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民间故事

婚姻计中计

婚姻计中计

她唤作彩云,今年十六岁,在家中排行第二,上面有个哥哥唤嘉禾,大自己八岁,她还有一个弟弟唤嘉明,比自己小六岁,父母在她十岁那年出了意外,双双离世,从此后,兄妹三人艰难的生活着!

那一年哥哥刚刚好十八岁,原本订好的亲事,因为父母的离开,对方也反悔了!虽然哥哥很是难过,见妹妹,弟弟年纪小,强装镇定,承担起了照顾他们的担子!

父母在时,常常就跟着一起下地干活,上山砍柴,采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为了不让妹妹和弟弟饿着,他很是努力的干活赚钱,每天天不亮就下地干活,得空上山砍柴卖了赚钱!

彩云懂事,平时照顾着弟弟,打理家务,在屋旁侍弄着母亲留下来的那块土地!种上瓜果蔬菜!

村里李婶子热心,常常来帮忙,她见彩云懂事,手脚勤快,就让她得空了就去她家,学习女红!

原来李婶子做姑娘时,手就很巧,习得一手不错的刺绣技术,平时会接些活回来做,赚些钱改善生活!

彩云很懂事,也勤奋,跟着李婶子学习女红刺绣,每天认真学习,回家后反复练习,每一个针法,每一个走针都做的很是标准,李婶子见了很是欣慰!

很快彩云也能帮上忙了,做些简单的花式,慢慢的彩云手艺也变得精湛了起来!

李婶子接的活也多了起来!彩云也都赶上李婶子的进度了,钱也赚了多了起来,此时哥哥也已经二十出头了!

兄妹勤快,家里的生活也好了许多,为了让哥哥娶上媳妇,彩云勤俭节约,省吃俭用,把钱都攒了起来!

后来在村里胖婶子的撮合下,娶了住在隔壁村子,她远房表侄女阿花,成亲后,家里生活宽裕了许多,阿花很是勤快,他们成亲不久之后,就怀了身孕,彩云忙里忙外,一边照顾着嫂子,一边做着女红,维持家里的生计!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阿花生下一个儿子,取名阿德,这个孩子的到来,为这个家增添了许多的乐趣!

这一年,彩云已经十六岁了,十里八乡很多的媒婆上门来提亲,大家都知道彩云不仅长得漂亮,勤快,而且女红手艺了得,谁要是娶到了她,就享福了!

彩云知道,那些提亲的男子打得什么主意,所以全都一一拒绝了,表示自己还小,过两年再说!

虽然彩云如此说,当时上门提亲的媒婆还是没有停,家里的门槛都要踏烂了!

有一日,有个打扮的富贵的女人上门来,她自称是城里的媒婆,姓王,扭着腰肢,笑得见牙不见眼,说道:“彩云姑娘,你有福了,城里陈公子看上你了,要你做他家二房姨奶奶,以后吃香喝辣!过富贵的生活!”

彩云从来就没有想过嫁给富人家里去做小,所以想也没有想就说道:“婶子,谢谢你跑这一趟,我不愿意嫁!您请回吧!”

陈家在城里是数一数二的富户,与官府也有一定的渊源,别说做二房姨奶奶,就是做个外室,或者是通房丫鬟也是天大的富贵了,王媒婆见彩云如此不知好歹,很是生气。

怒道:“你这乡下丫头,好生不懂事,给陈家看上,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哪里轮得到你说不愿意!你就等着吧,这几天,陈家就会来下礼!”王媒婆放下狠话就扭着水桶腰走了!

陈家在城里是做布行丝绸生意,而且还有自己的绣坊,生意做的很大,彩云的女红远近闻名,很多小作坊都想把彩云娶回家去,让自家里的生意更上一层楼!

陈家自然也是这个想法,原来彩云与李婶子接的刺绣活,都是从陈家接来的,久而久之,他们发现李婶子送来的绣品,走线,针法行云流水,各种花式也做的比绣坊的绣娘更饱满,也更受欢迎!

更是巧的是,陈公子在街头闲逛时,遇到在街头卖绣品的彩云,便一眼万年看上了她,经过多番打听,得知是彩云做女红了得,而且自己作坊里的绣品很多都出自她的巧手,便与父亲商量!

陈老爷得知情况后,自然同意,说道:“你看着办就好,但是她嫁进来后,能去绣坊帮衬,让我们绣坊的生意锦上添花!”

陈公子保证道:“爹,彩云姑娘,喜欢刺绣,她会答应的!”

只是陈公子没有想到的是,王媒婆带回来的消息,给他狠狠泼了一盆凉水,透心凉!

