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舟子,仗义救孤女;朱砂手,绝学惩恶人

话说那日舟子辞别药铺王掌柜,泛舟于大江之上,夜晚一路饱览两岸风光,心情舒畅。夜晚,舟泊于一处水湾,江中钓两尾鲜鱼,开一坛烈酒,轻风细浪,皓月当空悠然自得对月畅饮。酒到半酣思念顿起,想起师妹娇嗔浅笑,玉颜如在眼前,不觉有些痴迷。

侠舟子,仗义救孤女;朱砂手,绝学惩恶人插图

正在思念之时,耳中忽听异响,循声一望,身形暴起脚点船帮,电射而出,"燕子三抄水"一跃数丈,身形倒转"鱼鹰入水式"钻入水中。瞬间水花泛起,手提一人冒出水面,踏浪浮波回到船上。

借着如昼的月光,仔细打量救起之人,见是一位妙龄少女,如出水芙蓉貌美如花。舟子目不邪视,心无绮念,把姑娘侧卧,拍打背部,由于落水时间甚短,但见她口鼻出水,咳嗽几声醒转过来。缓了片刻,舟子细问原由,姑娘哭泣着讲述道:"小女子姓郭,家住吴县江岸不远,父女二人相依为命。父亲是一位不第的秀才,靠私塾为业。县城中有富户恶霸吴员外要强纳我为妾,我父不依,吴员外行贿县令,以一纸假借据 硬说我父欠他百两纹银。我父与县令辨理,被打了一顿板子,皮开肉绽,回家后连伤带气,没两天就去世了。我草草安葬了父亲,怕被贼人抢去,无奈寻此短见。"

舟子听罢义愤填膺,进舱内换上夜行衣,又拿出一件干净衣服交给姑娘。让她在船中等候,说自己去去就回,飞身上岸疾驰而去。

侠舟子,仗义救孤女;朱砂手,绝学惩恶人插图(1)

寻到吴员外府外,"一鹤冲天式"飞上屋脊,展目四望,见吴府三进院落,主宅后有花园,辟出一小片练武场。心中暗道:"这吴员外还会武功。"

翻身入院到主宅卧房外,细听屋中鼾声如雷。轻叩窗棂,屋中鼾声顿止,朗声道:"某在练武场相候。"说罢进入后花园。

不多时,一人提刀而来,五十余岁年纪身材魁梧面相凶恶,额头上生有一紫包,见到舟子大声喝道:"小辈大胆,竟敢夜入民宅。"

舟子呵呵一笑道:"真是贼喊捉贼,如果我没认错的话,你可是君山阎王寨的余孽,二十八宿之一的角木蛟吴强,今日恶贯满盈,某特来取你性命。"那吴强见被人认出露了海底,不由老羞成怒,也不搭话举刀就劈。舟子侧步闪身,曲指弹他手腕"太渊穴",吴强手腕一麻,握刀不住掉落地上。"鸡蹬步"疾奔,抓起场边巨大石锁,约有五百余斤,向舟子飞砸,舟子横跨半步,蹲身坐马运气于掌,但见红影一闪,右掌横推按在石锁之上,石锁飞出丈外落地,忽然碎裂数块。那吴强面现惊怖之色如见鬼魅,颤声道:"朱砂手,你是活……"话未说完,但见舟子身形闪动,绕其身后,手掌殷红如血,在他后背按上一掌道:"你还有些见识,准备棺材,三日之后必赴黄泉。"说罢腾身上房,飘然而去。吴强呆立片刻,口吐鲜血跌倒在地。

县衙后宅,舟子找到知县,趁其熟睡之际,掌击他头顶右侧,知县微哼一声失去知觉。搜出屋内财物,取了一千两银票,转身而去。

回至船上见到姑娘,询问她可有亲戚投奔,郭姑娘说有姑母在邻县。舟子取出千两银票赠予她,把她护送到其姑母家。

几天之后,市井传闻吴府员外病死。县令大人夜晚中风,口不能言,手脚动转不灵,因病辞官回乡。

侠舟子,仗义救孤女;朱砂手,绝学惩恶人插图(2)

这正是:

独驾一舟飘,救女惩恶蛟。

事了拂衣去,江湖任逍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