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 欢迎访问

第九回 寻百草、神仙指路

蓬莱故事 10个月前 (01-04) 64次浏览 0个评论

四位虫汉来到神农面前,原来他们是金、木、水、火、土五德星君中的四位,神农是天德星君下凡。四位神仙每人说了一番话,神农参悟后,找药的效率大大提高。

神农听说要脱裤子,割尾巴便慌了连忙跪在床铺上抱拳施礼道:”姜某肉暇凡胎不知四位真神驾到,请恕斗胆冒犯之罪!”

神农不是因为害怕割尾巴而抱拳施礼,丽是因为这四位提到了他的尾巴才对他们肃然起敬的。因为除了他父母之外,谁也不知道神农长了尾巴,连为他接生,”恍三朝的接生婆也不知道。既然这四位与向己素不相识的大汉知道,便衙定不是凡夫俗子了。

四位太汉见他一前一后判若两人,全都愣住了,不知何言以对。

“啊我想起来了。”白脸大汉恍然大悟地说,大凡投

胎转世者都不记得上一辈子的事儿。”

“这么说刚才是我们冤枉了火德星君。”黑睑大汉说。

黄脸太汉见他们叉把话题扯远,便说好了好了我门还是言归正传吧。你们找火德星君有什么事就快说,唧天他还有囱己的事情要干昵,我们不能耽误他太多的时间。”

一直站在旁边一言未发的青脸大汉上前一步对神农说::嫩德啊,不姜农君不必多丰你先坐下听我慢慢蹴你说,我们是金、术、承、火、土五方五德星君。”

“不是只有湖位吗”神农问。

“不错先前有五位,现在只有四位。还布一位南方火德星君已经下凡投胎了。”青睑大汉接着说,那位下凡投胎的狄德星君如今碰到了难处,我们几个是专程下凡来为他排忧解难的。我是东方木德星君,刚才说话的那位黄脸汉子是中央土德星君,刚在发脾气的黑脸汉子是北方水德星君那位白脸汉子刚才已经怍了自我介绍。他就是西方金德星君。

“现在我们四位都到齐了你有什么难处只管直说,凡是我们知道的,凡是我们能办到札一定不遗余力。”

“你是问我有什么难处神农囱问囟答道,我又不是火德星君。”

你东方木德星君愣了一下说,”你是不是火德星君,咱们暂且不论。最重要的是你有没有什幺难处,如果布就病痛快快地说出来在一起合计台计。如果没有咱们这就走了,免得耽误悔睡觉。”

神农想了想说:”我的确碰到了一件很为难的事儿本不该麻炳诸位天神,既然承蒙动问,机会难得,岂能当面错”过神农说如果细细遭来只怕说来话长,简单地说就是凡间眼下映医少药,不少人疾病缠身却得不到及时治疗我本有意为他们解除疾病之苦却圆不得要领而事倍功半。

“你是指品尝百草探讨药性的事儿”中央土德星君打断神农的话问,”这十几年来经你品尝拘各种植物不下百种。怛真正可以定下来仅有黄连和生姜两种是吗”

“你是怎么知道的姜农吃惊地问。

“凡人不是经常说为人莫做亏心事,举头三尺有神灵妻么”土德星君说,”我们还知道你跳悬崖和责问苍天、神灵毫

的事呢。你且不必大惊小怪,所谓苍天有限就是指各路神仙在观察凡间的八和事,这些都没什么了不得的,只不过篓。是函为我们站得高看得远罢了。”神农点了点头说”既然你们什么都看见了就直截了当地鬟,给我出个主意吧,何必要我再重复一遍呢”北方水德星君说:我只是看到你在干什么,怎么干,雾一吁并没看到你在想什么。你不说我们怎么给你出主意呢

“既是这样那我就直说了。”神农说,我目前碰捌的最大的难题只有一个–不知道什么是药,什么不是药;说得具体一点,也就是药与病黜不上号,配不上套”

