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 欢迎访问

第十四回 弱者发怒 冤魂大闹灵霄殿

蓬莱故事 10个月前 (01-05) 70次浏览 0个评论

愚人逞能 庸才难煞造字神

黄帝设祭坛之事早已由千里眼,顺风耳和赤脚大仙先后禀明玉皇大帝。

玉帝虽因统管三界十方,日理万机而忙得不可开交,仍然将关系到凡间生死存亡的大事放在首位。只因人多嘴杂,看法有差异意见不好统一而久拖不决。

太上老君说:”智慧出狡诈生。仓颉造字使凡人失去了憨厚的天性,失却了应有的本真,是功大于过,还是过大于功尚难定论,是否及时拯救还要看看再说,还请天帝三思之后再定夺。”太自金星则很不以为然地说:”一灯能灭千年暗,一智能除千古愚。凡人岂能永远愚昧无知,长久与禽兽为伍?再说凡间的巫觋道徒们以仓颉所造之字为捉鬼、镇妖、驱邪的符咒,也算是有功于道门,怎么能说功过未定呢?”

太白金星见道教的祖师爷太上老君有些不太服气,便耐心地解释说:”据我所知,绝大部分凡人已经将文字看得非常神圣。他们不敢烧那些有字的竹简,不敢打破刻有文字的兽骨、龟板。十分尊重传授文字的人,哪怕是一知半解的冒牌先生,他们也不敢得罪。难道这些不都是尊文崇字的表现么?”

逢年过节,凡人最忌儿童妇女说不吉利的话。比如:妇女叫小孩起床,不能说爬起来,叫小孩坐稳,不能说”坐牢”,小孩要大便不能说”我要屙屎(阿死)”。可是这些平常说习惯了的话,一时半会是很难改的。自从有了文字之后,人们只需在室内写上”童言妇语百无禁忌”,”无忌无崇,长命富贵”等字,便不必担心犯忌了。

如果小孩子夜里好哭,大人只要将写着:”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夜啼郎,过路君子念一遍,一夜睡到大天亮。”的止哭符咒挂在路边的墙上或树上,让过路人念上几遍,便可以治愈好哭病。

至于道士、巫师们用文字书写的符咒去驱鬼、却邪、祛病、消灾的事例就更多了。如果女人病了,男人便向巫师或道士讨来”王母符”,一边烧香一边念:

王母收邪乱纷纷, 身骑白马出天门,

收尽酆都六洞鬼, 七十二宫随我行。

马上抛刀来斩鬼, 鬼头落地乱纷纷,

一身美貌白如镜, 北斗七星是娘身,

寒舍堂前驱恶鬼, 白马背上斩妖精。

念完了即可赶鬼退煞。如果是小孩子病了,就向道士讨《雷公咒》,道士一边画符,一边念咒:

头上青云盖,右边三点金,

车动龙身转,斤字斩妖精,

耳听雷声响,万煞化灰尘,

我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咒语念完符也画好了。父母拿去挂在病孩床头,即可祛病消灾。

还有更简单的招魂符咒:”魂附体,神入舍,病祛除,安安睡,明朝吃它三大碗,不怕关煞不怕邪。”

太白金星说:”文字既有益于百姓又有功于道门,怎么能说功过尚难定论呢?更何况事关凡间君臣万民的生死存亡,并不仅仅在于仓颉的功过名声,因此应该及早设法。”

太白金星的话音未落,托塔李天王又接着说:”依卑职之见,那仓颉是又打鬼又惹鬼,既惩治邪恶又助长狡诈……”

“话可不能这么说。”赤脚大仙忍不住插话道。”小仙官位卑,但因经常往来于天廷与人间,也了解一点下情。据我所知,凡间狡诈蒙生确有其事,但并非造字之罪,更非仓颉之过,正如农夫所言:’犁弯未断,拐树先生。’早在仓颉造字之前即有奸猾狡诈之徒活跃在凡间。

仓颉造字之后狡诈伪善之徒的确比先前多了,但聪明能干者更是与日俱增,其中之功过又从何说起呢?让凡人一天比一天更聪明,更能干,才是仓颉造字的本意。难道说有些人硬是闻香味则不进,闻臭味则不出,学好三年不足,学坏三日有余,,也是仓颉之罪么?”

