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霸:智勇深沉能战能守的疾风劲草云台宿将

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作者陈华

王霸:智勇深沉能战能守的疾风劲草云台宿将插图

这哥儿们在正史和演义中的人设反差较大,本来是一头多凶的鬼金羊,偏偏活成了一个天佑其昌的福将,不得不说造化弄人。这哥儿们出身法律世家,当过牢头,所幸没有成为人见人恨的酷吏,反而练就一颗体恤士卒的善心。从长安镀金回来,他就主动申请加盟刘秀的队伍,此后无论别人走不走,反正他是坚决不走,因此赢得了疾风劲草的美誉,更给了落魄之际的刘秀莫大启示。在追随刘秀的岁月里,无论是滹沱河诈冰,还是垂惠城料敌,他诈通鬼神、智勇深沉的形象令人难忘。作为讨虏将军,无论是盗虏还是胡虏,他都凭着能战能守的本事应对自如,牧守上谷二十年,智保北疆无事,足显大将风采。他就是讨虏将军、上谷太守、淮陵侯王霸。


东汉王朝是个极其迷信谶纬的朝代,刘秀本人更是谶纬的脑残粉。音乐大师级学阀桓谭因为一句臣不读谶,竟触犯了这位史上风评最佳的仁厚天子,险些被杀,侥幸脱罪后,桓谭仍不免死于贬谪途中,可见刘秀对桓谭的怨念之深。刘秀如此看中谶纬,这与他的人生经历不无关系,作为一个后人眼中的位面之子,在他身上确实出现了诸多只有上天能够办到的幸事,如昆阳大战中又是流星又是大雨,将自助者天助之发挥到了难以想象的境地。即便在他最落魄的时候,从人都跑散了,只有一人不离不弃,偏偏这人还有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名字,让本就意志坚定的他登时想到《孟子·滕文公下》中的一句大则以王,小则以霸,内心中再次变得无比坚定。

王霸:智勇深沉能战能守的疾风劲草云台宿将插图(1)

这个人在南方七宿中排行第二,相当于朱雀神鸟头顶的羽冠,因为是受到惊吓才竖起来的鬼东西,所以宿主多凶。然而,这个让人捉摸不透的鬼金羊,其实也具有神鬼莫测的福气和智勇,最终令他逢凶化吉、绝地逢生。也许正是因为这份鬼神难拿的气运,才让他在民间演义中与正史的人设大相径庭吧。他就是讨虏将军、上谷太守、淮陵侯王霸。

疾风劲草的刀笔吏

王霸字元伯,颍川郡颍阳县(在今河南许昌西南)人,出生在一个法律世家。他的父亲当过决曹掾,专门负责颍川郡的司法审判工作。在父亲的谆谆教导下,王霸同学从小对法律也很喜爱,不过他可没有成为像张汤那样痴迷法律的刀笔酷吏,天性诙谐的他始终本着与人为善的良知,尽己所能当好狱官,不负执法为民的初衷。

然而,王霸并不想戴一辈子獬豸冠,他觉得世道混乱,法律再完备也难以维护公义,因此,他希望能有更大作为。父亲觉得自己最看好的大儿子果然想法不一般,也许会成为光耀门楣的人,就让他弃了狱官前往长安求学。到长安后,王霸发现莽哥的托古改制把天下害惨了,偌大的新朝就如同一个四面漏风的大灯笼,根本不能照亮前程,只剩一点微光在风中摇曳。只是王霸一时还没有寻到改变命运的明主,只能无奈地返回家乡静待天时。

公元23年,刘秀路过颍阳的消息传到王家。王霸对父亲说,自己早就听说过刘家兄弟,打算跟着刘秀干。见父亲没有反对,王霸就找到刘秀,对他说:将军起义兵推翻暴政,我虽不才,素来仰慕您的威德,愿意追随您共创大业!刘秀对王霸这个名字一听就喜欢,又见小伙子长得蛮机灵的,当即答道:我做梦都想与贤士共同建功,非常欢迎你的加盟!就这样,王霸成了刘秀帐下一卒。

王霸给刘秀的第一印象不错,但还是抵不上助刘秀起家的舂陵旧人。不过,随着昆阳大战的不期而至,王霸逐渐走入了刘秀的视野。

当时,刘秀到处踅摸和自己一起闯营搬兵的勇士。可是,面对强敌,众人大都表示和刘秀不熟,只有王霸等十二人挺身而出,甘冒奇险和刘秀同生共死,这份战友情令刘秀终身难忘,也让他对既诙谐又勇武的王霸有了更深的了解。

