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民间故事

书生仗义巧救一个义士

书生仗义巧救一个义士

长安城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贪官污吏横行霸道,压榨剥削百姓赋税加征,城中到处是民不聊生的惨状。就在这悲惨的年代里,一个叫高凌云的年轻儒生过着无家可归、食不果腹的生活。

高凌云原是个风华正茂的秀才,可是连年的灾荒使家道中落,双亲相继离世。为了糊口,他只能靠在街头抄写佳句卖文为生。每当夜幕降临,高凌云都得蜷缩在街角的破石桥下渡过漆黑的长夜。

一个风雨交加的傍晚,高凌云瑟瑟发抖地坐在街头,突然一阵喧哗传来。他抬头一看,只见几名官兵正押着一个身着囚服的人前行,那人浑身狼狈、遍体麟伤。

\"喂,你们押解的是什么人啊?\"高凌云好奇地问道。

\"哼,你个乞儿也敢多嘴!\"一名官兵怒斥一声,抡起了手中的棍棒就要打他。

\"且慢!\"另一名官兵拦住了同伴,微微一笑说:\"这个人叫王钟远,因为策动起义反抗朝廷而被捕,现在就要押解到刑场伏法了。\"

高凌云听了,心中暗暗吃惊。只见那囚犯面容正气凛然,丝毫没有犯人的狼狈模样...

高凌云定睛一看,不禁吃了一惊——这位王钟远先生与自己竟然有七八分相似!同是一头青丝,粗眉大眼,体型身材几乎如出一辙。若非囚服和铁镣加身,定会认错了是亲兄弟。

\"这位王先生,您与我的面貌何其相似啊!\"高凌云忍不住出声说道。

押解的官兵们听了,都被这怪异的巧合惹得狐疑不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间充满了诧异。而王钟远听到这话,也微微一怔,上下打量了高凌云一番。

\"不错,你我长相确实有几分相像。\"王钟远沉吟着说,\"也真是神人所赐,竟让我在最后的行刑之途上,遇到了如此分外眼熟的面孔。\"

高凌云听了,心中顿升一股悲愤交加之感。眼前这位与自己判若孪生的王先生,竟是个替天行道、力保民间的良心人物,却被奸佞小人陷于如此绝境,岂不是可悲万状?

就在此时,一个身着乱蓬布衣的小贩闻声走了过来,好奇地打量着高凌云和王钟远并肩而立的景象。

\"你二位这是...兄弟啊?\"小贩问道。

\"不,我们并无亲缘。\"高凌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只不过是有些面相相似而已。\"

小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即说:\"那位被捕的王先生,据说是因为积极资助百姓起义、反抗朝廷苛政,才遭到这样的厄运。可惜他们失了手,如今只好被送上刑场了。\"

高凌云的眼睛陡然放出一丝亮光来...

小贩的话如一枚火种,瞬间点燃了高凌云内心深藏的愤怒与不平之火。

曾几何时,他也想过发动起义、匡扶社稷,只是这片热血早已被生活的重压扑熄了。眼下,这位王钟远先生不惜冒着生命危险,维护民众权益,着实令人钦佩。更何况,他与自己的容貌竟如此相像,实在是天意使然。

\"前辈,你可有什么办法,能帮助王先生摆脱这番劫难吗?\"高凌云上前一步,凝望着王钟远的眼睛恳切地说。

王钟远皱了皱眉头,沉默片刻后说:\"如今朝廷虎视眈眈,我的同伙们也都四散逃亡,实在是穷途末路啊。\"

\"那怎么行!\"高凌云急切地道,\"你是为民除患的贞烈之士,怎能就这样白白送命呢?\"

说着,他突然灵机一动,仿佛想到了什么主意。只见他飞快环视四周,最后目光落在一家钱庄门口,站着个手握重金、身着锦衣的富商身上。

\"我有个主意!\"高凌云压低了嗓音说,\"只要我能将那人的钱财抢去,定能引起混乱,你就可乘机脱身了!\"

\"何方...\"王钟远还想说什么,高凌云已是如箭离弦般奔向了那家钱庄!

大胆的计谋果然令高凌云得逞,在一片混乱中,他成功引开了官兵的视线,为王钟远的逃脱赢得了时间。

然而就在王钟远被同伙们救起后,他看到了高凌云正孤立无援地躲在一条阴暗的小巷中,被官兵团团包围,暗自心生担忧。若非这个年轻人临危不乱,自己如何能活着逃出生天?