玉皇大帝觉得赤脚大仙的话很有道理,便说:”既然如此……”

“启禀玉帝,臣有本奏。”文曲星君见玉皇大帝准备降旨,连忙上前奏道:”据卑职所知,凡人对待文字的态度,并不是太白金星说的那样,虔诚而严肃或敬而畏之,就连黄帝本人亦有亵渎文字之嫌。”

此话出自文曲星君之口,四座皆惊,玉皇大帝马上追问有何证据文曲星君说:”黄帝为了治理华夏神州,有意在民间广泛挑选人才,挑选的标准是:除了才能和德性之外,还要注重相貌和身材。应该说在注重才能和道德的同时,不忽略相貌与身材的做法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他不该用字形来表示挑选对象的身材和相貌。”

“竞有这等荒唐之事?”玉皇不无怀疑。

“绝无半点虚言!”文曲星君继续禀报道:”黄帝居然规定推选人材时要以”同、田、贯、日、身、甲、气、由”等八个字来表示被推荐对象的相貌和身材特征。

在奏折中刻一个”同”字便表示被推荐者的脸长而方;刻上”田,,字则表示脸方而短;”贯”字表示头大身长且直;”日”字则指此人肥瘦长短适中而端直。凡符合四种字形者,皆可入选。如果刻上”身”字便表示体斜不正;”甲”字为头大身小;”气”字意为单肩高耸;”由”字是指头小身大,凡属此四种形体者,切不能入选。”

文曲星君最后特别强调说:凡间的文字虽然不是玉皇大帝亲手创造的,但是仓颉却是奉天帝的旨意下凡去造字的。因此,应该说文字是天帝恩赐给凡人的圣物。身为人间天子的黄帝尚且视天赐之圣物为儿戏,其臣民们对待文字的态度,也就可想而知了。

“文曲星君此言差矣,”玉皇大帝还没来得及表态,赤脚大仙便抢先一步驳斥道:”依小仙之见,黄帝这么做,非但不是亵渎圣物,相反,恰恰说明号称天赐圣物的文字用途广泛,不仅可以记言记事记史,表情达意,还可以作为衡量人材的标准规范。

试问,为朝廷选拔人材没有标准规范何以为凭?既要标准规范,凡间一无摄取人相之法宝,二无那么多绘像大师丹青妙手,黄帝若不借助’天赐之圣物’作为规范标准,这挑选人材的重任怎么能够完成。依小仙之见,这便是黄帝尊敬重视文字的最好证据。”

赤脚大仙的一番话说得在场者个个点头,人人队可。唯独文曲星君大不以为然地反问:”大仙既然如此了解卜隋,难道没听说过有这么一首诗么?

枯眼望遥山隔水, 往来会见几心知。壶空怕酌一杯酒, 笔下难成和韵诗。途路隔人离别久, 讯音无雁寄回迟。孤灯夜守长寥寂, 夫忆妻兮父忆儿。”赤脚大仙想了想说:”这首诗似曾耳闻,好像是有一年仓颉

由于奉旨到北方去传授文字书契,数月未归,因而写了这首诗以表思念妻儿之情。难道造字之人做这么一首小诗便触犯天条不成?再说凡人谁无七情六欲,离家久远,思念妻儿实属人之常情,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呢?”

文曲星君说:”大仙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待老朽将这首诗倒过来念一遍,你就清楚了。”

“倒过来念?”赤脚大仙莫明其妙地问,”那能念得通吗?”

“哼哼,问题就在这里,”文曲星君冷笑一声,将那首诗从后面向前念道:

儿忆父兮妻忆夫, 寂寥长守夜孤灯。迟回寄雁无音讯, 久别离人隔路途。诗韵和成难下笔, 酒杯一酌怕壶空。知心,’乙见会来往, 水隔山遥望眼枯。”这种文字游戏。难道也可以理解成”尊敬重视天赐之圣物的最好证据么?”

