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 欢迎访问

第二回 以攻为守 友人升天登帝位

蓬莱故事 10个月前 (01-04) 98次浏览 0个评论

意切情真 长庚虔诚请圣贤

天仙们神通虽大,也并非个个万能,只不过各有一技之长而已,若沦各自为政均可独当一面,要说统而治之却未必驾驭得了上界诸神。张百忍已经意识到太白金星此来并非见机行事,恰恰是有目的而来,本当一口回绝,又怕驳了老金星的面子,更怕万一争争吵吵,弄得不欢而散,还会得罪其它天神。答应上天去试一试吧,这又不同去南货店里卖糕点,想尝便尝,要试就试,这统帅三界的首领,怎么好随便让你去试呢。再说这天人间、地府,本来就大得出奇,乱得可以,再加上那些”三不管”的精怪们,岂是我这个小小庄主管得了、治得住的么!张丁忍思前想后,总觉得千万去不得,又不好硬梆梆地说自己不愿去。

张百忍为难之际。突然想起了一句俗语:光棍怕痞子,痞子怕癞皮,癞皮怕蛮力,蛮力怕软磨。何不与他来个”钝刀子割肉慢慢磨”呢。打定主意之后,张百忍叹了一口气:”唉,没有金刚钻,不敢揽瓷器活啊!我实在不行,请金星另选高明!太白金星说:”这张家湾是明摆着的现实,我怎能相信你没有’金刚钻’呢?

张百忍说:”我是靠众人啊……”张百忍话音刚落,太白金星”乒”的一声从椅子上弹起来说:”我访遍九州万国,找的就第是你这号人,谋的就是靠众人办成大事的本领。我算是找准了!”张百忍见他故意在那里挖坎填沟的以高就低,便说:”就算我真的有本事,也不能去!”

“想必是嫌天上:不好?”

“一好要两好,船好要桨好。天上再好,我一个人上天去也好不起来。”

“你的意思是,要带尊夫人?”

“仓颉造字就以女子相聚为’好’,家中有女为’安’,我想天上、人间。情同此理吧!”

“放心吧,我决不会棒打鸳鸯的,何况有’秤不离砣,公不离婆’之说呢。”

“还有我那七个女儿呢,我们老俩口都走了,丢下她们谁管呢?”

“无情未必真君子,怜子岂能不丈夫。让她们七姐妹和你们的宝贝儿子梁尚君子一齐上天去该行了吧!”

张百忍本打算将女儿和儿子分开来说,使金星感到累赘太多,只要他稍稍犹豫,便可拒绝上天。没想到这个太白金星硬是有先见之明,说女儿的时候把儿子也带上去了。弄得他好半天想不出对策来。

太白金星以为他默认了,便说:”我们这叫做’君子协定’后会有期。”说完就准备走。

张百忍一把拉住太白金星说:”你想让我的儿女们上天倒不难,就怕我那老伴王氏……”

张百忍见连找了几条与自己有关的借都未能把这桩差事推脱,便急中生智地将妻子王婉玲拉出来以解燃眉之急。他说:”王氏是个十分怀旧的人。不仅她用惯了的家具睡惯的床,住惯了的院子呆惯了房舍不得更换,就连她使惯了的锅、碗、瓢、火钳、菜刀、也舍不得丢掉。一旦换了个新地方,使用一些新炊具便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别的暂且不说,房后面的那一院子蟠桃树也全都是她的命根子。”

太白金星打断他的话说:”别说了,别说了,把那些蟠桃树都拔上天去,我包栽保活。”

张忍见太白金星答应得这么快,便问道:”天上没有桃树?”

