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

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作者陈华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

这哥儿们生的伟大,死的奇诡。那么大一个征南大将军,居然死在一个默默无闻的刺客手上,找谁说理去啊?他本是新朝的县太爷,曾和刘秀的大哥刘縯硬扛,不敌后出降,幸得刘縯怜他是个尽职之人,义释之,让其转作汉臣,最后成为刘秀驾前名帅。此后,他洛阳说朱鲔,淇园劝吕植,本以为会当一个出色的说客,哪知道,披上战袍后的他,狂刷战绩更是令人啧舌。他一生最让人称道的还是得陇望蜀的神走位,先是借东风破敌水寨,然后千里大迂回,夺平曲,克黄石,下武阳,前锋直指成都,如果不是遇刺彭亡提前领了盒饭,蜀地平之久矣。他就是东汉征南大将军、舞阴侯岑彭。


东汉是经学和谶纬并行不悖的时代,上至皇帝下至庶民,无不为经痴迷,为谶疯狂。作为二十八宿中的尾火虎,处于苍龙之尾,正是厮斗中最易受到攻击的部位,故尾宿多凶。上应尾火虎的云台大将正是一位军事能力超群的走位之王,他将纵深大迂回的高端战术耍得有如神助,却因为夜宿彭亡(在今四川彭山双江镇),就如遭遇谶语一般,被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刺客所杀,一生功业止步于得陇望蜀,而未竟定蜀全功,千古之下,不禁令人扼叹。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1)

这个不幸被地名诅咒的东汉名将正是征南大将军、舞阴侯岑彭。

重回汉营的孤城守将

岑彭字君然,生年不详,南阳棘阳(今河南新野)人。他本来与汉朝没有多大关系,也不是啥脑后有反骨的豪强大族,因此,他对新朝说不上爱戴,但也并不排斥,只想练就一身本领,找个好地方施展。

于是,他在新莽末年出来当官,好不容易坐上了署理棘阳县长的位置。按照秦制,大县长官称令,小县称长,看来棘阳只是一个小地方,再加上天下动乱,竟没人在意本地人任本地主官的禁忌。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2)

然而,岑彭没当多久棘阳县长,就遇上了刘縯兄弟的舂陵义军。这一年是公元22年。兵微将寡的岑彭挡不住初出茅庐的义军,只能弃了棘阳,带着家属去南阳郡治宛城投奔前队大夫甄阜。

甄阜兵强马壮,要对付刘縯兄弟绰绰有余。可是,他是新朝脑残粉,对于那些不好好为新朝打仗的人很是看不起,就将岑彭的老母妻子请去喝茶,然后命他带着手下宾客去与义军再战。

甄阜是自己的上官,甄家又在新朝位高权重,岑彭只能想办法对付刘縯。好在此时的刘縯战争经验还不充分,麾下义军的战力也很水,即便是位面之子刘秀也还是个骑牛凑数的初哥。这就给了岑彭利用大雾将义军引入埋伏圈予以痛击的绝佳机会。岑彭的计策获得奇效,甄阜大军在淯阳县境内的小长安聚(在今河南南阳宛城区瓦店镇)重创义军,让刘縯交了一份高昂的学费。此战刘秀没了二哥、二姐,还折了不少刘氏子弟,士兵的伤亡更是想想就心痛。

然而,刘縯兄弟毕竟是天纵之才,他们很快从失败的血泊中站起来,在下江兵的帮助下,利用甄阜骤胜后的骄狂自大,于公元23年正月奇袭甄阜大军的屯粮重地蓝乡(在今河南新野县东),并对敌军展开猛攻,最终击败强敌,杀死了甄阜等新朝大将。岑彭曾在战前劝甄阜小心,但甄阜哪里肯听,反而将其置于后军。见甄阜兵败如山倒,岑彭知道事不可为,只得转身逃入宛城,会合甄阜的副将前队贰严说一起,固守宛城。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3)

与刘秀分兵后的刘縯,率领大军团团围住宛城,誓要将这座在南阳群雄心中具有重要意义的大城一鼓夺下。哪知道,严说不是甄阜,他非常信任岑彭,将守城重任倾囊托付,这给了岑彭发挥军事才能的机会。