“你这叫无事生非放闲屁。”正当赤脚大仙思考如何回敬文曲星君时,不知是谁突然抛来一句粗话,回头一望–人随声到,居然是仓颉的冤魂飘然而至。

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呢?原来仓颉碰死于神坛之后,其冤魂不散直冲南天门而去。南天门外的天兵天将,灵霄宝殿前的四位护法护天神,没有一个敢阻挡这位气冲牛斗,眼珠儿凶暴得能喷出火来且资历深厚的”混沌老爷。”

仓颉的冤魂如入无人之境地,直接闯进了灵霄宝殿内的参详宫中议事厅内。原打算拜见玉帝,细禀下界实情,当他听到文曲星君的奏本之后,不由得新仇归恨一齐涌上心头,刹时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在出人意料地冒出了那句粗话之后,又对着在场的天帝仙卿们劈头盖脑地来了一遍:”想当年凡间一片洋国,万物皆无,你们谁也不肯下凡去兴利除弊为民造福。是我这个七窍不通闭目塞听的混沌,带着四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海神下界,才使凡间慢慢有了生气。那时我眼不辨光明黑暗,耳不辨是非,鼻不闻香臭,口不分咸淡,只好无为而治,随遇而安,坐等机遇,以不变应万变。其结果不仅白白空费了数万年时光,而且让那两个冒失鬼给凿死了。你们给了我什么?帮了我哪样?不就是郧个一文不值的’中央天帝’的头衔么?

“后来众神造就了万物,女娲造出了凡人。你们又笑我混沌无能,说什么多亏了倏忽二神将我凿死,否则凡间至今仍然是暗无天日混混沌沌朦朦胧胧的一片汪洋。于是我暗下决心要到凡间去助黄帝一臂之力,有谁知道我吃尽千辛万苦,历经九死一生好不容易造出一种人人都能接受的语言符号来,你们的文曲星君又不怀好意地塞给凡间一个梵咒,一个怯卢与我争高下,出难题,把我创造的文字贬得一钱不值……

“如今凡间天灾人祸并举,鬼怪出没野兽横行,你们还想静坐银河岸,得意看翻船是不是?”

“不不……不!我们不正在细心商议吗?”太白金星连忙解释说。

“商议?商什么,议什么?”仓颉打断他的话吼道:”商仓颉之功罪,议黄帝之是非!商混沌之笑柄,议愚智之利弊,品佳肴之咸谈,评甘露之甜美是不是?待你们商成议定之日,恐怕正是凡夫俗子无一幸存之时!”

“依爱卿之见呢?”玉皇大帝见仓颉的脾气发得差不多了,便不失时机地追问道。

“什么爱青(卿)爱红的,我混沌号称中央天帝时还没有你呢!你上天做皇帝才几天,就把人间疾苦忘得一千二净……”玉皇大帝听说这位上界的老祖宗几十万年以来从没发过脾气,还以为他是个任人揉搓的软面坨子呢,没想到他发起火来连天王老子帝王爷都不给面子。

玉皇大帝也有些架不住了:”我说混沌老祖宗,老祖宗混沌爷,你有资历,有功劳,这都不错,可也不能倚老卖老,成功自傲吧?在凡间你碰得寡人体无完肤,寡人没怨你。上得天来,你不分尊卑上下,见~个骂一个,见一个贬一个,寡人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得过且过。没想到寡人好心好意地称一句爱卿,认认真真地请教你有何高见也会招致斥责。要知道寡人正是为了你,为了黄帝,为了凡间的老百姓的生死存亡,才召集众仙卿在这里商议对策的啊!

不错-寡人的资历、功劳、苦劳、熬劳都不如你。然而寡人也不能不提醒你,资历不能当饭吃,功劳不能当衣穿。如今你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寡人是在其位不得不谋其政。如果三界之内的人神鬼怪都像你这样大闹天宫,寡人何以治理这三界十方……?”