昆阳大捷后,王霸因伤回家休养,暂时和刘秀断了联系。直到刘秀就任司隶校尉,准备前往洛阳营建新都时,再次路过颖阳,专程登门拜访自己的革命战友。此时的刘秀因为大哥的事身陷险境,随时可能遭遇不测,原先的战友如李轶等人都已弃他而去,王霸却热情地招待刘秀,并请示父亲打算跟着刘秀走。

王父一如既往地对儿子表示支持:我老了,不能从军了,你正当年,好好干吧!王霸含泪拜别老父,跟着刘秀到了洛阳,从此将自己的一生交付给了心中的明主。

这年十月,刘秀就任大司马,踏上了凶险难测的河北之行。当时,跟定刘秀的人少之又少,只有冯异、王霸、铫期等几个人,就连曾经陪着王霸一起出来的门客也都借故离开了。想想也是,如果都能预测到刘秀到河北是龙游大海,虎入深山,刘玄第一个就不会答应,所以对于那些看不透的人纷纷离去,刘秀尽管心中也很失望,但却看得非常淡然。一次,在与别人走散,身边只剩下王霸时,刘秀依然豪情满怀地说:颍川来的人都走散了,只有元伯你留下来了,好好努力吧,我相信疾风知劲草!这就是后世名句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的一大出处。

王霸:智勇深沉能战能守的疾风劲草云台宿将插图(2)

当然,刘秀之所以说这话,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别人都走了,只有王霸还在就好!王霸是什么?王图霸业之谓也,深信谶纬之说的刘秀历经万险所图的不就是王图霸业嘛,如今王霸尚在,夫复何求?身处逆境,要多向好处看,倘能抓住根有理有据的救命稻草,不也是很提气的吗?所以,不论这个桥段是真是假,我们都应该相信,只有意志坚定的人,才能排除万难成就大业。

能够在危难之际,凭着一颗忠悃之心给主公以精神慰籍,王霸其人其名,皆可赞矣。

诈冰渡河的有福将

公元24年,随着王郎在邯郸起事的消息传来,刘秀在河北的形势变得岌岌可危。当时,刘秀正在蓟县宣讲大好革命形势,不想王郎的征讨文告与悬赏花红竟一起扑向了蓟县。刘秀知道形势不妙,但他是一个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轻言放弃的人,仍想在蓟县有所作为,就让王霸到集市上去招兵,准备逆袭王郎。

王霸:智勇深沉能战能守的疾风劲草云台宿将插图(3)

听说刘秀都已经成了通缉犯,不赶紧逃命还想招兵反击,蓟县百姓都觉得好笑,就对着王霸指手画脚,言语中多有嘲弄,一向好脾气的王霸也让这些不明事理的家伙搞得灰头土脸的。刘秀知道王霸尽力了,也没有怪罪,而是决定尽快南下暂避锋芒。

刘秀一行好不容易闯出了蓟县,一路狂奔,终于来到了滹沱河左近。这是河北境内的一条大河,水深流急,河面宽阔。此时,刘秀一行面临前有大河阻路,后有追兵将至的囧境,大家都非常恐慌,不知道这回如何脱困?

刘秀此前派出的斥候回来报说,找不到渡船,无法涉渡。刘秀相信斥候没有说慌,可是看到随从们面露惊慌的神色,他不免担心起来,就叫王霸再去看一下。

接到主公这个无厘头的命令,王霸瞬间宕机,有些风中凌乱,不过他聪明的大脑飞速转动起来:明明斥候报说了滹沱河的情况,主公还让自己去,这么一来一回间,能有什么不同吗?再想想众人听了斥候回报后的表情,王霸恍然了,主公这是要让自己安抚众人啊,可是咱又不是神仙也变不出船来,这可咋办呢?

王霸一边想一边在瑟瑟的北风中信马前行,及至到了河边,只见水波荡漾,四周阒无人烟,连个船毛都没有。不过,这也难不住善于脑筋急转弯的王大法官,一路行来主意已定的他,再见到刘秀时居然神色不变地谎报军情:河面已然结冰,正可安然渡河!