“够了够了。”西方叠德星君说,”有道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你只要一说到对不上号、不配套我们就明白了。你眼下最苦恼最没有把握的是,面对这无法对号,很难配套的局面,不知道这寻医找药事几还应不应当继续干下去如果要干叉应当怎么干下去才能收到更好的效果神寂点了点头,并睁太了眼睛望着黑、白、青、黄四位星君,期待他们指点迷津。出乎其意料的是四位星君一个个争先恐后回答着他的提问,却谁也没对他提出的问题作出什敏明确的回答。

北方水德星君说:成功在远远地向你招手,但路却要靠你自已一步一步地走。”

西方叠德星君说:”可欲而不可求的机遇随时随地都有可雏出现。但机遇风垂青那些有准备的八。”

东方木德星君说:”我想送给你一句话:万事开头难,沿着已经开了头的路走下去比开头更难。”

中央土德星君说:”如果能让你的尾巴派上俐场也许能为你的蹴功助一臂之力。”

他孵说完也不等神农说什么便都隐身而去了。四位星君走了,把神农的睡意也带走了。神农几乎一夜没台眼。他不。知道刚才的那一幕是真实还是梦幻,却清楚地记得那四位囱”称星君的大汉们说过的话。神农觉得他们不仅人长得怪,说话办事也怪。嗍咧是他们主动找上门来要为我释疑解难的,可是当我把疑难的事情台盘托出之后,他们却避实就虚地说一些云里雾里不着边际的话,让你听完之盾似乎什幺都明白叉似乎什么也不明白,甚至让人疑心他们是不是神仙,是真神还是假神。

如果从他们那未卜先知的本领去判断就应当是真神而非假仙。神农曾试图把他们说构那些不着边际的话忘掉,但不知为什么,不仅没法忘掉,而且无法不想:”戚功在通远向你招手。但是路要靠标自已一步一步地走。这是那黑脸大汉说过的话。乍看起来说了同没说差不多,但细细想来却叉像在茫茫黑侵中匆匆赶路者,望见了远处一点灯光。灯光虽然椴徽弱,但有灯儿必然有人家有舞头。尽管夜行者行影孤单,且商灯光很远很远,但路再远也架不住人走,只要愉永不停顿她走下去,离那灯光便会越来越近。

那位白脸大汉说什么来着啊,对了,他是说:”可欲而不可求的机遇随时随地都可能出现”神农觉得这话才是价说了等于白说。遗丑多年来神农早=已在实践中体验到了这一点。不过那后半旬似乎有些道理:”但机遇只垂青那些有准备的人。”这话乍一听有点似是而非,什么样的人才是有准备的人怎么准备应当准备些什么这些自己最想听到的也是最有用的内容他却什么也没说。

“啊,有了,他所说的。准备也许就是遍尝面草。对于寻医找药者而言,应当说只有遍尝百草的人才是有准备的八。”当神农想到这一层时顿觉心胸豁然开朗。

神农把黑脸太汲与白脸太汉的话曦系起来一想–成功是有希望的,只要你一步一十脚印地走下去。尽管药与病很难对止号但这种可欲而不可求的对号机会不仅会有时,而且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出现,关键的问题是看你有没布准备–就像热人喝凉水之后遇到生姜似的,如果我事先不认识或仅仅认讽却不知道萁特性,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就一定会当面错过。

难怪他说机遇只垂青于有准备附人,原来问题的症结在这里。

已是半夜三更了,神农几摅想强迫自己睡觉。因为天亮后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办,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使自己的思绪停顿下来。也许是从黑、白两位大汉说过的话里尝到了甜头的缘故吧。

“万事开头难。沿着已经开了头的路走下去比开头更难。”青脸大汉说过的话又无法阻挡地闯入了神农的思绪。这话乍听起来椴有些劝八打退堂鼓的意思但同时却也不无激将法的效应。

