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蓬莱阁传说 | 蓬莱阁旁! | 神话故事!首页
  2. 民间故事

鬼官复仇

鬼官复仇

段孝直为人正直、孝顺,在汉景帝期间,被当地官员举孝廉。汉景帝得知后,亲自考察,他很满意,因此让段孝直做了长安令。长安,是当时的都城,长安令负责京城大小事宜,可谓“官不高权力大,职不高责任重”。

在段孝直做官期间,长安治安等事情都不错,汉景帝对他也很满意。

慢慢地,段孝直的名声传播了出去。人们都说,段孝直每天骑着黄马,巡查长安,他清廉无私,善待百姓,是个难道的好官。

雍州有一位刺史,叫梁纬,他和汉景帝连婚,可能是女儿嫁给了汉景帝,也可能是妹妹嫁给了汉景帝,甚至可能是和汉景帝成了连襟。总而言之,梁纬就是皇亲国戚。

梁纬时常去京城,有时候汇报工作,有时候去问候汉景帝。时间久了,梁纬也注意到了段孝直,尤其是段孝直的那匹黄马,他能看出来,这是一匹好马。

于是梁纬就亲自去问段孝直,他的黄马从何而来,是不是千里马。

段孝直恭敬地说:“使君大人果然好眼光,这却是是一匹好马,能够日行五百里路。家父生前擅长相马,他从马场中看到了这匹马,带回家悉心照料,时时训练培养,使其发掘潜能,日行五百里,夜行三百里,终成良马。”

“你在长安城中做事,几乎不用外出,这匹马跟着你根本发挥不出来所有的潜能。而我在外地做官,时常外出,却没有一匹好的坐骑。不如……不如你把马给我,我也是爱马之人,一定会对它好。”

“使君大人爱这黄马,我自然高兴。只是使君大人有所不知,家父去世后,只留下这匹马给我。我实在舍不得这匹马,因此不敢送给使君大人,希望使君大人能够理解。”

梁纬不甘心,又索要一番,但段孝直依旧不肯。梁纬很生气,平日里他倚仗自己是皇亲国戚的身份,飞扬跋扈,只要自己看上的东西,别人都是双手奉送。如今自己“低三下四”恳求段孝直,段孝直居然不买账!

他气不过,只得拂袖而去。

接下来一个月里,梁纬又几次索要黄马,但这马是亡父留下的东西,自己怎么能轻易送给别人呢?所以,每次段孝直都委婉拒绝了。

段孝直不知道,自己的举动,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梁纬看段孝直不肯把马让给自己,动了杀心。只有杀了段孝直,他才能弄到那匹马。于是他开始让人搜罗段孝直违法犯罪的事情,然而搜罗了一个多月,一件也没有。既然没有,那就来个“无中生有”。

于是,梁纬开始栽赃陷害段孝直,诬陷他收受贿赂,找人弹劾、举报段孝直。起初,汉景帝还不信,但时间久了,加上梁纬的特殊身份在那,他终于相信了,开始找人调查段孝直。

按理说,梁纬不过一个雍州刺史,管不着长安令。然而,他可是汉景帝的亲戚,所以这事儿还真是被他管上了。汉景帝不明其中缘由,把这事交给了梁纬来处理。

于是,段孝直很快就被剥夺官职,抓入监狱中。梁纬十分歹毒,段孝直入狱后,他不允许任何人探望,更不许他家人来。

段孝直知道,梁纬能瞒着别人,自然也会瞒着皇帝,他必死无疑。这段时间,他想给家人带个口信都不信。好在有一名狱卒,知道段孝直是好人,暗中照顾着他。段孝直也看出来了,但他怕连累狱卒,一直没让他帮忙。

后来,实在没办法了,段孝直只好对狱卒悄悄说:“我知道你是好人,希望你能在我死后,给我妻子带个口信。你对她说,刺史阴谋夺我马,因此才会设计害我。我死之后,你和孩子千万不要去上诉,你们斗不过刺史。只要在我墓地里,放十支笔,五块墨,三百张纸,我自然能写状子上诉。”

狱卒答应了,悄悄跟段孝直的妻子说了。

不到十天,段孝直被梁纬害死在狱中。妻子为他收尸,悄悄下葬,并在墓里放了十支笔,五块墨和三百张纸。

自始至终,汉景帝都不知道,段孝直被害死了。而梁纬如愿以偿地得到了那匹好马,更加骄横了。

五十多天后,汉景帝大会群臣。忽然,他看到段孝直冲了过来,直接上前说:“臣从来没有做过违法犯罪的事情,天地日月可鉴!然而,刺史梁纬实在贪婪,他屡次索要我的好马,见我不可能给他,就陷害我。我想跟陛下诉冤,却苦于言路不通。臣死之后,冤魂不灭,特来告知陛下,并搜罗梁纬违法之事二十一条。愿陛下为臣洗清冤屈,不然的话,我就继续写状子,向天帝上诉!”

说完后,段孝直又拿出一份表,交给汉景帝。等汉景帝接过表,段孝直忽然不见了。

汉景帝吃了一惊,问大臣是否看到了段孝直。大臣都说没看到,可是汉景帝手中分明多了一份表。根据段孝直上交的这份表,汉景帝查清了梁纬这些年来违反乱纪之事,果然二十一条记录一件不差。

最后,梁纬被处死,而段孝直的冤屈得以昭雪。汉景帝还亲自到段孝直的墓前祭祀,并追赠段孝直尚书郎,依旧守卫长安。

这件事之后,人们都说“莫言鬼无形,孝直讼生人”。