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 欢迎访问

第三回 天地混淆 百千万亿不算数

蓬莱故事 10个月前 (01-05) 106次浏览 0个评论

先后乱套 十九八七要调头

原来,在十个数目字当中,从一到十除了八之外,全部是用一笔一画往上加的”加法”造出来的。一字一画,二字两画,三字三画,三字四画,五字五画,……七字和九字看起来笔画不足,但因为它们是在五(L)字和七字的基础上各加两画而成的,所以同样是动用了”加法”的结果。而”三”与”六”已经没法再加了。仓颉试图像改造七字那样,将点改为横或将横改作点,试了几次都行不通,只好作罢。

“我为什么要一条路走到黑呢?”仓颉心想,既然”加法”行不通,我就不能用”减法”试试看么?他一试果然有效,由于八和六既与阴阳八卦相关,又与发财的发字,福禄的禄字谐音,因而倍受人们青睐。”若要发不离八”、”六六顺”和”有福就有禄(六),”遇六必要福”之类的谐音吉祥之语也应运而生了。

最后关于”三”字的改进,同样是动用减法的结果,即将先前的三改作四。所谓:”四面不通风,八字在当中,写起来有五画,读起来音不同”的谜语,便恰到好处地解释了四字与八字的微妙关系。

清朝文字学家,道光年间的举人王筠,在深入研究了《说文》并综合诸家之说后认为:古人发明数目字时,九是在七之后,六是在八之后出现。并在其亲笔撰写的《说文释例》中慎重指出:

“八变为六,故六从八,以七篆之形拗折之即为九。”可见,仓颉造数目字的具体细节虽无文字记述,但后代学者仍能推断出其大概来。

后代学者的推断并非是毫无根据的’£空想象,实在是古人,今人思维方式相通的佐证。中国的”土人”如此,外国的”洋人”也不例外。古代罗马人创造他们的数目字”ⅠⅡ ⅢⅣ x”时的思维方式,不仅与古代中国人创造的”一二三四五……十”时的思维方式一样,就连借助的原始”模特儿”也完全相同–自己的手指头。区别仅在于中国的数目字是横式的,罗马的数目字是竖式的;中国的五”L”字是拇指与食指之间的九十度夹角,十字是两个夹角的组合。罗马人的五字是用来表示五个指头的,一只伸开了的手”V”,十字则是表示十个指头的,上下各一只伸开了的手”X”。

更有趣的是,罗马人创造的数目字同样是动用”加法”与”减法”的结果。罗马数字的一二三是直接画出相应的手指头如”ⅠⅡ Ⅲ”等等。四六七八九则是以五和十为基础,按照”左减右加”的原则”编造”出来的。

四是在五的左边”减”去一竖,写作”Ⅳ”,六字正好相反,是在五的右边”加”一竖写作”Ⅵ”,七、八写作”Ⅶ、Ⅷ”同样是”加法。”九字不同,是在十的左侧”减”一竖,写作”Ⅸ”。

这两种数目字不仅造字方法相同,就连四与九是在五与十之后造出来的,也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如果我们一定要在这两者之间寻求什么本质差异的话,那就是罗马人的先祖们所创造的表数符号比较直露,比较直接了当–形似有余,神似不足。中国先祖创造的表数符号则比较含畜–重在写意,轻于写实。因为中国人认为:”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所以,尽管罗马人与中国人在创造数目字时都是利用自己的手指头做”加法””减法”其结果却不尽相同。

有人以为罗马与中国的先祖在创造数目字上的共性是偶然的巧合。其实美国著名的科普作家阿西摩夫,早已在《人体和思维》一书中指出:”为数字计算而采取的头一种工具必定是人类自己的手指。当人类用他的手指来代表数和数的组合时,数字就创建了。英语单词’digit’既表示’手指(或足趾)’又表示’整数、数学’这决不是偶然的。”

阿西摩夫的这一研究结论,理应让世人大吃一惊–原来被誉为”科学皇冠”的数目字是起源于人类对自己手指头的联想与运用。

包括世界通用的”l2345……l0″,这种起源于印度的”阿拉伯数目字”也不例外。尽管它们已经完全符号化了,我们仍然可以从字形上窥见数目字的创造者们,在创造这些数目符号时”运用”手指头或由手指头”联想”开去的痕迹:”1是一个手指头的象形;”l0″是两只手的会意。”l0″的左边是一个巴掌的侧影,右边是一个拳头的象形,”合二为一”表示一双手十个指头的会意。2字有两个头,一个左上一个右下。3字有三个头,都在左边。4字四个头,上面两个下面一个右边一个。