对于王霸的话,刘秀心领神会。他笑着说:一定是斥候看错了,还是元伯眼神靠谱!众人听到刘秀和王霸的话,如同大冬天喝热饮一般舒爽,原来低落的情绪登时高涨起来,都不经意间加快了赶路的步伐。

到了河边,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出现了,刚才还涛声依旧的河面居然冻住了。那一刻,除了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北国风光外,整个世界连同奔腾不息的大河都被冻住了。刘秀众人,知道时间紧迫,也顾不上欢呼,就匆匆踏上了冰面,向着南岸飞奔。也许是跑得太急了,冻得并不瓷实的冰面受不了了,竟然在重压下四分五裂,几匹因为怕路滑而落在后面的挽马被隔绝在了北岸,只能弃之不顾了。

王霸:智勇深沉能战能守的疾风劲草云台宿将插图(4)

一直走得望不见滹沱河的踪影了,刘秀才望着王霸的双眼郑重地说:咱们能够顺利渡河,连带着摆脱了追兵,全是元伯的功劳!王霸听出主公话里有话,不过,聪明的他也不点破,只是一本正经地推辞道:这哪是我的功劳,分明是主公的仁德感动了神灵,神灵降下无边法力保佑我们。臣觉得当年周武王伐商成功的白鱼之兆也不如主公此次灵光!刘秀又转头向众人道:王霸的随机应变成就了大事,看来他真是个福将啊!于是,他当即任命其为军正,并晋爵关内侯。军正就是军中执法官,这倒是王霸同学的老本行,一定会胜任愉快的。

后来,王霸又随着刘秀进攻邯郸,王霸对于将自己逼到疾风劲草囧境的王郎一点好感也没有,因此,打杀起王郎来无比积极,结果竟然赶上了斩杀王郎的好机会,顺手一枪结束了这个伪帝的性命。从此,世上少了一个巨骗,多了一个侯爷。凭着斩杀王郎并缴获其印玺的功劳,王霸进封王乡侯。

坚壁克敌的智将军

在王郎被扎成血人后,河北的兄弟伙们并没有消停下来,而是纷纷亮出獠牙准备与刘秀这个外来户过招,结果,应了中国那句古话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作为引入和尚的汉明帝的亲爹,刘秀在河北的经念得不是一般的好,无论多难搞多强壮的兄弟伙,最终都得领盒饭速速离场。

在给河北群雄发免费盒饭的过程中,刘秀的队伍越打越多,为了便于管理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士卒,刘秀着实费了一番心思。他特意将三位来自颍川的忠诚旧将王霸、臧宫和傅俊分到一起,让他们既可以各领一军,又可以统一管理、互相配合,而且他们麾下的士兵也大多来自颍川郡,属于刘秀家乡隔壁老王家的后生,天生容易抱团。

王霸:智勇深沉能战能守的疾风劲草云台宿将插图(5)

王霸虽然是法律高材生,却从不喜欢施暴滥法,相反,他特别善待自己的士卒,遇上衣不蔽体的阵亡士兵,他都会解下自己的罩袍给士兵披上再行装殓,对于受伤的士卒,他也会精心地照料他们,因此,这支颍川子弟兵的战斗力极强。

刘秀理解王霸与士兵的纯真感情,不仅不担心他结党营私,还任命王霸为偏将军,同时让臧宫、傅俊二人担任骑都尉,归王霸节制。到了公元26年,刘秀再封功臣,晋封王霸为富波侯。想来,王霸能够诡言冰合而得济,让刘秀君臣绝处逢生,绝对是富波有余、智通鬼神的福将,这个富波侯封得妙(富波本是汉代安徽阜南东南的一处县域,用在王霸身上可谓一举两得)。

王霸:智勇深沉能战能守的疾风劲草云台宿将插图(6)

公元28年秋,刘秀到谯县(今安徽亳州)视察一番后,就派王霸和捕虏将军马武共同举兵,向东讨伐盘踞在垂惠(在今安徽蒙城北)的刘永残部周建。

周建发出了多封鸡毛信向昔日战友求救,大多石沉大海,只有汉军的老朋友苏茂率领从五校别部中召来的属下驰援周建。没办法,故主刘永都挂了,还能指望大家帮啥忙?

苏茂担心刘秀不会宽贷自己,所以才会与周建抱团。这货打仗还是有些章法的,他没有一上来就与汉军死磕,而是先派出精锐骑兵去拦截马武的粮道,这下马武可坐不住了,毕竟马老子也得吃粮啊,于是,他连忙率军出营护粮。周建得报后也从城中带兵杀出夹击马武。

马武起先并不担心,因为他已经派人给王霸报了信,相信不久后王霸就会派军增援,因此,留有余地的马武打仗不肯用力,只盼着王霸早点过来分忧。结果,三心二意的马武被苏茂、周建打得满地找牙,只好向王霸的军营撤退,边撤还边大声呼救。

王霸知道马武心大的毛病,也不着急,只是说:敌人如今士气正盛,而且人数占优,老子出去也会和你们一样失败,你们加把劲逃快点吧!说完,他就让手下关闭营门固守不出。

部下看不下去了,就来劝他。王霸说:此时敌强我弱,不宜浪战。且我与马武位同,两军各不统属,一时难以统一指挥,若仓促出援,必然失败!现在,我们摆出闭关死守的架势,敌人必然会乘势冒进。马武见不到救兵,也会拿出百倍精神力战的,这样敌人尽管强大,但久战必疲,到时候,我们以逸待劳,必可大胜敌人!

