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 欢迎访问

第六回 神农牛刀初试

蓬莱故事 10个月前 (01-04) 87次浏览 0个评论

少典非常喜欢小神农,当看到儿子长了尾巴后就昏了过去。小神农用一碗苦汤救活了父亲后来部落里的怪事越来越多,睡床可以防风湿,凹匕舞可以治脚痛,却找不到发明。

步典一直不知遭自已的儿子长了尾巴,更不知道儿子仅仅七岁居然长了一条足有三尺长的尾巴。联想起近七年来儿予的一个叉一个反常的举动,便更进一步肯定了囱已的怀疑–这孩子是牲畜投胎。

八是最忌讳牲畜投胎为人的。他《吁准妇女在家里生孩子,也不准女人在嘛上生孩子,认为床商四只脚,四脚韵睐容易招至四条腿的牲畜之魂前来投胎。他们认为凡是牲畜构灵魂投胎之人,其秉性、其作为、其绱局都会与那牲畜犬同小异。是牛、羊投胎者其秉性便喜欢吃草其结局便只能任八宰割。

步典见儿子由期待中的能呼风唤雨、造福于民的赤托,顷刻之间变成了只能任人宰割的牛,实在承受不住这种叵大的心理上的落差和感官上的慷吓,便昏死过去了。

女登见丈夫昏死过去,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忍不住大照起来。遗一哭便立即惊动了住在隔壁的大儿子有年和附近的七八个人。他们一起冲进室内,七手八脚地将少舆擒到地铺止甩反羊皮盖好。

小神农却不慌不忙地找来一个竹碗到门外的一棵草下扒出一节如小手指粗细的草根来咔嚓折断一节约半寸长,用冷水洗净后撕成条条再用热水泡出一碗黄汤来。

神农端着那碗用草根泡出来的黄汤来到父亲面前,用一岢硬度较强的树叶舀几滴起来。从父亲的两片嘴唇之间慢慢牲下浸。

头一次浸得根慢很慢,第二次浸得比较快第三状少典

居然自动将两片嘴唇张开,下意识地品昧着啊!醒过来了!”

“父亲醒过来了!””酋长醒过来了。总算醒过来了!¨当其他人为少典勺转危为安而庆幸而祝贺时,农却不声

不响地挤出儿群,不声不响地将刚才扒出一节根茎的那棵草重新网泥土埋好,叉兴;茼采烈地上山吃草去了。

“那小畜牲呢少典苏醒过后的帮一件事便是用目光在八群中搜寻小神农,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质问妻子把”小畜牲”弄到哪里去了。

女登一边示意有年和其他人出去,一边随手端起小神农泡制的黄汤继续喂给丈夫喝。

哎呀,这是哪里弄来的苦水难道你想害死我不成少熊才喝了一口便吐了出来并一个劲地藏苦。当然后一句贼不过是随口丽出的一甸气谣。

女登见室内已经没有步人便不软不硬地答了一句一。苦什么苦,不是魁儿给你灌了两口苦湎,只怕你到现在还没醒过来呢。”

“这么说是这苦汤救了我少典半信半疑地问女登说:”是苦汤救了你也是那小畜牲救了你。鄢小畜牲是从哪里弄来的”

不是弄来的,而是他这几年吃草吃出来的。女登说,”那昔汤是用一种草的根茎泡出来的,而那种草是儿子不知从什么地方挖来栽在门外的。成是魁儿知道那革根有什么奇妙的用途才专门挖回来栽培的。

少典听到这里马上怀着三分感激、七分好奇来到门外,要将那棵救命之草看个究竟。那草青杆子绿叶子,茎高不足

一尺。羽毛状的复叶成对衬状向两侧分开。叶子背部基茎凸出。每支叶柄上生三片小叶子。小叶又裂成三片裂片边缘成镊齿状。它春季开白色小花,每朵花的花茎上部都长着五牧黄绿色的萼片。尊片略长于花瓣。花谢后结出的瞢荚有细柄。地下有较长的根状茎。色黄味苦,食君有清凉的余味。这种被后人称之为黄连的多年生草本植物,其根茎可以入药,性寒、喙苦。其功能可渴火解毒,滴热燥湿。主治高热烦躁、胸闷呕吐等症。

