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
  • 欢迎访问

三、黄帝选嫘祖

蓬莱故事 10个月前 (01-04) 68次浏览 0个评论

其时,在西陵国北边的夏国部落同时也在兴起,年青首领公孙轩辕氏,他以仁德和武力夺取天下,先后征服了周边八十多个大小诸侯部落。轩辕为了治国,四处访贤,带上从人巡行天下,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与各部落交通、结好。当他来访西陵部落时,西陵国女首领王凤召来全境百姓大礼迎接。

一天,黄帝与他的大臣风后、力牧、常先、大鸿及右史大夫带上礼物,一行人马由归服的蛮民带路,很顺利的穿过蛮民地区的原始丛林,直接向南而来,他要拜访西陵国女首领王凤,其目的是要与王凤结百年之好。

黄帝由蛮民带路,穿过原始森林,眼前便出现了伏羲、女娲曾经为他们的子孙移来的天然屏障——“飞来峰”。那道龙门也是黄帝的祖先望而却步的地方。可如今黄帝是作为友好使者,他们在那关口受到西陵国军队的欢迎。黄帝进入西陵国后,见这里庶民百姓,穿戴新装,待人礼貌,觉得惊奇,细问向导,方知倡导养蚕、缫丝、织绢、制衣裳、兴农桑的女首领王凤治国有方。他们一行走到西山,抬头一看,山半坡大桑树下,有一女子手扶着树,一条腿单跪在地上,正在从嘴里往外吐丝,地上已吐出一个像瓦瓮那么大的茧。黄帝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看呆了。那女子吐出个黄金色的,又吐出个银白色的,都闪光发亮。黄帝看得入了迷,心想,我今天竟遇上这样一个会吐丝的奇女子,真是连做梦也想不到哇!虽然夏国百姓吃的住的都不愁了,可还披着兽衣兽皮,多么难看。今天要能得到这丝,纺织成布做成衣服,象西陵国百姓一样,该多好哇!想到这里,他就要上前问个明白。又一想,不知是谁家女子,什么脾气,万一人家给个没趣,不是白费口舌吗?还是等她吐完丝,休息时再问吧。

那女子在那儿吐呀吐的,吐成了三个茧,起身就要走了。

黄帝这下子可着急了,急忙走出来,拦住那女子,拱手作揖道:“大姐,请留步。”

那女子歪头看他一眼说:“大哥有什么事吗?”

黄帝一板正经地说:“我看大姐会造丝,能不能教教我。”

女子却说:“我爹娘有交待,想学造丝,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非丈夫不准传授。”那女子说罢这句话,赶紧双手捂住了脸,这女子也不漂亮也不年轻,还比黄帝大几岁。

黄帝听到这里,心里怦怦直跳,也不知道这女子说的是真是假。他抬头又看了看那女子,长得很丑,脸皮黑,嘴唇厚,个头也不高。但又一想,她是个干活人,不能光看模样儿。

有这样一个会吐丝的帮手,再好不过了,黄帝就鼓起勇气说:“大姐只要不嫌我,我愿……”其实,黄帝考虑的本来就是他的统一大业,选妻子的目的也是为此!更何况对首领来说并不是一夫一妻制。

那女子大胆地走到黄帝跟前,再把黄帝仔细地打量了一番,真是一位英气勃勃的少年郎,从那眉宇间露出了一股浩然正气,凡人的黄帝,当然不是象传说中的黄帝,他没有四面,而只有一张脸,肤色黄中透黑,可能是吃过多位母亲的奶,体魄健壮而高大,这在当时应是一位美男了,要不是,炎帝的女儿女娃怎么会一见钟情,而最终为情而亡呢?于是,俩人并肩坐在一块青石板上。黄帝开始说:“咱们虽然订下了终身大事,可不知道大姐家住在哪里?从何处来?到何处去?”

那女子说:“我原是王母娘娘的侍女,名叫彩凤,生身父母称我叫嫘凤。因为犯了天规,被打下凡来。”

黄帝一听,心里一怔,他很庆幸没有因她貌丑而错失良机,于是心里乐滋滋的说:“姑娘,你犯了什么天视?”