“什么,她不愿意?我们堂堂陈家,她竟然看不上眼,哼,这可由不得她……”陈公子放下了狠话。

阿花问道:“彩云,那个陈家或许不会放过我们,这可要怎么办呢?”

彩云也不是没有想过后果,可是她就是不想跳进火坑里去,陈公子是陈老爷的独子,性格乖戾,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在城中的风评并不太好!

更何况彩云早就有自己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可以托付终身的男子,他便是隔壁村子的男子名唤刘海涛,是个猎户!

当年彩云上街回来,半路上被几个无赖欺负,幸好刘海涛经过,便出手帮助了她!

刘海涛长年在山上穿梭,体格健壮,使得一手好箭法,那几个无赖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只好骂骂嘞嘞留下狠话道:“小子,你给我等着……”便逃也似的跑了!

之后刘海涛便主动送彩云回家,他们一路上说着话,相互之间也有了初步的了解!

彩云:“刘大哥,谢谢你,我到家了,要不进屋喝口茶吧!”

刘海涛也是一个腼腆的男子,第一次见面就登门,觉得不妥,便拒绝了,说道:“彩云姑娘,不了,我也该回去了,改日再登门拜访!”

说来也是缘分使然,在之后的日子里,彩云常常上街卖绣品。而刘海涛也是常常上街卖猎物,他们常常都会在街头遇上,然后卖完东西后,就一起回家,每次刘海涛都会把彩云送回家去,一来二往,两人便生了情愫!

不想却被陈家胡劫了,这让彩云很是生气,那个陈公子,她根本就不认识,也不愿意嫁给他!

很快陈家便送来了几马车的彩礼,那些彩礼堆满了整个院子,彩云根本就拒绝不了!都是强制搬到院子里的!

此时的彩云已经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了,自己家就是一农户,家里种的地还是陈家的,如果得罪了陈家,他们兄妹几个便将坠落万丈深渊!永世不得翻身!

哥哥说道:“彩云,要不,你跟着海涛逃吧!”

海涛也特意上门来,表示自己愿意陪她走遍天涯海角……

彩云也早就有了此想法,可是自己跑了。哥嫂还有弟弟,侄儿他们要怎么办,陈家能放过他们吗?彩云做不到如此自私啊!

就在彩云一家沉浸在两难境地的时候,傍晚时分,一家人坐在院子里唉声叹气,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笃笃笃”就如一声春雷,把几人都给惊到了,最后还是彩云鼓起勇气开了门。

只见门外站了一个乞丐打扮的阿婆,彩云心地善良,见了阿婆如此打扮觉得或许需要帮助,便问道:“阿婆,您这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阿婆回答道:“姑娘,我就是肚子太饿了,想讨点吃食,不知是否方便啊?”

彩云见阿婆满头银丝,衣衫褴褛,右手拄着拐杖,左手拿着一个不像样的破碗头,脚上的一双草鞋早就磨破了,就剩下一根绳子绑在脚踝处,脚趾头都给磨破了,还淌着血呢?

彩云心里一阵心疼,她小心扶着阿婆,一边说道:“不就是一口吃的吗,没什么不方便的,快快进屋去!”

院子里的几人见是一位讨食的阿婆,也都纷纷起身,把阿婆迎进屋子,让她坐在桌前!说道:“阿婆,您先坐下休息一下,我们马上去准备。”随后彩云与阿花赶紧去厨房准备晚餐了!

阿婆打量着这个家,嘴里说着感激的话,“你们都是好人,善良的人,会有好报的!”

不久之后,彩云,阿花端来晚餐,“阿婆,来吃饭了。”

阿婆说道:“我怎么能与你们坐一桌吃饭呢?”随后拿出自己的破碗继续说道:“给我些吃食,我出去吃!”

彩云拉住阿婆说道:“阿婆,我们都是普通农户,没什么好吃的,您如果不嫌弃,便坐下来吃吧!”

说到了这个份上,阿婆也就不多说什么,就这样六人围坐在桌前,一起吃起了晚餐,彩云端着碗想起那婚事,根本就没有胃口,静静地看着桌上的饭菜发着呆……

阿婆见彩云一脸的忧愁,便问道:“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不开心!”

彩云见阿婆吃饱了,就把自己的遭遇给说了出来,阿婆看着院子里的彩礼,说道:“这些彩礼真是丰厚,看来陈家也是挺看重这门婚事啊!”

彩云却说道:“我只是普通农家女,高攀不起,而且我们只想过普通人粗茶淡饭的生活!”

阿婆说道:“如果你不愿意嫁,我有个好办法!你只管离开便是,只是一定要考虑清楚了!开弓没有回头箭啊!”