黄连的药甩功能在当时除了小神农略知一二以外,其他凡不仅一无所知,就连它的锅字也不上来,少腆也不例外。因此。他在认真审视了一番黄连的外貌特征,又挖出其根茎来品尝一番之后自言自语地说:”我当是什么神奇的仙丹。呢。原来是一种苦得让人张不开嘴的草根。”

少典话音刚落,小神农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詹。他接过父亲手里那节正在品尝的黄连说:”它虽然不是什么仙丹神药,却是真正的苦口凉药。”

“酱良药”少典重复了一句,并且将小神农所说的清凉解毒的凉药错误地理解为优良之麴。

这一有趣的误解,正好为后来的一句醒世哲言”照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小神农顺着自己的话更进一步解释道,”孩儿说它是苦口凉药并非信圆开河,而是亲口尝过多欢,亲身催验过多次才得出的结论。

近几年来小神农晶尝过许多草本,可”说酸甜苦辣麻”等各种各样的滋味都领略过,唯独黄连味道比较特别。小神农说宅普得钻心入髓,苦得实在地遭苦得没任何杂昧。是它的与众不同之处。

别的草根也有莆的,但没有一种苦得如此纯正。别的草根要么苦中带酸,要么苦中带辣,要么苦得很轻、很淡苦得似商若无,具有它莆得极为地道。因此这种最营最苦的草根给他留下了深刻影响。

至于黄连的清热解毒、主治高热烦躁等功能则是于无意间发现的。

“你今天为什么给为父泡这种黄汤苦水呢忡少典似乎对儿子是怎么发现黄连的有关功能等细节赫不感兴趣。

父亲不是说孩儿是只知道吃草的牛么孩儿也想让父亲吃一回草,做一回牛小神农认认真真地说。

“魁儿,不许你这么跟悔爹说话。”女登打断儿子的话说,”你爹既是部落之主也是一家之主,慷你这样不分长幼尊卑地倍圈孺河成何体统”孩儿说的垒是实话。”小神农一本正经地说,”其实部落之主也好,一家之主也罢,反正凡是做主的就是牛就是马,就是猪,就是狗,也是羊。”

女登见儿子越说越离谱儿,便准备再次打断他的话。但是女登还没来得及开口,少典却网眼神示意她不要打岔让儿子把话说完。

不知是小神农发觋母亲的神色不对,还是小神农因年龄太小,口头寝达能力有限,心里想到的暂寸还无法用语言将其全部表逃幽来。反正是在少典网眼神阻止女登插话,要听錾子把话说完时,儿子便什么也不想再说了等。步典觉得根可惜,圆为在他看来儿子想要说的话肯定不溅迭些;熙是由于某种原因使其不能再说下去了。不过有了遗次经历之后,少典对小神农的看法有了一个重大的转变他一阑下来便不停地思考农说过的那些话。随着引圃的推移,少典越来越觉得农的话乍听起来好像根刺耳很不中听,但细细想来却不无道理。作为部落之主、一家之主最要紧不就是要解决垒部落、全家的衣食住行问题么而马、牛、羊、猪、狗等经过八类驯化后的动物不正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而存在的么它们的奶可以用来喂孩子,用来解饥解渴,也可以用来供老弱痫残者享用。它们的肉可以用来充饥皮毛可以用来做被褥,徽衣服。而其中的牛、马还可以甩来载物骑人;其中的狗不仅可以帮黜人类狩猎,还可以帮助人类看门守护猪圈、羊圈。一句话,它们是为人而生。也是为人而死。丽作为部落的酋长、家庭的家长叉何尝不是如此呢如果不是为了垒部落的生存,我少典叉何必担心儿子有出息还是没出息,是英雄、圣贤还是痴汉、草包呢

