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 欢迎访问

第四回 三界安定 张百忍终生为帝

蓬莱故事 10个月前 (01-04) 79次浏览 0个评论

万人养我 曾虔诚转世讨乞

两位阴差说:”有道是:一恶三分理,十恶九不输。这二界之内,有几个不怕恶人?连天神们都是只讲力不讲理,何况我们这些小鬼阴差呢!”

曾虔减说:”既然你们都怕恶人那就赶快把我放了,让我到阳间去做恶人吧。”

阴差说:”你做梦娶媳妇–想得倒美,你有本事,就到地府去做恶鬼吧!”

曾虔诚被关进枉死城后,一直痛恨那些欺善怕恶的阴差们。今天本想找判官评评理,没想到这《生死簿》上竞写着:”因为曾虔减愿意替其兄顶罪,所以将他应有的七十年阳寿给了曾屠夫,将曾屠夫的四年阳寿转给厂曾虔诚。”

曾虔诚因比哥哥小五岁,所以当年只有三十五岁,即便按照阴差那种李代桃德的混帐逻辑行事,也应当再活五年才能死,但是判宵觉得既然抓来了,就不必再放回去,免得五年后再抓太麻烦。再说省五年阳寿,还可以送给那些舍得出钱的大官富商。为了证明抓得有理,判官又在《生死簿》后面注了一笔:曾虔诚凶阻止其兄刀劈判官老爷的神像不力,应再短阳寿五年。曾虔诚看到这里,忍不住大声喊道:”这《生死簿》不如烧了痛快!”说完便全部丢到火里化成了灰烬……

自从”枉死城”里的冤鬼们出来闹事之后,其他鬼魂也不服管束了。为了人间和地府的安定,张百忍便下令建造了十八层地狱关押鬼魂。为了安全起见,便仅仅在酆都城内开了一个城门,俗称”鬼门关”,供鬼魂出入。

十位新任命的阎王上任后,首先设了十个阎罗殿,分别管理阴问的各项事宜。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十殿阎罗没有辜负张百忍的期望,上任时间不长,便将整个地府治理得有条不紊。

他们首先让枉死城里的冤鬼全部到凡间投胎,然后将其他鬼魂按善恶分类,分别关进了十八层地狱。最好的在第一层,最坏的打入十八层地狱。

张百忍听说地府治理得不错,便决定亲自到地府去看一看。十殿阎王听说天帝要来,真是喜出望外。那料到张百忍刚入地府,就有千里眼来报:”启禀天帝,有一恶鬼打进了阎罗殿!”张百忍大吃一惊:”恶鬼都打入了十八层地狱,这又是从何处冒出来的呢?”

顺风耳说那鬼姓曾名虔诚,是曾屠夫的弟弟。

“这就更奇了,曾虔诚前天去投胎时,喜得又蹦又跳的,今日怎么会打进了阎罗殿呢?”

原来曾虔诚离开酆都城后,先打算投胎到一个普通人家,又觉得前世只因家境不好,哥哥被迫以杀猪为业,自己才成了替夕鬼,今生再也不能当穷鬼了。想投胎到富商家,又怕有钱尢势受人欺……他思前想后,实在不知道做谁的儿子合适,这才重新返呵地府。不料,牛头马面见他是前天出城投胎的,便不准他再回阴曹。曾虔诚本打算原路返回,但想起了鬼怕恶人的事,便冲进了鬼门关,打进了阎罗殿,并口口声声说:”一恶三分珲。”

张百忍吩咐带曾虔诚来见,并对曾虔诚说:”福不要大,在于会享。所谓’知足者才能常乐’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你如果过冬天怕虱子,过夏天怕蚊子,吃饭怕沙,喝酒怕辣,那就只好永远做鬼了。”

五殿阎罗认为曾虔诚打进阎罗殿是有意在天帝面前出自己的洋相,就拿腔拿调地说:”来生之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不知你是愿万人养你,还是你养万人?”

曾虔诚说:”当然是万人养我好。”

五殿阎罗说了声”一言为定!”便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曾虔诚也就身不由己地投胎去了。

赤脚大仙问阎罗王:”曾虔诚将来的福气如何?”

五殿阎罗说:”万人养他当然是个叫化子。若是他养万人,至少也做个七品芝麻官。所谓父母官嘛,哪有父母不养子女之理?”

赤脚大仙说:”你这不是存心唬弄人么,他哪里会清楚这里面的奥妙呢?”

阎罗王没有回答,而是在赤脚大仙的耳边嘀咕道:”忠厚是无用的别名,准让他太老实呢?”