太白金星说:”天上什么树都有,唯独没有蟠桃,物以稀为贵,因此蟠桃是神仙们最爱吃的。我有生以来还没吃过呢?””这就怪了,你身为天神怎么会连蟠桃都没吃过呢?””要想把这件事说清楚,还得从头谈起呢。古时候凡问的桃树遍地都是,多得数不清,而且一年四季都有,如三月春桃、五旱桃、七月夏桃、九月秋桃、十月冬桃、腊月雪桃……

“天下最大的桃林要算蟠木山,方圆有三千里之广。蟠木山人以桃为食,用桃木作器具,在那片桃林里无忧无虑地过子,如生在仙境一般。他们渐渐对桃树及其枝、叶、果、浆有所了解,进而爱慕崇敬起来。他们看到桃树兴旺衰枯,便联想到凡人的生老病死,看到桃树开花结果,就联想到自己的男婚女嫁,牛儿育女等等。直到现在,人们仍然喜用交了’桃花运,来比喻男子找到了情侣,用’面若桃花’来形容容颜姣好的姑娘们……”

张百忍见他说了这么多,也没说出神仙们爱”蟠桃”的来历来,便打断他的话说:”大仙,你这不是越扯越远,越说越不在鼓敲么?”

太白金星笑着说:”树老根多,人老话多。简单地谈吧,先前人们把蟠木山的桃树全都叫做蟠桃树,后来才发现蟠木中有一棵又高又大形状奇特的大桃树,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果实又大又圆,味儿鲜美甘甜,凡人吃了可以得道,道人吃了可以成仙,仙人吃了法力无边,你说说这么好的东西哪个不爱吃?人们为了把它和普通的桃树区别开来,便称它为蟠桃了。至于你家的桃树是不是蟠桃,我还说不清呢?”

张百忍说:”这个我知道,我家先前的那棵大蟠桃树被魔神夏耕偷到昆仑山上去了,这片桃林是从那棵树的残根上长出来的,先前并不结果,后来是我家一位名叫董双成的、环用普通桃树和它们嫁接之后,才开始年年果实累累的。”

太白金星说:”既然已经把话说清楚了,你老伴的心爱之物又可以带上天去,如今愿不愿上天就只等你一句话了。”

张百忍见一计不成,马上又生一计。他说:”我老伴心爱的东西多得很呢。”

“还有多少你就快说吧,老朽洗耳恭听就是了。”

张百忍心想,人也能带,树也能带,我就说牲畜吧。如是他说:”还有那些鸡、鸭、鹅、狗、猫、猪更是她的心肝衷贝,一时刻也离不开它们。”

“那就把这些飞禽走兽统统带上天去吧!”太白金星爽快地答应道。

张百忍见他如此爽快,便说:”还有我的房子、院子、床帐、被子、桌子、凳子、锅、碗、瓢、勺、罐子、缸子都是她用惯的东西……”

太白金星心想:这个人先前济困扶危宽宏大量,如今请他上天却变得如此小家予气。难道当了天上的皇帝,还会缺吃少穿成?可转念一想义觉得像张百忍这样聪明绝顶而又乐善好施的人,既不糊涂.也小家子气,这分明是在找借难题,不想上天为帝。太白金星不想再与张百忍磨嘴皮。便干脆来了个快刀斩乱麻的办法,决定第二天午时三刻使一道”拔院升天”的法术,将张百忍的家统统原封不动地搬上天去。张百忍见他百说百就,无不应允,再也想不出借口只好答应去试试看,万一不行再回张家湾。

太白金星走后张百忍将王氏及儿女们叫到一起,把太白金星请自己卜天做皇帝的书,从头至尾地给他们讲了一遍。又将太白金星留下的仙丹每人发了一粒,嘱咐他们明天午时三刻再吃。

王氏与张百忍成亲二余载,俩口子一直是相敬如宾,举案齐眉。先前只道是人好脾气也好,如今很快就要一步登天做皇后娘娘了,当然是越想越高兴,越高兴越睡不着觉。

张百忍的儿女.们知道要天当太子、公主,高兴得又是说义是笑,又是打又是嗣,一夜到天亮没住嘴,而且将床杠都跳断两根。

张百忍在床头靠了一夜,次日早晨,又在堂前踱来踱去,没说一句话,真是好忍劲儿。王氏见丈夫心事重重,便安慰他说:”莫急莫急,如果急出毛病来可不得了。依我看这三界中最好当的莫过于天帝,无论大事小事,你说了就算数。何况连人间的君地府的判官都归你管呢!”

