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外门弟子

原来这个地方名字是养心殿,顾名思义,龙虎山每每五年选拔一次,选手多数是本地人,也有外径输入,但凡深有源气者,皆可以进入剑宗成为外门弟子,成为外门弟子后突破泥胎境四境巅峰再进行一次选拔。

入围者可以晋级内门弟子,鲤鱼跃龙门了,不可同日而语。瑞龙举目四望,好家伙大理石地面,墙壁都是汉白玉对垒而成,飞檐斗拱,如仙境一般。

整个养心殿纵深足有八九十米,宽又四五十米,一百多房子,富丽堂皇,里面都是五湖四海前来参加选拔赛的。

天色已晚夕阳西下,瑞龙捡了一间房屋,干净整洁,桌子上茶壶茶杯,应有尽有一应俱全,被子床单被罩都是焕然一新,共有四张床其余三个人已经躺床上了。

其中一个面如冠玉的青年道:小兄弟你也是来参加选拔的。瑞龙点点头:是的,这位大哥怎么称呼?

青年道:在下葛长天,一十八岁。

哦,原来是葛大哥,小弟张瑞龙一十四岁,陷空山张家村人。

幸会幸会。

另外两个人也起身打招呼,一胖一瘦,瘦子开言道:小兄弟我的名字是殷刚然,十七岁了。瘦子接着说:在下亢进龙十六岁。

彼此一一打过招呼,瑞龙见这三人耿直淳朴,心声亲近之感,忽的外面有人敲锣:开饭了开饭了。

众多参赛者纷纷走出卧室,院落中原一个白衣秀士道:随我来,咱们去食堂免费的呦。

大伙儿跟着白衣秀士转弯抹角来到食堂,三五成群,大伙儿纷纷拿了筷子勺子、瓷碗前去盛饭。

打完饭后,瑞龙和殷刚然、亢进龙、葛长天三人坐在一起吃饭,刚吃到一半,无意中和对面一桌子人一个剑眉星目的青年对视一眼。

青年看到瑞龙就是一愣,然后两眼冒火,放下了筷子,旁边一个尖嘴猴腮的人道:诸葛敬我师兄,你怎么不吃了,这一点能吃饱吗?

尖嘴猴腮的青年见大师兄,怒视对面饭桌上一少年:是他!上次在山下客栈,这小子多管闲事把敬我师兄右耳朵给削断了。

另一个三角眼的青年道:教训教训他。说着诸葛就走了过来,手里拎着碗里面鱼汤,热气腾腾咣一下子就倒在了亢进龙头上。

亢进龙疼的嗷嗷直叫,脖子都给烫红了,瑞龙勃然大怒:诸葛贱种有本事冲我来,我朋友是无辜的。

诸葛敬我闻听此言,气的差点昏死过去,诸葛敬我我的叔叔诸葛归荪那可是外门的二长老,一手遮天谁敢对他指指点点。

旁边吃饭的有参赛者也有已经入外门的弟子,纷纷看一场好戏,议论纷纷:诸葛敬我不是什么好东西,据说他源气薄弱根本没有当外门弟子的资格,就是因为他有一个好叔叔,嚣张跋扈,肆意妄为。

有人附议道:可不是嘛,这小子不学无术,蛮不讲理,那诸葛归荪又护犊子,是非不分。

瑞龙脑子一热破口大骂:狗杂种不可以欺负我的朋友。诸葛敬我彻底发疯了,暴跳如雷:我让你看看爷爷的厉害!

诸葛敬我气沉丹田,深呼吸一口聚集源气,两只手隐隐有火焰闪烁,猛的一推打向瑞龙。

瑞龙源气陡涨,聚集在指尖,轻轻一指,一道水剑砍向火焰,要知道五行相克,水克火,本来诸葛敬我源气就没有瑞龙的深厚。

诸葛敬我两团火焰被瑞龙水剑打灭,水剑带着一道劲风就到了,撞在诸葛敬我小肚子上面砰一声,诸葛敬我倒飞出去两米多远,口吐鲜血。

旁边看热闹的外门弟子平常被诸葛敬我欺负苦了,看到瑞龙狠狠教训了这家伙一顿,掌声雷动:好!好!好!

一双三角眼的侯欣达,赶紧扶起来诸葛敬我:大师兄要不咱们脚底抹油溜之大吉吧?诸葛敬我骂道:蠢货,你和单枸给我上!