嫘凤也不掩饰地说:“有一次,我到王母的花园去赏花,那花园里有一株五色香草,上边结满了果实。我看那果实好看,又有香味,便随手摘了几个塞进嘴里,满嘴香甜,我便嚼了嚼咽下去。没多大一会儿,觉得心里直往上翻,光想往外吐。我没法了,便蹲在地上,一会儿便吐出来了,一看,原来是丝。接着,不知从哪儿飞来几只彩蛾,围着香草飞来飞去。我想,若把这香草籽儿喂彩娥吃了,彩娥不也会吐丝吗?后来,飞蛾下了子儿,那子儿慢慢变成蚕。我又用香草籽儿喂蚕,那蚕便也吐出丝来。我看着真有趣儿。这五色香草,原来是仙草。我想再摘些果实,谁知刚摘了一把,不知谁告诉王母了。王母大发脾气,当即把我打入凡间。我想,无论怎么样,那香草籽儿也得带上。我把它藏在衣袋里,生怕丢了。王母叫把我扔到一个山旮旯里,差点被狼吃了。幸亏,被捡干柴的西陵氏所救,我就认她为母。我们母女,相依为命,过着苦日子,直到今天……”。

黄帝听罢,伸手抓住了嫘凤的肩膀,半天不知说什么才好。嫘凤又说:“北山坡上,我已经养了一些蚕,正在吐丝。那些蚕都吃桑叶,长得也不错,咱们去看看吧!”

黄帝顺着她指的方向走去,看到那些蚕结的茧,个个都像大拇指那么大。黄帝高兴地说:“我现在就回去,派些人来把蚕茧带回去。”嫘凤笑着点了点头却说:“你到西陵国来的目的,难道就是为了这蚕?”

黄帝被这丑姑一问,脸都红到了耳根,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丑姑见黄帝无话可说,便打趣道:“我们的私订终身就此算了吧!我一个丑女怎么配得上夏国的首领呢?你快去西陵国都见你的漂亮女首领王凤,把我忘记了吧!”

黄帝一听这女子诚恳的肺腑之言,也深为感动,虽然她外表丑,却是仙女啊!于是说:“我身为一国首领,岂能出尔反尔!”

“那好,你快去见了你的王凤,三天后你再到这里来接我好了!”

黄帝把选嫘凤为妻的事,与他的随从们讲了。马上就有大臣反对,有的大声说:“那么多漂亮的不挑,偏偏选了这个丑陋的女人。”右史大夫却说:“放心吧,黄帝办事有把握。你们见了蚕茧,还不知道是什么稀罕物呢”。

黄帝虽然选了妻,得到了桑蚕,但他还有更为重要的大事,必须去拜会西陵国女首领王凤,虽然不能再娶她为妻了,但必须建立一种和睦关系。

正如前面所叙述的,黄帝到来,西陵国女首领王凤带领都城百姓举行了隆重的欢迎。黄帝因为已经答应了丑女的婚姻,所以,他决不再敢正面多看一眼女首领了,然而,他却被王凤看得脸火烧火燎的。右史大夫送上了见面礼,黄帝拿在手中,然后,不亢不卑地把礼物送到了王凤手中。王凤看过了玉石制品,然后递给了她的大臣。

黄帝被带进了宫中的一个客厅里,他才安静下来:他穿的是什么?而西陵国的人又穿的是什么?我娶了那丑女,到夏国也种桑养蚕,我也要部落成员都穿上西陵国人一样的衣服。

“恭喜,首领!”

黄帝正在沉思,如同弹簧一样蹦了起来,又不知说什么为好。

这王凤年轻漂亮,不知情的人根本不知她有多大,毕竟她是黄帝的大姐姐,有诗云:发扎马头天虫髻,

两眼清似海水明。

不是脸蛋白如胸,

原来仙女本瑶池。

人间美好从何有?

全凭天使来点缀!

初涉爱河早自惭,

蜀山海水有情缘。

“请坐,这么大的喜事,怎么还不好意思?”

黄帝很窘,但他已明白:王凤说的喜事一定是他与丑女私定终身之事。他的心跳得更加厉害了,在这位美人面前他被压得简直是喘不过气来。

“恭喜首领,娶走了本部落的蚕圣!”

黄帝很不自然,一味地被王凤取笑,不得已说:“请首领不要取笑了!”

“首领,你这三天,到我们部落到处去玩玩,我们部落有的是美女,由你挑选,等你离开我们部落时,我一定赏赐给你!”王凤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黄帝的表情变化。

“首领,谢谢你的好意了!首领我有重要事想与你谈谈!”

“是三天后,到桑树下去约会你的丑姑娘罢!”

黄帝的脸红得更厉害了,他立即辩解道:“不是?”