玉皇大帝的一席话,有理有据,说得昔日的混沌,今日的仓颉火气消了一大半。赤脚大仙又适时送来了一樽甘露。仓颉喝完后心也平了,气也正常了。

天帝有所不知,我作为混沌也罢,作为仓颉也罢,最缺乏的便是傲气、火气。今日若非魂离躯体,魄上九霄,恐怕依然是想发火也发不起来。不过有道是人急悬梁,狗急跳墙,鳝鱼急了还咬人呢。你这位号称张百忍的玉皇大帝,今天忍不住训斥我一通,不也是急的么?”

“这倒也是,不过……”玉皇大帝说:”不过上界一天便是凡间的一年,你也不能久等了,有何要求就快说吧。”

仓颉见时间紧迫便说:”具体怎么办我也说不好,只知道,老百姓要饭吃、要安宁,不能再让豺狼虎豹、妖魔鬼怪、冒牌先生们任意胡为……”

仓颉撞死之后,黄帝和满朝文武惊得目瞪口呆,丽人公主哭得死去活来。”郎君郎君,你好糊涂,以死相拼为何由?为民造字功盖世,弃农弃牧非君过,万民省悟自回头……”

丽人公主整整哭了三天,她诉尽了仓颉的是非功过,骂尽了丈夫的”糊涂”和”不该”,列举了左史大人驸马爷的”良心坏”和”憨且呆”。哭得满朝文武伤心掉泪,诉得黄帝、皇后肝肠寸断,”骂”得公公、婆母发自肺腑地称赞她乖。

“该入柩送葬了,请公主节哀。”负责主持葬礼的国师觋翁,见时候不早了,便上前劝道,丽人公主像什么也没听见似地仍然一边哭一边用素绢为仓颉抚摸伤口。两位、环只好一人扶一只手臂,将公主”请”开。国师的两位弟子抬起仓颉的遗体,正准备往棺材里面放,一位大腹便便,开怀露腹又白又胖的赤脚方士突然闯进灵堂,喊了一声”慢来!依山人看来,左史大人还有救!””何方来的妖道,私闯皇家灵堂该当何罪?”国师一边斥责方士,一边吩咐两位弟子:”还不快请左史大人的遗骸入柩。”

“不!”丽人公主从丫环手里挣脱出来,将上半个身子爬在灵柩上吼道:”放下,快放下,你们这群见死不救的觋汉!”

侯冈、眉娘”嗵!”的一声跪在国师面前:”求国师让方士一试,也许我儿命不该绝。”

觋翁固执地说:”人死三日,遗骸僵硬冰冷,岂能复活!”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国师何必固执己见!”黄帝见那赤脚方士气度非凡,且来得突然,不由得从心底升起了一线希望。

国师见天子开了金口,立即对两位弟子吼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放还原处,请大仙一试身手!”

赤脚方士来到仓颉的遗体前,慢慢地掏出一颗圆如满月,大若鸟蛋的浅黄色”消疾珠”在仓颉的额上轻轻擦一遍,那伤口便迅速地愈合了。又擦一遍,仓颉便轻轻地叹了口气,再擦一遍,仓颉便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怎么是你?赤……”

“嘘!……天机不可泄露,山人去也。”

话音未落,那赤脚方士便化为一道轻烟飘失在空中。丽人公主、侯冈、眉娘不约而同地扑向仓颉。黄帝、皇后相视一笑,又分别擦试流至腮边的惊喜之泪。觋翁及其弟子彼此交流了一下不解的眼神,便悄悄地溜出了灵堂。

“摆宴庆……”黄帝刚吐出三个字立即改口道:”民不聊生,君臣万民忧心忡忡不庆也罢。”说话间听得门外”噼哩.叭叭……”作响,似下雨又不是下雨,似下冰雹也不是冰雹。众人好奇’地来到门外一看:”啊呀呀,老天爷下粮了!”稻谷、粟米、高梁、大豆应有尽有。”真是天助我也!”黄帝高兴得孩子似地又蹦又跳。