就在当天晚上,彩云带着包裹避开外面盯梢的人,偷偷离开了村子,她去找刘海涛私奔了!

刘海涛见彩云急色匆匆来找自己,也是赶紧收拾好了行囊,他们趁着月色离开了!

他们两人走了几天几夜,饿了就拿出干粮充饥,困了就找个破庙,旧宅应付一宿,也不知走了多远后,来到一个陌生的小镇!

刘海涛说道:“彩云,要不咱们找个客栈好好休息,洗漱一番吧!”

此时正值大热天,他们为了赶路,出了满身臭汗,确实难受,对于彩云来说,比起身上的不适,但也是无所谓,如今听海涛说出来,便同意了!

他们找了一间偏僻的客栈,海涛在外面看守着,让彩云洗漱,换洗干净,然后自己也去洗漱。

海涛唤来小二,上了一些吃的,吃饱后,彩云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海涛说道:“彩云,先别着急,先休息一晚,明天一早我们再走吧!”

彩云想着也可以,因此两人就在客栈住了一晚,海涛打地铺,彩云睡床上,一夜无话……

第二日一早,彩云醒来后,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她慌了,大声喊道:“海涛,海涛,你在哪里?”

此时一个打扮的非常漂亮的妇人笑呵呵上前来,说道:“别喊了,他早走了……”

彩云见这个妇人就不像是善人,她惊慌失措了起来,她喊道:“你是谁?我为何会在这里!”说着就要往外走!

那妇人笑眯眯道:“姑娘美如天仙,真是让人怜惜,这里是瑞红楼,是天下男人最喜欢来的地方,我是你妈妈!以后你就叫百合。”

彩云此时才明白过来,自己身在何方?她害怕极了,站起身,就要往外面跑去,那个老鸨吆喝一声,“来人……”

几个手持棍棒的男子从外面进来,围在彩云身边,老鸨继续喊道:“宝娟,把百合带下去洗漱打扮,调教一番!”

彩云跪在老鸨面前请求道:“求您了,放过我吧!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在你手上!但这都不是我的本意!”

老鸨冷笑道:“放过你,想的美,我花了200两银子在你情哥哥手上买过来,怎么可能放过你,你当我瑞红楼是慈善所?”

彩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海涛能把她卖了,她听到这样的消息,真的很难相信,“不可能,刘大哥不可能这样对我的,不可能……”

老鸨见彩云如此,便好心的告诉她,原来刘海涛不知什么时候迷上了赌博,不仅输掉了所有的积蓄,把家里的田地,值钱的全都变卖了,最终还是欠了很多银子!

被鬼迷了心窍的他,见彩云如此信任他,便心怀鬼胎,趁彩云睡着了后,便偷偷把她卖到了瑞红楼!

彩云得知事情真相后,整个人都瘫倒在了地上,恨自己识人不清,遇人不淑,让自己陷入困境!

几个人正要把瘫在地上的彩云拖走,此时,大门被人一脚踹开,进来十几个人,每人手持长剑,然后排成两排。

外面又进来一个男子,带着金色面具,只露出一半的脸,穿着冰蓝色的上好衣袍,袖口绣着淡蓝色兰花纹,袍内露出银色镂空彩色镶边,腰系玉带,摇着一把象牙的折扇,笑意吟吟走了进来。

老鸨看着这情形,就知道遇上哪家富贵公子或者官宦人家了,赶紧笑眯眯地上前询问道:“不知公子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俊公子摇着玉扇,指了指瘫在地上的彩云,说道:“我要带走她,开个价吧!”

老鸨经历过大世面的人,自然知道这个公子得罪不起,便说道:“既然公子瞧上她了,那便是她的福气,更是我们瑞红楼的福气,公子带走便是,谈什么银子就伤感情了!”

俊公子让人带着彩云,又让手下留下五百两银子,转身离去了!

老鸨看着远去的背影,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拍着胸膛道:“唉,这是哪家公子,如此大排场?”

程管事提醒道:“会不会是城里的陈公子,据说他来到了小镇,不过手下并没有打听到,他来所为何事,不过这个做派,倒像极了他!”

老鸨也是庆幸刚才并没有为难他,更没有对彩云做下什么伤害之事,不然真不知能不能见着明天的太阳!

马车上,彩云惊慌道:“你们是谁?”

俊公子回答道:“本公子姓陈,是你未来夫君!”说着摘下了面具来!

彩云诧异道:“是你?”

“就是我,重新认识一下,我姓陈,在城中做布匹绸缎生意,去你家提亲的便是我……”陈公子说道。

彩云想起他们初次见面的情形,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原本是艳阳高照的大晴天,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就要落下了!

