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民间故事

一罐银子

一罐银子

从前,有两个相好的朋友去看戏。年龄大的叫守康,小的叫韩利。他们正走着,看见一对喜鹊在石头坎上“喳喳”直叫,等他们走到跟前,喜鹊便钻进石头缝里不见了。两人觉得奇怪,上前扒开石头,里边竟是一罐白花花的银子。二人喜的说不出话来,一商量,说定先看戏,看完戏后,再平分这罐银子。便把罐子放回原处,把石坎垒好,继续赶路。

这韩利平日是个游手好闲、贪利爱财的人。看见那白花花的银子,心里鼓捣开了,盘算怎样独占这银子。走着想着,一不当心,被石头绊了一跤。

守康赶急扶起,关心地问:“小弟,摔伤没有?”韩利顿时心生一计,双手捂住肚子,蹲在路边,无病装病,哑着声音说:“大哥,我的老病又犯了,肚子疼得厉害。”

守康是憨厚本分人,听了韩利的话,真当他犯病了。便说:“小弟挣扎着再走几步,到前头寻个先生,看好病咱俩再去看戏。”韩利挡开守康的手说:“我家里常备有药,平日病一犯一吃药就好了。今晚的戏,小弟不能去看了。”“那我送你回家。”韩利见守康要送他,忙推辞说:“听说今晚的戏好看,天色不早,你还是看戏去吧。我慢慢走回去,明早咱们再来分那罐银子。”守康也不勉强,便独自走了。

韩利见守康走远了,站起身来,三步并作两步,朝藏银子的地方走去。到了石坎跟前,他迫不急待地扒开石头,取出罐子一看,天呀,咋回事,刚才一罐白花花的银子眼下却是一罐子清水。韩利气得发呆,心里话,就是清水,我也不能和他平分。他端起罐子一仰脖,“咕嘟咕嘟”把一罐清水喝得一滴不剩。韩利喝了那罐清水,朝家里走了没有多远,肚子真疼了起来,越疼越厉害,豆大的汗珠不停从额上滚下来。好不容易走到前面的村子,来到守康家门前,已是精疲力尽,动也不能动了。

守康的妻子淑珍因丈夫看戏不在家,正准备睡觉,听见韩利叫门,连忙打开门。韩利上前哀求道:“嫂子,我走到半路肚子疼的实在走不动了,叫我在你屋歇一晚吧。”淑珍问:“你回来了,你守康哥呢?”韩利说:“我先回来,我守康兄他自己看戏去了。“你兄不在家,你深更半夜来借宿,不是嫂子不通情理,只怕旁人盯见说闲话。”韩利急忙说:“嫂子,兄弟给你磕头了,看在我守康兄的面子上,让我歇在你屋楼上,我实实在在是撑不住了。\"淑珍也是软心肠,看他真的是有病,救人当紧,所以也没再说啥,就把韩利让进屋,服侍他在楼上安歇了。自已又到邻家叫了个姑娘过来作伴。

韩利在楼上哼哼叽叽疼得直打滚。临明时,他突然急着想拉肚子,没等到走下楼,就“噗噗腾”地在楼角拉了一滩。韩利一看闯祸了,自觉无脸见人,下了楼,不打招呼就溜走了。

天明了,淑珍见韩利走了,便上楼收拾被褥,只见楼角堆了一堆白花花的银子。

等守康回家,淑珍就把韩利来家过夜的事和银子的事给丈夫学说一遍。守康猛然记起昨天与韩利说定一块分银子的事。淑珍说:“既然说定了,不如去看一下,免得叫韩利说咱不守信用。”守康连连点头急忙走出家门。

不一会儿,淑珍见守康提了个空罐回来了,就问他:“你分的银子呢?”守康说:“真的怪了,昨天我和韩利明明说好一块分银子,刚才我去一看,银子光光的,只剩下个空罐。想必是韩利昨夜一个人把银子取出来,放在咱屋楼角,等我回来再分。”淑珍说:“咱不能独占这银子,分一半给韩利送去吧。”

守康也没耽搁,拿了银子朝韩利家直奔。韩利正在家里吃午饭,见守康来了,当是来问他要银子,心里“腾腾”直跳,脸上是青一块白一块,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大哥,来··啦。”

守康看韩利的脸色不好,忙说:“小弟你安心养病吧,你看哥给你送银子来了。”便把银子取出来放在桌上。守康笑着说:“兄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不是说好一家一半银子,你为啥把银子全放在我家?你这不是叫我这当哥的做不仁不义的人嘛!”

韩利看看银子,又听了守康的一席话,感动地哭起来,便上前跪在守康跟前说:“大哥呀,小弟我做了亏心事,对不起你呀···.”守康弄清了根根梢梢,便对他说:“小弟呀,为人在世要实诚,亏心事做不得!”

从此,韩利痛改前非,和守康成了真正的要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