“那还有比约会更重大的事吗?”王凤故作正经。

“我想把我们部落的羊与五谷作为信物,与贵部落永结同盟!”黄帝这时才摆脱了窘迫。

“那怎么行呢?我们西陵国,上山狩猎、下海捕鱼,种桑养蚕,百姓丰衣足食,你看看我们人民穿的是什么?……”她没有说下话,以免伤刺了黄帝。

王凤的一席话,黄帝真感到有些惭愧,他作为一国之首领穿的是什么,下身裹的却是一张羊皮,上身不过是一些粗麻线连成的衣服,他穿的就是夏国最好的衣服了,也是夏国最时髦的,可怎能与眼前这位穿着绸缎的如同仙女的女首领相比,他寒酸得真象一个乞讨的乞丐,因此,半天才说:“首领,我们结盟,你要什么条件?”

“这条件很简单!”王凤不用思考说:“而且你也能办到!”

“首领,你说来看看!”

“要与本部落结盟,必须是我的丈夫!”王凤说这话大大方方的,并没有丑姑娘那种羞赧。

黄帝把这王凤与桑树下的嫘凤一比,虽然两人说的一样话,性格却迥异。他一时无法回答,但在这外交场合,他又不能不说:“首领,我已经答应了嫘凤,怎能再答应你呢?”

“那好,你这一趟就白来了,甚至还会两手空空而归!”

“首领是什么意思?”

“我会连那丑女嫘凤也不准你带走!”

“首领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我就等你约会你的丑女的三天时间考虑考虑,再回答我!”

两位首领的谈判,使夏国臣子们大失所望。右史大夫极力劝解黄帝应该答应女首领的条件,这样就不费一刀一兵把一个大部落统一了,岂有不合算的,更何况只要与女首领结了婚,那种桑养蚕技术不一样得到手里了,还要那个丑姑娘有什么用?这右史大夫开始劝黄帝答应丑姑娘嫘凤的婚事,这时又极力劝黄帝变卦答应女首领王凤的婚事,自有其原因:前面已经叙述到,那年五月二十五日是炎帝的生辰,是他带着礼物去祝寿的。在华国,他曾接受了华国大巫师的美女贿赂,他便在华国久久逗留,回到夏国成为一个极力反对与华国联姻的人。如今他只要说动黄帝不论娶了丑姑娘还是娶了女首领王凤,他与华国的巫师的目的就达到了。可惜的是,这时的女娃已经变成了一只小鸟,开始从蜀山衔石填海了,只是他肉眼凡胎无法知道罢了。

此时,黄帝的大臣风后、力牧、常先、大鸿也想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来,还是右史大夫说:“这样罢,王凤是首领就娶她为正妻,再娶那丑姑娘为妃,这样不就两全其美了吗?”

黄帝与大家听后,也觉得这倒是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到了一个新的部落大家都想玩玩,去看看大海,看看那宠然大物——大象。特别是右史大夫,他真想在西陵部落选两个美女带回夏国去,也不枉来了一趟。

黄帝带着风后来到大海边上,看见许多男男女女正在捕鱼,他们用的是蚕丝编织的鱼网,而网特别大,一网能捞起十几条大鱼来,这在夏国部落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他俩边走边说,来到一块平坦的礁石边,他俩坐了下来,来观赏这茫茫无边的大海。这时太阳升起只有一竹竿高,柔和的阳光照射在波光麟麟的大海上,这对于一个终年生活在内陆的人来说,真是美极了,那波浪慢慢地涌来,好像漫到了他们身上,他们也融进了波涛中似的。他们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那些戏水的海鸥。

黄帝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预感,抬起头见一只小鸟竟衔来一粒小石子投进了海水里,这石子一下子惊破了他的美梦。他再抬头一望,那小鸟就在他的头顶上盘旋,一边鸣叫,好像在召唤他似的。这毕竟人鸟有别,他不能听懂鸟儿的语言,黄帝怎么会知道它就是女娃的化身——精卫呢!那美丽的羽毛就是他的头发变成的呀!他没有给鸟儿一个答复,那鸟儿是不会离开的,盘旋着、鸣叫着……

风后看了,也觉得奇怪,于是说:“这鸟儿对我们有缘,我们祝福它罢”。黄帝听了风后的话,不由得点点头。这时,那鸟儿一声高叫,便象箭一样冲向了云端。

风后是除了岐伯便是最有谋略的一位大臣了,黄帝很想单独与他谈谈听听他关于如何处理与女首领和丑女的关系的建议。不过,这种儿女私情与国家大事绞在一起就更难办了,风后也只能说走一步看一步。

当他俩站起来准备回去时,见那只小鸟又衔来一粒小石子投进了大海中,然后一声鸣叫,又飞走了。

他俩正往回走时,恰恰来了几头大象向他们撞来。这回黄帝与风后可真有点慌了。大象那长长的鼻子,还有那两颗如同魔鬼似的獠牙,不由得使人胆颤心惊。正当他俩手足无措时,那为他们引路的人却说:“首领不必惊慌,站在路边让它们过去!”