此时彩云正在街头卖着绣品,这突如其来的恶劣天气,顿时让她不知所措,手忙脚乱的收拾着东西,突然一双大手伸了出来帮忙收拾,在大雨来临前,收好了一切,两人跑到了一间酒楼门口避雨!

彩云感激道:“多谢公子出手相助。”

陈公子摆手说道:“姑娘不用客气,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要不姑娘就送方绣帕给我,作为谢礼!”

彩云随手从自己衣袖里掏出了一方自己留着用的绣着兰花的绣帕递了上去!

正是夏季的天气,变幻莫测,才一会功夫,雨就停了,乌云散去了,太阳又当空照,彩云告别了公子,匆匆先回家去了!

陈公子在后面追,喊道:“等等,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彩云在街头东转西转,就不见了身影!陈公子恼自己刚才没有问清楚姑娘的芳名,住在哪里!

他招来贴身小厮道:“快去打听一下,这个姑娘的情况!”

经过多方打听,才打听清楚彩云的地址,之后的陈公子,更是茶饭不思,一心只想着彩云,这才找了媒婆上门提亲!

只是那个媒婆好心办坏事,太过强势,把彩云给吓到了,这才导致她萌生了逃跑的念头!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彩云问道!

“那天有个阿婆告诉我,说是你有危险,便把你们的行程告知了我,所以我们才能一路尾随跟踪,找到你们!”陈公子说道。

“阿婆,哪个阿婆?”彩云心里疑惑极了!

那个阿婆并不是凡人,她是得道的仙人,多年前下凡间历刧,成了无家可归之人,幸好被彩云遇到了,所以就把她带回家住了几天!

几天后,阿婆便悄然离开了,彩云一时半会还在自责,认为自己招待不周啊!

时隔几年后,没有想到,阿婆又上门来,原来当时阿婆是要告知她真相的,只是她见彩云如此执着,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嫁给陈公子,所以便暗中给陈公子送信,自己也去暗中跟踪保护!

她希望彩云能够撞下南墙,才能看清楚事情真相,也让她明白刘海涛的嘴脸!彩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恨极了刘海涛如此算计自己!

不久之后,陈公子把彩云送回家去了,说道:“你在家好好休息,三天后迎亲队伍就来接亲,好好准备一下!”

几日后,彩云上了花轿,一路上敲敲打打,好不热闹啊,正当他们的花轿经过闹市时,突然一些熟悉的声音传来,彩云不由自主掀开了花轿的帘子!

一个男子浑身是血,躺在地上,嘴里一边求饶,“求你们了,放过我吧!我再也不赌博了,我会慢慢把银子还给你们的!”

彩云见了,直接就放下了帘子,她不想见到他,让她觉得恶心,花轿就在刘海涛面前经过!

有一阵熟悉的香味直冲刘海涛的鼻子,他怔怔地看着花轿远去!喃喃自语道:“对不起,对不起……幸好还来得及。”

花轿一直抬进了陈家的院子,陈家确实很重视这门婚事,院子里亲朋好友都来见证他们的幸福,整个院子里热闹非凡!

在亲友们的祝福下,他们拜堂了,之后就被送进了洞房里,陈公子去外面招待客人!

夜深人静的时候,一对新人喝起来合卺酒,四目相对,太多的语言都显得多余,屋里的灯灭了,夫妻恩爱一夜到天明!

婚后,彩云自然而然便去了绣坊,陈老爷全权把绣坊交给她打理,彩云喜欢刺绣,用心经营着绣坊的生意,又对绣娘们进行培训,提高刺绣基本功!

有一日,彩云从绣坊回来,路上被乞丐拦了下来,那个乞丐跪在彩云面前,痛哭流涕,一边打自己,一边忏悔!

“对不起,彩云你原谅我吧!我真是鬼迷了心窍,怎么就迷上了赌博,这才害得我众叛亲离,无家可归,成了乞丐!”

彩云对他可是伤透了心,扔给他十两银子说道:“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大路朝边,各走一边,此后毫无瓜葛,别来找我了!”

刘海涛看着彩云决然而去,心痛的要窒息了,他默默地看着彩云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我希望陈公子能够永远爱你,把你捧在手心里!”

彩云嫁到陈家后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可怕,陈家人对她很是客气,陈公子对她很是宠溺,每日忙完生意后,都陪伴着她!让她感到很是幸福!

不久之后彩云便怀了身孕,这把陈公子高兴坏了!

一年后,彩云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在院子里散步,她的旁边陪着的就是陈公子,他们一大家子幸福地生活着!

故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