\"兄弟,你快随我们走!\"王钟远大喝一声,冲进了小巷,挥刀反击过来的官兵。

\"前辈,你们先走!\"高凌云面色坚定地说,\"我来扰乱他们的视线,你们尽快撤离!\"

说罢,他奋力挥起拳头,将一名官兵打翻在地。王钟远见状,连忙拽过他的手臂,将他拉到身后。

\"你已是我的知己好友了,怎能就此抛下!\"王钟远喝道,\"且随我来,日后好为大家录事!\"

高凌云踌躇片刻,想起了等候在家中的母亲和妹妹,心想如此下去只怕难逃一死。最终,他坚定地点了点头,决定跟随王钟远离开长安,离开那片生他养他的故土。

就这样,高凌云和王钟远在一片混战中逃出了城门,一路狼狈北上,终于在一处僻静的深山中找到了落脚之地。尽管身无分文、衣不遗体,但高凌云暗自下定了决心,誓要同王钟远并肩作战,力挽狂澜,扭转民不聊生的悲惨遭遇。

在匿藏于深山腹地的营地里,高凌云思绪万千。相比温馨的家园,这个简陋的营地着实陋勾,却也成了他暂且安身的归宿。每每夜阑人静时分,他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故乡中等候着的母亲和妹子,曾经美好的日子如走马灯般在眼前一一展现。

\"娘,是儿违背了您的期望,抛家舍业投身于这场硝烟弥漫的仗阵之中...\"

\"妹妹,你别怪哥哥对不起你,总有一天,我定会凯旋而归...\"

可是一转念,高凌云又告诫自己,如今正当国祚社稷将不保的危急关头,朝廷腐朽已是箭在弦上了,再不勇于维权匡扶,恐怕流离失所的遭遇还将重演。眼下,唯有跟随王钟远先生并肩作战,方能重扶民心、挽救社稷。

于是,每当黎明时分,高凌云总会起身习武练兵。在王钟远的指导下,他由一个儒雅秀士渐渐成为了一个驻马的勇士。虽然文采风流无多,却也颇有几分武力可以一展。

\"凌云啊,你果然是个人才。\"有一次,王钟远在对练过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当年倘若有你这般助手,也不致陷于如此绝境了。\"

高凌云笑了笑,说:\"前辈过奖了。都是多亏了你的教导,我这才有今日的造诣。\"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高凌云就这样在王钟远麾下,参与了一场又一场的会师战役中。

凭借着过人的谋略才干,他为王钟远出谋划策,使得他们屡建奇功,攻无不克。一时间,\"钟王配凌\"的名号响彻京师,成为了朝野上下无人不知的英雄事迹。就连高凌云未曾谋面的妻儿,也为之感到无比自豪。

每当收到家书时,高凌云便会独自一人去营地的僻静角落,默默拈读母亲和妹妹的来信。字里行间,是对他倾注着万千思念,却又无比欣慰于他英勇卓绝的事迹。一滴热泪不经意间滑落在那油渍斑斑的旧书信上时,高凌云总会下定决心,再接再厉,直到扶助明君,振衰起败。

而公孙龙王钟远这些年来也是赞口不绝。在他眼中,高凌云不啻就是当世的良师益友,是文理武功兼优的不世英豪。在营中,两人无话不谈,谈兵论将,把酒纵谈。有时还会嬉笑玩闹,像极了无话不说的亲密兄弟。

就这样,在鲜血与硝烟的岁月里,两人的友谊日益加深。高凌云对王钟远有如亲人般的依恋,而王钟远也将高凌云视为知心挚友。就连营中的将士们,也都暗自羡慕这对患难与共、生死相随的战友。

然而,就在胜利的曙光初现之时,一场意料之外的惨败却给这对好友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那是一场决定命运的大战。在王钟远的精心部署下,义军渐占上风,眼看就要一举击溃朝廷官军。可谁曾料到,敌军竟然准备了狡猾的伏击之计!

就在义军将士们骄傲自满、松懈大意之际,敌军蓦地发起了疯狂的进攻。高凌云和王钟远眼见着上千名将士阵亡,几乎陷入绝境。

\"凌云啊,事到如今,恐怕我们也难逃一死了!\"王钟远叹了口气。

\"前辈何出此言?\"高凌云眼见王钟远脸色惨白,显是身中重伤。他顿时心如刀割,急得热泪盈眶。

\"你是我最后的知己了。\"王钟远微笑着说,\"我们曾立下了不世之誓,今日便是时候去践行了。\"

说罢,他一口气打开身旁几个火药筒,点燃了导火线。高凌云一怔,旋即会意,连忙与王钟远并肩而立,准备于这个最后时刻,同归于尽。

\"钟远兄,今日之事,你我并无遗憾。\"高凌云紧紧拽住王钟远的手,语重心长地说,\"来生还望与你并肩而行,再续这未完的大业!\"

\"好兄弟!\"王钟远深情凝视着高凌云,虽满身杀伐之气,眼神中却饱含赤子般的情谊,\"来世我定拥你入怀,与你水火不离!\"

两人相视一笑,任由眼前的硝烟弥漫而来。就在彼此怀抱中,生命的最后火花逐渐熄灭。而他们那曾经闪耀过万众瞩目光芒的双眸,也终究黯然失色、永恒定格在了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