那些大象喷着鼻子,连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便走了过去,来到那条小溪与大海汇合的边上,喝一口小溪里的水,又去喝一口大海里的水。黄帝与风后真觉得有些奇怪。那引路人便解释说:“小河里的水是咸的,大海里的水却是淡的。大象喜欢喜喝咸水,所以,它们每天这个时候都来这里饮水!”

黄帝观看了大海,再来看那漫山的桑树,上面缀着白花花的蚕茧,犹如北方,第一场小雪之后,树枝上裹上的银装。

女首领王凤正与一群年轻妇女一起在那里采摘那白花花的蚕茧。这种劳动场面真有点象后世的《诗经.采蘩》里描绘的,可喜的是,周王朝用雅言编辑的《诗经》并没有把西陵国养蚕织绵的人们遗忘!黄帝与风后不由自主地走进了劳动大军里,因为那正是他们实地考察养蚕的难得的机会。

两天时间,因为黄帝与王凤一起参加了采摘蚕茧的劳动,所以,转眼就熬过了。第三天,黄帝惴惴不安的来到了约会的桑树下等待嫘凤的来到。他等了一个多时辰,仍不见嫘凤出现,他真有点心急意乱了。

这时,走来一个老太婆,黄帝立即迎上去一躬,说:“老奶奶,轩辕有礼了!”

老太婆把手中的拐杖一杵,说:“你是在这里等嫘凤姑娘的罢!”

“老奶奶,我正是!”

“你别等了,她不会再来了!”

“那为什么?”黄帝有些惊奇。

“为什么?你与嫘凤订了终身,又跑去与女首领王凤联姻!我的姑娘瞧不起你这种见义思迁的男人!”老太婆说后提起拐杖,转身就走了。

黄帝还想辩解,但老太婆却走了。黄帝一直在想嫘凤与王凤是不是一个人?但他又找不到根据,反正这两个人一定有联系,嫘凤误解了他,他一定要等,一直等到她出现。

太阳爬上了中天,幸得繁茂的桑叶,还能遮挡阳光。

在山坡下等待黄帝的随从们可有点没有耐心了。特别是右史大夫,一边抱怨,一边来劝黄帝,“首领,既然嫘凤不干了,那不正好,回到都城去,与王凤联姻,这真是天助也!”

黄帝听后立即发火了,“你们都回去,我一个人在这里等她三天三夜,嫘凤不出现,我绝不离开这里!”

右史大夫碰了一鼻子的灰,自认倒霉,灰溜溜地下山了。

太阳快西下了,这时黄帝感到又渴又饥,这时,他不由自主地站起来,伸手从桑树枝上摘了一颗黑色的桑椹,放进了口中,轻轻一嚼,那汁水却是甜的,他等了一阵,见没有什么不好的反应,便又采摘了几粒,吃了下去,这样饥渴立即就缓解了。

这时他的大臣们没有谁离开,他们都在山下等他,于是,他大叫让他们都上来。

大臣们以为嫘凤出现了,都高兴地上来了,但一看,根本就没有嫘凤的影子,大家正疑惑,黄帝却说:“我是叫你们上来采摘这桑果充饥的!”

大家看那黑色的一树,但谁也不敢贸然去采摘来吃。

黄帝立即自己又摘了几颗,便津津有味的嚼起来。大臣们见黄帝吃了没有事,他们便也开始来采摘,真好吃。最后,右史大夫实在忍不住它的诱惑,迟疑了一下,也来采摘。

大家吃了些桑椹,解决了饥渴。恰在这时,黄帝的随从却给他们送来了些食物。

太阳西下落入了蜀山,夜幕很快就拉开了,笼罩在大海之上,与这山坡连成了一片。但嫘凤还不出现,黄帝便让大家回去,他一个人在这里等。大臣们知道黄帝等不到嫘凤是不会离开的。虽然已是初夏,但在这大海边,一到夜晚仍然春意料峭,于是,风后建议道:“我们回去两人带些羊皮衣来御寒”。这样,右史大夫自告奋勇他回都城去拿,黄帝又派力牧也去。

