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 欢迎访问

第七回 如来进言 天君无奈赌恶咒

蓬莱故事 10个月前 (01-04) 88次浏览 0个评论

偷梁换柱 皇儿有心保父权

俗活说:明人叫做暗翦。如来乃堂堂佛祖,当然不会搞什么”阴某夺权”之类的勾当。他打算将自己为么要取而代之的理由司玉帝当面锣对当面鼓地敲打明白。

今天他决定先摊牌亮底不听劝告就逼他交权让位。如来佛来到灵霄殿外听见殿内仙乐鸣奏,他不想在这时会见玉帝,准备到南天门外转转再来。

如来佛跃上朵祥云,还没来得及念动启程咒语,却”哎哟” 一声掉了来。

佛祖正要发火,忽见太白金星上前扶起他道:”佛祖驾到,老朽不知,略施小技。多有得罪!”

“莫不是怕老衲夺你主子的皇位,想摔死老衲不成!”

太白金星听出他话里有话,便问:”佛祖,这是从何说起?”如来佛见他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便将他拉到一旁,把前罔果说了一遍。

太白金星想想说:”佛祖向来慈悲为怀,好善乐施,何必操之过急呢?再说当初从请张百忍上天,到立他为终身天帝,您都是很赞成的,怎么好口食其言出尔反尔呢?”

连日来,如来佛一直想的是天界的安危,片没想出尔反尔”这一层,经太白金星这么一提醒,觉得也有几分道珲.便试探道:”眼看这老天爷越走越远,你我总不能闻不问吧?”太白金星郑重地说:”劝谏二导才是管,取而代之便是反啊!佛祖究竟足想引导他,还是要取而代之呢?”

如来佛说:”老衲何尝不想劝导,可惜方话不入圆耳,不日枉费口舌,而每每弄得不欢而散。”

如来佛说的全是实话,早在玉帝登基不久,如来佛便发现,以脏神马氏为首的一派阴神,如夏耕、祖状、黄姬、女丑等,在密谋毁灭万物生灵.便劝告玉帝要尽快除去那批魔神。玉帝却说,天道应当有阴有阳,万物不能有生无死,办事更不会有成无毁。这就像人间不能只有男人,没有女人一样。这都是相辅相成的,少了哪一样都不行。

这一番谈吐,话虽不多,却不难看出玉帝对如来的劝告很不以为然。他认为三界之内虽然异常复杂、无所不包,但综合起来,也不过是阴阳二字。日间是阳,夜间是阴;天庭为阳,地府为阴;真善美为阳,假恶丑为阴;和暖而有生气的为阳,寒冷肃杀之气为阴。所以神分两派,人分两类,鬼怪分两种,天上、人间、地府, 一乱一治就不足为怪了。因此,他不赞成除掉魔鬼般的阴神,只同意搞个折中的办法,以王母娘娘为首组成一派阳神,与以马氏为首的阴神相抗衡。

如来佛见玉帝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就说:”这种事情很难争个谁是谁非。不过另外有两件事情,还请玉帝留意。据我所知。北极有座种火之山。终年月不照,由青龙衔烛火以照耀这一方天地。种火山上有仙草名叫’明茎草,又叫洞冥草。那种草夜间望去如金灯一般.摘之为炬,可以照出鬼怪之形。那草本是仙界的共有之宝,听说你竟用这种草当果品吃,硬是将它们都吃光”

没等玉帝回答,如来佛又说:”耳闻你丢下当年从张家湾带上来的房子住.又觉得天庭专门为你修建的紫微宫不好,又侄昆仑山上修建了座专供你一家人享用的城池,取名为增城。”增城占地一万一千里零一百一十四步又二尺六寸。此城共有九重。最上的那座.就有四百四十个城门。每个城门的宽度有四里。其中最大的一个宫殿–倾宫的面积就有一百亩。”你和二母娘娘的一间住房,全部用白玉装成,不仅异常华丽,还呵以旋转,因此又叫璇宫。在增城的西门,也就是阊阖门,还有一块专为你种蔬菜的菜圃,菜圃四周浸着黄水,黄水绕菜圃三匝.又流回原处,不增不减。