从5至9,也同中国的数目字的产生相似,有一个创造–改进–完善过程。

相传,阿拉伯数目字是古印度一个名叫怯卢的仙人创造的。怯卢和仓颉原先都是黄帝的臣民,他非常聪明好学,又非常自负。当怯卢发现仓颉创造的象形文字受到黄帝的重视后,心里很不服气。于是他便别出心裁地发明了一种拼音文字,并自称为”怯卢文”–关于怯卢文的来历后面另有交待–黄帝在听取了仓颉的意见后,决定不采用这种文字。怯卢一气之下便跑到当时的”身毒国”印度去了。阿拉伯数目字就是怯卢在印度首创,尔后传到阿拉伯去的。

怯卢明明知道中国的数目字,是仓颉在手指头的启发下,动用加、减法创造出来的。但因为”同行是冤家”的缘故,再加上他对仓颉有成见,所以怯卢在创造数目字时故意反其道而行之–只加不减。

5是在4字上加一画写作”4″;6是在表示5个指头的拳头”o”上加一画写作”6″;7是在6上加一画写作”己”;8是在”否”上加一画写作”吾”;9是拳头”0″与4的合体,表示5加4等9,写作”耳”.

这些原始的数目字,经过一番加工改造之后便传到了阿拉伯,又经阿拉伯人的进一步改进完善之后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有趣的是后期的改进、完善过程,一直是动用”减法”的过程。”耳”字去掉多余的部分变成了”5″,”弓”字去掉”0″变成了”7″;”否”字将两笔简化为一笔就成了”8″;”譬一”字去掉下面的”十”就成了现在的”9″。

至于表示什么也没的”0″,则仍然是拳头的象形,不过这里的拳头”0″所表示的是–一个指头也没有伸出来。

尽管这个”阿拉伯数目字的来历”是个有趣的民间传说,本不足为据,亦无古籍和其他资料为考,然而,关于阿拉伯数目字同样来源于人类对手指头的观察、思考或联想之说却是完全可以成立的。这一”全人类的共性”既耐人寻味又有其必然的内在契合–因为人类的一切劳动成果,无论是精神的还是物质的,都离不开人类自己这双灵巧的手。

因此,构成手指头的数目”五”和”十”便显得神圣而又令人崇拜了。数学上的”四舍五入”和”十进制”便是这种手指数目的”图腾崇拜”的必然产物。

因为一只手仅五个指头,所以中国人最喜欢五。躯体上的”五壮”,物体中的”五行”,音阶上的”五音”,道德上的”五常”等等,无不与手指数目崇拜有关。

因为一双手只有十个指头,所以人类大都把”十”看成完美的象征。欧洲人认为”十”完美无缺。基督教徒则认为”十”字的交叉点是诸神的住所,因此,他们往往采取在胸前划”十”字,或用两个食指交叉的手势祈求好运。炎黄子孙们则认为”十”代表全或满。口语中的”十全十美”,药品中的”十全大补”,行酒令时的”满”和”都到了”等等,都是这种崇拜的反映。

更有趣的是,男子汉的美称”士”,也于手指数目崇拜息息相关。《说文》中对于士的注释是:”士者,事也。数始于一,终于十,从一从十”。孔子日:”推十合一为士。”

士之所以通事,是因为其本义为:从事耕种等劳作的男子和战车上的甲士。后来又演变为对男子汉的美称。《诗·郑风·女日鸡鸣》里的:”女日鸡鸣,士日昧旦”–女的说鸡在叫,男的说天亮了,便是这~美称的例证。

不过后来被列为”士、农、工、商”等,”四民”之首的”士”,却是专指读书人,其所以如此,是因为古人认为读书人的文章应为当世典范,读书人的品行应成为男人的准则。《三国志·魏书》邓艾传中的”文为世范,行为士则”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今天的”士”既用于对勇敢者的美称,如:战士、勇士、壮士等,又用于对知识分子、技术人员的尊称:博士、院士、医士、护士等等。尽管这些已经很难找到”手指头数目崇拜”的痕迹了,但这里又不容置疑地渗透着手指数目崇拜的因子。