夜晚满天的星星,那些星星就象在大海里洗澡似的,你分不出哪是天,哪是海。夜晚那衔石投海的鸟儿也该歇息了,海鸥早已躲进了自己的巢里,与它们的儿女享受天伦之乐去了。只有远山传来了狼嚎、虎吼,间有一些鸟儿的鸣叫,但却不是投石填海的精卫。

首领没有回都城,那些随从们便拿武器来到山下远远的保护黄帝。

大家就在那山坡上的桑树下熬过了一个夜晚,终于迎来了一个晴朗的好天气的黎明。白天的日子总比夜晚好熬过些,反正渴了到处有的是桑果子,饥了,桑果子也能充饥。

大海边的天气,可变化多端,随时都可能下起雨来。黎明前的天边乌云翻滚,很快就遮住了天空,老天完全黑了下来,简直是伸手不见五指。闪电过后,巨雷滚滚而来,随后,便是倾贫大雨。眨眼间大家都可能成为落汤鸡。

闪电里,大家终于看见嫘凤出现了,但在这暴雨中大家也高兴不起来了。黄帝见嫘凤冒雨来了,立即迎上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生怕她再次离开似的。可嫘凤却转过了身,“轩辕氏,你再看看我是谁?”

大雨中又一个闪电,那丑陋的嫘凤转身就变成了美丽的王凤了。

黄帝丢掉她的手,内心无比高兴地说:“首领就是嫘凤!?”

“嫘凤就是王凤,王凤就是嫘凤!”

“嫘凤就是王凤,王凤就是嫘凤”。这对夏国的大臣们真是喜出外望,这样一切难题不都解决了嘛!

于是,大臣们便为两位首领操办起婚事来了,特别是右史大夫更加积极,他很想两位首领马上就结婚。但是,王凤并不急于结婚,她必须等蜀山氏宁封子来证婚,这是代代传下来的规矩。西陵国首领的婚事必须请蜀山氏来证婚。

轩辕氏命风后及随从在西陵国都大兴土木,建起黄帝行宫,限三月建成。

虽然,蜀山氏与西陵氏都是伏羲、女娲的子孙,但蜀山氏是老大,而西陵氏却是老二。最大的区别就是蜀山氏掌管着伏羲氏制定的“阴阳八卦”,而西陵氏就不得而知,所以,蜀山氏用的是八卦记事,而西陵氏用的却是结绳记事,蜀山氏可用八卦来测未来之事,而西陵氏只能用龟甲、蓍草来占卜预测。

蜀山氏与西陵氏都生活在蜀山海水之间,一衣带胞,邀请蜀山氏宁封子从都广之野来西陵国,也不过三五天的时间而已。

蜀山氏宁封子得到西陵国首领王凤的邀请后,首先卜了一卦,不由得大惊道:“这轩辕氏了不得呀,二十年后要一统天下!”

宁封子原本是蜀山氏的部落首领,后来把首领的职务传给了儿子,他便隐居于青城山,专门研习修道登仙之术。他原是伏羲的阴阳八卦唯一传人。青城山有座主峰,叫做丈人蜂,是联成一气好像屏风般的五座山峰组合起来的,山下有座丈人观,现在叫建福宫,供的就是宁封丈人;因青城山后来曾被黄帝封为“五岳丈人”,所以此峰此观都以丈人为名。

宁封子终于被女首领王凤请出了山,王凤得知宁封子出发的消息后,她就决定带着大臣向南三十里去迎接他,王凤也征求黄帝是否与她一同去迎接宁封子?黄帝不用思考便应承了下来。

三十里处那就是两大部落的交界处,沿海的龙门山脚下便是一条大路,半天时间就能赶到。王凤与黄帝并驾齐驱,她望着那莽苍苍的龙门——这是祖先伏羲、女娲为子子孙孙们设下的一道天然防护墙,千百万年以来,不论是蜀山氏,还是西陵国都免除了战争之苦,可如今这道屏障却要消失了!黄帝有生以来头一次与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起,纵论天下事,他的热情终于激起了嫘祖的应和。可当她俩谈得如此的亲热时,他们头上总有一只小鸟跟随着他们,而且还不断地鸣叫。他俩不由得勒马停下来,可当他俩停下来时,那小鸟便在他俩头上盘旋,也不飞走,他俩更奇怪了,真不知是什么原因。他俩朝前走,那小鸟便跟着他们向前飞。黄帝他自己也不明白听到鸟儿的叫声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这叫声好像他自己在哀鸣似的!