战局的发展果然如王霸所料,苏茂、周建想着先击破马武再去强攻王霸,因此玩命进攻,马武见王霸见死不救,也露出了凶性,两下捉对厮杀,打得好不热闹。

王霸:智勇深沉能战能守的疾风劲草云台宿将插图(7)

正在寨中观风景的王霸部下安逸够了,就由军中壮士路润挑头,几十个人割断头发请战,这种决心满满的行为艺术一下子也点燃了王霸的战斗意志。不过,越战越滑头的王霸并没有大打正门攻击敌人,而是悄悄地打开军营后门,带着精锐骑兵绕至敌人后面,猛地发起攻击。早就师老兵疲的苏、周二将前后受敌,不禁慌了手脚,无心恋战,只得四散奔逃。事后,马武找王霸好一顿理论,王霸笑脸相迎、虚心道歉,反正打了胜仗大家都挺高兴,也就不再计较了。

苏茂和周建两货兵合一处后,越想越不对劲,俺们兵力占优,怎么打得这么憋屈?为了找回场子,二人再次带兵去找王霸理论。听到外面敌人大声骂战,王霸的好心情一点也没受影响,反而召集部下开趴踢,大家难得乱中取静,喝得好不畅快。

王霸:智勇深沉能战能守的疾风劲草云台宿将插图(8)

看到王霸对自己的进攻这么不上心,苏、周二人气得鼻子都歪了,只得命令士兵强攻。汉军早有准备,一顿如蝗的箭雨就将二人的进攻打得粉碎。苏、周二人只得再次组织进攻,这次二人命令自家的弓箭手憋足了劲往营中攒射,还特意悬出重赏。王霸依然坐在帐中畅饮,一支重箭居然射中他面前的酒盏,虽是强弩之末,仍射得那只精致的酒盏滴溜溜地在案上乱转。对此,王霸全然不见,依旧稳坐不动。部下见状都抢着说:二贼已经让咱们削过一次了,不妨再打一次,让他们彻底长长记性!哪知道,王霸却缓缓地摇了摇头道: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苏茂部队远来救急,所带粮草不会太多,垂惠非是大城,储粮亦不多,本来就不够吃,如今又添了苏茂这么多嘴,想来也坚持不了几天。所以他们才上门挑战,只是想早点战胜我们,然后才好去找吃的。如今,我们关门休兵,他们破不了我军大营,就无处就食,不久必然内乱,这才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上上兵法!

苏、周二人在王霸大营外忙活了一天,毫无收获,只得回营。此后,又来过几次,都是无果而终。数日后,城中缺粮的现象越来越严重,那些本就不看好苏茂、周建的势力公推周建的侄子周诵挑头,趁二人出城搦战之际,接管了城门,拒绝周建入城。连至亲的骨肉都变成了敌人,周建、苏茂还有个屁前途,只得连夜逃跑。周建赶走了叔叔,就向王霸举城投降。

王霸喝着小酒,唱着征服就将刘永手下排名前三的大将组合给搞定了,刘秀非常高兴,在第二年春天,就派太中大夫拿着符节赶到军前拜王霸为讨虏将军。

王霸:智勇深沉能战能守的疾风劲草云台宿将插图(9)

在之后的两三年里,王霸的主要工作就是剿匪兼屯田。为何如此呢?主要还是因为东汉初立,粮食生产严重不足,加上各种自然灾害频繁,王霸等将经常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所以王将军不仅在新安屯过田,还在闻名天下的函谷关当了回武装农民,也不知道他这个法律系高材生当城市农夫的水平到底如何?想来,他那么体恤士卒,总不会让将士们跟着他饿肚子吧。这期间,他先后削平了混迹在荥阳、中牟境内的盗匪,为当地人民送去了渴望已久的太平岁月。

守边廿载的老太守

在国内大展一番拳脚之后,王霸将军还得去给夷狄们展示一下大汉威武。虽然刘秀不想大打,但面对欲壑难填的匈奴总不能躺平认怂啊?该出手时还得出手,特别是对那些汉奸带路党,绝对不能姑息。

王霸:智勇深沉能战能守的疾风劲草云台宿将插图(10)