中国如此,外国也不例外。大人如此,儿童也不例外。全世界许多国家的儿童中,代代相袭着的用手指拉勾立约的习俗。两个人的手指成”十”字形拉勾,以示神圣,口中还念念有词:”拉勾算数,一百年不许要”。区别仅在于拉勾时的”誓言”因时因地因事而别。

奇怪的是。在中国六千五百多种姓氏中有从一到九的,也有从百到万的,唯独没有姓”+”的。如:明朝成化年间的河南嵩明县县丞,一善;元朝云南省右丞,三旦八,越王勾践的臣子,四水;三国时的谏议大夫,五梁等等。还有明朝洪武年间的汉中教授方孝儒的子孙全部姓六;明朝正德年间的永春县训导姓七,名希贤;明朝正统年间的礼部主事姓八,名通;唐朝武德年间的翰林应诏姓九,名嘉等等。古往今来就是找不到一个姓”十”的。使姓氏研究专家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你说是因为”十”字太大,没有人敢以士为姓吧,又有姓百、姓千、姓万的;你说是因为十代表全,代表满,人们不便以其为姓吧,又有姓全、姓满的;你说是因为十与死谐音,人们不愿以十为姓吧,又有姓石、姓死、姓王(亡)的。这个问题,对于姓氏研究专家们至今还是个谜。可以肯定的是,因为一双手只有十个指头,所以仓颉在以手指头为依据创造数目字时,也仅仅造出了十个数目,而其他数目字百、干、万、亿等等,都是后来同其他文字一起造出来的。

仓颉先用颗粒少一点的麦穗代表百;再用颗粒较多的禾穗代表干;再用为数众多的蜜蜂代表万;用表示满足的僮字代表概念为万万的德(亿)。

在甲骨文或金文中,百写作”酉”是一粒麦上加一横;千写作”≮”是在禾穗中间加一横;万写作”9″是一只蜂的象形–用一粒麦代表一穗麦,一只蜂代表一窝蜂。万是姓氏用字的同意假借。

德(亿)的本意为安乐。安乐则心满意足,故从人从意。亿是古人心目中最大的数目字。再往上去他们就无法计算了,只好用”恒河沙,哪由他”两句话来代表。汉语词汇中,在形容多得无法计数时所使用的”如恒河沙之数”一语便源出于此。

至于代表比万万更多的数目字”兆”,尽管古籍中有:”百万为兆”,”万亿为兆”等文字记述,但说到底,”兆”并不是数目字,而是古代占用语,巫师们的专利。

古代巫师在实施占时,先要将龟甲放在火上烧灼,然后观看龟甲上烧灼后的裂纹,并依据裂纹判断吉凶。巫师们把这种以占为目的而烧灼出来的龟甲裂纹称之为”兆”。

因为”兆”可以预示凶吉,所以又有”凶兆”和”吉兆”之分。后来又引伸为事件发生前的迹象,如:”大雪兆丰年”等等。

古人在现成的数目字不够用时,曾借用这个”兆”字来表示比德(亿)更大的数目。

数目字来源于语言,语言来源于生活。数目字产生之后又反过来为语言和生产服务。首先是老百姓将数字应用于俗语民谚。”以一当十”说的是以少胜多,”一推六二五”是形容推脱不管,”一二三、三二九”是形容时间悠久,后来又演化为”一日三、三日久”。”不管三七二十一”不仅借鉴了乘法口诀,而且兼有大胆不怕之意。”三下五去二”来源于珠算口诀又给人以干脆利索之感。”一是一、二是二”谓之不可更改。

仓颉创造的其他文字问世之后,数目字在生活中的用途就更广泛了。倒如商人在相互讨价还价时,为了既保密,又能说明具体价格,便利用数目字与其他文字的渊源关系,设计了一套只有内行人才能听得懂的隐语。某项商品的价格是一块钱一斤,他们不说一,而说”正字价”,因为写正字必须先写一横。二块就说”无字价”,三块是”耒字价”,因为无和耒中藏有二、三两个字。以此类推,四、五、六、七、八、九便成了罗字价、吾字价、衮字价、皂字价、分字价和就字价了。