在此后的数月间,岑彭严明军纪、鼓舞士气、安定民心、修备守具、顽强抵抗,虽然兵力处于劣势,却让城外的义军久攻不下,只能望城兴叹。后来,城中的粮食用尽,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惨事,即便这样,宛城仍自岿然不动。

宛城之所以如此坚挺,除了岑彭守城有方外,还有一个支撑全城军民的信念,那就是王莽发动数十万大军正向宛城杀来。

可惜,岑彭千算万算,就是算不到位面之子刘秀会在昆阳城下上演一出惊才绝艳的大戏,将自助者天助之的古训发挥得让人难以置信。只有数千人的汉军竟然一举击败四十二万猛兽襄助的莽军,消息传来,宛城再也守不下去,人心散了,队伍没法带了。这年五月,没了脾气的岑彭只能献城投降。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4)

想到死在小长安聚和宛城城下的亲人袍泽,汉军诸将都想杀死岑彭泄愤。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可是在战争中历练已久的刘縯却挡下了即将砍向岑彭的刀剑,他对更始帝刘玄说:岑彭死守宛城,这是他职责,他为人忠义、官声甚佳,我们要推翻王莽暴政,除旧布新,正需要这样的人,不如留下他以表彰更多的人吧!刘玄表示同意,就封岑彭为归德侯,让他隶属刘縯麾下。刘縯如此不计前仇善待自己,让岑彭发自内心的感动,也为他后来追随刘秀埋下了伏笔。

此后,曾经的新朝小臣岑彭重又穿上了大汉官服,将在统一天下的进程中,书写属于自己的军事传奇。

现身说法的劝降使者

岑彭追随刘縯不久,就遇上忌惮刘縯威名的朱鲔、李轶等人怂恿刘玄杀害自己的恩人。当时的岑彭只是一个不起眼的降将,无兵无权,哪有资格发表意见,更别提为刘縯报仇了,搞不好还会帮倒忙。因此,他只能强忍内心苦闷,无奈地被划转到朱鲔手下,静待时机。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5)

好在朱鲔很欣赏岑彭的才干,让他担任校尉,时不时给他些立功机会。期间,岑彭跟着朱鲔斩杀王莽的扬州牧李圣,一举平定了淮阳城。朱鲔就势任命岑彭为淮阳都尉,成为一方镇将。不成想,更始皇帝对岑彭不太放心,又一下给岑彭空降了两个婆婆,想把他变成受气的小媳妇。外表粗鲁内心奸毒的淮阳王张昂(卬)和将军徭伟同镇淮阳,让岑彭的日子很不好过。可是,还没等岑彭发声,徭伟和张昂却先闹翻了,徭伟这厮行动果决,先举兵打跑了张昂,准备独霸淮阳。这让岑彭没法安心当小媳妇了,干脆率领所部攻击徭伟,结果一战就将这个昙花一现似的绿林英雄杀得没了踪影。

因为平定淮阳之乱的战功,岑彭升任颖川太守。就在他高高兴兴准备上任的路上,舂陵(在今湖北枣阳吴店镇)子弟刘茂突然起兵,攻占颖川。岑彭有心夺回颖川,可他当时只是个转任官员,手下没带多少人马,面对气势汹汹的乱军,他也只能两手攥空拳,暗气暗憋。

当时天下乱得一塌糊涂,更始政权对此也无可奈何,大多时候只能听之任之。进退无路的岑彭只好找到自己的南阳老乡韩歆,在他主政的河内郡暂时栖身。

公元24年,刘秀率军来到河内。韩歆忙召集手下议事,岑彭也应邀参会。听说是自己恩公的弟弟刘秀杀到,岑彭立即劝韩歆认清形势,归顺刘秀。韩歆是个直性子,以前与刘秀没打过交道,当即否决了岑彭的建议。后来,刘秀的大军攻至怀地(今河南沁阳),韩歆派出去迎战的人马或死或降,根本不是位面之子的敌手,韩歆知道事不可为,这才被迫投降。

刘秀很生气,命人将韩歆押至战鼓下,准备杀之衅鼓。刘秀不止一次听大哥生前说起过岑彭,而且自己也在其手下吃过大亏,深知岑彭是个有本事的人,又听说他曾劝韩歆早降,就命人召来岑彭问话。