侯欣达刚才见瑞龙强大的源气把大师兄诸葛敬我打伤,厉害的邪门,和单枸杞对视了一眼,单枸杞眼神里充满恐惧。

两个走狗颤颤巍巍来到瑞龙面前,侯欣达拽背后短刀,单枸杞手中一把短剑,夹攻瑞龙。

侯欣达分别把源气灌入刀剑,侯欣达冲瑞龙左臂就是一刀,单枸杞短剑砍瑞龙后背。

瑞龙毕竟有牛鼻子老道李淳风的三道剑气护体,这三道剑气无穷无尽,而且有利于聚集源气和迸气,必要时那就是瑞龙的绝招和底牌。

瑞龙一左掌一晃,打中侯欣达肩膀咔一声就骨折了,侯欣达短刀落地,瑞龙飞起一脚,把侯欣达踢出去一丈多远。

单枸杞一愣,瑞龙必杀技寒冰掌,一道劲风就来了,单枸杞措手不及,胸膛疼痛难忍,直接瘫倒在地。

瑞龙冷笑道:滚,别再让我看见你。诸葛敬我和另外两个走狗,互相搀扶指着瑞龙鼻子道:臭小子本大爷饶不了你,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正在这么个时候,外面进来一个锦袍老者,五官端正一身正气:怎么回事?

瑞龙把诸葛敬我做的荒唐无礼的事情一说,又把诸葛敬我三人山下违反纪律私自下山,而且调戏少女,吃饭不给钱的事情说了三遍。

大伙儿一阵骚乱:真不是个东西,简直把咱们剑宗的脸面丢光了。老者对诸葛敬我这个败类很熟悉,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情,把脸色一沉:诸葛敬我是这么回事吗。

大长老潘义臣死死盯着诸葛敬我,诸葛敬我咽了口唾沫,:他……是……不对……不是……。

大长老怒斥一声:给我滚,咱们龙虎山的脸面都被你败光了,马上滚。

诸葛敬我黑着脸灰溜溜和两个走狗互相搀扶,狼狈离开,其实长老早就看见打斗,一看瑞龙源气强大,巴不得痛打落水狗诸葛敬我,事发之后大长老才露面。

大长老看了看亢进龙的伤势,拿出一个小瓷瓶里面有玉桦膏,止痛消炎递给了亢金龙:年轻人没事吧?亢金龙受宠若惊:长……老谢谢你,我没事。

长老把目光放在瑞龙身上:年轻人看得出你水属性源气强大,不费吹灰之力就打败了三个败类,大快人心。

说着灰色锦袍老者一摸瑞龙脉门:嗯,根骨不错是一个好苗子。瑞龙道:谢谢长老主持正义了。老者看着眼前眉清目秀,双眼暴皮的少年,想起来了年轻时的自己,两个人好像啊。

老者摸着瑞龙脉门的手忽然轻轻抖了一下,暗自惊讶:他不过是一个刚入门的一境武夫,怎么体内会有剑气,只有只有六境巅峰也就是小宗师才会在体内修炼出凌厉的剑气,真是不可思议啊。

老者愣了片刻道:小伙子你是哪里人呀?瑞龙见潘义臣长老为人正直又平易近人,没有隐瞒:晚辈是李淳风的弟子。

长老道:怪不得呢,原来你师父赠你三缕剑气,看来你师父真舍得啊,剑气修炼不容易,而且他一下子送你三道剑气,这牛鼻子老道。

瑞龙诧异道:前辈怎么知道家师名字。长老大笑:我跟他几十年的感情了,经常书信往来,经常提到你天资聪颖骨骼惊奇。

长老坐下:来咱们一起吃。瑞龙道:不合适吧。长老道:有什么不合适,我命令你吃。

瑞龙只好坐下,四个人一起吃饭,把旁边的人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少年究竟什么来历,大长老如此器重?

通过谈话瑞龙了解到潘长老是外门执法长老,弟子违反纪律的全权处理,很有威望。

旁边亢金龙纳闷:瑞龙来头不小啊,长老还如此器重。吃罢饭后,瑞龙跟长老告辞:老前辈慢走。

等老前辈走远了,殷刚然道:小兄弟你认识那个长老?瑞龙道:他是我师父李淳风的老朋友,也是头一次见面。

瑞龙问亢金龙哥们,你脖子伤势怎么样了?

药膏真管用,抹上之后就凉凉的很舒服,现在不疼了。

葛长天道:这人一吃饱就犯困,我想睡觉觉了。瑞龙也觉得有点累了,一路之上,跋山涉水三千里,不是闹着玩的。

四个人向宿舍走去,月光如水,仙星斗满天,洗完脚后,床上躺着。瑞龙端详这青龙剑。

葛长天没心没肺,挨上枕头就着了,呼噜震天响,亢金龙闭目养神,还没有睡。殷刚然扣着脚丫子,一边啃一个烤红薯:真好吃,就是放屁有点多嘿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