更奇怪的是三天之后,各地纷纷来报,害人的野兽猛禽全部藏入了深山老林,兴风作浪的恶龙纷纷潜入海底,妖魔鬼怪不仅不敢明目张胆地出没伤人,而且每至夜深人静,便能听到恶鬼偷偷哭泣。

“为什么老天爷会突然开恩呢?”黄帝看似自言自语,实际上是在问仓颉。赤脚方士的突然出现和消失,仓颉的死而复生已经给了黄帝某种暗示。

仓颉不敢泄露天机便半真半假地说:”儿臣昏死过去后做了个梦。在梦中玉皇大帝对我说,天庭众仙卿经过反复商议后做出了三条决定,一是开仓放粮,略补百姓无米之炊,令兽中之王狮子,鸟中之王凤凰和四海龙王将凶禽猛兽恶龙藏于山林海底;二是不准冒牌先生们再作伪书乱世,骗钱财害人;三是诏示天下百姓,上帝派儿臣下来为凡间造书契授文字为的是使凡人变得与天神一样聪明,把日子过得比先前更好。如果因此而萌生伪诈,产生骗术,弃本趋末,弃农牧而图锥刀之利,只能以害人骗人开始,害自己骗肚皮告终。

当天夜里黄帝自己也做了个梦。他梦见曾经救过仓颉的赤脚方士告诫他:”要教臣民少务虚,多务实,要把所有的白字先生都抓起来,让他们老老实实地做三年农活,使他们懂得一粒粮食一滴汗,寸寸丝麻得来难……”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黄帝立即召集文武百官紧急商议,按仓颉与赤脚方士说的办法,制订出一整套法规,奖勤罚懒,重农牧轻商贩。鼓励有真才实学的有识之士,打击兴伪诈、行骗术的不法之徒。从此后华夏大地民风逐步纯正。百业日益复兴。真正的教书先生受人敬重,七十二行各安本份,五谷丰登.六畜兴旺,海晏河清……

这次天下大乱,死而复生的惨痛教训给仓颉留下了极深的影响,使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明白:对于天下百姓而言,最大问题莫过于吃饭。民以食为天,没有吃的就会造反。最可怕的莫过于伪诈,它能使民心涣散,使诚实者变得虚伪,勤奋者变成懒汉。因此,他又造出了两个极为重要的字,一个是”伪”,一个是”饭”。伪者,人之所为也;饭者,无食则反也。这两个字的出现受到黄帝和文武百官乃至天下百姓的一致赞扬,真可谓有口皆碑。”真正做了几件好事,老百姓是不会忘记你的。”丽人公主也说出了由衷之言。仓颉倍受鼓舞,在兴奋状态之中又造出了许多颇具哲理极有教育意义的字。如:心术不正为歪,众人分贝为贫,不知道出门创造财富,只会弓身于室”产,”内争斗者”窍”(穷)等等。

不过,最能体现仓颉心境的是”真”字。真字是”其”页字的倒写。因为页就是人头,仓颉把页字倒过来当作真实的真字用,其本意在于表示人只有倒回头去,回到人类初期才能还原其本真。而颠倒的颠字便是这种心境的最好写照。

换句话说,仓颉之所以把人头(页)倒过来读作真字,是因为他觉得诈骗、伪善的出现,在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因为这些字造得对,造得好,顺民意合民心,所以从那以后,人们便尊他为造字之神了。

刚开始仓颉很不习惯别人的恭维吹捧,更害怕老百姓对着自己的名字或画像烧香礼拜。久而久之,也就由不习惯到习惯,由习惯到欣赏乃至飘飘然,茫茫然了。别人说他是造字之神,他也以神仙自居,别人认为仓颉乱造出来的字也是好,他造起字来也就不及先前认真了。”智者干虑必有一失”,于是从仓颉手里也就隔三间五里地冒出一些错字来。这些事自然瞒不了玉皇大帝和他的耳报神们,更乐坏了对头冤家–文曲星君。