岑彭面对刘秀娓娓道来:本来天下人对更始政权寄予厚望,哪知道却是如此不堪。如今赤眉入关,更始危矣,天下乱局日甚一日,百姓无所归依。幸得大王平定河北,这是天佑皇汉、士民之福。彭昔日幸得司徒公(刘縯)救济,未及报恩,竟至永诀,深恨于心。今遇大王,愿竭诚以报!刘秀闻言大喜,对其深相接纳。随后,岑彭又说韩歆是南阳名士,有德有才,可以信用。刘秀这才宽恕韩歆,任其为邓禹军师,后韩歆升任司徒。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6)

不久,岑彭又前往淇园(在今河南淇县,有华夏第一园之誉),劝降驻军于此的更始大将军吕植。刘秀因此任命岑彭为刺奸大将军,让他协助吴汉除掉更始帝派来监视自己的尚书令谢躬,并督察各营。此后,刘秀还把自己平时所持的符节授予岑彭,让他随同自己平定河北。

公元25年六月,称帝后的刘秀大封功臣,岑彭被封为廷尉,行大将军事。七月,岑彭随大司马吴汉率领二十余万汉军主力,南下围攻盘踞洛阳的更始大将朱鲔。朱鲔与刘秀与杀兄之仇,担心刘秀报复,因此千方百计死守洛阳,汉军久攻不下,一连两月也不能破城。

当年九月,刘秀命岑彭劝降朱鲔。之所以让岑彭出面,一是岑彭与朱鲔有旧;二是岑彭也曾与刘秀有仇,但如今却是汉军大将;三是岑彭有机变和口才;四是此时更始已败,朱鲔成了无主之人。

岑彭知道这个劝降的活不简单,可为了报答刘氏兄弟的厚恩,他也豁出去了。岑彭孤身一人来到洛阳城下,直言劝道:彭曾受公的恩惠,常思报答。如今更始已败,建武继起,百姓归心,您坚守孤城还有何意义呢?朱鲔答:鲔为汉室之臣,非敢不忠刘氏。然而昔日曾参与杀害大司徒,又劝更始不派萧王出抚河北,实在是有罪不敢归降!岑彭闻言道:彭昔日亦尝与建武皇帝为仇,幸蒙大司徒义释。今公能降,使数十万军民免遭屠戮,有功于国,陛下宽仁,必不会怪罪!待彭禀明陛下,必有报也!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7)

听了岑彭带回的话后,刘秀当即表示:建大事者,不忌小怨。朱鲔若是肯降,不仅不会报复,还可保全官爵。朕可以指着河水起誓,决不食言!岑彭将刘秀的话转给朱鲔,朱鲔随即从城上放下绳索对岑彭说:必信,可乘此上!岑彭二话不说,就攀绳而上,颇受感动的朱鲔当即答应投降。五日后,朱鲔率轻骑出城会见岑彭,临行之际他对诸将说:你们在城中坚守,等待我的消息,如果我回不来了,你们就去投奔郾王尹尊。

此后,朱鲔面缚自己,在岑彭的陪同下拜见刘秀请罪。刘秀当即为其松绑,然后好言安慰,并命岑彭送其入城。第二天,朱鲔率全军出城归降。刘秀当即拜朱鲔为平狄将军,封扶沟侯。后来朱鲔长期担任九卿之一的少府,爵位更是传封多代,有幸活成了宣扬位面之子仁德的榜样。和那些先降后叛的乱世豪杰不同,朱鲔此人有能力没野心,严守君臣分际,当更始帝大封异姓王的时候,只有他以刘邦祖制异姓不王坚拒,归顺刘秀后更是兢兢业业、小心翼翼,故此得以善终。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8)

岑彭在归顺刘秀后,通过巧舌如簧地现身说法,不战而屈人之兵,一举劝服了几大地方势力,免去了征战之苦,保存了数十万华夏生灵,善莫大焉!即便是在率军征伐荆州期间,他也给旧友、交趾牧邓让写信盛赞刘秀威德,劝其早早归顺。公元29年十二月,邓让与江夏太守侯登、武陵太守王堂、长沙相韩福、桂阳太守张隆,零陵太守田翕、苍梧太守杜穆、交趾太守锡光等相继遣使入贡,重归大汉。