有道是”言为心声。”儿子既然能说出如此尖刻的话来,就说明儿子并不是只知道吃草长膘的小畜牲”。也许儿子说出的那些话并非尖刻、深沉,而仅仅是因为年幼欠圆滑不懂得字斟旬酌的缘故。但只要他能说出那点古意来,便足划证瞬他在吃草时想到了叠家,想到全部落;便足以证明对于农而言吃草不是嚆馋的佐证,更不是无知的盲动,而是在某种责任感、使命感的怍网下的理智性行为。

一旦悟出了这个中道理,少典胸中又点燃了新的希望之火,并认真观察起儿子的言行举止来。

少典发现自己换丁一种心态去观察儿子的举止时,先前认为反常的举动便不再反常了先前认为不可思议的事情立即变得可以理解了,先前以为是淌撅的言行马上便不再消极。

少典记得非常清楚,三年前当女登要已经懂事的儿子与父母分寐时,农虽然没像别家的孩子那样哭着闹着不肯离开母亲的怀抱,却提出了一个古怪的要求如果用竹子和茅草帮我架个高床,我就自己一十人睡觉。

亏你想得出来。大人们都是唾地镝,你孩子家家的睡那么高自己怎么上得去睡到半夜掉到床下来了怎么办少典很不高兴地说。

小神农一听这话转身就走,临出门时还丢下一句:”今天夜里我还跟你们一起唾。

“那就给他搭一个低点的床铺吧。女登等小神农出门后同丈夫商量说,”童心不可临。就依了他,反正家里烧火用的竹子茅草多着呢。”

少典见妻子开了口不便再固执己见,便同女登一起动手干了起来。平心而论,少典与其说是在为儿子架床,毋宁说是为了在他囱己与妻子之间架桥;与其说是为满足顽童的无理要求。不如说是为了满足母亲对儿子拘疼爱之心。

几个用之后,恰逢雨季,那雨一下就是十天半月,垫草及羊皮做的被褥全都湿漉漉的几乎捏得出水来。偶尔出一天太阳,大家都抢着哂寐。第一次晒床时,女登发现地铺上的茅草大都湿得长了毛。其中有一部分还霉烂了,而儿子床铺上拘草则干燥得多。女登以为是囱己的床镝困长时问没晒之故。在连续多次出现这种情形之后。女登才觉察出悬空之床的妙处:它首先是不会直接吸收地上的潮气,其次是便于通风。二者结合起来便同直接睡地铺的情形大不一样了。

这个法子倒不妨一试。”少典说。多少年来他一直被腰痛相糙部关节痛折膳得搬苦,虽然也曾怀疑自己的崾腿痛同。飑温有关,却也一直没发现什么有效的办法来畸止地湿对人身的伤害。因此当女登建议向儿子学习时少典答应得非常千脆。

从睡地铺改为睡床盾不到一年,少典的腰腿痛便减轻了许多。腰痛和腿部关节痛的毛病是阵发性的,过去每年都要犯病,少则三四次,多则六七状。如今三年过去了。年纪一年比一年太,犯病的次数却一年比一年少。

少典一直在心里感激妻子,认为是多亏了聪明贤惠的妻子及时提出建议,才使自己的病情大有好转的黄连事件发生后,少典才猛然意识到农的要求睡床也许并非是”爱玩新花样的童心在怍怪,至少不完全是为了好玩才这么干的。也许儿子的要求睡床铺是专门为了础示母亲的。也许那要求是为了绐父母创造一个地铺与床铺孰优孰劣的比较机会才提出来的,也许儿子一直在关注着父亲的疾病,而做父亲的却一直对儿子心存偏见。