“这种黄水又叫丹水,凡人喝上一勺,即叮长生不老。那丹水还可配不死之药,本是起死回生的仙水,你却将它据为己有,而目.用来浇菜,岂不是可惜而又可笑?这还不算,你还造了。根天柱,立在昆仑山北,这天柱周长有三千里,高入云天。你与王母娘娘每年春暖花开之日,便在天柱上刻诗词,名曰游戏之作,实为立传树碑之举。老衲以为,无论是人或是神,都应当明白这么一个道理:贱为奴仆欲不可无,贵为天帝欲不可尽。像你这样食灵草于己腹,据神物为己有,占仙彦行宫,霸丹水浇菜圃,铸天柱作丰碑,夫妻幽会,哪里还有心思去料理朝政,治理三界呢!”

玉帝听完如来佛这番说教后,不气不恼地说:”理难久据,事无常非。究竟谁是谁非,眼前尚难定论。”

稍停片刻之后,玉皇大帝又更进一步解释说:”我食明茎草是为了腹内明亮,腹中明亮是为识别妖魔。识别妖魔是为维护三界的长治久安。用丹水浇菜是为长生不老,长生不老是为了稳定人心、神心、鬼心,以免大家担心皇权不稳,害怕天帝驾崩大权旁落,再度出现天下大乱。”

如来佛说:”就算你说的完全有理,那么,建行宫,占仙山玉皇火帝全传立铜拄,荒朝政,难道也是为了三界的稳宗?”

金星觉得玉帝的解释无懈可击。也许这磊蓑磊胃”捂非经过不知难吧”。司床不睡异样人,找她也未必能讨到实底吧?”

太自金星说:”王母娘娘可不同于一般奇帅白佴日首领以来,办了不少好事。阳神们敬重她,阴神们嫉恨她。她除了举行蟠桃会,是既不吃请,又不请吃,秉公办事,赏罚分明,在群神众仙中威望极高,也许不至于为丈夫护短吧。”

如来佛本来就无贪权之心,听太白金星这么一鼓动,便想想说:”试一次吧,反正是:劝人不通心意在。无非多磨几次嘴皮罢!”

母娘娘住在昆仑以北的群玉山上,此山位于西海之滨,流沙之南,墨水之前,赤水之后。东边有投铁即化的火焰山,西面有连鹅毛也会沉底的九重弱水。如果没有人带路,还真不好上呢。

如来佛来到昆仑前,见山上怪石林立,巨木冲天,青苔密布,古藤交错,无路可寻。突有三只大鸟迎面飞来,未等佛祖动问,那鸟便落在他面前.其中一只很有礼貌地说:”奉我家主人之命,我等已恭候佛祖多时了。”

如来佛见它们浑身都是青色的羽毛,除了赤色的头部外,连眼睛也是青黑肯黑的.便说:”你们一个识唤大一个雅号’少一个名日青吗对吧?”

“人言佛祖料。如神,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大他讨好地说。

少博说:”我看未必,如果佛祖能猜出我的来意,那料’如神’之说力’可当之无愧。”

如来佛说:”这还用猜么?你们既然是母手下的’脚力神然是求迎接老衲山的哟。”

青呜见少:痴痴呆呆站在那里一个劲地点火,立即笑了笑说:”别傻愣着,快背客人路吧。你也不想想,与佛祖比算计岂不是与凤凰比羽毛,与百灵鸟比歌喉么?”