王氏见他还是不开口,便说:”如果你万一管不过来,还有我呢!就将那些杂七杂八的小仙们,交给我替你管起来吧。你我夫妻一场,我不能眼看你挑重担,不助你一臂之力呀!”张百忍见王氏说得不无道理,心也舒展了许多。后来王氏不但真的掌握着支配各路小仙的大权,而且成了阳神的首领,天庭的刑官。

再说太白金星见张百忍同意上天,心中十分高兴,可是当他把自己与张百忍达成的”君子协议”公之于众时,居然有不少申仙气得一蹦二尺高。这个说张百忍针也舍不得,线也舍不得,这种人难成大器;那个说张百忍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没一点帝王风度。还有的说得更刻薄:”我们修炼多年方成正果,他张百忍一步登天仍不知足,这也要带,那也想拿,未必连裤裆里的乌虫,头发里的臭虱也要同他一起成仙不成?”

太白金星见大家越说越离谱儿,便解释道:”带儿女带老婆是人之常情,至于带其他东西,则并非张百忍的本意,恰恰是他不愿上天的借口。”尽管太白金星费尽口舌,仍然消除不了各路神仙疑虑,真有点难以收场。本当按时施展法术拔院升天,呵各路天神的看法又不一致;本当另选高明或撒手不管,可又不能单方面撕毁”君子协议”,真是双手插进了蓝染缸左蓝(难)右也蓝(难)。

太上老君见老金星不好下台,便凑上去对他说:”我看非请如来佛出面不可啊。”

太白金星”啪”的一下拍着李老君的肩膀说:”我算服了你啦,这个主意好得很!”说话间,已见如来佛乘一朵白莲,由西向南缓缓飘来。

太白金星连忙迎了上去:”佛祖料事如神,真乃来得迟,正当时也!”

众神仙见如来降临,纷纷离座欢迎,并将佛祖请至卜首。太白金星尚未开口,如来便说:”人无完人,礼无足数。张百忍毕竟是凡夫俗子,岂能四大皆空?他既有治乱之才,又何苦求全责备呢!”

大家见法力无边的如来佛这么一说,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临别时,如来佛让太白金星转告张百忍,说他后天再来拜会新帝君。

次日,张百忍一家起了个绝早,王氏忙着做饭,儿女们梳妆打扮一番后,各自向好友报喜告别去了,连早饭也没回来吃。王氏送走不愿随同上天的贴身环董双成之后,便开始收拾东西。该送人的送人,该拆洗的拆洗……等她收拾好,也快近午时了。累得腰酸背痛的王氏,正准备躺在椅子上伸伸腰,忽然听到院门外传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那笑声像一根无形的绳子,”牵”回了张家的七位干金。王氏半责怪半疼爱地说:”还记得回来呀.我以为你们不想上天呢!”

张大姐说,”哟!我娘好大的脾气呀,还想把我们丢在凡间呢!”

张二姐说:”我才不怕呢,女儿没见娘,一天哭三场;老娘没见女。时刻叹命苦。女儿是娘的罗裙带子,娘才舍不得丢下我们呢!”

张三姐说:”你们说得都不对。有道是: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合不来。我娘是心疼我们才骂–沙!”

王氏见她们七嘴八舌地说个没完,便故作生气地说:”谁不想上二灭准留下,我才不心疼呢。反正女儿大了,总不能老是系在为娘的裙带子上……”没等王氏把话说完,张七女便托着两盆花送到壬氏面前。说:”谁说不天啦,我们还要把天上变成花园呢!”说话问,七个女儿同时将自己带回的奇花异草,送到王氏面前。

王氏认真审视一番之后,发现大都是些比较少见的稀有品种.便高兴而又有略艘为难地说:”这些花确实漂亮,可惜,有儿洋为娘连花名都叫不上来,更不知道它们好在哪里?妙在何处?”

七女说:”这还不容易,各人谋来的各人知,让我们七姐妹,从尖至尾地报一遍不就都知道了?”