知难而进的沙场宿将

岑彭客串了一把说客,表现得可圈可点。然而,作为一位个人武力值超群、军事指挥才能卓越的将领,他的主业还是沙场建功。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9)

公元26年,岑彭开始率军进击荆州,先后攻取了犨县(在今河南鲁山张官营镇西约2.5公里)、叶县等十余城。然而,岑彭在河南的战事并不顺利。这主要是因为逐鹿中原的地方势力多如牛毛,秦丰、董欣、许邯等土著据土称尊不说,更始诸将也各自为战。本来,刘秀派吴汉进剿,开局还不错,哪知道吴汉治军不严,部下干出很多不法之举,残民自肥,结果逼反了一个战壕里的破虏将军邓奉。邓奉带着一群子弟兵对于闯入自己家中的强盗吴汉一记重拳,打得吴汉只能灰溜溜地找地方避难了。此后,在邓奉的穿针引线下,中原群雄大有联合反汉之势。在这种情况下,岑彭不得不转而对付邓奉拉起的兄弟伙,他先是逼降了复阳人许邯,因功升任征南大将军,又与贾复、耿弇等将合力讨伐邓奉。

也许是强龙难压地头蛇,何况是一腔怒火的地头蛇。汉军几大名将联手,居然也拿不下舍死拒战的邓奉,一lian数月毫无战果。最后,还得刘秀亲自出马解决父老之怨。然而,当刘秀于公元27年四月亲征邓奉到叶县时,却突然遭到了董欣部将的截杀。彼时,董军占据地利,刘秀军仓促应战,打得非常吃力。危急时刻,岑彭率军飞马来救,保护刘秀到达堵阳(在今河南方城老城区)。听说刘秀亲临,汉军士气复振,如臂使指,先是董欣请降,随后刘秀又带着岑彭追击邓奉,一直杀到对刘秀和岑彭来说都具有特殊意义的小长安聚,邓奉兵败请降。看到刘秀不忍杀之,南阳派的岑彭与河北派的耿弇居然神同步地请刘秀诛邓奉以申法纪。

一个月后,刘秀带着深深的遗憾回军洛阳去和阴丽华解释邓奉不得不杀的理由,岑彭率军南击秦丰。此时的秦大王刚被吴汉的败兵修理过,正在舔舐伤口,现在又被岑彭打上门来,心里那个痛啊就甭提了。眼睁睁地看着岑彭攻克黄邮(在今河南新野东)的秦丰不敢硬扛岑彭,只能在邓县坚守。还别说,秦丰在此和岑彭僵持了数月,愣是没落下风。刘秀听说后颇为不满,写信责备岑彭打仗的手艺跟不上形势发展的需要。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10)

领导的批评是最好的动力,知耻后勇的岑彭决定换一种打法。作为土生土长的南阳人,他不用开导航就能走遍当地的山山水水,干嘛非要在坚城之下耗死呢?于是,他连夜召集兵马,对外扬言明日一早就要西击山都(在今湖北老河口西北)。就在秦丰闻报作出反应之后,他却暗中渡过沔水,在阿头山(在今湖北襄阳西)大破秦丰的部将张扬,然后,又以秦丰始料不及的速度攻击秦丰的大本营黎丘(在今湖北宜城西北)。听说老家受到攻击,秦丰慌了手脚,忙回师救援。哪知道岑彭早就在半路依山埋伏,将急着赶路的秦丰部队杀得四散奔逃。这一战,岑彭的用兵风格崭露头角,他也因功被改封舞阳侯。

公元28年二月,听说岑彭迂回走位大破岳父秦丰的消息后,占据夷陵的田戎心生惧意,他留部下辛臣驻守夷陵,自己则准备到黎丘向岑彭投降。哪知道辛臣和田戎所见略同,不过,这货速度更快,他先是将田戎多年打劫的珍宝来了个卷包烩,并抄近路先一步到黎丘降了岑彭,然后煞有介事地写信给田戎劝他早降王师。

田戎在半路上接到辛臣的书信,心里又气又恨,气的是自己竟然让手下给卖了,恨的是自己咋就不懂降贵神速的道理呢?气恨之余,田戎又担心辛臣抢了先机,万一算计自己怎么办?田戎索性不降了,和老丈人秦丰联手与汉军对抗到底。