赤脚大仙心里充满了苦涩,却无言以对。

曾虔诚投胎之后,张百忍向阴间君主们交待说:”你们要劝恶扬善,不记前过.公平待鬼。无论先前是什么鬼只要痛改前非。关在十八层地狱的恶鬼,也可以往上升迁,直至放出去投胎。”由于阎罗王们秉公执法,使鬼魂们感到有出路,有奔头,所以阴间也很快安定下来了。

太白金星等几位仙卿,见张百忍确有治乱济世之才,更加尽力辅佐朝政。从那以后张百忍便成了干神尊崇,万民敬仰,鬼怪信服的大贤人。

因此,上界诸神纷纷写奏章,要立张百忍为终生天帝。张忍一连驳回了九十九次奏章,但大家并不以为这是肺腑之言,曼倒认为是天帝的谦虚,因此更加敬重他。他们不但第一百次送上奏章,而且组织了一次”三界联合上书”。

面对这种形势,张百忍实在左右为难。为了三界的稳定,为了不负臣民们的希望,这位聪明绝顶的张百忍,终于做了牛胡涂事–答应终身为帝。同时决定,来年正月初九,举行隆重的”登基大典”。

消息传开后,有许多天神觉得,要巴结天帝如今正是时候。勾了给天帝送礼,群神众仙们真是费尽心机,有送山珍海味的,阿送金银珠宝的,也有送捆仙绳、照妖镜、定风珠、避水衣的,丕有送仙箫、宝琴、玉笙、金笛的,甚至有送龙袍、虎履、琉离冠的。广成子的小弟子吴宗影,为了巴结终生天帝,就连自三.仅有的一颗长生救命丹也献出来了。

究竟送多少礼物谁也说不清楚,只知道受礼的帐目就记厂厚厚的十二本。这还不是礼物的全部,因为有许多礼物根本殳法入帐。例如张家湾的老百姓们,听说他们原来的庄主要做冬生天帝了,为了表示祝贺,家家户户都备了一份厚礼,因为无法送上天去,只好拿到张百忍原来的房基–拔院升天后的’龙潭”附近烧掉,以示诚心。

还有人间的君臣百姓、地府的阎罗判官,还有那些山精、水圣,也准备了不少礼物,只因无缘面君,想巴结也巴结不上,所蚤礼品,就更谈不上入帐了。

还有一些礼品不便入帐,例如张梁尚送给父亲的两大块白王母娘娘和她的七个女儿,为张百忍赶制的登基衣帽等等。王母娘娘见张百忍上天之后,吃了不少苦,操了不少心,为菱示自己对丈夫的一番情意,她决定亲手为丈夫做一件皇袍,顶皇冠。女儿们见母亲在为父亲做衣帽,也都争着要做,她们接连熬了三个通宵才做完。且不说那顶金质琉璃皇冠,如何金光闪闪,也不说那皇冠前的十二串珍珠如何令人眼花缭乱,单说那件剪裁得体,做工精细,刺绣精巧,配色协调的皇袍便是巧夺天工,绝无仅有。

张梁尚见她们把事情都做完了,心里很不是滋味。王母娘娘猜透了儿子的心思,为了照顾儿子的情绪,便决定将烫袍的差葬交给他。

俗话说:男做女工,根本不中。张梁尚虽然没有把握烫好,却又不肯放过这次为父亲登基出力的机会,只好请张巧嘴当参谋。刚开始,他们先烫熨领口,再烫熨袖子,然后烫熨下襟,做得非常认真。最后就只剩下前胸后背没烫熨了,张梁尚以为烫得不错,这活路也不难,便自以为”出师”了,他吩咐张巧嘴:”拿酒来,先喝两盅,休息一会再说。”

张梁尚刚把烫斗放上去,酒菜便端上来了。他得意地端起洒杯就喝,等到闻着一股糊臭味儿时,皇袍的前胸和后背已经各烧了一个大窟窿。

张巧嘴见此情景也吓坏了。她本想将那两块烧破的地方缝上两块黄缎子,但是,无论缝得如何巧妙,也能看得出痕迹来呀!如要补上两块别的颜色,岂不像新娘予脸上贴膏药,难看得要命!他们绞尽了脑汁,还是想不出补救的办法来,只好去请教王母娘娘。

王母见枣已至此,便将女儿们都找来,共商良策。商量来商量去,也没找出什么好办法来,本当重做一件,时间又来不及,最后只好将错就错,在前后各缝上一块正方形的补钉,又在两块大补丁上各绣一条腾云驾雾的蟠龙,再在当中用殷红色的彩线绣上一颗龙珠。绣好之后,大家还是没有把握,只好请哪料到张百忍往身上一穿,在场的神仙们无不暗暗称奇,赞叹不已:那两块龙图既美观又大方,既威风又有气魄,既新颖又壮观,硬是挑不出一丁点毛病来。

张百忍高兴得在镜子面前照了又照,眉开眼笑地问:”这么好的衣服起个什么名字呢?”

