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民间故事

男子婚后出大事,路过寡妇门口

男子婚后出大事,路过寡妇门口

明朝,山东万泉县。

邹凌柏正在家中宴请宾客,今天是他的大喜之日,院子不大,来的人却很多。

邹凌柏出生穷苦人家,但他天生力气大,心肠又好,喜欢打抱不平,被人推荐到县衙做了衙役。

做衙役的时候,邹凌柏屡立奇功,特别是三年前抓获了两个江洋大盗,县令特别奖励了他一百两银子,还升了都头。(和武松那个都头差不多,算是衙役首领,县里面自己招募的。)

嫁给邹凌柏的新娘子叫杨娟,是杨秀才的女儿,杨秀才在县里也算富裕人家,杨娟聪明漂亮,知书达理。

宴会的时候,宾客都很开心,唯独角落里的张寡妇,张寡妇三十来岁,不过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人很漂亮,虽然带着一个三四岁的孩子,还是有很多追求者。

生活中遇到一些大事小事,都是邹凌柏帮忙,久而久之心生好感,原本还想找个媒婆帮忙说说,想不到邹凌柏已经娶了杨娟。

张寡妇喝了一杯酒,心里有点苦,悄悄离去。

宴会之后,县令又给他放了三天假。

在母亲的催促下,邹凌柏和杨娟去庙里烧了香,回家的时候,见到一个衙役,衙役欲言又止,只是笑了笑。

隔天,邹凌柏回到县衙,几个差役窃窃私语,最后还是叶峰说:“邹都头,有你一封信,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邹凌柏把信拆开,字迹十分工整,应该是找人代笔,信上说:“邹凌柏,三日之后我去找你,我要你血债血偿,罗啸天。”

罗啸天是江湖有名的大盗,三年前一次意外被邹凌柏抓获,判了十八年,发配沧州。

邹凌柏成亲之日,新皇帝继位,天下大赦,罗啸天被释放了。

邹凌柏看看众人,众人摇摇头,叶峰说:“邹都头,你还是躲一躲吧,这种人咱么惹不起。”

众人也随声附和,认为罗啸天这一次是有备而来,据说还带了三个帮手,都是江湖一顶一的高手。即便县衙所有衙役出动,都没有胜算,上一次能抓住他完全是个巧合。

邹凌柏犹豫再三,找到县令。

县令面色沉重,心想:罗啸天这一次是针对邹凌柏,和衙门没有关系。

县令说:“邹都头,我建议你还是以退为进,毕竟现在你也是有家室的人,凡事要想想你老母亲和妻子,县衙你不用担心,我给你放假,你就当做出去游山玩水,等过了这个风头再回来,他们大盗也不会真的追你不放。”

回家之后,邹凌柏先告诉了母亲,母亲让他不要声张,说:“我一个老太婆,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你带着杨娟出去躲几个月。”

杨娟什么也不知道,跟着邹凌柏乘车一路南下。

走了一天,杨娟感觉很奇怪,问:“到底去哪里,当初嫁给你就是因为你做事光明磊落,有什么事不能说?”

在杨娟的追问之下,邹凌柏才说了实话。

杨娟:“不能逃,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江湖大盗都是穷凶极恶之徒,难道我们有家不能回,邪不胜正,我们还是回去吧。”

邹凌柏:“可是,他们人数众多,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杨娟:“不怕,你平时帮了那么多人,大家也会帮你的,我们回去再想想办法,再说那个罗啸天刚一出狱就要杀人,这次我们还能把他送到大牢。”

邹凌柏调转方向马上回家,距离罗啸天说的日子还有一天。

邹凌柏先是找到衙门的朋友,平时大家称兄道弟,关键时刻却避而不见。

邹凌柏又找到苏员外,苏员外开了一间当铺,家丁十多个,每一个都身强力壮,其中一个叫王武的还是邹凌柏好朋友。

邹凌柏说了自己的处境,但是苏员外摇摇头,十分抱歉地说:“真是不巧,王武他们出去办事了,如果在家的话,当然没话说,现在我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如果还有其他需要帮忙的你尽管说。”

邹凌柏又去正远镖局,镖局大门紧闭,敲了三下也没人开门。

上一次正远镖局遇到土匪,还是自己带着衙役赶过去,才保住了三车货物。

没事的时候是朋友,真有事了一个人也找不到,邹凌柏叹息一声往回走,忽然被人喊住。

抬头一看竟然是张寡妇,张寡妇招手,邹凌柏跟了进去。

张寡妇:“我都听说了,你不能回家,罗啸天可不是好惹的。”

邹凌柏苦笑,说:“不碍事,抓的坏人太多,有一两个回来报复的很正常。”

张寡妇:“你可要小心了,那些人都是杀人如麻,要不你先出身躲躲,我这里还有五十两银子,你拿着。”

邹凌柏急忙推辞,说:“不能要。”

张寡妇:“要不然吃去找叶峰,他人挺仗义的,估计能帮你。”

突然,叶峰站在门口,说:“我不帮!”

张寡妇:“你怎么这么说,你们可是好兄弟呀。”

叶峰:“好兄弟!原本我在衙门好好的,自从他来了,抢了我得都头位置,连你也不和我说话。照我说,你还是赶紧逃命去吧,上一次如果不是罗啸天和万恶两败俱伤,那怎么可能会抓住他们!”

邹凌柏有些吃惊,想不到平时的好兄弟竟然如此仇恨自己。

叶峰把缰绳递过来,说:“这是县衙跑的最快的马,你马上走,你母亲骑妻子我来照顾。”

邹凌柏也想逃,但是妻子的话回想在耳边: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回到县衙,邹凌柏又收到了一封信,信上说:明日后山枫叶寺。

回家后,母亲做了丰盛的晚饭,杨娟把他的宝剑擦拭干净,剑穗剪得整整齐齐。

第二天,邹凌柏辞别母亲妻子,带好宝剑直奔枫叶寺。

等到中午的时候,远处来了四个人,为首的是个瘸子,拄着一根拐棍,后面跟着三个人,身形高大。

死人来到近处,邹凌柏看了一下,罗啸天怎么没来,难道他放弃了。

为首的瘸子咳了一下,说:“你小子还算有胆量,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邹凌柏上下打量,以前身材魁梧的罗啸天怎么变更成这个样子了。

罗啸天在沧州大牢的时候,有一年冬天烤火,引起大火,掉下的房梁砸断了他的腿,大火还烧坏了他的脸,所以现在变成瘸子,而且面目全非。

罗啸天准备抽刀,忽然倒地。

邹凌柏抬头一看,杨娟和杨秀才带着几个衙役冲了过来,但是这几个衙役都不认识。

原来是杨娟让杨秀才写了状子,说是有人奸淫尼姑,地点就是枫叶寺,杨秀才写的绘声绘色,说是有三个无赖蓄谋已久,想要奸淫山上的二十多个尼姑。

旁边县城的县令是杨秀才的好友,马上派衙役抓人。

邹凌柏急忙抽出宝剑,帮着抓获了罗啸天四人。

事后,四人被旁边县关入大牢,因为奸淫尼姑,打了二十大板,罗啸天伤势严重,当场死亡。

邹凌柏因为抓捕有功,去了旁边变县城做了衙役。

张寡妇带着孩子也搬了过去,开了一间豆腐铺子,叶峰终于如愿做了都头。

(故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