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民间故事

小寡妇卖牛

小寡妇卖牛

早些年前,在农村什么时候最热闹?又是哪里有最热闹呢?,肯定是集市上啊!那么在集市上,又是哪里的生意最火爆呢?它就是集市上的牲口市场了。

家里的牲畜,对当时的农村人来说,那可是一家人的全部家当,所以,在这个市场上的交易,那是最为热闹,最为火爆的。特别是耕地的牛和拉车用的驴,都是农民最需要的。

所以在集市上交易时,无论是卖家,还是买家,可以说都是要非常的慎重,买一头牛或者一头驴,可是需要付出一家人好多年的积蓄才行,让这些人不慎重都不行。

这一天的大集上,就是在这个牲口集市上,就来了一位20多岁的小寡妇。这个小寡妇姓李,当地人都叫他李寡妇,她的丈夫刚死没多少天,现在的她还属于在守灵阶段,所以她头上还带了一朵白花。

李寡妇牵着自己家耕地的牛就来到了集市上,准备卖掉这头牛。李寡妇的到来,可是引起了整个集市上的轰动,毕竟这牲口市场上,什么时候来过女人啊?市场上的大老爷们都很好奇,他们倒是经常在这集市上转,但就是没在牲口市场上见过女人。

女人来卖牲口可以说是非常的罕见,并且还是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寡妇,谁看到了不想上去调戏两句呢?反过来,李寡妇一个人来到牲口市场,想不引起所这里的男人注意,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她也没办法,没了老公,就只能只身前来了。

不一会儿,李寡妇的身边就围满了人,一个个都是问东问西的,甚至还有些人,想调戏调戏她占点嘴上的便宜。有人就问她牛怎么卖,伸出手来就想去摸她的手。

只是李寡妇非常的矜持,无论是谁向她伸手,她都不接,她只会告诉别人:“我的牛明码标价就卖“小二姐扑蚂蚱”的价格,绝不二价。

这是什么情况?不是说好的明码标价吗?这也没说出来价格呀?怎么还不二价了呢?相信很多人买过牲口,或者到过牲口市场的人,都见过卖牲口时的谈价方法,从来他都不是说当面说价格的,这价格怎么定来谈呢,都是比手势或者是对眼色。

就是买家和卖家两个人,用一块布或者用手挡着,然后用另一只手在一起比划,这个过程还不能让别人看到,合适了就交易,不合适了那就继续比划,直到达到双方都满意为止。所以,很多人问了李寡妇后,上去就要和她握手谈价格。

好像就是到了今天,这买卖牲口也不是张嘴说价格的,都是用比划来谈价格的,这种方法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传下来的,反正是传到今天还一直在沿用,这样做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为了保证买卖双方的利益。其实这种方法,还是挺好的,如果各行各业都还在用这种方法的话,就不会存在恶意竞争的事情了。

正当一群人,正围着这李寡妇东拉西扯的时候,突然这集市上就来了一位大人物,这个大人物可是集市上的常客,他也就是现如今所说的,二道贩子。所以,集市上了很多人都认识他。

虽然有很多人,也很烦他这样的二道贩子,但是,在很多时候,你也不得不用他,因为只有他,才能保证你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虽然有点缺德,但是对于牲口交易,还是很有推动作用的。

这个二道贩子姓王,市场上的人都叫他王员外,他出门的排场还是挺大的,身后总要跟两三个伙计。因为他每天都有可能在市场上,买走好几头牛和驴,所以,必须由伙计帮他牵着才行。王员外到了市场之后,也是一眼就看到了李寡妇,毕竟她身边可是围了不少人,在一个,这李寡妇的样貌也的确出众。

看到李寡妇之后,这王员外就有意想调戏一下她,但是,他自己的身份在那摆着呢,所以呢,他并不愿意自己去,而是向自己的一个伙计,使了个眼色,让他去询问一下李寡妇牛的价格。