青鸟的一番劝告,将少链从痴呆中”拉”了回来,并恭恭敬敬地请佛祖起驾。如来佛刚刚骑上鸟背,少镏立即腾空而起,向群玉山飞去。大刊与青鸟则一左一右与少钧成”人”字形跟进,为如来佛保驾护航。

大约过广一杯茶的工夫,青鸟便对如来佛说:”前面就是增城。”如来佛举日细看,果见一座宏伟城池,依山就势天造地成,层层叠叠整整九重。气势雄伟,造形奇特,华丽庄重,飞檐斗拱,画栋雕梁,白云缭绕,红霞普照,令人顿生太虚幻境之感。如来佛不住地感叹道:”西天与之相比,只恐难及其万一也!”说话间已来至增城门外,三青鸟各自脱去羽衣,变成了三个俊俏仙童。大镏向如来佛施了一礼,告其略候片刻,待他去禀报王母。未等转身,只见一只”三足鸟”衔着个大玉盆落在大锼面前说:”王母娘娘知道贵客已到,令你们请贵客入城,我这就采仙果去了。”说完又衔起玉盆飞走了。

少剖告诉如来佛,刚才那只三足鸟和九尾狐一样,都是王母娘娘的侍从,三足鸟是专门为王母取食的乌鸦。如来佛问少镏:”乌鸦并非吉祥之鸟一匕界有的是喜鹊一母为何不选,却偏偏选中了这只乌鸦呢。”

少铿说:”视乌鸦为不祥之鸟实属误解,其原因仅在于它的叫声特别难听。其实,乌鸦的心地很善良。”

“何以见得?”如来佛问。

“我给你讲个故事,听完之后便什么都明白了。”青鸟接过少刊的话头讲了一个故事:凡人盖新房子上梁时不是有丢粑或丢饼子的习俗吗。有一次乌鸦与喜鹊结伴同行,中午时分肚子饿了,恰好碰到一户人家做屋上梁。

乌鸦说:”鹊老弟你等着,看我乌大哥给你弄点什么好吃的来。”说完便飞到新屋附近的一棵树”好哇……好哇……!”地大声喊叫以示祝贺。

一乌鸦以为,他这么一喊,房主肯定会赏给他几个米粑或发饼,不料女主人一听到乌鸦叫便骂道:”该死的臭嘴乌鸦,你叫什么?当家的,快拿弓箭来……”

乌鸦一听这话。吓得调头就飞。喜鹊听了它的诉说后,心里非常生气,便不顾死活飞过去对着那正在上梁的新房子叫道:”拆了它!拆了它!”

不料主人听了喜鹊的咒骂后,不仅不气不恼,反而冲着丈夫喊:”当家的,快拿米粑来。不!拿肉包子,喜鹊来了。快!快丢肉包子呀!”

青鸟说:”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叫好的挨打,说拆了它反而有赏的反常现象呢?用喜鹊的话说就是:乌鸦吃亏就吃亏在它那张嘴上–再漂亮的话,从它的嘴里说出来都不讨人喜欢。”如来佛听完这个故事之后,大有茅塞顿开之感,并自言自语地说:”王母是视我为喜鹊,还是视我为乌鸦呢?”

青鸟张口无言,闭嘴同样无言–说如来是来叫好的乌鸦吧,其结果是只能是挨骂,挨丰。说如来是讨人喜欢的喜鹊吧,但喜鹊的用意是”拆了它”。

“王母有请!”青鸟左右为难之际,大簧的一声有请,替它解围了。

如来佛被请进一间白玉装饰的大厅里等候。片刻之后,就见一大群仙女簇拥着一位老太婆,来到大厅中央。如来佛以为那些个个姿色艳丽,披戴珠光宝器的仙女,都是王母娘娘的环侍婢,于母却介绍说,随她出来的都是自己的女儿。暗暗一清点,三八二个。如来佛大吃一惊:这么多女儿呀!心晕虽然这么想,嘴里还是说:”王母真是有福气……”

王母淡淡一笑:”佛祖且莫误会,这二十四个女儿,仅有七个亲生,其余都是二天之后收养的。”

上母娘娘说完,也不等如来佛作出什么反应便吩咐执尊姬们献上仙果、蟠桃等水果。

如来佛一边品尝,一边劝王母娘娘也尝尝。如来劝工母”尝鲜”是假,想看看她的颜容是真。王母的美貌在界是久负盛名,堪称三界一绝。呵惜她今天一直戴着面纱不能一饱眼福。”佛徂不必费心。我这里揭去面纱也就是了。”王母像是猜透了如来佛的心思,一边揭面纱一边笑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请佛祖看仔细了!”不料面纱刚一掀开,如来佛便大叫一声”哎呀,我的天啊!”