戏曲艺人讨价还价的行语隐语就更妙,且富有艺术性。一块钱,不说一而是说”支撇数”,因为支字撇开”支”之后仅剩下”一”这个”数”目字。二块钱说”旦撇数”,因为旦撇开”口”就剩下”二,,这个数目字了。三块是”羊撇数”。四字更妙,叫作”厘撇数”,原来厘字撇开无关的笔画之后,剩下的仅有横,”三”这不正是最原始的四字吗?五叫”破撇”,六叫”龙撇”也不无道理,因为民间有正月初五放鞭炮”破五”的习俗,又有六月六龙晒衣的信仰,且有”晒干龙衣百日雨,打湿龙衣百日晒”之说为佐证。因此”破撇”暗喻”破五”之五,”龙撇”暗喻六月六的六。多么深奥,何其高明,若非对民俗十分精通的戏曲艺人,谁能想得出如此高明的隐语行话。

八谓之”扒撇”,九谓之”鸠撇”,十谓之”海支撇”。八、九不必细解,”海支撇”则是取海字中间和支字上头的”十”字成喻,其用心之良苦由此可见一斑。

此外,还有篾匠业的”行语”,也是借助其他文字的形体作为数目字隐语的。一片竹子可劈出八至十二层篾来。在向外出售时又以所劈之篾的层数与厚薄不同来论价。因此,为了保密同样需要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的隐语。区别仅在于,别的行业”隐”的是钱数,篾匠”隐”的是竹篾的层数。

篾匠的行话隐语中,借用的汉字是:”由、中、人、工、大、王、主、井、羊、非。”因为由字只有一个头,中字两个头,人字三个头、工字四个头……羊字九个头,非字十个头。所以一层叫做”由”字篾,二层”中”字篾,六层叫”王”字篾,七层、八层分别叫”主”字篾和”井”字篾。……

关于数目字的隐语,几乎各行各业都有,唯独帐房先生的隐语例外。因为记帐用语是公开的。记帐既要个个字都要让别人认识,又要求个个字都不容易改动。这种公开的”隐语”就是众所周知的大写数目字:”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当然,这些大写的数目字样是仓颉造出来的。但仓颉造这些字的目的并不是用来记帐的。

壹字,本义为:专一;志诚;闭合。贰字,本义为:背叛;变节。叁字是参的异体字,本义为星宿名,是二十八宿之一,也就是猎户星座中心斜向的三颗大星。”参星”有三颗,因此古人往往用参表示之。如:参加就是加入进去成三的意思。古代马仅容三人,除主人、御手之外,站在车右的人叫”参车”。据此,帐房先生干脆将参下的三撇改为三横,作为大写的叁字。

“肆”的本义为:任意妄为。”伍”的含义比较广泛,主要是表示与众人杂处。如:”不与为伍”等。

陆,古文写作睦或春,”高而平的地面为陵”,又作无水之道为睦;柒,是漆的异体字,意为黑色,”物黑为漆”,又指漆树或漆料。捌,是一种农具,有齿为耙,无齿为捌。玖,意为黑色玉石。拾,意为收敛,”拾者,收也敛也。”

帐房先生虽不能称之为”墨客”却也属于”文人”。有趣的是这些专门为记帐的”文人”准备的明码”暗语”,后来又演变成了山野樵夫们的行话。山是认为”山间林木均由山中鬼神统管,砍柴、烧炭时决不能让鬼神们知道其数字。因此在过秤时不仅要用行话隐语,且必须用”大写”的数字做隐语,否则,便难以瞒住那些比人聪明得多的鬼神。

因为是对付神鬼的,所以此类隐语更别具一格。壹,士头–取其头;贰,贝–取其尾;叁,爱–取其性质人参者,可爱之物也;肆,县–取其左侧;伍,竖人–取其偏旁;陆,耳朵–取其边旁;柒,木–取其尾;捌,竖刀–取其右侧;玖,合–取其会意,”九九归一”即有会合之意,所以玖的隐语为合。拾,交–取其上下相加之和,因为交上面是”六”,表示六个,下面为”义”,表示四个头,六加四等于拾,真可谓物极必反,谁会料到山野樵夫们的隐语比文人墨客的隐语更隐晦,更令人难以琢磨呢?