公元33年,王霸等将在大司马吴汉的统一指挥下,以五万之众,前去攻击匈奴小弟卢芳的部将贾览、闵堪占据的高柳城(在今山西阳高西北)。本来计划得好好的,可以包顿饺子,不成想匈奴干爹怜惜这个硕果仅存的干儿子,竟然派出了援兵,再加上天降大雨,汉军难以发挥战力,结果只得无功而返。事后,朝廷降旨拜王霸为上谷太守,率领他的旧部一边守疆,一边屯田。这是王霸干熟了的勾当,此前几年屯田,早让他从法律专家变成了种田能手,现在搞军屯,正好温故而知新,顺带着去匈奴地盘上打打草谷,搞得匈奴人非常郁闷,对于抢戏的王霸怨声载道。可惜,王霸是个老天加持的福将,总能找到胡人强盗们的破绽,打得又快又狠,胡人强盗们只能隔空骂战,面对汉军的重兵坚城,却也无可奈何。不过,王霸向来不在乎别人怎么骂,只要自己不吃亏就行。

到了第二年,王霸吃着自家打出来的谷子,又一次和吴汉等人统军六万从高柳城出发进攻贾览。鉴于王霸在当地生活长达一年之久,再加上天生自带导航,所以刘秀命令他和渔阳太守陈欣率兵任先锋。又可以抽汉奸了,王霸自然屁颠屁颠地率军前出。

王霸:智勇深沉能战能守的疾风劲草云台宿将插图(11)

匈奴人还是一如既往地护犊子,由其左南将军率领数千骑兵前来救援。王霸等将趁着天晴好好地削了敌人几巴掌,在平城(今山西大同)一带数败匈奴,一路撵鸭子似地追出边塞,只是因为匈奴的马快,所以杀敌数量并不太多,但也斩首数百级。左南将军见汉军点子有点硬,也顾不上干儿子的死活,一路玩命打马飞奔,早跑得没了踪影。

此后,王霸回军雁门关,又与骠骑大将军杜茂一起攻打卢芳的部将尹由,可惜连日奔波的汉军,没有如愿攻克其盘踞的崞县(今山西原平)、繁峙。王霸只得见好就收,退回上谷驻扎。

又过三年,也就是公元37年,刘秀为久戍边疆的王霸增加食邑,改封向侯。

汉军的老对手卢芳见汉廷不想和匈奴大动干戈,索性将自己和匈奴、乌桓进一步捆绑在一起,不断加大寇边的力度,让幽、并等边州的军民深受其害。刘秀考虑到王霸等将兵力薄弱,难以对抗强敌,就特旨从中原发配六千余囚犯前往边境充军赎罪,这些人在王霸的管理下,和杜茂的大军一起修整飞狐道。王霸下令堆起石头,并在上面敷土,然后筑起亭障,用以防范敌人的快马偷袭,这样的防御工程从代城(在今河北蔚县东)一直修到平城,有三百多里长,有效地增加了汉军的预警时间。

王霸在上谷任职二十多年,其间与匈奴、乌桓大大小小交手百余次,互有胜负,总体上维护了边疆的稳定。作为一位军政双优的知边人士,他根据汉胡力量对比的综合态势,多次上书朝廷,请求与匈奴和亲,借以分化匈奴南北两部,同时,他建议通过温水开通漕运,这样既可保障边地军民的衣食,也可省去陆路运输的辛劳。王霸的建议基本上都得到朝廷的允准。王霸长袖善舞,在看似云淡风轻的分化离合之间,使东汉初年北部边疆的战事暂告平息,直至后来南匈奴、乌桓赴阙请降,可以说王霸对北疆太平做出了贡献。

公元54年,刘秀对追随自己多年、已所剩无几的开国功臣再次晋封,王霸改封淮陵侯。王霸虽然在边疆非常辛苦,但却因性格开朗而福寿绵长,直至公元59年刘秀驾崩后,他才因病重免官,几个月后不幸去世,一代智福乐寿的四全大将就此殒没。

王霸:智勇深沉能战能守的疾风劲草云台宿将插图(12)

正因为王霸是一位智勇深沉、能战能守的福将,所以演义小编们借题发挥,将其刻画成一个喜感人物,手使三股叉,能耐不大,极善搞笑,满肚子坏主意,加上运气极好,遇事总能歪打正着,属于传统袍带评书中吃瓜群众喜闻乐见的人物,就如隋唐演义中的程咬金、大明英烈传中的胡大海一样不可或缺,总能让严肃的历史故事变得活泼有趣。不过想一想,王霸在收拾周建、苏茂时那么鸡贼,倒也与人民群众对他的人设有异曲同工之妙。

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

喜欢本文/作者,文末赞赏一下表达支持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