岑彭不知道田戎的弯弯绕,见他不肯投降,就发兵进攻田戎,田戎不是对手,只得逃回夷陵。此时,岑彭与秦丰对抗多时,斩杀了九万多人,昔日横行南阳的秦大王只剩下孤城败兵苟延残喘。刘秀亲至黎丘城下劳军,犒赏有功之将,然后命令岑彭率军继续南下进攻田戎,留朱佑为秦大王送终。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11)

公元29年二月,岑彭攻克夷陵,一直追击田戎到了秭归,俘虏田戎家眷和大部分士兵。田戎只得转投公孙述。岑彭的士卒征战多年,终于可以安心地休整一下了。岑彭命令自己的几员部将驻军各地平定叛军余孽,并重点防范蜀中,自己则率兵还驻津乡(在今湖北江陵东),据守荆州冲要之地。

第二年,刘秀召岑彭入京陛见。期间,刘秀几次接见岑彭,每次都赐宴欢饮,而且赏赐丰厚,足见对其重视。不久,岑彭南返津乡,路过家乡棘阳时,刘秀特旨允其祭祀祖坟。不仅如此,刘秀还令皇后长秋宫中的总管在每月初一和十五,定期探望岑彭老母,嘘寒问暖,极尽关怀。

刘秀对岑彭这个曾经杀害兄姊的仇人,有着发自内心的爱重,这不仅是其胸怀仁厚的充分体现,更是对岑彭个人才能与魅力的高度认可。

得陇望蜀的走位之王

在基本搞定了东方各家割据势力后,刘秀矛头西指,向最后两家分裂势力发起了攻击。岑彭积极投身其中,凭着纵深大迂回的神走位,书写了属于自己的军事传奇。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12)

公元32年,刘秀亲征陇西军阀隗嚣。岑彭率部攻破了隗氏重镇天水,然后与吴汉合兵一处,将隗嚣困于诸葛亮装神弄鬼吓跑司马懿的西城(在今陕西安康西北)。刘秀在秀完神通后就回洛阳了,临行前他特意写信给岑彭:若能攻取西城和上邽(在今甘肃天水关山镇)两地,便可放心地南击蜀地。人生苦短,总是不知足,既得陇,复望蜀。每次征战,都会让人平添不少白发,你要抓紧啊!成语得陇望蜀就在刘秀的感慨声中油然而生了。

岑彭感受到了皇帝早日荡平天下的渴望,也为西城久攻不下而苦恼。于是,就决定水淹西城,可惜,地处陇西的西城不是江南水乡,加上天气渐冷,水攻未能奏效。到了十一月份,蜀中的援兵也陆续赶到,加上汉军的粮食也吃得差不多了,缺吃少穿的汉军受不了西北的苦寒,只得烧毁辎重,相继退兵。为了保证大军安全撤退,岑彭亲自率军断后,与追兵一场苦战,这才使有序的敌前撤退没有激变为混乱的敌前溃败。战后,岑彭回军津乡。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13)

此时的公孙述也没闲着,他一面派人援助隗嚣作困兽之斗,一面利用水军优势向岑彭的部下发起攻击。公元33年,成军大将任满、田戎和程泛,乘着战船顺流而下,先后击败了岑彭留下驻守夷道(今湖北宜都)、夷陵的汉军将领,抢占了荆门、虎牙二山,然后依据二山构筑立体防御工事。成军先是在两山间的长江水道上架设浮桥、斗楼,并在水下立起攒柱,断绝水道。成军主力则在山上扎营,凭借山势梯次阻挡汉军。

岑彭先后发起几次进攻,可是都受制于山形水势,部队无法展开,空有一身武力却难以施展。形势逼人,岑彭决定训练水军,从水上突破成军的阻挡。他召集工匠打造楼船、冒突、露桡等各类战船数千艘,为进攻蜀中做好准备。