张大姐见母亲已点头认可便说:”我这棵是号称天下第一香的茉莉花。”

张二姐说:”我这棵是号称人间第一美的卖笑花。”

张三姐说:”我弄来的两棵姊妹花,一棵是号称花中之王的牡丹,一棵是号称花中之最的芍药花。”

“我弄来的最特别,是三千年才开一次的昙花。”张四姐十分得意地说。

“哎呀,我的天呐,三千年……我们岂不谁也看不到了?”二姐吃惊地问道。七女却大不以为然地接过话头道:”怎么看不到?你没听说神仙长生不老么?别说三干,纵然五千年、六千年开一次也能看他个百回千回的。”

“看把你得意的,快让姐姐们报花名吧。”王氏假怒真高兴地制止道。王氏话音刚落,五姐、六姐、七女便争先恐后地报出了自己的花名,有花叶俱美吉祥如意的金边瑞香花;有被誉为”良家淑女”的仙鹤莲;有被誉为”相思草、断肠花”的秋海棠。

七姐妹报花名报得正高兴时,不知是谁大声喊道:”花,花,花,女孩儿家就知道花,你们看我拿的是什么?”大家回头一看,原来是张梁尚和对门张巧嘴,抬着一块白玉石进来了。

王氏吃惊地问:”君儿,你和巧姐姐抬这么大一块石头凹来,这是……”

“连这个都不晓得,当皇帝的不是要玉印么!这块玉石在天庭恐怕掏钱还买不到呢!要不是巧姐提起来,我还真没在意呢。”七女见巧嘴进来,连忙扑上去抱着她说:”巧妹子,刚才你妈妈说不知道你疯到哪里去了,原来是上山找玉石去了。””七妹子就喜欢嘴巧的,别忘了还有我郭蜜香呢。”张七女、张巧嘴和郭蜜香,都是好朋友,她俩个一来,七女就拖着她们,到闺房说悄悄话去了。

刚交午时,前来贺喜、送行的乡邻们都聚齐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挤了满满一堂屋,一院子。有喊的有叫的,有哭的有笑的。有的恭喜他们全家成仙;有的叮嘱:”如果过不惯,一定再回张家湾来。”有提包包送点心的,有提篮子送鸡蛋的,有用箩筐送水果、花生的,也有送鱼、送肉、送鸡、送鸭的。甚至还有扛着袋子送米的–说是以后想吃也吃不上了。

张百忍和王氏,一一感谢乡邻们的厚意,又一一谢绝大家的礼品。那感谢话好说,这拒不受礼可就难了。俗话说”多少是个礼,厚薄是片心”,别人既然送来了,谁还愿意再拿回去呢!

张百忍见大家硬是要送,便半真半假地说:”你们没听说,天上的神仙向来不食人问烟火吗?我们纵然收了,只怕也派不上用场啊!”这一招还真把人们给唬住了。神仙不食人间烟火,人们都有所耳闻,到底是真是假又无从考证,就连张百忍自己也说不清。你说是假的吧,古往今来,前传后教都这么说;你说是真的吧,前不久那位变做叫化子的太白金星,一顿便吃了二斤肉,喝了三壶酒,又吃了四大碗饭,还说有病不敢多吃呢。张百忍今天这么说,也仅仅是为了拒不受礼,至于其他事儿,因尚未成仙,当然也说不清楚。

乡邻正进退两难,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午时三刻就要到了,咱们快出去吧!”这一句比刚才那一句还要灵验,人们一听这话,就像戏院子里散了场似的,往外直拥.不一会儿都挤出张家大院。

张巧嘴和郭蜜香只顾同七女叙旧情,回忆儿时的趣事,幻想着天庭的美景,倾吐着惜别的心情。一会儿开怀大笑,一会儿泪染香腮……当别人都走了之后,张巧嘴突然提出,要七女带她们上天。七女有些犹豫不决,但是,经不住张巧嘴和郭蜜香的番蛮缠,只好答应偷偷地带她俩上天。

张巧嘴和郭蜜香专心致志地为七女梳妆打扮,突然觉得耳边生风,脚下乱动,吓得赶紧将两眼一闭。当她们睁开眼睛时,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王氏发现她俩在七女闺房之中时,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也就默许了。从那以后张巧嘴和郭蜜香都成了王母娘娘的贴身环。

张百忍一家上天时,将鸡、鸭、鹅、狗、猫都带上天去了。但是,王氏养的那头大肥猪,却跑到地里贪吃去了,等它吃饱了肚子回来时,主人早已”拔院升天”了。

猪因好吃而未能成仙,真是后悔莫及,直到现在还在不时地磨它的那张好吃的嘴呢。因为天上没有猪,所以人们在敬神时都少不了猪,就连每年正月初九为玉皇大帝祝寿时,都要敬献猪头呢。

