合。

经过近两个月的努力,荷花仙子终于为长汀子找到了一位更好的老师。美中不足的是,读书的地方离他们家有二十多里路,必须在学馆里住读,每学期只能回家一次。

好在长汀子很听话,父母亲让他去他就去,先生让他回他就回,从来也不逃学。在那里读书除了路远一点,生活苦一点之外其他倒也没什么不习惯的。第三年初夏,也就是长汀子上学去的第三个月时,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这天上午,荷花仙子正准备与藕郎一起下湖打鱼。还没来得及出门,便听半空响起了一阵仙乐。荷花仙子预感到什么似的,猛然抬头一望,发现南天门开了。从天门内走出一名金甲神来。玉皇大帝的传令使者金甲神,脚踏彩云不一会儿便来到了荷花仙子面前对她说:”玉帝有令,命荷花仙子立即返回天庭,否则将大祸临头!”

荷花仙子连忙跪在地上说:”荷花仙子遵旨!”

原来,荷花仙子私自下凡的事终于让玉皇大帝知道了。而早在七仙女下凡的时候,天庭便订下了仙人不得下凡与凡夫俗子们成婚的天规,如有违反,轻者关入天牢囚禁终生,重则处以极刑,碎尸万段。

荷花仙子知道,金甲神回天庭复命后,如果自己不立即返回天庭,玉皇大帝马上就会派天兵天将来捉拿。她答应回去,只不过是缓兵之计,内心却舍不得离开藕郎和自己的儿子。金甲神一走,荷花仙子便从怀里掏出一颗碧绿碧绿的珠子交给藕郎说:”藕郎事到如今为妻也不能瞒你了。我是天上的荷花仙子,因违旨下凡,将会遭到玉帝严惩。这是一颗千年宝珠。你只要把它含在嘴里躲在家中不出来,他们便拿你没办法。”

“那你和孩子怎么办呢?”藕郎担心地问。

荷花仙子说:”汀儿在学馆里,只要他不回家便不会有事的。为妻在水中生活十天半月也不在话下,你也不必担心。如果你万一让他们抓住了,便立即将宝珠咬碎吞下去,你我仍然有再团圆的机会。”

荷花仙子说完往东钱湖里一跳便不见了。藕郎赶快进屋,他那里刚把门虚掩上,便听到 有人大呼小叫的:”荷花仙子跑到哪里去了?怎么藕郎也不见了呢?会不会躲在屋里呀?”

“不会的,我已经搜查过了,那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原来那是荷花仙子修炼千年而成的一颗隐身珠,神仙们把它含在嘴里,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被人发现。凡人把它含在嘴里,只有在光线比较暗的家里才能不被发现,一旦面对强光,天兵天将们便可以从背后看见他。藕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不见天兵天将,那些天兵天将也看不见自己。不过,他还是牢记妻子临别时的话,一直呆在家里不敢出去。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了,三天后,家里的水已经用完了,藕郎见外面什么动静也没有,便想出去提点水回来做饭。不料,他刚把水桶往水里一放,就让天兵甲和天兵乙发现了。天兵甲眼疾手快地冲上去,一把抓住了他的后衣领。

天兵乙则大声喊道:”杀了他,赶快杀了他!如果让他再跑了你我都没法向老天爷交待!”

藕郎见情况不妙,便”咔嚓!”一声咬碎了宝珠,并将它吞下。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