这种能占便宜的好事,伙计也是很乐意干的。小伙计也是笑眯眯的,就来到了李寡妇的身边,伸出手就要去拉了拉李寡妇的手,李寡妇一着急,向后一直退了好几步才躲开。

这伙计他就不理解了,他就问李寡妇:“这是什么意思?我是要买你的牛,是要跟你谈价格的。你这怎么还一直往后退呢?难道你不是来卖牛的?”其实,李寡妇也是着急卖自己的牛,所以她就回答说:“我是卖牛的不假,但是,我就只说个一口价,不还价,我这牛就卖“小二姐扑蚂蚱”的价格。”

这个价格一下子就把这伙计给搞迷糊了,包括王员外自己也是一脸的迷茫,他看着小寡妇问道:“我看你就是在这里胡闹的,你要想卖牛就好好的卖,不卖就算了,还什么小二姐扑蚂蚱,你怎么不说小寡妇上坟呢?”李寡妇听到王员外的话以后,她心里就乐开了花,她赶忙就上前说道:“行,这价格我卖了,多谢王员外了。”

什么什么就这样就买了?这是什么呀?王员外一脸的不知所措。王员外很不耐烦地说到:“你卖什么啊?我说过要买了吗?”王员外觉得这个小寡妇肯定是疯了,自己说过要买她的牛了吗?还卖给自己了,现在就是她想卖,自己也不买了。王员外边说,边带着几个伙计就要离开。

说知道,这个时候李寡妇一个箭步就拦住了他说:“王员外,你不会是想欺负我一个小寡妇吧?价格都谈好了,你说不买就不买了?你让我卖给谁啊?你今天必须买了我的牛才行。”说着说着,这李寡妇还哭了起来。

她边哭边说:“大家来给我评评理,我就是一个弱女子,如今连男人都没有了,我和婆婆相依为命,如今婆婆还在家里卧床不起了,如果不是婆婆病了,我也不会来卖掉自己家的牛,王员外和我谈好价格,我也愿意卖给他了,他这突然就不买了,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

这围观的人也不少,反正是一个个都是七嘴八舌的就议论了起来。很多人议论说,王员外这次的确是有点不地道了,既然说好了价格,那么该买就要买,价格和别人都说好又不买是怎么回事呢?这些话可把王员外给彻底搞迷糊了,他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还价了,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要买了。

正当这时候,旁边包子铺的一位老板,听到吵闹声后也过来看热闹。他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之后,也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所以,他就对李寡妇和王员外两个人说道:“既然是这样,你们看看,我说一句公道话行不行?如果行了,就安我说的去办。”李寡妇看到有人要说句公道话,她淡然是不会反对的了。她看了看包子铺的老板说:“行,大哥你就帮着说一句公道话吧,我都听你的。”

“我看你们两个一时半会,也谈不拢这事,既然是这样,你们看“冷了包子拎上笼”行不行?”李寡妇听完以后想了想立马就说:“行,大哥你说的也可以,我就听您的了。”这时候的对面的王员外就立马说到:“这是什么跟什么呀?怎么就又行了呢?你们不会是合起伙来欺负我吧?”

包子铺老板看到这王员外还是不愿意,他就只能谈谈说了一句:“既然是这样,我也无能为力了,既然你们两个谈不拢,我建议,你们还是到衙门去找我们的县太爷,好好谈一谈吧,让他给评评理。”王员外一听,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这怎么还要到县衙去评理了?自己今天这到底是怎么了,他很是不理解。

看到王员外还要反悔,这时候的李寡妇就不愿意了,反正是今天说什么,她都不会让这李员外走的。她一气之下直接就拉着李员外一起,非要到县衙去,让县太爷给自己评评理。

这时候王员外的倔脾气也上来了,他心里想,这是你们联合起来欺负我呀,还说我欺负你们了,看来还真的要到县衙去评评理了。就这样,一群人就来到了县衙,找县太爷来理论来了。

李寡妇是一到县衙,扑通一下就给县令跪下了,哭的是伤心的不得了,真的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样,看着很是可怜。她直接哭诉了,自己被王员外戏耍的全过程。旁边的王员外一看也是急了,自己不能落下风啊!他也是直接就跪下大喊起了冤枉!