文曲星君将这些传闻向玉皇大帝禀报之后,玉皇大帝不无担忧地说:”善意吹捧比恶意中伤更容易毁掉志士仁人啊!得想法子救救仓颉。”

一天上午,仓颉正在给一批年轻人传授如何识别字形,理解字义,刻制书契时,偶尔发现了一位白须白发的老公公,坐在那批年轻人的背后,认认真真地听讲。”他偌大一把年纪,居然有志学字,实在难得。”仓颉心里这么想,但没有惊动老者。

该讲的都讲过了,年轻人纷纷离席而去,唯独那位老公公坐在那里纹丝不动。仓颉好生纳闷:”老人家还有什么事么?””还有几个字老朽没听明白,坐在这里想了好半天仍然犯糊涂,不知左史大人愿赐教否?”

“难得你老人家老当益壮,学而不厌,凡是晚生明白的,理当细心传授。”

“请教左史大人,为什么焉(马)、驻(驴)、骡(骡)字都有四点呢?”

“它们都长有四条腿,所以……”

“我琢磨着也是这理儿。不过,那牛既有四条腿又有两只角,为什么牛字不仅没有四条腿,而且仅有一只角呢?

“这个……”仓颉愣了愣,立即镇定自若地说:”牛字是按照犀牛的样子造出来的,因为犀牛只有一只角……”

“犀牛同样有四条腿啊,难道左史大人忘了?”

“哪会忘呢,你没见那两横一竖不正好是一边两条腿和一条尾巴吗?”

“你这一说老朽越发湖涂了。既然牛字的两横表示四条腿,那么羊字三横两点,不就成了六条腿两只角么?”

“这……”

“你先别忙着解释,老朽不明白的地方还多着呢。那水里的鱼儿本来没有腿,你为什么偏要为鱼字安条腿呢?当然你也可以告诉我,那是按照四条腿的娃娃鱼的样子造出来的。不过另外还有几个字你就没法自圆其说了……””哪几个字?”

老公公清了清嗓子说:”老朽以为那射箭的射字应该念矮,而高矮的矮字则应念成射箭的射。”

“有意思。讲一讲你的道理好吗?”

“寸身谓之矮。”老公公文诌诌地说,”那射字是身字旁边加一个寸字对吧?一寸长的身子,你说矮不矮?”

“如果真的是一寸长的身子当然不算高。”仓颉回答说:”不过……”

“年轻人千万别太激动,更不要在不过后面大做文章。”老公公劝年轻人不要激动,他自己倒先激动起来了。他不让仓颉解释,一定坚持要让他把话说完。

仓颉说:”就依你老人家,请你再说说那矮字又为什么念射好吗?”

老公公说:”委矢谓之射。那矮字左边是个矢字,右边是个委字对不对?”

“不错。”

“我来问你,矢是什么?”

“矢就是箭。有的放矢就是对准目标放箭。””委呢?委又是什么意思?”

“委就是放出去,派出去的意思。””把箭放出去是不是射呢?”

“当然。不过……”

“看看,你看看,又是不过。我的话还没有讲完呢?””对不起,请你老人家继续讲吧。”

“是你首先把这两个字念反之后,从而导致另外两个字也念反了。”

“还有另外两个字?”

“那骂人的骂字本应念作谢,那谢谢的谢字才应该念作骂人的骂字。”

“这就怪了,我怎么从来都没注意到这一点呢?也许是当局者迷吧。”

“老朽可算是旁观者清,但你不一定是当局者迷。你这是懒汉砍柴,邋遢婆娘睡觉啊!”

“此话怎讲?”

“懒汉不愿磨刀,就是说磨刀不如使劲,使劲不如乱砍。邋遢婆娘不想洗脚就说,洗脚不如洗铺盖,洗铺盖不如翻转来盖。反正脸不洗在外头,脚不洗在里头,与我何干?”