细细想来,神农觉得最不可理解者便是那位黄睑大汉的话:”如果能让你的尾巴派上用场,也许能为你的成功嘞一臂之力。”这是什么话尾巴分嘲是个累赘,怎幺可能派上厕场何以助我一臂之为八叉不是动物,只有动物的尾巴可以嘞自己一臂之力–猴子的尾巴可以帮鳓它荡秋千似的从这撩树上荡到那棵树上;猫从此处往彼处跳时,尾巴向棚反的方向一甩,便能使自己的身体保持平衡;牛和马的尾巴各有其妙,至步可以帮助驱赶蚊蝇;作用最大的大约是壁虎的尾巴。它在受到意外的攻击时可以自行脱离驱体一条命保健之后要不了多长时间还能再长出一条来。我的尾巴能干。什么凰要它不成为我的累赘不让我卖乖丢丑已经是不幸爹牛的万幸了。也罢,这句话暂且不理睬它,四句话商三句能誊派上用场也就够可以的了何必求垒责备呢。

神农经过神仙指点之后的确大不一样八比先前更勤奋了,目的比先前更明确了,信心比先前更足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之后,神农发现了一种确定药物性能,加快”对号八座”的布效方法一对症找药。

所谓对症找药,就是一改过去那种只顾埋头苦干,一个劲地上山”吃草”的怍法为根据有关病症,有针对性地去寻找可以治疗此类病症的药物。

这样徽虽然使神农更忙了,却也使药物同病症之间对号八座盼速度明显加快了。换而言之,也就是使许多药与病之匈那种可敞而不可求的机会,变成了既可欲亦可求的机会,

也就是变坐等机遇为主动寻找机遇。

先前神农花了皿8年时间才确定两昧药物的性能,平均8年一种。这一次白于先有尝百草的基础,加之方法得当。圆此,仅仅花了4年时间便发现了8种药物。其中布抗蔺类的药物穿心莲、千里光等。

穿心莲性寒味蕾可叭消肿,止痛,有抗病毒作用对于治疗急性菌痢、上呼吸道感染等细菌性感染及病毒性感染均有嗍显疗效。神农第一次发现穿心莲的药性及其疗效后,高辫得忍不住手舞足蹈起来。并据此将它命端为”一见喜”。穿心莲是其学名,民间中医及药店、专门必挖药为职业的药农至今仍然习惯称其俗铝–一见喜。

千里光为菊科植物,是野菊花的一种,叉名九里踟,以鼍垒草入药。这种药之所以甩”光、明”命名。除了它古有挥发油,比一般植物的外表更光滑、明亮之外,主要是因为譬它有明囿的功能,可以瀹圆赤肿痛–圈口红眼病。

千里光是一种药性独特、用途广泛的草药。除了明目止痛之外还具有清热、解毒、消炎、活血、杀虫、去腐生肌等多种功能。

同穿心莲棚反,千里光、九里明是神农为这种药起的学,增。有趣的是神农后来对这两种学名不太满意,却叉找不出一种更合适的铝称,最后只好赐给它一个顶顶有趣的俗称–“气煞郎中草。说起这个俗称的来历还有一个耐人寻昧的故事。

凡是粗通药性的人都知道,同样一种病用同样一种药,有八能药到病除,有八则吃了同没吃一样,不仅什么效果也没有,甚至有可能越诊越严重。

穿心莲和黄连都是治痢疾的有效药物神农曾经用遭两种药物使许多痢疾患者解除了痛苦,几乎每一个都是药到痫除。可是遭年秋天,当神农自己的母亲女登患痢疾时,神农用黄连治了两天没治好,便改用穿心莲。但不知为什么一这。

种名日”一见喜”的草药在别的患者身上是”一见喜”。到了女登身上却成了一见愁”–因为穿心连同黄连一样是性”

寒昧薷,女登一连灌了几天苦汤却不见病情有一点好转,岂。有不”一见愁”之理神农急了,不得不壮着胆子用千里光一试。同药草打了多20余年交道的神农已经掌握了一条规律–凡是特别苦的药黪物大都有抗菌、抗感染或消炎的功能。千里光性凉昧苦,叉融”对臣赤肿痛的红眼病有明显疗效说不定对医治痢痰也有作黪用至少可以缓解一下母亲腹痛的痛苦。神农一试果然效蘸果显著凡口药汤下肚之后腹痛立即消失。头天喝了三次融二天连续拉了五元的痢疾便全好了,就捌Ⅸ奇痒钟。的皮肤痒疹也减轻了许多。