备战的日子过得飞快。到了公元35年,一切准备就绪的岑彭调集南阳、武陵、南郡的步卒和桂阳、零陵、长沙的棹卒(水手)共计六万人,会师荆门。对此,吴汉颇为不解,他认为棹卒比步卒精贵,费钱费粮,没有多大用处,不如就地解散算了。岑彭和自己的老领导看法不同,他认为蜀军精于水战,汉军没有棹卒难以与之相抗。两人将自己的意见上呈刘秀,刘秀赞同岑彭的意见,让两人分领步骑和水军,对于攻取荆门山,刘秀明确指示让征南公(岑彭)负责。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14)

有了皇帝的支持,岑彭在军中招募抢攻敌人浮桥的敢死之士,组成突击队。偏将军鲁奇应征担任突击队长,率领勇士驾船逆流而上,目标就是立体防御的关键——浮桥。

那一天,东风浩荡,大汉勇士们驾驶携带大量易燃物的冒突船,顺风逆水向上游疾进。他们起先行进得很顺畅,虽然两边山上箭矢如蝗,但汉军早已置生死于不顾,一边举起盾牌遮护,一面快速接近蜀军重点防御的浮桥。然而,就在离浮桥越来越近之际,突然,汉军的冒突船撞上了蜀军预设在水中的攒柱,无法挣脱。鲁奇见状,一面率军士拼死挡住浮桥上射来的箭矢,一面用火把焚烧攒柱。在努力烧开一道口子后,剩下的汉军战船陆续接近浮桥。汉军继续将火攻进行到底,最终在勇士们不要命的放火攻击下,浮桥连同上面的斗楼也被付之一炬。紧随其后的岑彭则率领主力,驾着楼船奋勇向前接济。蜀军虽然占据地利,但在汉军如此精准狠厉的打击下,要么葬身火海,要么沉尸大江,一下子就折了数千人,哪里还有斗志?就连主将任满也被汉军斩杀,副将程泛当了俘虏。至于那位岑彭手下败将田戎将军,早就跑得没了踪影,反正也习惯了。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15)

之后,岑彭一面保奏刘隆为南郡太守,负责巩固占领区,一面率军进占江关。这期间,岑彭严明军纪,不准部下扰民,因此深得当地百姓的拥戴,他们拿出平日舍不得吃喝的牛酒,犒劳部队。岑彭亲自接见当地父老,坚辞百姓所赠的牛酒等物,并安抚大家道:大汉天子不忍心巴蜀百姓受到伤害,故此兴师讨伐,为民除害!岑彭的表现让百姓找到了王师的感觉,争着向岑彭投降。远在洛阳的刘秀听说岑彭进展如此顺利,立即任命岑彭为益州牧,允许他每攻克一个郡,就先兼摄太守职务,免得自己选派的太守跟不上趟。

一路高歌猛进的岑彭攻至江州(今重庆),又遇上了常败将军田戎。这货抱定决心,说什么也不出城找岑彭打翻身仗,一门心思靠着城中粮多和远来的岑彭干耗。岑彭试着攻了几次,发现江州在短时间内难以攻克,立刻改变主攻方向。他留下部分军队盯着田戎,反正这货早被自己打软了,只要自己不进攻,他绝不敢出城送死。

岑彭亲率主力北上经过垫江,直接进攻平曲。这里是蜀军的一个大粮仓,虽然有些军士守护,但哪里想到岑彭来得如此神速,根本来不及抵抗,就白白将数十万石粮草拱手相让。

听说岑彭在蜀中过上了丰衣足食的好日子,白帝公孙述有些慌了,心说:不带这么玩的,你岑彭咋就这么不讲理,凭什么放着江州不打,非要到平曲吃大户?心中有气的公孙述这回可不敢大意了,忙命令延岑、吕鲔、王元、公孙恢等蜀中大将分驻广汉、资中等地,又派侯丹拒守黄石(今重庆云阳黄石镇),说什么也不能让岑彭再走位破阵了。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16)

敌变我变。岑彭接到公孙述调整布防的消息,一面在平曲一带广设疑兵,虚张声势吸引公孙述的注意力,同时命部将占据险要与延岑等对峙。在做足这些场面后,他又一次亲率大军由水路回到江州,也顾不上和老朋友田戎叙旧,就溯都江(岷江)而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在黄石暖被窝的侯丹搞定。然后,岑彭使出神行太保的走位大法,一路向北直插沃野千里的成都平原,一鼓作气攻克武阳(今四川彭山),先头骑兵部队进抵成都南面只有数十里的广都。这一路行来,如疾风骤雨一般,成家军居然没有一合之将,无不当者辟易。此时,成都城中的公孙述脑海中还在捉摸岑彭是否仍在平曲,不成想岑彭早到了武阳,自己布置的防线都成了摆设。想到岑彭马上就要来成都与自己相会,公孙述挥着平时装逼用的权杖,使劲敲着丹陛大呼:岑彭还是个人吗,怎么这么神?