当然文人墨客也有自己独特的高招,把数目写入诗画便是一大创举,除去早已脍炙人口的:”一蓑一笠一孤舟,一个渔翁一钓钩。一俯一仰还一笑,一人独钓一江秋。”的十个一字诗之外,还有号称”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的《咏雪》堪称一绝:”一片二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九片十片千万片,飞入芦花都不见。”

其实,文坛艺苑中,恰如武林拳坛,也是”强中更有强中手,能人背后出能人。”数目字入诗并非绝技,数目字入联则尤为精妙,且不说用”二三四五”对”六七八九”意在隐喻缺衣(一)少食(十)的奇特构思,单是那用阿拉伯数字的l234567对中文数字的一二三四五六七的方言谐音联更令人拍案叫绝。因为阿拉伯字作为音乐简谱的七音是”哆睐咪法嗦拉习”,所以它的上联是:”独览梅花扫腊雪,”又因为”一二三四五六七”的读音没有改变,所以它的谐音下联是:”睨迩山势舞流溪。”如果将这幅对联译成白话,那么上联意思是:独览静思,会发现腊雪的淡然失色是因为梅花的娇艳。而下联的意思则是:过细观察,才知道流溪飞舞得力于山势的陡峭。细细品来,其对仗之工整,意境之优美,构思之奇巧,选字组词之得当,真可谓空前绝后,一字难易,无懈可击。这既是汉字的精妙绝伦之处,也是任何拼音文字可望而不可及的。 .

当然,单就数目字而言,阿拉伯字的l 2345678910书写起来要比中文字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方便得多,但阿拉伯字同样有不足之处–难记。这里不妨以圆周率–丁(的无限不循环数为例。

圆周率是3.1415926535897932384626……这个天文数字

文数字是很难记住的,如果我们用谐音将它们编成”山巅一寺一壶酒,尔乐吾煞吾,把酒吃,酒杀尔,杀不死,乐尔乐……”之类的顺口溜,记起来就快多了。

毫无疑问,这又是中文字的独到之处,同样毫无疑问的是,这一切又都是仓颉的功劳,可是,有功劳的人往往不得好报,仓颉的遭遇也不例外。

随着数目字的初步完善与广泛应用,仓颉在再一次成为陈仓部落的名人同时,也成了巫婆、觋汉们的攻击目标。

因为陈仓部落的巫婆、觋汉们,从仓颉出世那天起,便一直坚定不移地认为他是不祥之物。幸亏仓颉不仅是姜酋长的亲外孙,而且在卜告苍天时又连准三告,他们才不得不听命于苍天。没想到这小子从咿呀学语开始便不断惹是生非,先是摄取骡马之魂,后是以石记马,再是偷偷描画太阳神的圣像,月亮神的形骸。如今又窃取阴阳,的神符画出什么”一、二、三……”之类的数目字来。伏羲八卦明明规定”一”为阳,”一一”为阴,”三”为乾,”二三”为坤,”三”为艮,”三”为兑……乾为天,坤为地,艮为山,兑为泽,坎”三”为水。而那该死的仓颉,不仅不感激乾坤造化之恩,天地好生之德,反而胆大包天地盗用神符作什么数目字,弄得阴阳错乱,乾坤混淆,山泽颠倒,水火相容,风雷莫分。巫婆、觋汉们认为,似这种无视天地神灵、破坏阴阳八卦的罪魁祸首,罪该万剐,天诛地灭,碎尸万段。纵然灭绝其九族也难赎其罪过于万一,因此,他们再次要求姜酋长一定要处死仓颉。姜酋长虽然视仓颉如心肝宝贝,却不敢无视觋巫们的联盟启奏。因为姜酋长确信巫婆、觋汉们是沟通天庭与人间的使者,就连仓颉自己也不敢否认这一点。正因为如此,所以仓颉在后来造字时便在天地之间写两个人字”巫”,再在两人之间划一条接地通天的直线,造了个女巫的巫字。又根据女为阴男为阳,阳者浮现可见的道理在巫是很难记住的,如果我们用谐音将它们编成”山巅一寺一壶酒,尔乐吾煞吾,把酒吃,酒杀尔,杀不死,乐尔乐……”之类的顺口溜,记起来就快多了。