王母娘娘说:”既然大伙儿都认为这两条龙有气魄,就干脆叫龙袍,不知你以为如何?”

“龙袍好,龙袍好!”张百忍和他女们异口同声地答道。从那以后,无论是人间的天子,还是地府的阎君,个个都依样画葫芦地仿做这种贴方绣龙的”龙袍”,这便是龙袍的来历。说起来还得感谢张梁尚那一熨斗的功劳呢。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之间,正月初九就到了。张百忍的老伴和儿女们备好了各色各类的点心、瓜果,有昆仑蜜枣、蓬莱白果、御园蟠桃,还有天涯蜜桔、海角香蕉、御厨的点心、七仙女亲手做的枣糕……准备招待前来贺喜的客人们。

奇怪的是,眼看午时将近,客人却到得很少,而先到的这部分客人又都不在事先敬请之列,全是些临时送贺礼,当面留下的新来初到者。负责迎客唱礼的紫衣天官寻思:这天上的皇帝登基,本属前无古人,又是终生天帝,更是后无来者,为什么那送礼的成千上万,来祝贺的却了了无几呢?

紫衣天官正在纳闷,突然问仙乐阵阵,异香悠悠,仙鹤高歌,神兽低鸣。又只见:十方阳神、九天玄女、八洞神仙、七位公主、六丁六甲、五岳真主、四海龙王、三界名士、合和二仙、西天如来……都不约而同地到了。

有骑青牛而来的李老君、乘白莲而来的南海观音、骑四不像来的姜子牙道人……最引诸神注目的就是四大天王,他们从西天犍陀罗山的四座高峰上分别启程,却同时同刻不先不后地到达南天门。

东方持国天王身穿白衣白袍,手持琵琶走在前面:南方增长天王身穿青衣青甲,手持寒光宝剑,名列第二;西方广目天王身穿一套火红盔甲,手臂缠着一条小赤龙,走在增长天王的后面;第四位是北方多闻天王,他穿着一套绿色的服装,左手托着一只银老鼠,右手举着一柄绿色的大雨伞,笑眯眯地左顾右盼。因为他们又高又大,个个像铁塔,又穿着青、红、绿、白四种不同的服装,所以特别显眼。

负责接待的紫衣天官,以为他们是送礼的,便”唱”起礼来,他刚唱了半句:”四大天王有……”那”礼献上”三个字,正待出,就觉得自己的后衣襟被人扯了一下。回头一望,原来是张百忍的侍童吴宗影。吴宗影问:”四大天王送礼来啦?!””我这里不正在唱礼么?”

“他们手里拿的是法宝,不是礼物!”

“是法宝!法宝不是更好么?”紫衣天官惊讶地反问道。

“法宝倒不假,让他们献出则不行。那宝剑生风,琵琶生雷,赤龙降雨,仙伞驱邪,有了这四件法宝,才能使尘世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若是让他们献来,岂不天下大乱?”

紫衣天官听到这里,很是惭愧,忙改口道:”四大天王里面请!”

四大天王进了灵霄宝殿后,紫衣天官心想,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三界之内居然冒出几个白吃的来了,亏得他们还自称”多闻、广目”,如果不”增长”些见识,看他们将来怎么能顺顺当当地”持国”啊!

说话间,各路天神均已到齐,灵霄宝殿虽大,却也挤得插不进脚,连南天门外也围了个水泄不通。

天庭之上人声鼎沸,仙乐齐鸣:人世间举国欢腾,对天祝福:地府内放风三天,神不问事,鬼不收监。三界之内盛况空前,八音齐奏,火炮喧天。张百忍一家老少,个个激动得热泪盈眶。

张百忍穿上龙袍,步上九级金阶。金阶上紫气缭绕,金殿外仙鹤盘旋,金殿内跪满了仙卿,三界上下山呼”万岁!……”

本来很有口才的张百忍,也许是因为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竞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只是一个劲儿地催促跪下的仙卿们:”起来,快起来,这样不好!这样不行!求列位切莫这样……”由于他过纷激动,说起话来语无伦次,登基大典的主持者太白金星,为了不”强人所难”,只好一切从简,就连终生天帝的就职演说也免了。