就在众人以为平蜀大业可由岑彭独自承包之际,一个人的悄然出现,瞬间改变了这一切。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17)

当时,岑彭驻军在彭亡(在今四川彭山东北十里江口镇)。之所以叫这个怪名字,是因为一位鼎鼎大名的人物曾亡于此。这个人就是传说中寿活八百岁的老神仙彭祖,他老人家也不知是犯了傻驴劲,驴游至此羽化登仙,当地人为了纪念他,就将此地称为彭亡。

当向导告知此地叫彭亡后,岑彭明显愣了一下,随即面露不悦,还对亲将说:本将名为岑彭,此地却叫彭亡,怎么听怎么别扭!岑彭有心移营,只是当时天色已晚,多有不便,只得命人小心戒备。就在众军准备休息之时,突然来了一个蜀中逃亡之人,说有重要军情回禀,岑彭听说后立即召见。哪知那人看似猥琐,却极有勇力,一边极正经地和岑彭讲成都的事,一边暴起发难,抢过军卒的武器刺向岑彭。正在考虑如何快速攻取成都的岑彭来不及反应,竟被刺中要害。帐下士卒一拥而上杀死刺客,也没得及问清他的姓名,后来,吴汉破蜀后将知情人杀了个精光,就再也没人知道这个曾为成家续命的刺客的底细了。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18)

没想到,这个彭亡的地名竟然如此灵验,从此因两个彭亡于此而名声大噪。对此,喜欢翻着《资治通鉴》写咏史诗的南宋学者徐钧不无感慨道:雨骤风驰善用兵,公孙击地叹如神。如何壁垒疏防夜,已悟彭亡竟殒身。这一桥段在三国时期又一次不期而至,刘备的军师将军、凤雏先生庞统离奇地死于落凤坡。不得不说,冥冥之中,人的生命应该是有定数的。

主将被刺,孤军犯险的汉军自然不敢再进攻成都,只得先行撤至安全地方,等候新的命令。刘秀惊闻噩耗,伤心不已,特旨将慕名来归的邛谷王任贵进贡的方物悉数赐给岑彭家属,并赐谥壮侯,以表彰其千里迂回展现出的军事智慧和勇气。蜀地百姓对于岑彭也很感激,特别是与后来平蜀的杀神吴汉一对比,更决定岑彭可爱得么么哒,于是专门在武阳为岑彭立庙祭祀。看来,很多时候善恶自在人心,无关敌我!

岑彭:得陇望蜀的大迂回走位之王云台宿将插图(19)

时至今日,关于岑彭安寝何处有多种说法,其中一说是其墓位于河南省邓州市杨营乡安众村北,东距新野县城7.5公里。另一说则是据清乾隆年间出版的《枣阳县志》记载,其墓位于枣阳旧县东北三十里的两河口。另有岑公祠,始修于公元35年,后经多次重修,位于河南省新野县前高庙乡政府北2公里处。对于这样一位爱惜百姓的能臣智将,民间好评更多地体现在各种版本的演义与戏剧之中,如明朝谢诏编纂的《东汉十二帝通俗演义》里,就有对花刀老母劝降的故事。在《东汉演义》中,岑彭则误打误撞地夺得了王莽的武状元,后归顺刘秀成为所向披靡的开路先锋。在豫剧、秦腔等多地戏曲中也少不了《收岑彭》的剧目,都对其弃暗投明的故事津津乐道。岑彭后人袭爵绍封,到了唐代更是出了岑文本这样的治世贤相和岑参这样的边塞诗人,如远山遥岑一般,在广袤的历史星空上璀璨夺目。

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

喜欢本文/作者,文末赞赏一下表达支持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