如来并不是被那号称”三界一绝”的美貌所惊呆,而是被那其丑无比的面容吓了一大跳。原来掀去面纱之后的王母娘娘,居然是:口中虎牙暴出,脸上长毛密布,披头散发,面孔狰狞。说什么绝代佳人,分明是凶悍雌虎。真是不看知道看吓一跳啊!

如来佛越看越认为有点对头,总觉得其中有诈。凭直观感觉也可判断,像这样的丑女人决不町能是玉皇大帝的老婆。莫非是哪里来的一群妖魔,欺我不曾见过王母,竞如此诳我……如来佛回忆起一路上的种种怪事,更觉如坠无驻雾中。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他留意察看王母的一举-动。突然,他发现王母身后有一虎尾在晃动,研由得大吃一惊难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所谓王母娘娘,是一只白虎精的化身?

如来佛自以为判断无误,便大吼一声:”何方妖孽,胆大包天,竟敢冒充皇后王母,欺我堂堂佛祖如来!”说着,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白虎精”的头发向一提,往地上一摔。那被摔在地上的”白虎精”竞成了一张白虎皮,如来佛默念着:”白虎当堂坐,无灾必有祸。”念罢施了一道法术,招来三昧真火,将那白虎皮化成了灰烬。如来佛正准备收拾其他”妖精”,忽然昕到青鸟喊道:”王母红此,佛祖休得厄礼!”

如来佛回头’望,果见一位慈善和蔼,丰姿秀美,年约十的年轻妇人,端一睑在先前”虎精”坐过的那把椅子上。先前那二十四名”妖女”依旧分左右两行立在她的身后。那妇人她如米满”晾疑,便问:”佛祖烧我章服,斥我为妖,是何道理?”如米佛被问得好半天说不出活来。

其实,刚才的王母并非假冒,只是身外另着一套章服而已。现在看到的,才是王母的本来面目。前面交待过,下母系阳冲首领。天庭刑官,其职司是管理人间灾疫及天庭五刑的。按照卜界尊法,天庭命官都必备一套章服也就是凡人说的官服。因王母住在四边,西方属白虎.所以她的章服便是白虎形的。平常工母并不愿着章服,今天她觉得如来佛是冈公而米,且尊关重大,不穿不好。没想到那套官服,竟惹来一场误会。”真是隔行如隔山啊!如来佛弄清抒情的真象之后,说了句深有感触的话。

“界之内,对张百忍的种种传闻,恰似我三婉玲身的这件章服看上去十分可怕.脱下之后依然是先前的本来面日啊。”王母娘娘见如米佛仍然用一种怀疑的目光注视着她,便更进一步解释说,其实三界中有关玉帝的许多传闻,都是误会,有砦甚至足将好误传为坏事。以玉帝主张修建豪华的行宫为例吧。表面看来足追求享受,其实卡帝这样做有两个目的,其一足为了麻痹那些针锋卡对的阴神,让他们误认为玉帝已经歼始昏庸。其二是为厂给他自己出一道无法再返同张家湾的难题。因此,他们在修建行宫增城时,似末动用天庭点钱,反倒花光了他们在凡问的全部积畜。没想到她与玉帝为了三界长治久安而采取的这种破釜沉舟的伟人举动,不仪未能被一般人所理解,连佛祖如米也对他们产生了误会。

如来佛认为,王母娘娘解释不仅不能令人信服,反而给人一种闻过饰非,强词夺理,护短忌医之感。因此,他开门见山地告诉王母,他这次来群玉山的目的,是想通过王母去劝玉帝痛改前非。如果劝告无效。他便要强逼玉帝让出天帝的宝座,由他取而代之。