据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句话,也是因张百忍一家而来的。

升天之后,太白金星见九位凡间女子初登天庭,便特意令百花仙子领她们到各处游览一番。百花仙子首先领她们来到南天门外,然后一边往里走一边沿途观看。她们对天庭的一切都感到新鲜。

俗语说:无官一身轻,当官重千斤。七个女儿无忧无虑,张百忍却颇费苦心。他在凡间时,尽管是众人公认的有德有才、能屈能伸的大贤人,但是那毕竟只是一庄之主,百十人的头领。如今要管仙、凡、冥三界,其范围之广、数量之多,千千万万个张家湾也抵不上啊。能不能把三界治理好,众天神无不拭目以待。

为了将三界治理好,张百忍在上天后的当天下午,就拜访了太白金星。老金星特地向他介绍了各路神仙的姓名、住处、分管事宜和各自秉性、本领……

次日上午,张百忍突然想起如来佛打算登门求见的事儿,便再次向太白金星请教如来的有关。以便在交谈时有个应付。当张百忍听说如来佛具有治乱之才,只因各路神仙坚持要到凡间”另请高明”才未当成天帝时,便十分遗憾地说:”你们真是这山望营那山好,丢了门前灵芝草。放着能干又愿干的不要,偏偏要赶鸭子上架,捉鸡上巢。说完又要亲自请如来佛出任天帝。这天如来佛刚用过早点,正准备去拜会张百忍,突然心血来潮,掐指一算,才知道是新天帝已主动来访.连忙出门相迎。如来佛刚刚出门,便远远望见张百忍向这边走来,不由得暗暗吃惊。只见他:身材高大,穿着得体,行走生风,颇有帝王风度;五官端正,鼻大口方,双手过膝,两耳垂肩,好一份富贵福泰之相。如来佛连忙迎去.说:”天帝驾到,有失远迎,见谅,见谅。”

一阵寒暄之后,客主依次进门。二人坐定,如来佛以主人的身份说:”新主初登帝位,日理万机,怎敢有劳你贵脚先踏贱地呢?”

张百忍说:”久闻佛祖大名,无缘面见尊颜,如今有幸位列仙班,理当登门求教!”接着便直接了当地说明来意。先是真心诚意地请佛祖”出山”,后是三番五次地请教治乱之策。不知是因为初次见面不便直言,还是”铜铃打鼓一另有音(因)”,如来佛时而婉言谢绝,时而有意打岔,什么治乱之良策,济世之韬略慨不与谈。

张百忍正在思考对策,如来佛却提议不论政事,只想做个游戏玩玩。张百忍也想缓和一下气氛,便说:”您是主我是客,客随主便,您就出题吧。”

如来佛也不推辞:”我们来猜字,猜错了就弹脑门子。所谓脑门子就是用中指弹击两眉之间。猜错一个字弹一下,不许多弹也不能少弹,不知天帝尊意如何?”

张百忍问:”由谁先猜呢?”

佛祖说:”当然是我先猜,猜错了您先弹!”张百忍提起笔来就准备写。他本想写个最难最怪的字,又觉得佛经上什么难字怪字都有,要想找一个如来佛不认识的字,恐怕是枉费心机。倒不如写一个最容易的字,戏弄他一番更为有趣。写什么字好呢?又拿不定主意。突然发现对面墙上挂着一个”出家不问家”的条幅。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立即写了个”出”字让如来佛认。

如来笑着说:”这个字太简单,如果连它也不认识,我还有何脸面统率天下僧众?”

张百忍见他已经上钩,便说:”这是凡问最难最怪的字了,您先说它读何音表何意吧?”

如来佛说:”这个字念出,表示出来进去的出,’出家不问家’的出。”

“错了错了,从天上错到地下去了,这个字念重,轻重的重!”张百忍一边说一边提笔写了个”重”字,说:”这个字才念出来进去的出啊!”

如来佛说:”走尽天下寺庙,还没见过菩萨屙尿呢。凡问念字莫非正好与天庭相反?”

