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 欢迎访问

第十回 寺中神将助力

蓬莱故事 10个月前 (01-04) 63次浏览 0个评论

妙善既下了殿,不管认得路不认得路,望直向前便走。宫中妙清、妙音知得,统率百官、彩女、内使一同赶来,苦口扯往,再三苦留。妙善凭他说得口生莲花,只是不听,拜辞便走。二公主哭回宫中去了。

当时,妙善起头一看,只见文武官及五军都督俱跪在地上送行。妙善曰:“不劳卿等远送,尔等回朝俱要尽忠报国,休献谗佞,为文者论道经邦,为武者运筹决胜,保护边防,便是你等职业。”

众臣齐奏曰:“臣等尚有一言冒犯,启上公主,不一恕罪。”

妙善曰:“众卿有何议论?”

众臣曰:“臣闻上古行孝为先,背亲出家一何行奉何佛!只在宫中孝亲顺父,强如出家,出头露面被人笑话。臣等愚不谏贤,烦公主回心,只要言行相符,孝悌忠信胜似修行。”

妙善曰:“众卿听我道:凡人在世轮回难免,我身心各有所见,汝等为文者辅佐君王,为武者忠心报国,莫负平生所学。为臣于与出家各人立意不同,再休多言,卿等回去,借言拜上父王,休要牵挂孩儿,一朝道果缘成,定来相见,如今我路须生,既出了家,身且个顾,信步行将前去,何怕他凶山险水,虎豹豺狼!我今随路只借问白雀寺便了,你众卿惧各早回,再不消远送。”

辞父抛娘出外乡,寻思礼佛实为强。

若还参得玄机透,不管山遥与路长。

妙善在路饥食喝饮,晓行夜宿,不觉一日早近白雀寺边。

却说此寺创自轩辕皇帝,内有五百尼僧,掌管尼僧名唤夷优,系土罗国女于出家,道果行高,无不宣敏。闻得庄上有旨叫劝他转路,乃叫徒弟郑正常、闻法海吩咐曰:“今有三公主与国王不和,罚到我寺中,要我等劝他回心转意,招取驸马,今日到来,大家且占迎接,看是如何。”

只见妙善看看来到山门,夷优同二个徒弟加头迎接。妙善连忙答礼曰:“奴家今日特来出家,众师父何劳下礼,望师父引我参拜如来。”夷优乃引到殿上,命徒弟焚香、撞钟、打鼓、参拜己毕。炒善下殿到法堂上,请师父叁拜。夷优曰:“公主是国家金枝玉叶,荒山尽是庶民贫贱女子,到此修行不当稳便,老身安敢受公主之拜。”妙善曰:“学道在心,岂分贫贱,下拜师父何以出家?”

夷优曰:“公主莫不是星辰反乱?不顺父王,假来出家,见人之过,毁佛谤法!如何官中不招驸马受风光,岂下妙哉!老身每在此穿破衣,吃薄粥,冷冷清清有何好处!”

妙善曰:“众师父听我道:吃粥心清爽,寂寞寤寐安。宝刹五百尼僧也有富贵之家,聪明智慧,端庄洒落少年出家,终不然你也叫他嫁人!叫他还俗!我今特来与你同伴出家,共祝圣会,你反来劝我。原来汝等只图风光,过日不管生死之因乎!”

夷优曰:“非老身敢说此话,因圣旨教劝公上回宫,如若不劝回来,要放火烧寺,以此苦言劝化。”

妙善曰:“汝等亦非出家之谊,若论出家道理,不怕生死灾患才成正觉,任他来烧,烦恼则甚!”

夷优曰:“公主见识差矣,终不然为一人累及丘百僧尼同你受苦。老身住持三十余年,来尝惹半分横事,公主与父王斗气,于我有甚相干!”

妙善曰:“众师差矣,自古僧有六和五德,出家之道行也。古圣之道有舍身饲虎音,割肉饲鸽者,有燃灯为炬者,有舍般截手足者,汝等惜身养命,贪恋未除,如此修行乃利己伤人,非是释于之礼也。未来烧寺先自恓惶,想你全无达道之意!”

郑正常、闻法海对师父曰:“牯牛有胎,养子不下,将他割开。如今他左来右答,有来左答,说他不过,我们如今且去难他。”告公主知道:“你莫说出家清闲自在,不分贫贱皆当受我差使,要你同去厨中理事,物用自当勤谨,厨下完备,又要烧人换水,五百尼僧沐浴等毕,然后上堂,如有一些不台,大的荆杖,小的竹答,一顿打出山门。这等禀过在先,任从你可行则行。”妙善曰:“耳心自受,任从差遣,奴当其前。”夷优曰:“既然如此,你来皈依了佛。”

妙善乃跪对如来,言曰:“皈依诸无佛,奴身愿出家,望乞慈悲怜念,一任红尘乱似麻,奴身永远不恋。”

夷优曰:“你来皈依了法。”

妙善乃对天跪曰:“皈依清净法,奴身不染尘,愿向空门恋道心,永不思宫壸”

夷优曰:“再来皈依了僧。”

妙善乃对师父跪曰:“皈依大众,差使自当撑亦事,从头拱听经,永无愁虑生。”

只见妙善一点慕道真心□□□□,玉皇乃召大白金星吩咐曰:“今有下方庄王女子,不喜荣华,情愿修行,如今父王把他在白雀寺中受苦,那妙善粗使细务尽身所便,如此劳碌并无怨恨之心,若不救他有失好生之德。你可吩咐三官、五岳、八部天龙、伽蓝、土地速去代伊之劳,再差东侮龙王厨边开井,猛虎黑夜送柴,飞禽朝朝送菜,诸事尽发天神护持,使他得安心慕道,不得有违。”

太白金星把玉旨传下,白雀寺中诸神各各供命。正是:

一点真心格上苍,诸神领旨各奔忙。

果然作善来天眷,白雀如来不可量。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