神农的母亲患皮肤痒疹多年,时好时犯,久治不愈。当他听母亲说喝下千里光后有所好转,便立即突发奇想–用药汤洗澡。

女登一试立杆见影:洗过一次奇痒垒消,连洗三次连疮疖、血疔也都好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神农后来叉发现千里光除了可以治腹瘸下痢、目赤肿痛、疙疖、虫疔湿疹等一切皮肤痒疹之外,还可以治疗蛇咬、小儿胎毒等十多种疾病。这实在是药物中的奇迹。因此,神农觉得先前为这种药物起的学名千里光、丸里弭实在难以包容其功能、特性,可是苦思良久却叉找不到一十真正恰抑其份的名称。更重要的是,由于千里光功能齐叠,疗效显著,加之以上病症又是当时患者较多的常见病一旦发现这种有效药物之后,人们便纷纷上山去自采自治,时间不长千里光、九里嘲的药名便广为人知了–想改也难。药铝来改也不便改的事儿一直在神农的心里装了很受时间。曲于神农一直在忙于盔访新的疾病并根据其症状寻找新的药物,在神农能够用越来越多的草药治好越来越多的疾病之后,便开始有人尊他为”草泽郎中”了。

草”是指草药,”泽在这里主要指水。因为古代没有中草药的膏丸制船用草药治病除了个删情况需要将鲜药草捣烂涂抹患处之外,绝大部分是煎汤内服。因此,”草泽”二尊又有”汤药”的意思。

“郎中”是南方人对医生的俗称。;阉鬟举泽郎申”叉可称怍汤药医生”。

有一天一太早,神农上山去寻找药时,发现有两个外部滞的儿料:他起得还早,神农才爬到华腰,他们便各囟抱着。 一捆千里光下山了。

“你们采这么多千里光干什么”神农报感匙趣地问。

“治病呗,还能干吗”其中一个答道。

神农见他们不认识自己便故意风趣地说:”治病为什么不去找少典部落的草泽郎中呢像你们这样自采自治的一那邮中岂不要失业么

“你这八肯定是个外行。”那人说。

神农觉得这话颇具讽刺性。便笺眯眯地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外行呢”

“你没听说过识得千里光,有病不用慌;认得九里明,百病不求人吗””没听说””连这话都没听说挝不是外行难道还是内行不成”

“这”神农虽然被这小伙子的一席话噎得无言以对,却也因此而获得了灵感,并”以牙还牙”地对那两个怀抱千里光的”内行”说:”我看你们比我更外行。”

“为什么”刚才答谲的那人反问遭。

“你们听说过这种药除了千里光、九里明之外还有一个更好听的名字吗

“没听说过,不过凡是我们没听说过的,别人就更不可 能听说了。

“听你这话的意思你们跟姜农很熟,或者是他经常到你再群:趔去申门。””这么跟你说吧我们是有蜥部落的,不仅与少典部落住得很近,而且与少典部落世代联姻。说旬不怕那位都中大几见怪的话,他到了我焖那里还要尊我一声表鲷呢。”

“啊!我明白了,是因为有你们说的那层关系所以姜农每发现一种新药,那淌息要不了几天就会”

“什么要不了几天,是要不了几个时辰便会传到我们部落去。就算白天有什么事情耽误了,当天夜里也一定会有人专把那淌息送过来。这千里光的作炯我们就是在少典夫人的病被它治好的当天夜里知道的。”这一个爱说话的说这话时显得非常自豪。

那一个不爱说话的一直站在一边默默地笑,甜甜地笑。当这一个说到千里光、九里明时,那一个的睑上居然出现了几分红晕,笑容里也带有几分幸福感和羞怯感。睑一红那满口整齐而雪白的牙齿就显得更白了嘴角上侧的酒窝也比先前更深了。

神农看到这里竞奠编其妙地生出一种爱恋之情来。说白了也就是不懋马上告别,而是想找一个合适的话题同那”爱说话的”多聊一会儿。

卒帮农发现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使他的晌鹱瓜子特别好使。他删刚想到要找一十台适的话题叫便多逗留一会儿。那话题便不请商到地冒了出来。