王母很不理解地望着他说:”你既然那样想当天帝,当初就不该纵容太白金星下凡访贤,后来更不应该同意立张百忍为终身天帝。”

如来佛则说:”我从过去到现在,从现在到将来,都不想当官,更不想做天帝。我拥护张百忍上台,也强逼张百忍下台,都是由于同一目的一普渡众生。只要你王母娘娘能使玉帝痛改前非,我如来佛一如继往地帮助他。”

王母娘娘还没来得及回答,便被一声”玉皇大帝驾到!”给打断了。

玉皇大帝是听了千里眼与顺风耳的禀报之后专程赶来的,所以一见面就要求如来佛亮一亮他一旦出任天帝之后,将用什么办法来治理仙、凡、冥三界,只要如来佛的治理措施得力,手段高妙,他情愿让出天帝的宝座。

如来佛说:”简而言之我主张以四个字治理三界造福于民。具体地说就是:气候四季如春,粮食有吃有剩,让人、神、鬼怪,个个少劳力,人人不操心。如果说,有什么特别值得一提的话,那也是四个字–绝色戒淫。因为’万恶淫为首’,’好色是祸根’。”

五皇大帝说,他的主张也是四个字,但与如来佛的内容恰恰相反操劳于民。并进一步解释说,他之所以提出这样的主张,是因为无论人、神、鬼怪,都是越做越有力,越懒越吃,贫穷自在,富贵多忧。只有辛苦做来快乐吃,人们才会珍惜自己的劳动所得,才会因劳动变得聪明,能干……

如来佛认为玉皇人帝的主张太残忍。”慈悲为怀”是为人、为神所不可缺少的最基本的道德标准,如果连这四个字也做不到,便连做人为神的资格也没有,更不用说充当三界君主了。玉皇大帝却说,最残忍的是如来佛。因为无论仙人还是凡人都是人,人生最大的乐处莫过于劳作,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清闲。如果说能劳能作是”人伦之乐”的话,那么妻子儿女合家欢聚便是”天伦之乐”了。像如来佛那样用”少劳力,不劳心”的办法灭人伦之乐,以”绝色戒淫”的佛门戒律灭天伦之乐,还有什么资格谈”造福于民”呢?

王母见他们各说各有理,谁也说服不谁,自己又不便参与,只好劝他们打赌定输赢。双方点头之后,如来佛便提议,每人种一棵枯竹子,谁种活了,准当天帝,谁赌输了,谁去自谋生路。

土帝又补一条:如果两棵竹子都没活,便各自维持现状吖变:

当天下午。由太上老君、太白金星出面做公证,由赤脚大仙专门从凡间找来两根用了十多年的晒衣杆子。玉帝见那竹子无根无须,无枝尢叶,且晒裂口子,不由得暗暗叫苦:”这种竹子拿来编篱笆还差不多,要它生根长叶,除非石头开花!”如来佛却说:”这两棵竹子还蛮新鲜嘛!”

三皂大帝特地挖了两尺多深的坑,小心翼翼地将竹杆栽好,又从昔日的礼品中,找来观音大上送的露水,浇了半瓶后,这才很不放心地回去了。

玉帝走后,如来佛拿起竹杆往地下一插,连看也不看一眼,便佛袖而去。

玉帝同到增城,焦躁不安地在璇宫内来阿踱步。晚上喝了几杯闷酒,连饭也没吃便床睡觉去了。

王母见他翻来覆去地睡不安稳,便安慰他说:”两棵竹子都一样,你又栽得认真仔细,还浇了甘露水,如不能反青转活,也是命该如此了。急也无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玉帝说:”两根都不活二’好万好,怕就怕如来的活了,我的死了!想那如来法力无边,令枯竹返青实在易如反掌。”

这老俩还真有些担忧了。他们议论着:万一赌输了怎么办,若是一个留在天庭,一个回张家湾,弄得夫妻两地分居,显然不行。两个老的都下子女们怎么办?都带下去吧,他们一定舍不得离开天堂。留下来吧,别的神仙又不一定答应。他们思前想后.愁肠百结,无町奈何地叹道:”早知有今日,悔不当初……”