县令没有问王员外,而是先听取了李寡妇的诉说。当他听了李寡妇对事件的叙述之后,就对旁边的王员外说道:“我且问你,李寡妇对你的控诉可有不对之处?你既然已经出了价,已经答应了买她的牛,为什么又要反悔呢?按照市场规矩交易规则,一旦达成了交易共识,是不能随意反悔的。”

听完了县令的话之后,王员外他就更懵了,嘴里是不停地大喊着冤枉,他甚至都怀疑这个县令和李寡妇有什么,要不怎么会不问青红皂白,就让自己认错呢?

王员外边喊冤枉边向县令解释说:“大人明鉴,我根本就没有给她出过价,更没有答应要买她的牛,这件事的整个过程我都是一脸懵,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就来到了这里。”王员外说完后就大声喊,要让县太爷给他做主。

县太爷看着台下的王员外,看他也不像是在胡说八道,难道说他真的不知道?如果他不知道的话,那么他为什么要还价呢?既然还了价,就证明他是知道的啊?所以,此时的县令他也有点懵了。

这时候,师爷就趴在县令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话。听完了师爷的话之后,县令是一拍桌子哈哈大笑到:“原来是这样啊!看来这是一场误会了,不过,误会既然已经形成,那也就成为了事实,还是不能随意改变。”

县令看着堂下的王员外问道:“我问你,你问价后,李寡妇是不是说“小二姐扑蚂蚱”?你是不是又说了“小寡妇上坟”?”王员外是立马就回答说:“对,对,对,事情的确就是这样的,当时,我就觉得她在胡说八道,所以我就随口说了一句,你怎么不说小寡妇上坟呢?我就觉得是她在戏耍我。”

县令还是呵呵一笑说道:“这就对了,也难怪李寡妇拉着你不让走了,你可知道,你这句“小寡妇上坟”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吗?我告诉你,在我们这一亩三分地,为了方便女人买卖牲口,也为了保护女人不被占便宜,这是一种特意为女性准备的买卖行话。”

“在和女人做买卖时,是不用拉手比手势的,而是直接说价格的,不过说的都是行话,这个行话,也只在我们这里在用,也只有我们这里的人才会听懂,只是很少人会用到而已,所以,你听不懂也可以理解,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解释一下。”

县令继续说到:“你可知道她说的这句“小二姐扑蚂蚱”是什么意思吗?其实她此时就已经向你报价了,这个小二姐扑蚂蚱代表的就五两五,然而让李寡妇没想到的是,你直接还价,还了个“小寡妇上坟”,你可知道,这小寡妇上坟在买卖牲口的行话里是什么吗?它代表的就是七两七。她要价才要有五两五,你还价给她七两七,她能不卖给你吗? 她能让你走吗?”

“另外,我再告诉你,那位包子铺的老板,本来想给你们说和说和的,他给你们取了一个中间价,所以他就说了个“冷了的包子拎上龙”。这句话也就是代表一起代表六两六,没想到,当时你不同意,所以她才把你带到了我这里来的,既然到了我这里,刚才我也说了,既然你已经还了价,证明这个交易就已经达成,所以你就吃点亏,就当买个教训,买了李寡妇的牛吧,毕竟她一个妇道人家,还是一个寡妇,你就当行善了吧。”

听完了县令的解释以后,这王员外是哭笑不得,他没想到自己做了半辈子的牲口生意,今天居然栽了,还栽在了一个小寡妇的手里,他更没有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小寡妇上坟”竟然代表的是七两七,没办法,自己只能为自己的这一句话负责了,就只能掏出银子买下了李寡妇的牛。

说实话,他虽然觉得自己吃了亏,但是,还是刚才县令的那句话,自己就当买个教训,买个经验好了。

王员外把李寡妇的牛买回家之后,并没有把它卖掉,而是把它养在了自己的家里,他要天天看着这头牛,让这头牛时刻提醒自己,自己的学艺还不精,千万不能不懂装懂,更不能不能乱说话,特别是碰到漂亮的女人时,最好不说话,不打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