太白金星向大家扼要地介绍了立张百忍为终生天帝的前因后果之后,太上老君向天上、人间、地府郑重宣布:”终生天帝定名为’昊天金阙至尊玉皇大帝’,简称’玉皇大帝’。从此以后,玉皇大帝的话便是金科玉律,玉皇大帝的旨意便是金旨。”如来佛怕大家听不明白,又对”玉皇大帝”四个字的来历作了进一步的解释,在登基大典之前,神匠张班为张百忍雕了一尊玉石像,立在南天门外,因宝玉雕像千古不变,故有”玉皇”之雅号,又因天的皇帝为大,方有”大帝”之尊称。他说,这样做既不是哪一两个仙卿的主意,也不仅仅是天界神仙的要求,更不是张某人之所求,而是”三界”的共同心愿。张百忍成了至高至尊的玉皇大帝之后,由于威望极高,所以古时候的人间君主一直不敢称帝。到后来,一群有野心的诸侯们,称了王还觉得不过瘾,又纷纷称帝。于是乎秦为西帝,赵为中帝,燕为北帝……。后来秦始皇统一中国。索性将皇帝二字都安在自己头上,自封为”皇天上帝”和”始皇帝”。如此相沿成习,皇帝二字便成了人间君主的通称。

其实,张百忍既不看重名,也不看重利,登基大典结束后,他首先向紫衣天官交待一两件大事。一是说张百忍依旧是先前的张百忍,不必呼玉皇大帝,更不要在前面加一大串”吴天金阙至尊”等附词让人听了心烦发腻。二是让天官将大家送来的礼物清点一番,全部退回去。”心意收下,深表感激,物归原主。””使不得,千万使不得!”吴宗影说:”为了三界的安定,礼物一件也不能退!”

玉帝说:”那些打神鞭、捆仙绳之类的法宝,只有物归原主才能更好地发挥效用。”

吴宗影却说:”天帝不仅理当集权、藏宝,还应当具备制服各路神仙的本领,调遣指挥一切的权力,至高无上的尊严。不仅不能退还法宝,还要制订天条天规,撰写上界法典,委任护法天神,增设纠察灵官,组建十万天兵,挑选忠心赤胆的军师。每日早朝议事时,群臣必须行三跪九叩大礼,文职武官要三呼’万岁!万岁!万万岁!’玉皇大帝的尊称,不但要自即日启用,而且要刻一枚特大的玉玺,作为特权的象征和凭证。从此后,上起仙卿命官,下至庶民百姓,谁也不准再称天帝之俗名俗姓,更不准直呼原来的绰号–张百忍。”

吴宗影还说:”这并非为了树立个人权威,也不在于您个人愿不愿意,而是只有这么办,三界方可长治久安……”

玉帝见吴宗影将话讲到这种地步,也就不便坚持己见了,何况这话听起来也不无道理。吴宗影见玉帝已经默认,便暗示紫衣天官按他设想的那一套向外吹风。仙卿诸神无不闻风而动,玉帝纵然说几句”不必如此,”也一慨被视为”伟大的谦虚了”。玉帝经历了从别扭到自然的适应过程,久而久之便成了习惯。他见吴宗影很有头脑,会办事,便将他由侍童一下提升为军师。

吴宗影受到玉帝的重用,办事更加卖力,不久便为玉帝搜罗到不少奇异珍宝,同时还请来一位法术玄妙的智者,向玉帝传授各种法术。且不说那”震为雷、激为电、和为雨、怒为风、乱为雾、疑为霜、散为露、聚为云气、立为虹霓、离为背谲、分为抱饵、行为龙体、静为四面……”的十八般变化,单说那些神奇的花草便使众人惊叹不已。

玉帝最喜欢的是那颗能识别忠奸的”屈佞草”。凡有奸佞之人进入灵霄殿,那草就会自动弯曲过来,用茎干的尖端指向他,因此又叫”指佞草”。

还有一种草名叫莫荚。它每月的第一天便开始长出一个豆荚来,以后每天生长一个,至月半就长出十五个来了。从十六天起,又每天掉一个,到月底就掉完了。如果是小月,只有二十九天,它就留一个枯死在茎干上,不掉下来。萁荚草月月如此,因此又叫做”豆夹历”。

更有趣的是那棵生在碗橱里的”仙蒲草”,它的叶子像扇子那样,能自然扇动,并有一股习习的凉风生出来,既可以驱逐苍蝇、蚊子。又能使碗柜里的食品,永远保持新鲜。这种草很得王母娘娘和她的女儿们喜爱。

权力有了,生活安逸了,玉帝并不贪图享受,更没有满足于现状,而是充分发挥各路神仙的聪明才智,造福于人类和天。有一天玉皇大帝夜行月宫。突然发现玉兔在暗暗落泪,连忙上去细问情由,原来是凡问有一位姓侯冈名仓颉的人,发明了许多替代语言传达感情的文字,老百姓竞相学习传抄,取毫毛作笔,因而杀死了许多兔子。玉兔暗暗流泪,既是担心其同类会绝迹,也担心天神们为学习而杀玉兔取毛。

如此看来,张百忍虽然当了终身天帝,仍不失为有道明君。可是,时阁不久却发生了两件大事,弄得玉皇大帝险些式权丧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