俗话说:墙有缝,壁有耳。玉帝同王母的’席话,让儿子张梁尚听去。他一听这话,实在吃惊不小,他直满怀希望地盼望有朝继位登基呢。

今日午毛帝同如米佛打赌,张梁尚还以为是开玩笑呢,没料到自已的前程、命运,当凡人还是做天仙等等,都系在那两根竹杆子上。像这种关系到前途命运的大事,能等闲视之?只有保住父乇的地位,才能保住自己和全家的幸福。张梁尚想到这一层,就身不由己地来到打赌现场。他首先看了看玉帝栽的竹子一依然故我。再看看如来佛的那棵,早已由枯转黄,由黄转青。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如果再让它生出根须、枝叶来,岂不一切都完啦?”张梁尚呆呆地站在如来种的那棵竹子面前,认真思考着。他本打算将如来佛栽的那棵竹子拔起来丢掉,又觉得万一张扬出去,父二人都没脸见人!张梁尚思想激烈地争战着,但良心丁理智终战胜了邪恶的念头,他决定回去睡觉,听天由命。

张梁尚一边往回走,一边反问自己:”如来佛是出家和尚,为什么要争夺皇位呢?这是不是图谋不轨呢?”

张梁尚终于想明白了:”如来佛是非正义的,他图谋不轨是名不正,言不顺。我如能保护天帝,无论采取什手段都不算过分,因为我的行为是正义的,是顺天意、合民心的。”

为了挫败如米佛的”阴谋”,张梁尚毫不犹豫地将两棵竹子都拔了起来。从容不迫地将他们凋换了位置之后,又心安理得地回家睡大觉去了。

次清晨,如来佛、玉皇大帝和两位公证及各路天神,都先后向打赌场走女。玉皇大帝一夜没睡好,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向打赌场走去,老远便传来一阵阵恭贺之声。他无心去体会那些恭贺声,只想证实下现实。走近看,自己种的那髁竹子果然是青枝绿叶,心里暗暗叫道:”苍天有眼!”这才回过冲来。热情地答埘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恭贺声。

如来佛冈胸有成竹,所以跚跚来迟。他老远就同玉帝打招呼:”怎么样,该服输吧.张人贵人!”

玉皇大帝含笑答道:”是输是赢,你看看就知道了。”

“看什么,难道我种的那棵还会死了不成!哼,若是我的竹子不活,我愿久居西天,永不东渡。”说着急步走向种竹的地方。当他发现果然扛出非常时,便一口咬定是玉皇大帝搞”调包汁”。

玉帝是心中尢冷病,不怕喝凉茶,当然是得理不让人,像这种没有任何人证物证的”无头案”,叫这两位公证人也无法处理。两个当磐人更是互不相让。如来佛说他的竹子卜有五个指印.经验证指印却在玉帝的那棵竹子上。只因竹子由枯转活后,指印已面目全非。

玉帝因心胆正,当然要据理力争,尽管他对那五个模糊的指印无法解释,但自己并未凋包,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这种不光彩的事情。

公正人见双方都无法使自己的对手信服,只好劝他们赌咒。如来佛见事已至此,便首先赌咒说:”如果我冤枉了玉皇大帝,就久居西天永不东渡。”

玉皇大帝见如来佛一直怀疑自己调了包,那竹子上又有五个该死的指印,真是黄泥巴掉进了裤裆里说不清也道不明。为了表明心迹,为了说服在场的各路天神,他便下狠心赌了个恶咒,他说:”如果我做了对不起如来佛的事,我的儿女们将来一定会男盗女娼!”

有人说,事关天庭皇位,三界大权,先以打赌论输赢,已经近乎荒唐,后又以赌咒定是非,更是胡来。

妙哉!这正是如来佛的怪诞之处,玉皇大帝之奇异所在。若问如来和玉帝的赌咒是否应验?下回书中另有交待。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