为了弥补以往的过失,少典决定将睡嘛铺可以治疗腰腿病的办法介绍给那些患有类似疾病的人,并告诉他们。这办法是自己的儿子农想出来的。

不料当步典怀着一种将功补过的心情来到几家他熟悉。的”同病根怜”者的家中时,发现他们不仅早已同自己一样”在睡床铺,而且还采取了另一项治疗措施–跳舞。

跳舞是人们为庆祝羊群顺删繁衍、狩猎胜利等为园的的!蹦蹦跳跳之举。晟早的舞蹈仅仅是为了表达喜悦之情、欢快之意而随心所欲地创造出来的一种手舞足蹈的形式。

“跳舞可以治病,这实在是开天辟地至今头一回听说的新鲜事儿。这是谁的主意有效么少媳一路走。”一路赞叹,一路询问。提问几乎完全一样。得到的回答不尽相同。商八说”有效,咋能没效呢有人说:”管他布效没效,大家伙在一块儿蹦蹦跳跳的图卟乐也是好的。

布人说:”有效没效我也说不清楚,反正跳来跳去的,原来那凉冰冰句关节儿慢慢就跳热乎了。”

跳热乎之后还痛么”

“跳热乎了就不痛了,不过那热乎劲儿过去之后照样痛。”

“是不是比先前痛得轻一点呢”

“也不一定,这要因八而异,有人觉得轻一点,有人反侧痛得厉害了。不过轻也罢重也罢,每天早晚还照样跳。””痛得更厉害了还跳。那不是自找苦吃,自找没趣么”这个我就说不清楚了,我波经历过。圆为我是属于跳的天数越多痛得就越轻拘那种。”

步热觉得这事儿特新奇,更觉得让人们以跳舞办法治病的凡物更新奇。前者是因为明知跳完之后更痛仍然继续跳而让他觉得耨奇,后者则是因为当他询问是谁叫他们用这种有趣的办法治病时谁也不肯网答,人人都一笑了之而让他感到新奇。

好新思奇之心使少典对探讨究竟的兴趣倍增,经过几天的登门造访,总算把第一个问题搞清楚了–他们为的是一十字乐。

凡是跳舞之后比跳舞之前痛得更厉害者,都是病情比较严重一点的。他们平常根少参加狩猎之粪的群体性劳作,也

很少出门散心。其中一部分人每天还干些力所能及的家务琐事而其余太部分八几乎什么事也不干,成天坐在家里郁郁寡欢。自从大家在一起蹦蹦跳跳,说说笑笑,甚至打打闹闹=之后,他们觉得心胸豁然开朗,精神异常振奋,吃也香甜,睡也香甜了。同这两种香甜相比那因蹦蹦跳跳之后的疼痛感略微加重一点就算不得什么。

更何况这种疼痛加重的感觉还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减轻呢。

关予是谁让他们这么千的问题,少典却一直来能弄明白,”只是从人们那神秘的一笑中隐隐觉察到这种事情与自己的家人有美。而在家人中首先可以排除的是大儿子有年夫妇。最有可能出此良策的只有妻子女登和二儿子小神农。女登作为母系社会末期、父系杜会初期的酋长夫人,她一直将本部落的男男女女都视为自己的子民;她一直把关心子民们的冷暖痰苦,看成是自已义不密辞的责任。女登不仅具备这种责任,而且知道床铺比地铺干爽。知道睡床铺比睡地镝对于减轻腰。艟崽者的痛苦太有好处。因此,少典将女登列为两大”嫌疑”中的第一位小神农鼎能摆在第二位。步典将小神农摆在第二位的原圆煅有一个–他小小年纪,乳臭未干一是不可能细道那么多事情的。

为有了前车之鉴,所以少典在没有找到真凭实据之前,再告诫向已,不可凭空而断。于是少典特意删用吃饭时间,对妻、儿来了一次当面测试。

那时候还没有大米、白面、碗、筷等物。所谓吃饭就是将一些新鲜的野果和烧熟的兽肉等可以充饥之物摆在石桌上陶盆内,各自用手抓起来咆。

“典籍上说天有六气淫生六疾。你们知道指的是哪六气、六疾吗?”少典见妻、儿各拿蓿一块烤熟的兔肉在啃,便装着边吃饭边闲聊的样子问道。

因为吃饭时闲聊往往是大人之间的事,一般与小孩无关,所以小神农像没听见似的一心低头吃着自己手里的兔肉。女登则习惯性地接过话头说:

“口厅爷爷讲所谓天有六气是指:阴、阳、风、雨、晦、明。”

那么淫生六疾呢”少典叉问。

女登想了想说”淫就是太多太过份的意思,具体哪一种气太多或擞过份了便会产生哪种疾病,我也说不清楚。”

少典叉问小神农道魁儿知遭吗?小神农正在一边吃一边低头想心思,冷不丁听父亲喊了一声”魁儿”,不由得心里一惊。因为从他记事开始今天是笫一次听到父亲喊胸已的大名,心里很有点紧张。

少典往日里经常利用吃饭期间教训儿子,而教训得最多的叉往往是”太八说话,小孩不准插嘴”。因此在小神农的大脑信息库里储存得最多的只有一个问题和一句话:凡是父亲在吃饭时叫他的名字便是不准他说谲;而父亲不准他说话的办法往往是使用一句老生常谈–“太人说谣,小孩不准插嘣”。

圆此,当他猛然听到父亲叫自己的铝字。并间”知道吗时小神农立即一本正经地圃答说::”知道大人讲话小孩子不能插嘣!”

“魁儿,你一”步典觉得喉咙发硬,便打住了话头。与此同时,他心里叉生出许多的囱责。

“你爹是问你知不知道天有六气,淫生六疾之中是哪种 鼋会导致哪种疾病。”女登神农未昕清步典的意思”便代为解释了一番。

小神农连想都没有想便随口答道:”脚淫而生寒疾,阳淫面生热疾,风淫而生来疾,雨淫而生腹疾晦淫而生惑疾,嘲淫而生疾。”小神农像学生回答老师的提问似的圃罄完毕之后,仍然意欲束尽地继续说,”所谓硐淫而生寒疾,就是说在阴雨连绵皓天气里人们根容易患腰、腿痛的琶病。幽于患有这类毛病的鄢位最怕冷,一遇到寒怜天气便痛得更厉害了,所以八们叉把这类毛病称之为老寒腿”

“它们是不是与睡地铺有关呢!”少典忍不住插问遭。

“当然有关。”小神农说,”从表面上看所谓阴淫则生寒戎是阴俪连绵的天气造成的,但实际上那仅仅是造成这种譬,

病的原因之一。而导致老寒腿之樊疾病的另一条重要原因就是阴暗潮湿的地铺。

“对于舟强力壮的八来说,睡地镝也许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因为地上的阴暗潮湿之气并不是一下子便能侵入人体的:而是有一个长时间的潜移默化的过程。这种过程同样是阴淫剥靡寒疾的过程。

小神农接着说:”阴雨连绵的雨季之淫的袭现形式是阴气过盛,过份集中,而长期睡地铺时的阴淫之淫的表现形式则是接触阴暗潮湿的时间过长,状数过多。””这么说是你让那些腰褪痛的患者们改睡地镝为睡脒铺的喽”步典高兴地涧。

“没有哇,谁说是我叫的引”小神农椴布些莫名其妙地。

说”那些太人们根本不可能听从孩子们的劝告,因为他们都根商倍,很自负,他们囱幽为年龄越太经验就越丰富,往往把年轻儿的话当耳边风。至于孩子解的劝告,他们就更听不进去。”

“避就怪了,除了你之外还会有谁呢”少舆自言囱语道。

“是我。”女登说,让那些患崾、腿痫的病人改地铺为床铺是她干的。她看到少典改睡寐铺后病情有明显的好转,所;以将这个办法传授给了其他患者。

“这么说让他们用跳舞的办法治疗腰、腿痛肯定也是夫八你的主意喽少典有些失望地追问道。

“跳舞、眺什么舞”女登大惑不解地反问道。我怎么从来没听过什么跳舞呢

也不是我。”没等父亲开口,小神农便提前声明道。少典说”这就怪了,既不是你也不是你,难道尝是我国己不成”

“是我少典话声冈落,外便传来一句回答。众人回头一望。立即异口同声地说:”原来是你!是我,但叉不完垒是我。”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