张百忍一本正经地说:”办事要讲道理,认字也要讲字理:究竟是谁念反了,还得依理而定。您看这个’出’字,上面是一座山下面又是一座山,这两座山加到一起,你说重是不重?”如来佛抓了抓头皮,无可奈何地说:”重!重!那么这重字为何又念’出’,您能讲出理来么?”

张百忍说:”当然有理。你看这’重’字,上面是个’千’字,下面是个”里”字,千里在外为出嘛,您能说这个字没理?”如来佛连连点头说:”有理,这回算我输了,您弹吧!”

张百忍得意地提起右手,屈回中指,对准如来佛的脑门儿”啪”的一声弹了下去。

“哎呀!”如来佛说:”老天爷,您出手好重啊!”

张百忍这才想起自己习过武,手指十分有力,自以为没用多大劲,其实出手很重,连忙表示歉意。

如来佛嘴里说不妨事,心里却暗暗叫苦,伸手一摸才发现,两道浓眉之间,已经凸起了一个肉疙瘩。心里嘀咕道:”好一个张百忍,果然文武双全。”

轮到如来写字了,张百忍见如来佛一直皱着眉头,便催促道:”佛祖,轮到您了,快写啊。”

如来佛提起笔来,也有点拿不准主意。他想:我是出家人,他便在”出”上做文章;他是个天帝志在治理三界大乱,这又有什么文章可做呢?他反复地打量着张百忍,突然发现他身高不过一丈,少说也比自己矮半尺。顿时灵机一动,提起笔来写了个”射”字,得意地说:”请天帝过目。”

张百忍一看便琢磨开了:这个字理应念”射”,射箭的射。不过如来佛绝不会傻到如此地步,一定另有名堂。他终于发现了其中的奥妙:这射字左边是个”身”字,右边是个”寸”字,一寸长的身子,便是”矮”字。原来如来佛在讥笑我比他矮,但是那”矮”字又作何解呢?他总不能把”矮”字说成是”射”吧!想到这里,张百忍决定反其意而用之,将这”射”字念成”矮”字。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妥:如果说射念矮,他必然说是”射”同样会输。怎么办呢,认也是输不认更是输,难道就没办法赢他么?张百忍思索着取胜的办法。最后他决心利用那个无法解释的”矮”字来击败对手,便说:”这个字有两种念法,依字形而念,应当是’射,字,射箭的射。依字理而念又必须念’矮,字,高矮的矮。”

如来佛吃惊不小,他完全没料到张百忍会来这么一手。就凭这一招,他对张百忍已增加了三分敬意。但事已至此,也不能让人家轻而易举地再弹第二次啊!为了败中取胜,还得另辟蹊径。他对张百忍说:”养鸡不能不辨公母,认字岂能模棱两可?这个字究竟念什么?”

张百忍说:念这个字倒不难,但有个条件。我说应当念射箭的射,如果你不反对,就算你输了你如果说它应当念高矮的矮,我也不反对,但是你必须将’矮’字解释清楚。”

如来佛反问道:如果我能说出’矮’字应当念’射’的字理来呢?

张百忍说:”甘愿受罚!”

如来佛说:”我来问您,这个’矮’字左边是什么字?”张百忍说:”矢字。”

“矢是什么东西?””矢就是箭!”

“那矮字的右半边是什么字呢?””是个委字。”

“委字是什么意思。”

“委就是放出去的意思。所谓委派、委任都有出去的意思。”如来佛提高嗓门说:”请问天帝,把箭放出去难道不是射么!”

张百忍先是一愣,接着又答非所问地说:”耳闻不如目见,目见胜似耳闻。佛祖果然棋高一着,艺胜一筹也!”

如来佛说:”有道是二句好话不如一耳光,我只想报那一指夕仙”

张百忍原打算老老实实地让他弹一指头了事,没料到这如来佛竞有报仇之意。再看他缓缓抬起右手,慢慢勾回中指,双目似睁似闭,腮帮微微外鼓。胸部渐渐挺起暗运丹田之气。张百忍心想:这一指头弹过来,岂不将我的脑门子弹穿?有道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与其伸着脑壳去挨打,不如来他个脚板抹油一溜之大吉!

因此,当如来佛做好了准备之后,张百忍早已逃之天天了。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