毫无疑问,这又是中文字的独到之处,同样毫无疑问的是,这一切又都是仓颉的功劳,可是,有功劳的人往往不得好报,仓颉的遭遇也不例外。

随着数目字的初步完善与广泛应用,仓颉在再一次成为陈仓部落的名人同时,也成了巫婆、觋汉们的攻击目标。

因为陈仓部落的巫婆、觋汉们,从仓颉出世那天起,便一直坚定不移地认为他是不祥之物。幸亏仓颉不仅是姜酋长的亲外孙,而且在卜告苍天时又连准三告,他们才不得不听命于苍天。没想到这小子从咿呀学语开始便不断惹是生非,先是摄取骡马之魂,后是以石记马,再是偷偷描画太阳神的圣像,月亮神的形骸。如今又窃取阴阳八卦的神符画出什么”一、二、三……”之类的数目字来。伏羲八卦明明规定”一”为阳,”一一”为阴,”三”为乾,”二三”为坤,”三”为艮,”三”为兑……乾为天,坤为地,艮为山,兑为泽,坎”三”为水。而那该死的仓颉,不仅不感激乾坤造化之恩,天地好生之德,反而胆大包天地盗用神符作什么数目字,弄得阴阳错乱,乾坤混淆,山泽颠倒,水火相容,风雷莫分。巫婆、觋汉们认为,似这种无视天地神灵、破坏阴阳八卦的罪魁祸首,罪该万剐,天诛地灭,碎尸万段。纵然灭绝其九族也难赎其罪过于万一,因此,他们再次要求姜酋长一定要处死仓颉。姜酋长虽然视仓颉如心肝宝贝,却不敢无视觋巫们的联盟启奏。因为姜酋长确信巫婆、觋汉们是沟通天庭与人间的使者,就连仓颉自己也不敢否认这一点。正因为如此,所以仓颉在后来造字时便在天地之间写两个人字”巫”,再在两人之间划一条接地通天的直线,造了个女巫的巫字。又根据女为阴男为阳,阳者浮现可见的道理在巫是很难记住的,如果我们用谐音将它们编成”山巅一寺一壶酒,尔乐吾煞吾,把酒吃,酒杀尔,杀不死,乐尔乐……”之类的顺口溜,记起来就快多了。

毫无疑问,这又是中文字的独到之处,同样毫无疑问的是,这一切又都是仓颉的功劳,可是,有功劳的人往往不得好报,仓颉的遭遇也不例外。

随着数目字的初步完善与广泛应用,仓颉在再一次成为陈仓部落的名人同时,也成了巫婆、觋汉们的攻击目标。

因为陈仓部落的巫婆、觋汉们,从仓颉出世那天起,便一直坚定不移地认为他是不祥之物。幸亏仓颉不仅是姜酋长的亲外孙,而且在卜告苍天时又连准三告,他们才不得不听命于苍天。没想到这小子从咿呀学语开始便不断惹是生非,先是摄取骡马之魂,后是以石记马,再是偷偷描画太阳神的圣像,月亮神的形骸。如今又窃取阴阳八卦的神符画出什么”一、二、三……”之类的数目字来。伏羲八卦明明规定”一”为阳,”一一”为阴,”三”为乾,”二三”为坤,”三”为艮,”三”为兑……乾为天,坤为地,艮为山,兑为泽,坎”三”为水。而那该死的仓颉,不仅不感激乾坤造化之恩,天地好生之德,反而胆大包天地盗用神符作什么数目字,弄得阴阳错乱,乾坤混淆,山泽颠倒,水火相容,风雷莫分。巫婆、觋汉们认为,似这种无视天地神灵、破坏阴阳八卦的罪魁祸首,罪该万剐,天诛地灭,碎尸万段。纵然灭绝其九族也难赎其罪过于万一,因此,他们再次要求姜酋长一定要处死仓颉。姜酋长虽然视仓颉如心肝宝贝,却不敢无视觋巫们的联盟启奏。因为姜酋长确信巫婆、觋汉们是沟通天庭与人间的使者,就连仓颉自己也不敢否认这一点。正因为如此,所以仓颉在后来造字时便在天地之间写两个人字”巫”,再在两人之间划一条接地通天的直线,造了个女巫的巫字。又根据女为阴男为阳,阳者浮现可见的道理在巫。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