“这话好像不应该这么说吧。”

“不这么说该怎么说?我来问你,那谢字是言字旁一个矮(射)字,两个人一见面就说你怎么这么矮(射)?你为什么只有一寸长的身子呢?这难道不是骂?你身为造字之神未必连这么一点道理也不懂?”

“请老公公把话说完,我这里正听着呢。”

“那好,再看骂字,两个口加一个马字。也就是说,双方一见面就异口同声地说,你家里的马长得好吗?不错不错,你家里的马一定是膘肥体壮吧?得到的回答是什么?无疑是谢谢对方的关怀吧。

“可是,你偏偏把这两个字又弄颠倒了。这不是懒汉砍柴,凭借一般蛮力乱来,邋遢婆娘不洗脚,宁愿把被子翻过来盖又是什么呢?”

仓颉心里很纳闷,很不是滋味。他不明白这是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这么个糟老头子。你说他对文字一窍不通吧,他讲得头头是道,处处在理。你说他精通此道吧,他所说的又不是正理。有似是而非的道理,有一知半解的私理,也有自以为是的歪理,更有牵强附会的强词夺理。

仓颉认为,对付这种看起来内行,实质上外行,本事不大,自信心极强,而且固执己见的老年人,发火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没发火之前他已经有火,你发小火,他肯定发大火。他火冒三丈还必须除去黑烟的高度。

保持沉默?更不行。他”到此一游”的目的就在于一争高下。要么你对要么我对,来不得半点调和与折中。当然他最希望的是他自己对。谁是谁非不搞清楚他是不会罢休的–反正他有的是道理。

唯一的办法是解释,耐心而细致的解释,不厌其烦甚至是越长越好的解释。仓颉经过一番权衡利弊之后,决定用最通俗最好懂的语言把”射、矮、谢、骂”四个字向这位古怪的老人解释清楚。仓颉说,射是象形字,原本写作’嘞”这个字共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弓(0);第二部分是箭(一);第三部分是手”力”。因为有些一知半解的冒牌先生们,把一二部分的弓和箭的象形体”甘”误以为是身体的身,又把第三部分的象形”力”误以为是尺寸的寸。这样一来,手持弓箭之射,就变成了”寸身”之射,也就毫无道理可言了。

“那么矮字你又怎么解释呢?”老公公见射被仓颉解释得无懈可击便追问道。

仓颉说,矮字之所以从”委”从”矢”,是因为委除了有派出去的意思之外,还有未熟垂穗以及弯曲,曲折之意。”弯曲低垂为委”。而矢字除了指箭之外,又兼有正直之意。

弯曲低垂的禾苗本来就不高,而箭或矢又是兵器中较矮的一种,加之兼有正直之意,也就是说一个是因为弯曲而不高,一个是虽然正直但同样不高,两个不高放到一起便成了高矮的矮罕。

“那么谢与骂呢?”老公公的口气比先前软了一些,声音也不如先前大了。

仓颉说,谢的本意为辞去,告别,并有退的意思,”以辞相告日谢”。因为射是放出去的意思,辞退又必须以言相告,因此谢字从言、从射。

骂字原本写作”餍”或”窝”。是网字头下面一个马。被网子网住了的马,往往发出粗暴的嘶叫声。正如被网子网住了的狗往往发出令人心酸的悲鸣一样。正因为骂就是以粗暴之声施与人,哭就是大放悲声,所以我会其意而用之,将骂写作餍,将哭写作哭。”皿”不是两个口字,也不是二三四的四,而是横目,也就是网字部。同样是因为那些冒牌先生的以讹传讹,才造成现在这样的结局和误解。

一般说来,这位老公公听完仓颉这番入情入理而又耐心细致的解释之后,向仓颉赔个礼,道个歉也就算了。退一步而言,不赔礼道歉也可以,说一声”原来如此”,”我终于明白了”之类的话也就没事了。哪料到那位古怪的老头子非但不肯认错,反而一面指责仓颉固执护短,一面继续在鸡蛋里挑骨头,找窟窿下蛆。大有下定决心非把仓颉气死不可之势。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