其实,宁封子已经提前到了,他就专等王凤来迎接他。

王凤与宁封子是相识的,她快步上前,“宁老前辈,晚辈有礼了!”

“王首领,不必多礼!”他早就在注意王凤身边的男人了,他想一定是黄帝轩辕氏,他在心中不由得冒出来:“好一个黄龙体!”

王凤立即把黄帝一拉,向宁封子介绍:“宁老前辈,他就是夏国的公孙轩辕氏!”

“他是你的什么人呀?”

王凤却一板正经地回答道:“他是我的丈夫!”

黄帝却不由得脸一红,马上对宁封子说:“宁前辈,公孙轩辕有礼了!”然后向宁封子一躬,掩饰他的慌乱。

“两位首领,真是天生的一对!”

王凤见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因为一直站在宁封子的身边,她想:不是他的女儿就是孙女。

“我这小女,看来是你们俩的对手了!”

“小妹妹,我将来还要向你学习阴阳八卦呢?”王凤虽然没有见过她,但早听说宁封子有个素女,小小年纪便精通了阴阳八卦之术,使蜀山氏不再结绳记事了,而改用八卦记事。

“大姐姐,你教我植桑养蚕,我教你阴阳八卦,咱们公平交易!”

西陵国首领与夏国首领结婚,这是普天下的大事,可那时交通不便,却大不起来。宁封子择其吉日后,便在新修的黄帝行宫里举行大礼。在广场前,设置了祭坛,这是黄帝与王凤拜天地的地方。婚礼由巫师主持,宁封子作证婚人。拜过天地,再拜王凤的父母,最后拜证婚人宁封子。黄帝封王凤为元妃,后人尊她为嫘祖。还封桑树为树中之王,然后,嫘祖用桑椹做的玉液琼浆大宴群臣亲友。他俩成亲之日,祥光普照,数座山尖上空出现了金光万道,据说还有凤凰来贺喜。轩辕兴奋不已,他想,我虽到过一些地方,从未想到西陵氏会有这样美的天地,政兴人和,不由得称赞说:“神仙有天庭,人间有西陵。”

婚礼结束了,一个男人立即点燃那准备好的篝火。舞会就开始了。那时,只有简单的歌曲,却没有乐器伴奏,但西陵国却有许多歌手,她们站在一边唱,其他人就跳。今天可不同,因为是庆祝首领新婚,当然得先让新郎新娘跳一曲,他们才好一起跳。

那些歌手开始唱了起来,歌辞大意是:

蜀山哟

大海哟

今天哟

走到哟

一起哟

亲亲哟

嘴儿哟

其实,这最早的情歌就这么简单,只能反复吟唱。新郎、新娘围着篝火自由自在地跳,站在一旁的人不由自主地拾起两块石头相互敲起来,这种敲击声就是当时的伴奏音乐。

黄帝新婚后,而妻子因为是部落首领,她不可能跟他一起到夏国去。她只有选出新的首领后,才能去岐水,因此,黄帝就只得多住一段时间,陪陪新婚妻子。

宁封子也不急着返回蜀山,这样他与黄帝便成了忘年之交,宁封子讲他的长生炼丹之术,黄帝便讲他的医药和种植五谷。

他俩谈到高兴处,宁封子便用缩地法,带着黄帝竟来到蜀山氏都城的青城山,那里正是宁封子修道的地方,叫丈人山,即轩辕黄帝问道于宁封子的地方。宁封因封于宁山,故名宁封。那时洪水泛滥,人民居洞穴,每到山下取水,无取水物,乃以山下润湿的泥土作器皿,容易破碎。偶烧兽肉,宁封在火中得到硬泥,便悟出作陶之理,故传说宁封又为黄帝讲解治陶之术。

嫘祖年纪比黄帝稍大一些,经历的事也比黄帝多一些,她性格很开朗,与内向的黄帝截然相反。她不仅是一位养蚕能手而且还是一位中国最杰出的女政治家,成为黄帝统一华夏的得力助手。中华民族的先祖,人类丝绸的创始人——嫘祖,她的一生,是劳动的一生,光辉的一生。她的伟大功绩可谓:同日月齐辉、与天地并寿。令我们世世代代缅怀和歌颂。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