神农巧妙的接过对方的话头反问道:”这么说姜农到目前为止,已经发现了几种草药一定也瞒不过你喽”

“想打探机密对吧”

“怎么说呢其实这些对于我也谈不上机密,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什么都知道。”

“删找借口了,小伙子。打探机密就打探机密呗我叉不找你要什么何必装出一副喃有成竹的样子呢”

“就算是吧。”

是就是,什么就算是。这么跟你说吧若是有打探机密的搬趣,我就告诉你;若是没有兴趣我也不想多费口舌,你也别浪费自己的宝贵时间咱们

“有兴趣。甫兴趣。我巴不得你慢慢讲,我也好我也好”

“你也好于什么”爱说话”的见这。找借吖的说谣时一直呆呆地望着与自己同来的那一位便打断他的话间。

啊啊我是说也好一也好多长点见识。”神农一本正经地答道。

其实刚才神农的确走了神。他从一开始便觉得那位爱说话者的同悱是介假小伙子后来不仅越看越觉得是千年青美。貌的姑娘,而且这是他布生以来所见过的漂亮姑娘当中独具魅力的一个–如果自己的判断没有失误的话。

神农是十执著专注的儿,无论干什么往往习惯于全身心的投八。如果仅仅在寻医找药时如此。不仅无可非议。而且实屑可揪可颂;如果将这种秉性用到打探年轻女磷子的秘密上就有点文不对题了。

然而,江山易改,秉性难移。神农一旦确立此举的国的瑶。便习惯性地进八了。角色。圆此当爱说话”的问他有。没有兴趣时。他不仅连续圃答了两个。有兴趣”,而且差一点擎儿说出了自己内心的隐秘。这举动犹如情歌里所唱的大姐门前一棵槐,手扶槐树望娜来。娘问女儿塑么事,我望槐花氢几时开险些说出塑郎来。”区别仅在于歌里唱的是女望男,蠢这里出现的正好榈反。

其实那爱说话的”心里也有囱己的小九九”–试黪涸以等价交换的方式换取千里光的另一个名称。因此。他并器 设有去计较神农眼睛往哪里看,心往哪里想。

神农说自己是少典部落八,最近听姜农亲口说过,这千里光俗称气煞郎中草”。并进一步解释说,所谓”气煞郝中草”既是一句正话厦说的戏言。也有它的事实依据。比如说八焖有瘸不去找草泽郎中却自己上山来采草药,如果让草泽船中知道了,岂有不生气之理

“讲得好,有道理!听完神农即粜创作的关于”气煞郎草”的”米历”之后,那爱说话的”首先是表示赞同,随盾便亩而有信地说出了神农迄今为止所发现构草药。

他说近20年来神农发现了可供治病的草药共10种。前卫6年发现了黄连和生姜,后四年发观了辙必瘟、千里光、。

叠不换、白屈蒹、福寿草、毛冬青、天南星、瓜子金等等。藏巾天南星还是味商毒的药草呢。

“爱说话的讲完后见神农依然如饥似渴地望着自己,就随便闻了一句:”标知道为什么毒药也可治病吗”不料连 问三遍对方竟毫无反应,仍然如饥似渴地望着他。

他以为是自已有关药物的渊博学问让神农口斤痴了,听呆了,便高兴地在神农的肩啼上拍一掌,用老成持重的口哟说: “不错,年轻人就应该像你这样子。”

神农根本没听”爱说话的讲药,而是姒如饥似渴地听萁讲药为锅,衙如饥似溻地观察站在其背后的”。假小伙子”之实。因此,当神农挨了一掌而圆过神来,知道那爱说话的

是在自己讲话,居然理直气壮地说:”对对,年轻凡就应该鬟攀”慷她这样子”我说你呢,你说谁呀””我我说你呀鏊 “说我嘛,应当说药。”

“啊,说药,瓣,时,我们是在说药。”

“爱说话的”发现神农的眼神一直在注视着他的背后,便猛然网头一望,立即恍然大悟。他迅速转过身来,抓住神农圃在脖上用以穿草为农的绳圈子大声喝问:”你是干什么的为恃么这样国不转睛地看着我妹嫌!”

“原来她真的是个假小子。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